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II)
时间:2019年07月15日|108次浏览

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II)

作者:Shmuel Gerzi ,M.A.

翻译:邹柳

本文发表于精神分析自体心理学国际协会(IAPSP)2016年会刊

(……接上文)

 
当关注自体的流动时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种流动,它不是某种固定的结构,尽管它确实遵循着某种重复的——但并非完全可以预测的——模式。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科胡特很难明确地说自体是非结构的。

 
将自体作为一个持续的动量是个不可思议的命题。为了进行讨论,让我们继续用河流来思考。河流中的水量被与其汇合的支流增大。这就相当于自体需要从自体客体那里获得的滋养被溶解在自体中了。只要缺失的感觉依然存在,流动就可能是无限的。这个过程中每个阶段的缺失都是不同的。例如,这条河从高处流向低处(高度的缺失),然后到达海洋,在这里,另一个缺失(高湿度)让水上升形成云。然后云层从气压高的地方流向气压低的地方。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每一个时间点上的流动就会看到,它的变化是朝向缺失的,但它也从缺失中来。举个例子,生命给予者life-giver与需要自体客体的自体融合是因为自体是不完整的;然而与此同时,生命给予者也舍弃了部分自己的自体,以便与流向其自身缺陷的自体一起流动。因为包含了生命给予者对自身自体的舍弃(为了把自己完全奉献给那个不完整的自体),自体客体是对缺失的最好的概念化。
 

获得最佳自体客体回应体验支持的自体,就像情感的肺充满了情感的氧气,是精神生存所必需的。只有体验到那些未满足的缺陷时,自体才能吸入它所需要的情感氧气。那些尚未实现的潜能是一种拉力。最佳的挫折就存在于其中,这些挫折可以转化为建设性的目标和以尚未实现的可能性为标志的理想——不断超越——这也是自体持续的渴望。因此,当感觉到这种至关重要的流动被阻断或即将被阻断时,我们的病人会前来寻求帮助。那么,是什么阻碍了这种流动呢?

 
流动中的阻碍

 
这一小段描述了一个陷入困境的人。在与Wolf合著的一篇文章中,科胡特列举了自恋流中断所造成的痛苦表现(Kohutand Wolf, 1978 Kohut, H. & Wolf, S. E. (1978), The disorders of the selfand their treatment: An outline. Internat. J. Psychoanal., 59:413–425.[Web ofScience ®], [Google Scholar])。第一种是刺激不足的自体:

 
“这是一种弥漫性的或长期的自体状态,是由于童年时期长期缺乏自体客体回应而导致。这样的人回缺乏活力。他们觉得自己很无聊,很冷漠,同时别人对他们也有这样的感受。”

 
这类似于水流的干涸、被排空。
 

第二种是崩解的碎片化的自体:“这是一种弥漫性的或长期的自体状态,是由于童年时期的自体客体对新生自体的整体缺乏整合的回应的结果。”这是由于无法持续地对完整自体的自尊进行共情的回应所引起的痛苦。它与中断的水流、断续的运动类似。它打破了流动的连续性和时机。

 
科胡特的清单中第三个表现是过度刺激的自体:

 
“自体被过度刺激的反复发生的状态,是童年时期自体客体的共情过度或者阶段不适切回应的结果。这样的人容易被不切实际的、古老的夸大幻想所淹没,这些幻想会带来痛苦的紧张感和焦虑。这样的人会努力避免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就好比一条满溢的河流,河水的泛滥打断了它流向大海的旅程。

 
接下来,和这一类相似,科胡特列出了第四个表现,不堪重负的自体:

 
“不堪重负的自体是因为没有机会与一个全能的自体客体平静地融合。不堪重负的自体遭受了无法共享的情感的创伤。从自体客体的角度来看,这一特殊的共情失败的结果是个体缺乏自我安慰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可以保护正常个体不受其蔓延的焦虑所带来的创伤。”
 

这样的人会被他们无法安抚的情绪所控制,所以他们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威胁,随时进入战斗状态。自体感觉生活在危险、有毒害的环境中。我们可以把这比作满是泥浆的滔天的洪水,淹没了布满生命危急的残骸的河床,杀死了河床上的动物。
 

为了让自体客体融入自体需要保持适切的缺乏和需要。科胡特认为,能够成熟的表达自体需要是治疗取得的成就之一。科胡特认为,个体需要自体客体支持的能力可以确保成熟的自体拥有他所需要的活力(Kohut,1984 Kohut, H. (1984), How Does Analysis Cur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Press.[Crossref], [Google Scholar], p. 206)。
 

需要和缺乏会暴露一个人的脆弱;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病人发现很难与自身的缺陷联结或者表达自己的需求。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羞耻,选择了自给自足。这让他们很难找到并维持有回应的自体客体环境。他们中的一些人保留着童年时期的记忆,那时他们没有能力去需要那些可以获得的自体客体,也没有能力成为他们自己的自体客体,“我比我的母亲更适合做自己的养育者” (Modell, 1975 Modell, A. (1975), A narcissistic defence againstaffects and the illusion of self-sufficiency. Internat. J. Psycho-Anal.,56:275–282. [PubMed], [Web of Science ®], [Google Scholar])。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