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I)
时间:2019年07月15日|208次浏览|1次赞

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I)
作者:Shmuel Gerzi ,M.A.

翻译:邹柳

本文发表于精神分析自体心理学国际协会(IAPSP)2016年会刊


追溯科胡特思想的发展历程,很明显,多年以来他的观点有所改变,他根据自己的临床发现进行了修改,以便让他对各种看似“奇怪”的细节的理解保持一致。以下就是一则公开的声明:

 
我对自己提出的分类的态度一直是,它们是暂时的、可以改变的、可以改进的——简而言之,如果我们不愿意为了一些新的见解或事实而调整它们,它们将不再有用(Kohut, 1984 Kohut, H.(1984), How Does Analysis Cur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rossref],[Google Scholar], p. 202)。

 
显然,科胡特有时会澄清他的描述中的不一致之处,并鼓励他的后继者们在有新发现时去发展自己的想法。在他的最后一本书中,他谈到了这样一个矛盾:

 
那么结构的形成呢?是否用自体结构的建立来代替自体客体才是心理健康、也是精神分析治疗的本质?如果必须用是和否来回答的话,那么我的回答是否定的(Kohut, 1984 Kohut, H.(1984), How Does Analysis Cur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rossref],[Google Scholar], p. 77)。
 

科胡特对于自体是一种结构的思考以及他对一些想法的否定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答案如此难以捉摸?是因为在自体的内部有一种类似于结构的东西,事实上不止一个结构,在我们认为自体是非结构的时候妨碍了我们?本文尝试将自体视为非结构性的,同时追踪自体可识别的(结构性的)模式,从而和科胡特的观点保持一致。我把“需要”need这一概念作为本文的起点:更具体地说是“自体客体的需要”selfobject needs。

 
关于需要

 
需要这个概念包含了这样一层含义,即人类本质上需要自身之外的事物。所以,有缺陷的自体会向自身之外去寻求,致力于去满足一种永远不会被满足的需要。让我们用生理需要来做一个类比:比如氧气。需要它的感觉是内在的,但需要的是有机体之外的空气。对氧气的需要是永恒的、持续的。它赋予我们生命和活力。当缺失的本质被合并,就变成了自体难以分辨的一部分。将缺失的本质合并成为自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我们吸入周围的氧气,是一种流动的运动。

 
这种赫拉克利特式的观点(“没有人会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在许多精神分析流派和精神分析以外的学科中都可以看到。佛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包含了流动的概念,教导我们把存在看作一个渐进的过程,一个能量的流动,在这个过程中,一切都在不断地变化,没有什么是重复的(Aran, 1993 Aran, L.(1993), Buddhism. Tel Aviv: Dvir (in Hebrew). [Google Scholar], p. 18)。

 
美国哲学家William James (1859-1910)将自体定义为意识流。Russel Meares在其著作《亲密与疏远》中提到了James的自体的概念:

 
James所说的自体是生动的。它包含了改变和机会,自由和多样性。它不是静态的,不是一个东西,不是一个结构,用普通的精神分析学术语来说。它是一个过程。自体是连续的,但永不相同。它的渐进和顺序类似于叙事。但意识流并不是叙事,而是一种特殊的对话形式(Meares, 2000 Meares,R. (2000), Intimacy & Alienation: Memory, Trauma and Personal Being. Londonand Philadelphia: Routledge. [Google Scholar], p. 11)。
 

JonMills也谈到自体是一个过程,他说:“心理现实是一个成为的过程process of becoming。”他写道:

 
一些当代精神分析思想家曾经讨论过“自体是一个过程”self-as-process这一概念。过程心理学process psychology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自体是一个过程”在黑格尔的精神哲学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承认。过程心理学是一个重要的角度,它不是某种物质或事物结构中固定的或停滞不动的属性,而是一种转化和自我驱动的动力流,是一种创造性的过程,其形式和主旨都在成为的辩证法dialectic of becoming之内。过程是精神生活的本质,如果它被移除,精神现实就会消亡(Mills, 2000 Mills, J.(2000), Dialectical psychoanalysis: Toward process psychology. Psychoanal. Contemp.Thought, 23:417–450. [Google Scholar], p. 438)。

 
当讨论“自体是一个过程”时,Mills和科胡特的观点一致,尤其是将“镜映、共情的同调、转变(和)内化”作为阐明这一概念(自体是一个过程)的表达。之后他扩大了研究的范围,声称精神分析和自体一样会寻求认同。本文的目的就是将自体内发生了什么与当代精神分析中谈论的过程进行类比。

 
内驱力的缺失

 
在科胡特的理论流派中,既强调匮乏也强调满足。自体心理学是一门强调匮乏的学科,即缺失lacks。科胡特在他的理论中引入“需要”一词,在核心阶段恢复它,因为需要就是缺失。需要激励个体寻求满足,因为个体有缺失感。因此,缺失是人类通过内化那些错失的体验来寻求满足其需要的动力。内化的过程——将自己没有的合并入自己——是一个流动的过程,对维持自体是至关重要的。

 
这种流动是为了恢复自体的连续性,或者用科胡特的话说:

 
我们不仅要从生命早期以及后来生活的倒退状态这个角度来考虑自体客体,还要在正常的支持性体验的情境中去考虑,实际上,持续不断的支持性体验是我们生命的所有阶段维持自体所需要的(Kohut, 1984 Kohut, H.(1984), How Does Analysis Cur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rossref],[Google Scholar], p. 199)。

 
也就是说,自体心理学假设,不断更新的自体是一种连贯的流动。

 
为了能够想象和讨论类似的运动,我们可以想象一条河。当我们走入这条河,就进入了一股水流,它在每个时刻都是不同的。而如果从鸟瞰视角你观察到的这条河是一个固定的结构,在某一时刻看起来和其他时候一样。这或许可以解释科胡特为何迟迟不愿声明说自体是非结构性的。流动的河流确实不是某种固定的结构,可是从高处看下去它又是固定不变的。
 
(未完待续……)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