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有心的道路----《受伤研究者》读后感
时间:2016年03月23日|1865次浏览|1次赞

作为一个非学院派、无心理学科班背景、半路出家的咨询师做好咨询不就得了,和传统意义上的学术研究原是根本不搭边的,那为什么要来精读这样一本书呢,其实我对自己的动机也蛮好奇的,可能就是这样一种好奇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模糊感让我愿意在这本书面前滞留、徘徊、琢磨和流连忘返。


    作者Romanyshyn虽然是一个荣格分析师,也反复论证“受伤研究者”这个范式的典型例证是荣格的研究方法,基于的是炼金诠释学,正如赫尔墨斯可以沟通天和地之间的信息,炼金诠释术中的受伤治疗师沟通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巨大鸿沟,通过象征将其链接,这种象征或者说超越性功能是自性原型的主要功能之一。

但是通读完本书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到某种学术流派上的限定性,更多地领悟到的是一种在很多领域都可拓展适用的基础经验和独特视角,虽然我对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知之甚少,但这似乎也并不妨碍我去尝试性地理解这本书,而且当下这一刻,我也不想去具体梳理我到底学到了什么一二三四五点内容或者方法,而只想带着好奇和摸索去再次穿越一个岩洞,看看哪一片风景最深刻地留驻在我的视像中,而将它刻画出来,这就是我一贯能做的和喜欢做的。

当我们在做研究的时候、写作的时候,或者甚至只是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的时候,更多地是听到抱怨自己拖延的哀嚎,或是总会萌生那些似乎是“旁门左类”的沉溺般的兴趣,也或者有时候勉力去推进,最后倍觉心力憔悴、疲惫不堪,各种身心症状纷呈,甚至严重的能感觉自己反复在抑郁和轻躁狂间摆荡,受伤研究者或者也可以成为一个流行词“受伤**者”*不管如何替代,总会有伙伴会心同感的。不过罗伯特显然是从受伤研究者的经验中提炼出了真金白银,一种全新的研究方法范式,以及它的伦理认识论,足以说服我们正视这样一种现象背后的规律和价值,甚至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出来。

这本书的一些章节相当适合诵读的方式去品味,特别是Romanyshyn运用神话和许多诗歌、自己个人的梦,甚至是寓言,这些媒介本身具备的隐喻功能,为我们的遐想留出了足够的空间,正是在这些空间中我们开始缓慢下来,去考虑一些文字背后的情结,比如是什么样的力量引导我们走上现在的道路,西方的受伤研究者的神话形象在作者看来是俄尔普斯,那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的根又在何方?具体到我们每一个个人又如何去理解研究,是把研究高高地奉上神坛,或者作为获取功名的途径又或者是人生修道悟真自助助人的追求,情况又各个不同。

    但是若是把研究看作是一种天职,是一种带心带灵魂的工作的话,研究是一种重新寻找,是一种不断地回归和回忆的过程。我们的情结驱动我们去做一些事,看似没有联系,其实却围绕着某一个潜在的主题,要去研究、去解决、去突破。这种情结驱动下的研究,是有自己的生命力的,不仅是个人的伤疤作痛,还是来自祖先的呼唤和安排,我们可能只是被选择的,来完成这个任务的对象,这个祖先,小到生理意义上的过去存在,也大到民族、人类的祖先以及梦中出现的原型性人物。而我们的身体也不仅仅是这一生的实体,本身凝结着进化了上万年,携带着来自祖先的各种信息,所以身体一定是要作为一种工具,通过各种途径参与到研究或者工作中去的。通过移情性的对话,我们邀请内心的陌生人,邀请灵魂,邀请身体来一起同心协力,来体会和共同完成被赋予的天职使命。

受伤研究者的研究范式和传统的质性研究的方法或量化研究方法是不同的,甚至是对立的,但正如同易经的阴阳八卦图,它们也是相辅相成的它弱化了理性的作用,而将梦或身体症状共时性事件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这种看似并不客观的研究方法着力把无意识内容情结意识化,达到了一种奇妙的效果,虽然我们可以看到研究方法本身是一种移情现象。它是创造方法的人的情结的投射,或者说是他的灵魂的一部分,有一个灵魂的需要在这个研究方法的后面,但是正是这种深层的主观性的路径促进研究的客观性正如作者说:

Science will become truly reflexive, truly self-critical, 

when it allows the wisdom of a prose poetics ...to alter its practice.

 

     整本书的文字内容精彩纷呈,我却最喜欢和着迷于这张名为“鸟的创造”的封面插图,它包含着许多的元素,粗略感受下:变成了研究对象的一部分的研究者,握着书写自己的心灵和灵魂的乐章的笔,文字的光华和生命却来自宇宙的能量,这个时候我会想起起卡斯塔尼达的《巫师唐望的教诲》,现在看来卡斯塔尼达作为一个接受理性训练的美国人类学家,他遭遇的印第安巫师这位精神导师唐望教导他踏上的就是受伤研究者的道路。

    唐望的问题:“你走的这条道路有心么?所有的道路都有心么?他们不通向任何地方,在生命中可能走过很长很长的道路,但是也并没有去到任何地方,所以要问所走的道路有心么,如果有,就是一条好路,如果没有,就没有什么用,有心的路使旅程愉快,只要我们走在上面和路就是一体的,而另外一条路会让人诅咒自己的生命,虽然两条路都不去向什么地方,但是一条路让人坚强,一条让人软弱。”

    这个封面也包含着两条道路,在温暖的画面下,若是鸟人不能开始带心带灵魂的研究,并从而获得研究的哀悼、诗性过程、遐想、放下,开放地去体验快乐和痛苦,那么就会体验到憋屈压抑感,像呆在一个厚壁的笼子里,隔离于外面的星空。

     鸟人终究会意识到,正如研究者选择了研究主题一样,研究主题也会选择研究者。我们为什么研究一个主题呢?因为我们的心呼应了更多地来自世界的声音,我的手若是不能写我的心,才会感觉阻滞,那些真正要表达的要被述说的东西是会选择我们的文字的。

     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投身到一个助人自助的事业中去,是为了完成个人的成就欲望,还是为了回应内心的灵魂的声音,完成自己微小却也重要的责任,去表达那些不能被表达的东西,哪怕力有不逮,也放下偏执、自恋,通过重寻、哀悼、天职观,来真正地去放手工作,书写灵魂,去在苟且中寻找诗性和远方,因为那是被我们失落了很久的东西,我们不能自顾自地去寻找和解脱,而要呆在深渊里去建立二者之间的连接,始终保持和不断地回到初心、回到好奇,回到勇敢,也回到一无所有的空灵,让一切从心里流淌出来,研究或者工作的对象就会用独特的旋律和我们交流。


    很想写一首诗作为读后感,但是文字选择了这样的形式,我只是它的忠实的书写者,它在此刻已不属于我,却和我是一体的。

    

     万物····皆是原子的集合,原子起舞,籍由它们的活动制造出声音。当舞蹈的节奏改变时,它制造出来的声音也随之改变····每个原子都永远唱着自己的歌,而那声音时时刻刻创造密集而精微的形式。

                                                                                                 ---Fritjof Capra




标签: 受伤研究者  研究方法  读后感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