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允许是最疗愈的陪伴——用于临床的关系性的全身聚焦
时间:2016年05月20日|1770次浏览|2次赞


        ——我不知道如何倾听、陪伴你,但是我身体的某些部分知道。

 


    咨询师在咨询环境下,保持扎根的临在去倾听来访者,不是用耳朵,而是运用一种从身体出发去觉察、和来访者同频地去倾听,去允许来访者呈现,将在咨询中起到极大的支持和推动作用。

 

    一直以来,咨询师的工作就是努力去帮助到那些饱受早期不安全依恋之苦的、或者是被创伤抓住的,在发展中,心智停滞的来访者,无论她们是曾经被忽略的还是被过度入侵的,我们期待通过一个有治疗性的关系来帮助她们,但有时候又会受困于不被允许靠近,甚至温暖和关怀都会被错误地解读,被推开,以致于我们也会同样被激起生命中那些被拒绝的体验和感受,即便是努力去觉知,但总也会有免不了的马后炮似的懊恼和自我怀疑:在那个时间段,那个情境下,如果我可以安住当下,不······,也许会比较好。如何去建立一个更健康的治疗性关系呢?也许全身聚焦会给出一条路径。

 

    全身聚焦认为:身体是很好的同盟,而不是让人害怕的东西,我们心理的场域,只有2%的由大脑形成的觉知,却掌控着所有的感知器官,创造出所有的思维情绪和认知,如果我们被意识化的头脑觉知完全控制,与身体失去连接,就会落入不断地思考、思考、再思考中,创造出无穷无尽的焦虑、抑郁和无望。

 

    建立健康的治疗关系的出发点是:咨询师保持与自己的身体连接,在“我认为自己知道”这一点上暂停下来,用一些时间去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可能知道一些什么,询问自己:“身体对当下咨询中面临的困难或者进展知道些什么,又如何看待呢?

 

不管是滔滔不绝地重复倾诉自己的症状和烦恼,又或是沉默寡欲、面容愁苦的来访者,她们在情绪间精疲力尽地奔跑,在那些被创伤记忆淹没、又或者沉浸在自怨自艾中的时候,都是与身体失去连接的时刻,但往往却没有觉察到这一点,不愿意连接,不愿意打开,不愿意和痛苦挣扎共处,这其实是人性,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感觉到要向另外一个人连接和打开,有可能是不安全的,而因为害怕,也因为不知道怎么去连接和打开,我们发展出了很多不成熟的防御,那些融合,那些迷失自己,那些人格上的发育不良,都是身体暗在的需求找不到满足,身体一直会向我们暗示它的需要,但是受伤的人失去了和身体的连接,或者连接不稳定,人们相信自己出了问题甚至发展出躯体化症状去压抑心理场域的冲突,最让人悲伤的是,有时她们甚至会通过自伤自毁来连接身体、使用身体。所以“苦”被创造出来

 

人们以为是那些问题让自己无法真正成长,其实不然。

 

有谁在过去的生活中没有被抑郁情绪困扰过么?有谁没有感觉到焦虑抓狂或者愤怒么,又有谁不曾和自己的亲朋好友同事孩子发生过人际冲突呢?那是我们作为人、一种有自我独立意识的群体动物共同的人性,但是我们认为那些是问题,是必须要改变的、摒弃的,我们不能在内心真正地接受自己是不完美的,不能在内心真正接受自己在长大之后仍然永远会保留那些孩子的部分和渴望。

 

这就是我们全身聚焦取向的咨询师工作的领域,通过提供稳定的空间,帮助来访者穿越挣扎和自我否定,重新找回稳定感,以更加智慧的方式去连接问题,从而获得自由的生活。


通过关注身体的语言的方式,与所有的身体呈现呆在一起,了解那些都是可以的,是被允许的,是人性共有的,越是严重创伤的来访者越是需要咨询师的稳定的存在。咨询师要用自己与五大空间连接的身体去同频被来访者遗忘的身体部分,运用全身的觉知,去感受来访者也许是幸存的弱小的稳定的部分,通过完整的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去开展一段身体意识的相遇,通过活着的我和活着的你之间的回应,那是全身临在的心与心的对话。

