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个主动学习者之三:向分析师(部落里的老象们)学习,聆听梦和心的声音
时间:2018年02月28日|1008次浏览|1次赞

   这个系列主题的一和二,分别是向督导学习,和自我分析,(写于2014),时隔经年,我做了一个梦,促成了今日这个主题三:向分析师学习。而恰巧这也是我在空间网的第一百篇日志,自己也觉得很巧和开心,就以此为一个崭新的起点吧。

 

   心理分析以梦和意象的工作见长,自从开始分析,我的梦就如同连续剧一样,不断在自我生成和演变,看似顺利进展的背后,是很多的混沌,模糊,和不知所措。有时候,我想谈论这个,到了见面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舌头就变成它自己了,说的完全不是我能意料到的;有的时候又抓狂于自己的梦太多,不知道拿什么片段出来,基本上,准备都是无用而徒劳的,就这样如同在漩涡里打着转转,而漩涡的周围全部是三棱镜,我可以看到无数的自己,互相折射,有时候很自恋,有时候又很自卑,但总体觉得开心,甚至我意识不到自己很痛苦,甚至变得憔悴。

    直到有一天,突然从我的嘴里出现了一句话:我怎么好像分开来了,我觉得左边一半和右边一半,和不到一起,就好像两个部分。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虚弱,似乎不能再承受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了,可是分析师还是如此地淡定,我也就安心下来,继续,去面对那多棱镜,然后我躺了下来,如同漂浮在漩涡之上。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直到,我,看见了星空,一瞬间,三棱镜消失了,只有浩瀚的星空,充满着无数的感动,分析师所做的回应一幕一幕重归眼前,我好像又重新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刻,开始扪心自问:为什么我需要分析师?


   原因或许是:我以为很通透的认知,却是最模糊在影响我的未知。而那是有心的学习之路,但它却在让我变得强大独立的同时,回避了依赖的渴望,我可以重新信赖另一个人么,在并不那么安全的生活的底色中,我还可以直接去面对别人么?我的聚焦老师李明曾经给过我一个字和一句话:“直,两个人之间没有东西。”但是过去,我从不敢去看见关系中的“没有东西”,“没有东西”是什么感觉?如果两个人面对着面,而之间是“空”,那会是什么感觉?

 

   所以我学会了使用工具,我学会了伶牙俐齿,学会了尖酸刻薄,当然,我也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会了为这些包裹温柔体贴的糖衣,我在试图touch别人的内心的时候,却并不想去触碰自己的心,即便它会痛,但是我也一定有无数的方法让自己感觉不到。如果使用母语来分析,我将更难会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我的头脑会不断加工出华丽丽的语言的保护壳,甚至聚焦,甚至如同分析师尖锐地指出,分析心理学,包括易经,都会成我的工具,我也以为我能够听见外在的声音,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因为某些目前我还没有完全了解的洋葱的内核,帮助我靠着无意识的直觉找到了现在的分析师,使用的是英语,这当然也是一种工具,但是,这种工具的神奇在,当我听到一个意识层面理解而在无意识层面抗拒的问题时,我就会在瞬间无可阻挡地陷入到真空,我会立刻听不懂几乎最简单的词汇,哪怕是one two three four 这使得我无法使用逻辑、理性和思维,我会立刻变成傻子,然后,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一直以来深深的声音,而那声音无法用言语组织,所以梦成为了其居间的中介。

 

   以下这一个梦发生在分析之后的当夜:我梦见一张写着密密麻麻的,但是看不清字的纸,应该是书页的其一,在右下角要转下页的地方写着清晰的“灵性”两个字,一个声音在梦中问“怎么在纸张的结尾呢”,于是纸张自动翻到了下一页,全部是我看不懂的文字和符号,但是行间距很大,而且我能从那空隙中看出去,那些字和符号,好像只是原野的路边行道木等,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说:看出去吧。

    醒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分析师教会了我什么,他用如同父亲的坚定和母亲的包容,带领我从那支离破碎的言语中看到了外在的世界,我和他都在某一个层面了解我对他寄托的高度的理想化,但如果那是我需要的,他不会犹疑和吝啬,于是,我就可以用全部的身心能量去探索我自己的内在,就好像看到的是在黑暗中的外在世界,而如果我害怕了,回头望的时候,他就会拉我回来的,我第一次学会了一种叫“信任”的词汇。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才可以承受了许多的痛苦,最后从不被意识到的层面上浮到意识,我可以告诉他,我喜欢这份探索,帮助我很多,但我很辛苦,有很多时候,我确实是不想干了

    在这样的陪伴下,我体会到了仪式和律令的弹性,我重新理解了在早年学习法律的时候,牢牢地记住的康德的名言:世上有两样东西最使人敬畏,那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安提戈涅的哥哥,在反对国王的战争中战死了。国王颁下法令:将叛军阵亡者暴尸城下,谁也不准哀悼、不准殓葬,任凭乌鸦野兽啄食他们。凡违反此法令者,要当场用乱石砸死。但安提戈涅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按古老的习惯,拜祭和安葬了她的哥哥,最后被处死。安提戈涅必死的命运有没有可能改变,也在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之中。

 

   被书写的“灵性”,只是某一页的末尾词,并不存在葵花宝典,结尾的转角却是更多的空间,更远的世界,治疗师不能只是成为镜子,还要成为能够面对“空”境的人,镜映的目光才可能看到和给予对方。


