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V)
时间:2019年07月17日|121次浏览

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V)

作者:Shmuel Gerzi ,M.A.

翻译:邹柳

本文发表于精神分析自体心理学国际协会(IAPSP)2016年会刊

(……接上文)


病人自体的发展方向是哪里?

 
我们现在来看看自体向成熟的自恋转变的过程,以及对科胡特来说意味着治疗性干预的最终结果的实现。科胡特在所有的著作中都提到了这个问题。在最后一本书中他说,成熟的自体发展出一种可信赖的倾向,依赖于在其成熟的环境中可获得的自体客体资源,来支撑和维持自体。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么,根据自体心理学的观点,精神分析治愈的本质在于病人新获得的识别和寻找适切的自体客体的能力” (Kohut, 1984 Kohut, H. (1984), How Does Analysis Cure?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rossref], [Google Scholar], p. 77)。

 
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在治疗中的自体朝着一个持续浮现的、永远不会结束的过程发展。我们可以将其描述为转化连续体(连续性)的浮现。他们会在对不间断的自体客体体验的追求和获得中呈现。

 
因此,自体在其所处环境中寻找可用的自体客体的能力是一种治疗性的发展,因为病人允许自己“沉浸”在分析过程的动力(连续性)中,并重新激活童年时期受挫的自体需求。这些需求在分析情境中被重新激活。完成这个部分,病人就能主张(客体)对他的需要作出回应。而为了引出这个部分,他必须能够识别出可以执行其自体客体功能的客体,并且知道他们也是自体-主体self-subjects(Tonnesvang, 2002 Tonnesvang, J. (2002), Selfobject and selfsubjectrelationships. Progress Self Psychol., 18:149–166. [Google Scholar])。自体-主体是自体高度成熟的表现,是指一个人可以在并不对称的互动中靠近另一个人,同时承认自身的主体性是其原创性的核心,具有独立的、持续的特异性。Tonnesvang认为自体-主体是由自体客体发展而来的,该发展与自体的主观体验的发展密切相关。Tonnesvang将真实的客体与自体客体的发展编织在了一起,没有逾越自体的概念,也没有偏离治疗师与自体共情地联结的能力的观点。

 
自体心理学概念范围的扩大表明了该领域的现状。我们可以在许多文章和著作中看到,自体心理学家在与该流派的新分支的潜在力量进行着抗争。

 
Wallerstein就是一个试图扩展自体心理学范围的突出的例子。他的文章《一个还是多个精神分析》One Psychoanalysis or Many中介绍了许多精神分析的概念(1988Wallerstein, R. S. (1988), One psychoanalysis or many? Internat. J.Psychoanal., 69:5–21. [PubMed], [Web of Science ®], [Google Scholar])。Lachmann在他的文章《三个还是一个自体心理学》Three Self Psychologies or One中对此有所保留,他认为自体心理学不是一个单一的流派,而是一个复合的流派:“他们可能没有为自体心理学设计一门统一的课程,但是他们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大致朝着相似的方向前进着” (Lachmann, 1991 Lachmann, F. M. (1991), Three self psychologies orone? Progress Self Psychol., 7:167–174. [Google Scholar], p. 174)。
 

自体心理学对自身多样性的态度与对自体的治疗过程是相互呼应的。例如,Sands提出了“多重自体状态的概念” the concept of multiple self states,并在其自己的临床发现中提出,“在对自体状态进行临床思考的同时承认普遍存在的对统整感的回避可以丰富自体心理学” (2009 Sands, S. (2009), The concept of multiple self states:Clinical advantages. Internat. J. Psychoanal. Self Psychol., 4:122–124. [Taylor& Francis Online], [Google Scholar])。

 
类似的,Shane认为自体存在于两个维度:通过他人来转化自体,通过他人自体得以维持人际互动。另一方面,Teicholz基于科胡特的观点提出,在成熟阶段,自体和自体客体之间的共情是双向维持的,他认为治疗的二元关系也可以被看作是双向的和相互的影响(2000Teicholz, J. G. (2000), The analyst’s empathy, subjectivity, and authenticity:Affect as the common denominator. Progress Self Psychol., 16:33–53.[GoogleScholar])。Preston和Shumsky谈到了“从共情到共情的舞蹈”的转变(2002Preston, L. & Shumsky, E. (2002), From empathic stance to an empathicdance. Progress Self Psychol., 18:47–61.[Google Scholar], p. 47)。他们认为,对病人的自体客体需求做出回应的分析师,将对病人的关注(共情)转向了对分析师(真实性)的关注,以及对分析性二元结构的相互调节的关注上。

 
病人识别和寻找合适的自体客体的尝试也让一些分析师在自体心理学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伴侣/夫妻治疗。David Shaddock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的著作《从僵局到亲密》From Impasse to Intimacy的附标题是“理解无意识需要如何改变关系”How Understanding Unconscious Needs Can Transform Relationships。他主要基于科胡特所列出的各种需要来说明,在关系中,每一方都能共情对另一方的需求,而对方的需求本质上和自己的需求是一样的。这种彼此融合又保持对伴侣独特的尊重的方式,让双方都能去理解和满足自己的需求,并形成一种伙伴关系,在这样的关系中,每一个自体都能拥有亲密的体验。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