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人类集体的恐惧症
时间:2010年12月28日|1544次浏览|1次赞

过早的毁灭?这是人类一切恐惧的泉源。
  ——莫泊桑
  
  2009年末,全球各大影院上映了一部名叫《2012》的影片。影片讲述了一个玛雅人预言世界末日的故事——神秘的玛雅人曾预言2012年12月21日将是世界末日,届时人类的文明将会毁于一旦。就如那句话所说:“2012年12月21日黑暗降临后,12月22日的黎明永远不会到来。”
  该影片讲述了一位科幻作家——杰克逊周末带着孩子去黄石公园玩,却发现昔日美好回忆的湖泊已经干涸,并且这个地方也变成了禁区。充满疑惑的杰克逊在公园附近遇到了神经兮兮的查理,查理告诉他由于人类的活动,地球的平衡系统已经面临崩溃,人类将面临着灭顶之灾。世界各国已经在联合秘密制造用以躲避灾难的方舟。是的,查理的话听起来像天方夜谭,就连一个科幻作家也把它当成是疯言疯语。但是,第二天,灾难就发生了。强烈的地震、巨大的火山爆发让眼前熟悉的家园变成了人间炼狱。在地球的其他地方,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爆发。
  这时,杰克逊开始想起查理说的方舟和地图,于是他弄来一架飞机带着家人踏上了求生之路。在经历种种生死考验之后,杰克逊一家终于到达了方舟基地。然而制造完成的方舟数量远远不能满足从世界各地闻讯涌来的受灾人群。谁去谁留?已然成为挑战整个人类的道德抉择!最后,面对灾难,来自不同国家的领导人做出了重要决定:打开方舟大门,最大限度地容纳灾民。毕竟,生命不能用买不买得起一张船票来决定!上船的人们终于在方舟中度过了这一灾难,人类获得了继续繁衍和发展的希望。
  又是一部关于世界末日的电影,只能这样说了。大家或许还记得2004年上映的《后天》,美国气候学家杰克认为,地球的温室效应正在引发一场大灾难,北极冰川的融化,会让地球回到冰河世纪。杰克的提醒仍然没有引起当局的重视。一切都来得太快,一切都已经太晚,飓风、冰雹、洪水、冰山融化,没有了人类电力与暖气,天地间变得极度严寒。结果,政府只能组织北纬30度的民众向赤道周围转移,场面一片混乱。
  你若要再细细搜集的话,关于世界末日题材的电影还真不少。未来的地球要不回到冰川世纪,如《后天》;要不变成一片汪洋大海,如《未来水世界》;再要不可能被其他星球撞到,如《天地大冲撞》、《绝世天劫》;人类呢,要不毁灭于病毒,如《十二猴子》、《我是传奇》;要不就是最后被机器统治,如《黑客帝国》、《我,机器人》。在文学作品,人类的恐惧也处处显露,比如莫泊桑的《奥尔拉》里,讲到人类对病菌的担心,奥尔拉就是一种来自巴西的病菌,它以隐形人的身份出现。其他的我们只要看看书名就知道了,如缪斯的《当心:生活中应该恐惧的448件事》、戴蒙德的《崩溃:社会如何选择成败兴亡》、库斯勒的《紧急深渊:逃出灾难丛生的21世纪》、林登的《改变的风向:气候和文明的毁灭》,等等,读了这些书,不禁让人以为世界末日真的就要来临了。
  至少,对于末日来临,今天现实中的人们没有少担心。有多少人在恐惧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怕我们到时都会死于一场核战争。说起2003年的SARS病毒,又有多少人还心有余悸,可是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范围内因SARS死亡的人数只有774人。当然,我不是说死的人不够多,但是,据说SARS恐慌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有370亿美元之多。还有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是不是也让人们过度担心了一把。事实上,真正致死的病毒很难造成大范围的传染,因为患病的人很快就会死去。我想,大概真如莫泊桑在《奥尔拉》里所说:“过早的毁灭?这是人类一切恐惧的泉源。”
  不过,这次的《2012》还真不让人省心。大家回想近几年的气候异常、自然灾害不断,心就开始颤抖起来。百年难遇的大雪,冷暖异常的天气,干旱、洪水、酸雨,各地不断的火山爆发、地震、泥石流、海啸,甚至蛤蟆上街、蜻蜓飞舞也都算上了,还有各地大大小小的“天坑”,如此等等,让人们寝食不安。热心而恐慌的人们对于小行星撞地球、太阳风暴活动、地球磁极颠倒也异常关心起来,以至于美国国家宇航局(NASA)终有缄默不住的一天,出面辟谣证实2012年不是世界末日。“2012不是世界末日,是吗?不是吗?”“谁知道呢?反正2012还没有来到,说什么都不算。”我知道,人类是真的患上了2012恐惧症。