   愿在这2018开工的前一日诚心祝祷,我能将我的分析师赠予我的体验传递给我的来访者们,正如河合隼雄先生对他的分析师说过的那样:“您现在在做的事,我也会同样去做。”这也是我的心声,这样,真正在我们内在的东西,才会越来越清晰地被言语化出来,最终让我们被禁锢的能量得以释放,让我们可以喜悦地去做自己热爱的事,得到心的自由,也改善了自己的重要关系,学习如何去爱,获得每一天的满足和幸福感。

后记:一个梦的解读将随着时光而绽放出它越来越多的含义,这在我过去与梦工作的经验中是一再被验证的,期待多年以后,回望此刻,如今此刻也是给未来的记忆。



                                                                          秀塵




补记: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中一直悬浮着一个卦象,就是离卦,梦中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看,然后它发生了变化,中间地阴两划向两边分开并竖了起来,先是变方形,然后变成了一个圆

    醒来之后,我就想起了昨天这篇文章来,恍然大悟,原来,梦一直在解答我的疑惑呢。(补:蓝色字为3月2日后续)


    离卦为火,这火其实意味着社会生活和人际关系。李镜池先生就曾经在《周易筮辞考》一书中,将六十四卦分了2-3类,分别为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层面,又单列了一项出来指代科学技术,以八经卦来说,坤艮坎巽、乾兑离震中地离卦恰恰都揭示了社会生活层面,就好比上文中提到的:两个人之间没有东西,什么叫“没有东西”?没有东西,是,什么东西啊?想起去年夏天李孟潮老师推荐并解析指点的《易学与佛教》一书中曹洞宗观点:“正位即属空界,本来无物;偏位即属色界,有万形象,偏中正者舍事入理,正中来者,背事就理。兼带者,冥应众缘,不随诸有,非染非净,非正非偏,故曰:虚玄大道,无著真宗--《人天眼目·卷三》,经卦离若重离,以六爻看,十六字谒:如离六爻,偏正回互,叠而为三,变尽成五。

   如果举诸于人事之特例出来,就是在咨询室的治疗师和来访者之间,可谓“最熟悉的陌生人”,从精神层面来说,可以触及不为旁人所知的深处,可是于现实生活又需要保持距离,这样的关系是否也能够成为“没有东西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呢?

    经卦离给出了答案,初爻如果是主方,三爻是客方,那么中间的东西即可以是柔顺的阴爻成离,也可以是刚健的阳爻成乾,火克金,然强金得火,方可成器,容器建立的时候非离非乾不可,然而只有将中间的这一爻,也就是工具从阳到阴,刚转柔再抽掉护卫两边,容器方成,中间圆空,而外周如同细胞膜的通透弹性结构,并四象护持,这就是离和乾之用啊,一个人若只能坚强独立,而不能接纳自己内在的虚弱依赖,看似刚健,其实是无火难以中虚,就只能闹自闭,是不可能获得满意的关系的,无论是生活、工作还是感情。咨询中如何来运用离卦,行策禅师述之《宝镜三昧本义》中五变成位图,来描述了这一种状态及五种元素的变化。(此处日后另文拓展)


     延伸开去,八经卦分别以不同的维度共同来向我们揭示了这一道理啊:

    首先来看看和离卦一组出现的坎卦吧,坎为水为血为陷为加忧为盗贼为隐伏,为心病耳痛,好“惨“的卦,在人际生活中这也是很形象的,如同上解一般来看,主方软弱客方软弱,中间一阳横梗,界同楚汉,但是水的决堤之力岂是一阳可扛,必将上下压迫挤兑,若能化阳为阴,易刚变柔,则变坤卦,坤德柔顺,化生万物,当然也就化解了许多,若坤卦中爻拉开,将会成六断之圆形容器,所以容器的变化亦在四六之间摆动,这里暂不展开。

    巽兑之卦在上篇女儿国的补记中有所描述,这里也暂不做详解,余下是震艮二卦,震卦由兑卦而来,或行往兑卦,蛮有意味的,中爻的阴阳变化是喜悦还是毁折,全在于此,震之一阳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虽震惊百里,不丧匕鬯。而兑之一阴:来兑凶、引兑亦是凶!关系的波动得失之间,带来的情绪变化,在震卦和兑卦中都给以了提示。

    最后要说这个艮卦,伏震,李镜池先生耐人寻味地将坤、震、艮三卦放在了科技知识一类,而且只此三卦哦,艮卦可谓是一个医学专卦,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可说具身性和整体性的大道体现在了我们先人留下的大智慧之中了。


    要开工了,暂停于此,待来日探究,积硅步致千里,慢慢学,慢慢感受,慢慢悟,权且以咨询师的进步而言,很重要在于理论揣摩和实践体验的结合,不可偏颇,若是不敢面对体验之流去,那么无论是书面还是口头的言语再华美,充其量也不过是格罗特斯汀所说的拨弄宇宙的婴儿,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对我个人来说,原来梦在向我提醒一件事,我只有经卦啊,要重离啊,方能五种元素总合,如是明明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写到这里,脑袋突然被打了一棍,弄醒了的感觉,哎,且让我一边喝点茶反省一下昨天施香如老师也对我说:督导工作的关系并不需要用咨询关系的同等严格尺度去卡,当你必须负担检视把关之责时,只要是在真心相遇的基础之上,以爱心说诚实话,你就能传递“指出而不是指责",容器之弹性就根自于人与人的真诚。 


                                                                          20180301817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