 

在这个对话的空间中,全身聚焦的方式是:咨询师想要以一个完整的人去存在,也鼓励来访者以成年人的觉知去分享体验,去触碰伤痛,在更大的我们双方的关系性场域中,并不会排斥头脑觉知,反而会给头脑一点不同于过去的任务去做,不是去努力想我怎么去解决问题,而是:去追踪身体的信号,觉察内在导向的生命的移动和相互同频的回应,咨询师并不需要刻意地让什么发生,只是充分地去和来访者感受一个更大的心理、情绪、能量和身体的场域,一次又一次地去允许,允许something出现、允许那些something就在那里,虽然我们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总是允许something不想要被打开看到,允许something不打开,或者以它想要的方式去打开,当我们保持一个临在下的成年人的觉知和真诚的邀请的时候,我们内心的孩子的something会打开,会知道成年自我的觉知允许它出现,也愿意接受,而孩子的部分也会喜欢成年自我的觉知。


其实就如同我们会发现,孩子会有很多天赋一样,有句话叫孩子是成人之父,孩子即是孩子,也是我们遥远的祖先,所有的信息和能量、智慧都蕴藏在活着的身体之中。因此,我们内心孩童的部分有非常多的智慧,只是它没有成年自我稳定,为什么我们不能邀请两者一起去共同工作呢,我们自己这样做,同时也邀请来访者这样去做,并且知道因为创伤,因为不安全的混乱的依恋,让们和身体脱离连接过多,所以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耐心去练习,但是重点是要去注意,给予更多的允许,不是由“我”去和身体做什么工作,而是“身体会很自然地为“我”去做something


通过同步的头脑与头脑的连接(成年人觉知的连接),身体意识与身体意识的分享和触碰(身体的智慧部分),慢慢地、慢慢地去帮助来访者稳定下来,达到成年觉知和身体智慧的连接,更好地完成情绪调节的过程,通过长期的练习,来访者就可以从想要逃离症状,进步到能和自己的症状一起坐在那里,这才是真正的自由,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反应、信任身体自有智慧,可以改变那些通过“症状”呈现“自我”的固有方式。

 

总而言之,在全身聚焦的咨询工作中,首先我们邀请双方的身体到达,如果焦虑的来访者不能做到,我们也不强求,只是请求来访者允许双方一些时间,然后咨询师会分享自己的身体体会来带动来访者,分享自己的临在下对双方关系的品质的体验,接下来邀请来访者试着让身体意识或者哪怕仅仅是一些物理性的信号,那些从身体里出来的想要寻求帮助又不想要的部分,让这些都以整体的方式一起呆着,邀请来访者一起去陪伴它们,只是注意到它们,看看会有什么样的something浮现、移动和改变,一次又一次地循环往复这个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治疗关系是真实的互动,咨询师不逃避过程中出现的面临困境时的挣扎,也并不试图去处理,只是如实地观察、呈现、并命名,因为我们知道,这样的挣扎时刻正是回到和身体的临在与连接的大门开启的重要时刻。来访者可以重新找回失去的身体智慧,相信:身体会为去做····,只要我们给出一些真正的“允许”

 

我认为:来访者在全身聚焦的工作中,将会收获最有价值的东西——找回与身体的连接,当我们的情绪体验被激起的时候,只要询问身体,(那些和重力,和太阳与月亮,山川河流,和花鸟虫鱼等等其它的动植物,和其他的人们,和我们的祖先有关的,任何自然的了知都以信息的方式存在在身体中),身体是一个宝库,我们可以邀请,我们同时也允许身体运用这些早已存在的东西给出方向,指引我们怎么生活,怎么还能够和关系保持良好的连接,体验到这一点的来访者对自己生活处境的态度就会发生转变,会更多对未知的情境产生好奇,而不是过度警觉,这会带来根本的人际关系的改善,最终找回平和的稳定的生活。




标签: 全身聚焦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