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滋味第二篇:鞋底板烧饼(原创微小说)
时间:2018年03月12日|1349次浏览|1次赞

晓镜和晓月不是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

至少有那么些年中,晓镜一直觉得亲哥哥“不”是自己的手足,晓月才是;甚至晓镜的爹妈也有点错觉,家里休息日若是包饺子,晓月没来,就好像少了个闺女似的,总多了一双筷子出来,至于已经上大学了的大儿子么,那是飞出笼的鸟,假期都不定指望得上的,还不如眼前这一对女娃来得娇俏贴心。

晓月呢,也喜欢放学后,休息天的没事就跑过来蹭饭,两家不过就隔了一条马路的斜对角线的距离,晓月的爹妈都是大忙人,披星戴月地,回来最多也是带点食堂的饭食卤菜,哪有那闲情去包饺子,吃的饺子倒多半是晓月从晓镜家带回来的,还细细地分了花色,卷边的是韭菜鸡蛋的,直边的是白菜肉的,够吃好几顿的。自家的闺女在晓镜家盘桓,爹妈也放心,好过一个人呆在家里,指不定有点啥事没个呼应的,总还是操心的。

于是,就快活了两个丫头,成天个没早没晚地就一起嘻嘻哈哈,疯起来也没个姑娘家家的样子。还时不时地私底下挑剔说,大人们千年不变从来都是那点花样,什么饺子、包子、面条子,冻肉皮、卤凤爪,溜猪肚,炒三丝,煎带鱼,四喜三鲜汤,都要吃吐了。两人掰扯着双方爹妈的口气啊,做派啊,一个演一个补,活脱脱地是无师自通的逗哏和捧哏啊,笑翻了自个躺在水门汀地板上捂肚子。

不过,两姐妹还是有点即明显又微妙的不同的。

晓镜爱笑,长得也结实一些,发育得很好,皮肤也好,白白胖胖,粉粉润润的,只是脾气像个男孩子,开口闭口,评论个“红楼梦开拍”、“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单”啥的,只要到有强烈意见的时候,吐出一声有力的“废话~”或者是“屁话~”,然后看着晓月,挑起的眉毛啊,就好像自动地在问:“我说的对不?”,这一瞬间哪,一切都言传意会的全都有了。晓月自己是说不出口,却羡慕得紧,觉得晓镜太酷了,哪像自己,说话象蚊子,个头赛矬子,浑身上下捏不出半两肉来,脸也是黄黄的泥疙瘩似的,还老是觉得肚子饿,也不知道午饭都吃哪去了,成天个只会伤秋悲春,默默地发愁,看着晓镜的样子,总觉得好生喜欢,觉得这才是好像那些书里的眉目如画的女孩一样,晓镜年纪若是长一点,又不是在这全国海选都不来的小城里,没准也能被选上的。

不管怎么说,这些想法也都是晓月长大之后才清晰起来的,多年之后,晓月总是想,若只是依着自己那太过早熟的脾气性格,如果自己不是那么爱读诗词,早早地就自己在瞎琢磨,两人的名字恰恰契合了“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是不是也不会没心没肺地和晓镜亲姐妹一样,成天腻在一块,度过了那么多开心的时光,最后又没心没肺地把失联演变成不再联系,消失在彼此的生命中。不过,晓月还是默默地给自己画了好多好多个大毕杠(红叉叉)。因为,她终究还是很清楚:快乐的瞬间,都是真切到从来都不需要怀疑的。

那时候放学的路上有个大饼摊,好像只在她们放学的那个点开炉烤饼。所以一放学,饿得前后贴肚心的晓月就心急火燎地要往肚子里塞个“鞋底板”进去,才能安心等到晓镜的爹妈端上“千年不变”的色香味俱全的一桌吃食。晓镜倒是很支持,而且,晓月太瘦了,却爱吃糖浆,鞋底板出炉的时候,混合着面粉和芝麻的香气,但那是不够的,一定要在上面细细地刷上两三层明糖的浆,再回炉烤个几十秒,那滋味才地道。一般的孩子不晓得,买了就走,根本不会留意,但是晓月却是很在乎那味道。

摊主是个不太有耐心的大爷,放学的孩子又多,蜂拥着伸手,那里顾得上做那么细致,不过偶尔会按照标准的操作规程回一道炉,但是晓镜却发现了晓月的口水喜好,就使劲给大爷套近乎,打趣,一回生二回熟,大爷有时远远地看着她们来了,就会招呼,晓镜就给晓月使眼色,那意思是:“快啊,自个来,多刷两层糖油。”晓月当然接翎子啦,赶紧地麻溜溜地动手。大爷开始还有一两回说:“丫头,别乱动”,后来估摸也看透了她俩的小心思,就默认着,每回都给晓月再专门烤了那多几道糖油的饼。

两个人啃着饼,走在回家的路上,晓镜多半还要吐吐槽:“晓月,你大概是镜花缘里无肠国来的,吃的都直接拉掉了。”晓月也不以为意,舔舔手指,那上面还有急吼拉吼刷饼时刷子上留下来的糖浆呢。

后来的许多年,晓月总会想,晓镜大概说错了,自己不是无肠,而是无心肠。

晓镜爹妈调动到别的城市去得非常突然,前后就两个礼拜的光景,就决定了,还办妥了一切,而那恰巧是晓月拿到了集训竞赛营资格的时间,等晓月回来的时候,晓镜家已经搬走了,听妈妈说,晓镜好像来家里过,也留下过口信让晓月打电话过去,但是妈妈忘记给在集训中的晓月说了,也许是故意的吧,不想让晓月分心。总之,大人们或许也不知道缘由;总之,晓月再去到那熟悉的家门口,门上已经贴上了搬迁封条,晓镜一家不见了。

晓月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习惯了一个人的上下学,好像大饼摊也不开了,自己也莫名其妙地胖了起来,好像那早些时候吃的那些营养一瞬间都补上了身子一样的,一切都好像流水一样过去了,新的朋友,新的学业,甚至新的城市。

三十多年以后,出现了一个叫“微信”的神奇的东西,一夜之间,让过去的同学都回到了手机中,晓月和晓镜由人牵线,也加上了微信,但是谁也没有提起当年的事。除了逢年过节的问候,也没有什么聊天,只是默默地给彼此的朋友圈点赞,晓月发现了晓镜的女儿长得好像晓镜小的时候,却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的模样了,同学们都说晓月的女儿也很象晓月小时候,可是晓月觉得不太像,明明是白白胖胖的,哪里象了啊?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