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IV)
时间:2019年07月15日|101次浏览

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IV)

作者:Shmuel Gerzi ,M.A.

翻译:邹柳

本文发表于精神分析自体心理学国际协会(IAPSP)2016年会刊

(……接上文)

Jordan试图通过灵性和音乐为自己来创造移动,这是灵魂的超越,也超越了他父母所允许的流动。此外,他的探索还包含了他迫切需要的自体客体体验的基本要素。当分析师与病人流动的体验融合在一起时,一个流动的共情矩阵就会打开。替代性反思让分析师可以用富有情感的表达来定义Jordan的感受——对陷入困境的恐惧和害怕。情感的表达鼓舞了流动的开始,Jordan的回应也证明僵局已经被打破。

 
分析师能够有情感地表达他自己,因为他首先打破了僵局,准备好去体验流动中的阻碍,就好像他自己是病人一样,从与他融合的角度,用死水和淤泥的隐喻来解释,并与病人分享这一视觉形象上的情感表达。分析师和病人从情感上建立起来的联结与他们之间的失联是一种相反的体验,这是对病人早已习惯的失联状态的一种治疗性体验。

 
情感僵局的打破可能是分析师和病人融合的结果,它经受住了分析师的解释。在Jordan对我的解释作出回应后,我也感到内在有一种激动的流动。我想象的停滞的、满是淤泥的死水为子宫里的脐带水腾出了空间。我相信我内心的激动也是打破僵局的一个重要因素。一个出口被攻破了,情感可以流动了。
 

情感的转化

 
这个治疗后来被病人戏称为“卡住的”治疗。我们的治疗过程从“我被卡住了”、“治疗无法继续了”或者“我们被困住了,一切都没动”开始。病人一度处于与自己的情感和需求解离的状态,感觉自己像个僵尸,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喜欢,也想不出什么能让自己高兴的。
 

对治疗中僵局的思考引发我去思考,这种僵局的本质是什么,以及治疗如何提供一个可以打破它的替代性过程。
 

如果从自体是一个过程的角度去考虑,我认为“停滞”的过程是一个没有情感流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自体让情感流动——也就是它的本质——进入停滞。另一种考虑是科胡特的转化transformation的概念,他在他的文章《自恋的形式和转化》中曾经深刻地表达过,“生活经历没能将古老的自恋减弱以及转变成成熟形式的自恋,如今精神分析可以这样做” (1966 Kohut, H. (1966),Forms and transformations of narcissism. In: The Search of the Self, Vol. 1,eds. P. Ornstein & J. Madison, CT: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Press, 1977,pp. 427–460. [Crossref], [Google Scholar])。
 

Lachmann提出了“转化过程”的概念,强调了情感的中心地位。他认为:
不是古老的自恋、一个人的自体状态或者自体体验被转化,而是情感被转化。情感转化的过程将会影响一个人自体感的其他维度。当养育者对婴儿反复出现的状态做出回应,婴儿的自体感就会发展。同样,分析师的情感性回应会进一步加深病人的情感整合,让病人的自体感得到发展(Lachmann, 2008 Lachmann, F. M.(2008),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ing. Internat. J. Psychoanal. Self-Psychol.,3:1–15. [Taylor & Francis Online], [Google Scholar], p. 5)。
 

他认为:
 
转化的过程是双向的,是分析师和病人共同创造的。分析师更多的是提供共情的理解,病人则准备好被共情地理解。双方对共情的共同创造直接塑造了治疗的情感氛围,让分析性体验逐渐发生改变(Lachmann, 2008 Lachmann, F. M.(2008),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ing. Internat. J. Psychoanal. Self-Psychol.,3:1–15. [Taylor & Francis Online], [Google Scholar], p. 2)。

 
他认为是情感转化的过程阻止了各种可能的中断,比如共情性理解的中断、安全感被破坏、情感沟通中的阻碍:“对持续互动中期待的压力性的破坏、打断、断裂或打破” (Lachmann, 2008 Lachmann, F.M. (2008),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ing. Internat. J. Psychoanal. Self-Psychol.,3:1–15. [Taylor & Francis Online], [Google Scholar], p. 12)。
 

Lachmann还说:
 
从这个角度来看,转变的或成熟形式的自恋(共情、幽默、创造力、对无常和智慧的认知)并不是分析的终点或目标,而是伴随着持续进行的治疗过程中发生的,或者说会贯穿整个治疗过程(2008 Lachmann, F. M. (2008), Theprocess of transforming. Internat. J. Psychoanal. Self-Psychol., 3:1–15. [Taylor& Francis Online], [Google Scholar], p. 2)。
 

那么在这里我们势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既然如此,分析过程的方向在哪里?病人自体的发展方向是哪里?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