  2012恐惧症患者在不停地想:“2012就要来了,我们都要死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是啊,发财也好,升官也好,勤奋学习也好,认真恋爱也好,可是这些都有什么意义呢?因为2012就要来了——一切即将不复存在。不过,我不知道这些患者是否想过,“一直想这个问题”的行为就是有意义吗?再或者,我们永远都不死了,就不存在有无意义的问题了吗?他们就像晚年的托尔斯泰,不停地问:“如果我比果戈理、普希金、莎士比亚、莫里哀,比全世界所有作家都更有名,那又怎样呢?……我的人生可有任何意义,是不会被等在前面、不可避免的死亡所毁坏的呢?”看来,对于2012恐惧症患者,就像对托尔斯泰一样,理性的科学辟谣是起不了多大用的,得给他们来一次集体的存在主义心理治疗。
  事实上,《2012》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提醒——即使没有2012世界末日,我们也是要死的,地球也是要毁灭的,人类也会有一天不在的。让人类记住有末日的一天,跟让一个年轻人记住生命有限是一样的道理。否则,我们都是不到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想不起寿命的存在。唯有时刻把死亡牢记在心,我们才能冷静下来,才能了解生命真正的需要,才能把握当下的每一刻。时下,社会快速的工业化、信息化让人应接不暇,眼前的名利、当下的欲望、狭隘的痛苦,等等,使我们看不到也忘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但是,《2010》让我们意识到了死亡,让我们发现生命中的很多事都是过眼云烟,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了死亡背景映衬下的生命格外诱人……
  这时,我们应该会都有所改变而有些不同的举动:我们会选择一份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来做,我们会对平日里鸡毛蒜皮的事置之不顾,我们会更爱自己身边的朋友和亲人以及陌生人,我们会把金钱置于快乐之下,我们会放弃无止尽的欲望,我们会低头关注墙角的小草,我们会抬头注视头顶的蓝天,我们会发自内心地脸上挂着微笑……生命不是一定要去成为什么,而是要找到原来的自己,把自己的生命历程走完。我们会这样去做的,因为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不管是两年还是百年——假如所有的生命真的只剩下了不到两年,我们更不能坐以待毙!活着,要把每一天都当作世界末日,这样才能随时死而无憾,哪怕是在某一天的睡梦中。
  如此说来,我们都要衷心地感谢《2012》,它是一剂发人深省的猛药。它如此真实地把死亡带到了我们面前,让我们潜意识中的死亡焦虑一下子跃出海面,化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各种恐惧——不敢学习、不敢工作、不敢买房子、不敢爱,等等——如此我们才能对症下药进行治疗。治疗2012(死亡)恐惧症,我们就要把每一个具体的恐惧都融化进生命,再让生命的绽放来化解每一个恐惧。其实很简单,绽放生命,就在于认真地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分一秒。正是《周易》中所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天亡之前、在“我”亡之前,君子应该不息。那么,恐惧从何而来?现在回头想想,原来是《2012》的导演把玛雅人的世界末日论,变为了一场精心设计的心理治疗。
  方舟外的洪水渐渐退去,人们慢慢走上甲板,海面上的天空已经放晴,新鲜的空气随着海风吹过来,海水在方舟脚下温柔地拍打,劫后重生的人们默默地感受着这一切,从此刻开始,他们应该开始真正的生命旅程……

标签: 杰克逊  玛雅人  莫泊桑  世界末日  求生之路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