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责别人,拖累自己 | 拖累症₁「杭州婚姻家庭心理咨询」
时间:2020年07月30日|202次浏览

咨询室里,妻子小Z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摆弄着自己的双手。一旁坐着的是她的丈夫Y先生,抱着双臂,满面愁容。


“我们俩的个性是水火不相容,完全无法调和。从结婚到现在一直这样。婚姻本来应该是美满幸福,但我们的婚姻跟幸福一点都不沾边。如果离婚是一种解决办法,我们可以选择的话,我们早就离了!”


小Z的脸色骤变,声音急促就像她紧绷的身体一样。


“他从来不听我说话,甚至连试一下都不肯。我跟他说话时候,费劲得像穿透一堵墙似的,真的没意思!”


小Z的丈夫在一旁反驳道“她哪里是在跟我沟通,说的每句话都是在批评我。反正她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好,无论我给她什么都不会满足的。要不不够多,要么不是她想要的。在她眼里我永远不够好!”


持续不断的争吵已经毁坏了这对夫妻的幸福生活该有的安宁,在距离不过一米远的两把椅子之间,上演的是一幕最让人心痛的人间悲剧:两个真诚的人,他们想要彼此相爱,但他们却做不到



在这对夫妻的生活里,也许也在你的生活中,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暗流不停地造成各种无法言喻的悲哀和痛苦。这股暗流透过潜意识牵引左右你们的生活,影响你们的判断,主宰你们的决定,甚至欺骗你们误以为自己做的决定明智而正确。

这股暗流,我们称之为“拖累症”


拖累症(codependency):“对人、行为、事物的沉溺”,希望通过控制外在的人、事、物来控制内在的情感,“控制”或“失控”是生活的全部重心。

太受另一个人的羁绊,以至于自我、个人价值严重地受到钳制,甚至可能因为他人的个性和问题,自我完全被抹杀

无止境地追逐金钱、食物、性或是药品,拼命想要填满心中的情感空洞


“在我里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不见了,留下一个巨大的洞。”


当我们一个个地说明拖累症的特征时,想想看,以下情形是否似曾相识?




01 受一种及以上不可抗拒的强迫行为的驱使


赌博、瘦身、网瘾、饮食失调、工作狂、中老年养生成瘾、非计算不可的习惯、非要将东西排成几何图形、不停地洗手……


“你在生活中最希望得到什么?”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将多少反映出你的强迫行为


你是在追求金钱、名誉,或权力这些东西吗?如果是的话,或许你沉溺于金钱和物质的世界里。一个童年贫困的父亲最希望拥有的就是富裕的生活,于是满足儿子物质的需要成为他像儿子表达爱的唯一方式,却从没想过应该多花些时间陪伴孩子。


有没有什么习惯或重复性的模式(小到顿足的动作,大到婚姻一再失败)主宰了你的生活?







02 受缚于原生家庭而倍感痛苦


过去的种种经历:我们的教养阶段、父母的童年、祖父母的成长经历……都像一只只怪手,紧紧抓住了我们现在的生活。
它们对我们的影响有时微弱,有时却巨大。有些可能对我们有益处,有些却可能毁掉我们的生活。在健康人的身上,往事是沉寂无声的,偶尔浮现,带来小小益处;但在拖累症者身上,往事可以扭曲现实,摧毁当下

对于前来咨询的这对夫妻来说,过去的影子就对他们的婚姻关系格外具有破坏力。妻子小Z的父亲是个赌徒,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当她需要父亲的时候他却从来不在身边,不能聆听也不能满足年幼的小Z许多的需要。长大后的小Z也从不信任父亲,从她过去的经验中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所有的父亲都是迟钝和粗心的,所有的男人都是毛躁而不负责的即使在Y先生身上有很多相反的情形。


而丈夫Y先生的父亲固执又专制,没有一件事能令他感到满意。不管Y先生小时候多么努力,他爸爸总能挑出毛病否定他,他接受的唯一评价就是批评。所以,现在无论什么时候小Z想提个建议或表示一下关心,这些话到了Y先生耳朵里就只成了一个意思:你做得永远都不够好


有毒的模式:他们在与原生家庭里的“父亲”的影子相处,却无法拥抱真实的对方。


从表面看,他们的婚姻问题是缺少沟通以及错误的认知;而深层的角度,我们要帮助他们处理的是过去的阴影


今天,在你心中还常常听到父母责备的声音吗?声音大吗?频繁吗?“你什么事都做不好”这样的话还会回荡在你的心头吗?



03 自己的快乐取决于他人


小Z深信:“除非他肯听我讲话,我才会快乐,我们的婚姻生活才能改善。”

Y先生则认为:“如果她不再挑我的毛病,我就会更爱她,这样我们的婚姻才会幸福。”


拖累症者的快乐,几乎完全建立在别人身上,建立在别人的行为、想法上。你曾经听到过下面这些话吗?


只要他肯改,我就会幸福。”

只要他肯认同我和我的行为,我就会快乐。”



04 自我评价和成熟度很低


小Z明明可以理直气壮地指出丈夫对家庭的忽视,在Y先生夸耀自己的事业时,反问他:为什么从不分些时间给她和孩子们?但她始终没有说,她的自我评价太低没有勇气也没有欲望说出这些话来。


你对自己满意吗?面对不公正的批评你会为自己辩护吗?这对你的自我评价有什么影响?你是否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朋友?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