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 阴阳之核
时间:2018年01月21日|1543次浏览|1次赞

   《无问西东》,到底有多值得一看,不用笔者再抒情了。

 

这部片子是清华百年校庆的献礼电影,片名取自清华校歌歌词:“立德立言,无问西东”,意思是:不要拘泥于传统的东西学问的范畴,要在立德立言的基础上创世界一流。杀青在2012年年底,却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六年,沉入静默的时间之海,连只言片语的预告都没有,直到今日,丁酉鸡年的岁末,2018的开始,噬嗑(21)与随(17)年运之交,向我们渲染了一幅流淌着历史印记、文人风骨的国画,清华百年校史的传承,阐释了国、家、人三者的关系。每个人都能在片中感怀自己的青春、每个人都能在流泪它的青葱,轻笑它的励志鸡汤的时候,感觉到一些说不清道不明隐约的痛楚,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它的英文名:“forever young”的明媚隽永、那永不消逝的人性之美。

 

    但是,那些说不清道不明隐约的痛楚是什么?我应该算是看了这部电影三轮,第一轮在外围:观看我的同事、朋友在朋友圈的观影评论,倾听来访者、受督者的感受、第二轮:在内里:沉浸情节,泪流不止,第三轮:在内亦在外,看电影、也看看电影的我,有一个细节:因为票务的原因有两个比我年纪更长些的中老年阿姨分别坐在了我的左手和身后,当两人一边观影一边开始热烈地讨论的时候,我注意到,我强烈的KEEP QUIET的观影需要了,我请求她们安静下来,她们停止了,但是我身后开始传来不时压抑的低低的咳嗽声,我听得出来,那不是故意的,反而更多是在努力克制的,我有些内疚,甚至有些煎熬地看完了电影。

    在这三轮里,我听到的最多的是选择、传承、真心、真相、真实的我,诚然,这些正是影片想要传递的,但、是,就如同它沉默的六年,在这些顺畅的表达、眼泪、澎湃的热血之下,有什么是未能言说的,我可以简单地定义,这部片子激活了国人的名校情结、特别是知识分子之理想园的向往,百年来国人对知识与人性(理性与情感)的完美结合的向往,与我个人而言,也有诸多的立刻浮现,汹涌而来的过往之来处的共鸣和体会的情感。


   可那些说不清道不明隐约的痛楚是什么?那压抑了的低低的咳嗽声里是什么?我很久不会在半夜三点突然惊醒,而炯炯有神地坐定在书桌前码字了,这又是为什么?

 

    我的身体告诉了我,在影片中有许多镜头、声音,它们是层层递进的,一波一波地如弱电般扎到我的,但是真正直击到心房的是:王敏佳挨的耳光声、护士长的撞门声和许师母跳井的闷声,这些声音,它们是在宣告死亡的,信任的死亡、阶级情感的死亡、受害者加害者合而为一体的实体的死亡,这是《无问西东》的阴面。

 

    它的阳面也是死亡,但是都是重生之死亡:吴岭澜的远避人群、沈光耀的慨然赴死、陈鹏的落发、王敏佳的墓、李想的支边牺牲、张果果的选择等等,那些都是重生之果,凝结着真实正义无畏和同情的理想之果,那些死亡后的重生,是带给人眼泪和力量的,那么那些阴面的死亡,它又在诉说什么呢?

 

Ø  批斗会之后雷雨压顶中散去的人们,他们后来怎样了?

Ø  陈鹏的校长恳请两弹元勋邓稼先,不要封杀了陈鹏,而李想的院长鼓励了李想坚定地划清界限,这位院长后来怎样了?

Ø  许伯仁是真的对自己的妻子全然无感么,他后来怎样了?

Ø  许师母只是愚蠢、市井、愚昧、我执么?

Ø  王敏佳真的已经被爱拯救了么?什么才是陈鹏说的核?

Ø  以上的问题,用文革创伤情结可以一揽子回答么?

Ø  社会运动的创伤除了国家公祭之外,在个人的层面上如何去展开?

Ø  一个临床心理学工作者可以怎么去邀请回答以上问题?

 

    一旦问题能被真正厘清问出来,答案总是会随之慢慢浮现的。所以,真正我想扪心自问的,也可以在当下来文字尝试作出回答的,是最后一个问题。

 

    这是让我在午夜三点清醒的“核”,一个原子在加速到了足够的速度之后,它会射向另一个原子,陈鹏说:我们的古人早就知道这一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是的,那么,什么是临床心理学工作者特别是心理咨询师、督导师的核?

 

    我认为:临床心理咨询、督导就是寻找核的过程,以精以诚,在死亡的阴面去寻找“核”。所有的工作,都不能离开发掘“核’。

 

    我们喜欢光明,为光明、人性之美赞叹、流泪,但是我们更加无惧黑暗。

 

    在面临来访者的时候,固然他们带来的都是看得见的创伤,特别是战争、文革,但是一个原子的速度能不能穿过社会运动的创伤的阳面的壳,进入阴面,触碰到个人的独特性的苦,那是还未能言说的部分,是重击内心的shock,是忍耐不住而又极力去压制的咳嗽,能不能看见那后面的苦,而不是仅仅迅速停留在归因,停留在历史的忏悔,责怪文革,责怪国家,责怪原生家庭、责怪中国式焦虑。这些责怪很正确,但是包含在苦之中人的独特性、独特体验没有被看到,原子在“文化创伤”的屏障下减速了,它将不能射向另一个原子,“核”,导向重生的能量将后续无力。

    在面临受督者的时候,他们带来的是工作的困难,个案的困难,同样我们能不能穿透这些困难,如何看到受督者专业发展的核心需求,触碰到他们的从业动机,激发、加速他们的思考呢?

 

    核,是一种能量,是一种关系,关系是一种核,是一种能量,只有清华园这样大的容器,在北京,在云南,在城市中,在一马平川中,在山峦叠嶂间,在战火中,在和平中,这样大的容器中,原子的加速度成为一种“动机”,而这种动机,会带来力量、自信、无畏、荣誉感、关怀、同情和爱,在影片中,是这种动机让沈光耀在飞驼峰航线时,转去救助孤儿们,这条航线需要飞越喜马拉雅山,山势陡峭,许多飞机在此坠毁,留下一片片的铝质残骸,却继续照亮了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光耀执着的善行,带动了他的同学队友,他个人也成功妥协了个人意志和家庭意志的拉扯,而被他救助的孤儿陈鹏长大了之后,在对待爱人给以深情无评判的接纳,对待曾懦弱犯错的伙伴给予宽容和期待,对待自己为两弹一星工作受伤的身体给予确认的同时仍然报以火车上小姑娘鬼脸笑眼,这些都是被传递的真正的“核”。

 

    正是这种动机,作为临床工作者的我们一直在致力于发现核”,才使我们可以信任人与人之间可以真实面对、互相帮助,使我们愿意在专业和自己的生活之路上一直努力,只要是与自己的心,自己的核同在,就不惧幻光,无问东西。

 

    结语:我可以用自体心理学的术语,可以用易经的语言来描述观后感,但,我放弃了,因为“核”足够品味一切。


   后记:其实我后来对两个阿姨很抱歉,从道理上来说,观影止语,我是合理要求,但从她们的压抑后的身体反应来说,我感觉到了我中介传递的压制,这本身不来源于我,来源于那些文化创伤,从现实层面我捍卫了规则,在无意识层面也是创伤的操手,很多人都是无言以对创伤的,她们很努力地在尊重规则的,这就是为什么咨询需要存在的价值,创伤需要有可被支持允许表达之空间。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