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方向
时间:2015年04月11日|1156次浏览|2次赞

上月25號,中午,一個好朋友給我電話。當時正在上海出差,因為在開會中,並且是很好的朋友,同時心中料想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所以直接就掛斷電話,想晚些時候再給他回。
忙著忙著,就把這個事情給忘了。電話也沒有回。我們每天忙忙碌碌,有時候是渾渾噩噩,總覺得在朝一個目標前進,但又沒有真正想過那是一個什麼方向。如果沒有什麼大事,也許一輩子也就這麼過去了。30號,剛好又在出差前一天,另外一個朋友在微信群裡給我們發消息,很直白,XXX病了,癌症晚期,週末知道的,去看過了人瘦的不成樣子。這個XXX就是25號給我電話的好朋友,那時是他自己剛剛確切知道自己是癌症晚期。他第一時間想到了我,想電話告訴我。我沒接電話,而且還忘了回電話。

好朋友原來和我是同事,我社會交往少,朋友不多,往往有一段在一起的時間,恰好臭味相投,便成了朋友。認識十多年了,最近幾年結婚生子,各奔東西,見面的次數也越來越少,而心中的那份情誼總是在那裡。聽到這個消息,心裡非常不是滋味。出差回來當晚趕去看他,能做的不多,更多的是陪伴他,給他按摩(撫摸)一下背脊,因為他身上難受/痛。好在自己也算是個有些專業性的諮詢師,至少知道這些時刻的一些原則。能了解自己的恐懼,不用因為自己的原因而避諱什麼言語。看望了三次,朋友從家裡到浙江醫院,到邵逸夫醫院,不斷的在換地方,如同濃縮的人生,似乎有個明確的方向,不斷奔波,而實在又碌碌無為。每去一次,內心更覺痛苦,悲哀。那種無力感散佈在我的全身。朋友似乎還不願面對死亡這個話題,往往避而不談。而我知道時日真的不多,也許我們需要好好聊聊身前事,身後事。

這些年,每到過年時,過生日時,總是和周圍親朋好友調侃,黃土已經到我腰間,半截入土,時間不多。可調侃終究是調侃。時間該浪費的仍然在浪費,該虛度的仍然在虛度。似乎死亡是個遙不可及,虛無縹緲的東西。生命更加似乎是永垂不朽。哪怕那些再偉大的人都在別人的山呼海嘯的萬歲聲中灰飛煙滅了,我們同樣會如此。天朝惡劣的環境讓我們每個人更清醒的看到死亡,在身邊隨手點點,癌症死亡之人,就一個手掌不夠。那種清晰和撕裂,會讓大多數人更加紙醉金迷,渾渾噩噩。但希望我與此相反,朋友與此相反,能利用好有生之時。

我們每個人,人人都朝著自己的目標不斷前行,在成功學風行,創業風行的年代,似乎我們都是不死金身,源源不斷地榨取自己生命能量。而這些可能真正基於的就是那,從出生已注定的同一個方向,就是死亡。這人生最重大的分離,卻沒有多少人在成長時,在安定時,在意氣風發時,甚至在病魔纏身時,即願意提及,面對。可事實終究是事實,我們都有同一個方向,就是死亡。在世間最基礎之法前,人人平等。也許更多人會說,所以更需要精彩的人生來為最後的死亡做好一個絢爛的標記。
但在我看來,能承認體悟到在死亡前的猝不及防,無力,比任何精彩更加有意義。破除那種人定勝天的正能量後,我們才能更加好的安排餘生,無論是40年,還是4個月,還是40天,看上去多麼不同,但我們的課題都一樣,40年的並不會就比4天的高明,4天也不會就比40年的困苦。因為我們的方向同是走向死亡。如何認識它,這才是人生重要的要義,而那真相的了悟,才是我們的方向。

陪著朋友慢慢走去,想著最後的方向前行,也許我表現的會更加脆弱,但我會鼓足勇氣,陪伴著,哪怕再艱難,都會和你一起走到底。

标签: 臨終關懷  走向死亡  胃癌晚期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