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VI)
时间:2019年07月20日|103次浏览

自体是一个转化过程(VI)

作者:Shmuel Gerzi ,M.A.

翻译:邹柳

本文发表于精神分析自体心理学国际协会(IAPSP)2016年会刊

(……接上文)


另一次失败的移动

 
现在我将介绍我和Jordan的分析的另外一个部分。
 
Jordan在多年的治疗中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他和孩子们的关系让他拥有了极大的满足感,妻子对于他给孩子们的父爱也赞赏有加。在完成了音乐治疗的学习后,他终于将工作与自己的兴趣结合在一起,这也让他非常满意。他住在一个小型社区里,这里的生活方式符合他认同的灵性的形式。他定期做冥想。他的恐惧减轻了,他觉得他的自我找到了方向。

 
他现在在会谈中的主要焦点是希望从我这里听到一些东西,一些真正的属于我的东西:

 
你真的共情到我了,内心完全理解我。你真的很棒。我相信那些教你共情的人也会这么说。但我想听听你自己的想法。不是你觉得我怎么样,而是你自己觉得怎么样。我和妻子的关系一落千丈。我们彼此不了解,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我们都参加冥想工作坊,但我们有各自的想法。每当晚上回到家时,我们对我们的关系都感到非常失望。我们只能吵架,不知道如何停下来。告诉我一些你的想法,不是你对我的理解,而是你自己的想法。你已经把你对我的了解都告诉我了。我需要一些属于你的东西。你很清楚,我在要求你走出你自己,走向我。是的,这不同于我父母。是的,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你成为了我需要的但却没有得到的人。我现在也需要走出自己。所以走出来,说点属于你自己的。我就像一架起飞前向塔台发出信号说“我无法起飞”的飞机。塔台回复我说:“你无法起飞。”可是他们没有说任何可以帮助我起飞的内容,属于他们的内容。我很绝望,不要和我说任何关于我的绝望或者我们在一起的话,说说你自己的想法,我想听你说,这样我就能知道你,一个有着自己独立人格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的想法和感受。我想和你会面,否则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如果你遇到我和我妻子类似的情况会如何处理?如果是你,如果你想解决这个问题,会怎么样?

 
 
解释的多种选择

 
为了理解Jordan所表达的意思,我考虑了许多可能性。毫无疑问,每个分析师都会有同样好但又完全不同的答案。我想到的是:或许Jordan需要在我身上感受到一个可以理想化的人,这要感谢我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所坚持的立场,或者因为我有能力改变我的工作方式。或许这是一种孪生移情,在这种移情中我们是一样的,都没有能力开辟出一条摆脱困境的道路。或许他是在追寻成熟的、更高层次的自体客体体验,在这种体验中,他需要满足有着独立中心的自体-主体的需求。或许他是要求分析师提供一种主体间的方法,就像他需要与妻子建立一种主体间的关系一样。或许他正在寻找主体间性,从一人心理学过渡到二人心理学。

 
有些人认为自体心理学的视角是互补的。尽管它是一人心理学,但事实上它与二元结构也有关,因为自体客体和自体是分开的,自体需要自体客体的支持。Bacal和Newman在《客体关系理论:自体心理学的桥梁》Theories of Object Relations: Bridges to Self Psychology一书中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书中列举了几种与科胡特及其之前的理论相似的客体关系理论。。

 
有一种整合的观点是,我们既考虑对于Jordan的需要的可能的解释,同时考虑这会将我们一同带入一个更高层次的流动中。我倾向于从现象学的角度把它比喻为流动的河水和它上面的风。对于河面上的风的关注并不是另一个维度的,因为正是它让我们得以向前航行,让河水可以向上蒸发。现在我们来想象一下,自己正在从一个俯视的角度看着这条河向南流,我们在风中,看到一条从北到南的河流。这两个过程是一体的,我们没有偏离经典自体心理学以及它对过程统一性的坚持。想象我们出发一路向北走,走到北极点之后就会变成向南走了,而一路向南在走到南极点之后就变成了向北走。

 
显然,在这里方向的问题变得无关紧要了,只有在那些既关注整体又关注局部的旁观者的眼中才有意义。如果在我们的工作中既看南又看北,我们可能会认为一个是朝着单独的自体的方向,一个是朝着主体间性的方向。那么,是什么让分析师能够在这样的时刻转向一个特定的方向呢?那个指南针是什么?

 
情感的移动

 
我想建议把对情感的倾听作为一种和自体的变化联结起来的方式。就像上面说的,这种变化是情感的转化(“e-motion”——这个词本身就说明了变化)。

 
情感在治疗过程中有自己的声音,在所有的交流中都能听到这个声音。情感的声音是流动的声音。我们可以用电影中的场景来作比较,有那么一种生动的体验,它的意义全部是通过声音来传达的,也是流动的。它是无形的音乐原子的运动,但它又是音乐流。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