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之体验2+3
时间:2011年01月26日|1575次浏览|3次赞

在薛伟老师的团体咨询课中,除了详实的授课内容之外,虽然在课堂上很多人会出现在前几次少有的睡觉状态(也许是地形性退行吧),有个吸引每个人眼球的环节---团体咨询体验及场外观察(即使这个让每个人感触深刻的环节中居然也有人睡觉,呵呵。这是薛老师的能量场吗:-)。

团体治疗的魅力如今在我看来是充分的展现了人与人的种种不被意识的不可掌控的冲突,协作,联盟,链接,慢慢在团体中被澄清,被意识,被掌握,被融合。在管理学培训中我们经常会说人们学习的四阶段,不知道--不知道;知道--不知道;知道--知道;不知道--知道。而最后的这个阶段,似乎就是在任何治疗/咨询中的一个终极目标,内化从而导致人格重塑。而这个境界又如同老子道德经中所说的那种“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短短的三次体验以及三次观察,一不小心,因为我的工作安排,还漏掉了一次观察,虽然不能见得团体咨询/治疗的全貌,但至少也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了。而下面就是我的一些感受/思考(作为理智化用来常年自我防卫的我,要走向感性的确是一个艰难的工作)。

1、认知的选择性力量真的不一般。
认知是心理学中研究非常广泛的一个重要主题,而在这几次演示中(场外观察的角度)我体会到了认知的选择性。每当进行一次场外观察的时候,都发现了和刚刚上过的课程中的内容是如此的精妙的符合,一一印证,的确让人感叹!虽然很难说是因为正在体验的人刚刚听课的时候接受了暗示,所以更多的表现出了类似的行为模式,还是作为观察者的选择性的视角决定了这样一种内心的体验。
其实很难用科学精确的方法真正的去区分这两者的区别,因为在这个主观的心理世界,每个主题的感受才是最有现实意义的。这个如同我们的每位来访者,当他们遭遇了真正的困境时却往往不为他人所理解。而在团体的环境中,当每个人用自己的选择性去相互理解的时候恰恰产生了重大的冲击。让每个人看到了似乎是和过去完全不同的一片天地。而过去的,现在的,正在发生着的每一个细微的因素都会对将来的认识方式产生重要的影响。在2+3次的体验完成后,我一直在思考(呵呵,又是思考,上帝一定笑得合不拢嘴了),如果我们没有被教授任何团体治疗的知识时,同样的来进行这个步骤,那又会是什么样的状态?这不由得让我想到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句话。当我们作为初学者,不断的给被观察的小组中各类现象贴标签的时候,这种介于热闹和门道之间的状态,似乎让我们每个人乐此不疲,可能这恰恰就是从不知道-知道到知道-知道转化的一条必经之路吧。而这种从混沌到结构化的过程,我们认知的选择性力量真的不一般。我相信,这是造物主赋予我们神奇的真正具有净化意义的重要功能。虽然它有时候会妨碍我们去更好的认识这个世界。

2、同样是一个人,内圈和外圈让人发生本质表现性的变化。
这个体验之所以让人激动而新奇,我觉得很重要的还有同样一个人,会在内圈体验,同时在外圈观察,我是先观察2次,后体验3次。
自己在作为外部观察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感觉;当我在内圈体验,听别人评论的时候还是没有任何感觉;当我听到了同组体验的成员在“指责”外圈的观察者时,我突然有了感受,其实是个想法,当时我在外圈给人以评论的时候会引起别人的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在此之前并无思考。当然我的感受,在内圈那个时候,我用了一个词语用来形容外圈的人,冷漠。这是小组成员还说这不是我的感受,是对这个事情的评价,于是我以积极的态度继续体会我的感受,那是一种隔离感,我们和他们是相互隔离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对人性的丰富也变得越来越有体会了,我甚至幻想着做这样一个实验,让两组第三方的人独立的观察作为外圈的我们以及作为内圈的我们会分别形成什么样的印象(这也是我们日常形成刻板印象的一个成因,仅仅因为某个场景中的体会,感受就形成了对一个人甚至是终身难以感变得观点)。然后去比较这两个描述,对同一个人的描述,是有着什么样的深刻不同,然后再把这个结果反馈给当事人,也许当事人会很纠结,而这个报告会让人觉得很给力。
当然这个现象其实早有心理学家们做过深刻研究,著名的监狱实验就是深刻的再现了这么一个事情。当人们作为狱警的时候(外圈)和作为囚犯(内圈)他们都会按照自己对这个角色认知的方式去慢慢的改变着自己的行为。唉,人啊,当西方从古至今的宣扬着民主独立自由的时候真的能达到这样的可能性吗?也许东方的集体性文化是对人性真正最合理的认知(听上去这同样是一个认知偏见对人思维产生影响的例子:-)。

3、治疗尤其是团体治疗是对生命加倍的延长。
这是我想描述的最后一个体会。也是我对治疗内心的的真切感受。先来看一段3次体验结束后我和一位小组成员交流的话:

“对了要给你反馈一个事儿。现在体验结束了,我们的第二次,你关于我的解读,一个不能被理解的孩子,当时我没有觉得你象个妈妈要保护我,而是试图在理解我,以及对别人不能理解而感到愤慨。这就是我当时的理解。现在没有空给这个反馈。 
前面是我的理解,现在分享我的感受,哈哈。听到你那么说第一反应是吃惊,有点点不高兴,我是孩子吗?我是一个不被理解的孩子吗?然后控制了一下这个情绪,继续听和体会。觉得是有点像你说的那个感觉,那个时候有点认可还有点不服气(对把我比喻成孩子,觉得自己很成熟,成熟的人同样会不被理解)所以有点纠结。再然后,看到王同学声音提高,有点暗自窃喜,觉得终于有人要替我出头了。哈哈。 
我这么写的过程中就有一种联想。在内心的一个电光火石之间,通过文字话,语言化就会拉长了时间的跨度。继而又让我联想到梦中的很久其实也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不知道别人在看到这些反馈的时候能引起什么样的感受/思考。前段时间因为学这个团体咨询的课程一本教科书是亚隆的团体心理治疗,所以顺便找了一下亚隆的著作,其中那本给治疗师的礼物是神圣吸引并被我阅读完成的。亚隆在书中提及了关于存在主义的四个永恒话题:孤独,生命的意义,自由和死亡。每个人都会恐惧死亡那种消亡,什么都不存在的感觉让大多数人也包括我深感不安,而人们在用自己的方法不断的折腾的自己的有生之年,其中很多人就是用心理问题的方式来反映出自己仍然存活的证明。生命中的体验,在我看来是对生命扩展的一个最重要途径,如同亚隆在作为一个治疗师的同时也是作为一个高产的作家,这同样是一种在生命体验中的拓展。
所以当我发表完上面的那些言语后,我突然发现,在和人交往以及在关系中的互动恰恰是对生命的体验中的拓展。当我们把那一瞬间的体会,详细描述出来并且有人,甚至是一群人来共同体会,感受。如同盗梦空间里面说的,真实的一分钟在梦境中会变成6倍的时间,我们的人生其实在体验中被拓展了,当“盗”的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男主人回来了吗?回到现实中了吗?陀螺会倒吗?,他说,关键的不是陀螺会不会倒,而是他能够去跑向自己的孩子,而不仅仅关注陀螺。多么精辟的回答,生命的体验不就是生命中真正有价值的,有意义的东西吗?

由此我也坚定了继续坚定不移的学习聚焦(Focusing)以此更好的拓展生命的体验。以及提供给来访者一个新的视角去拓展生命的体验。

标签: 团体咨询  团体治疗  亚隆  内在体验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