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對自己局內的一次判讀
时间:2011年07月31日|1693次浏览|3次赞

每次閱讀存在主義小說時,都有一種說不清的味道。在隨著年齡增長的過程,這種味道多少有一些變化。而這次作為一個作業來陳述對加繆_局外人的讀後感,又是一種滋味。

人生的味道完全不是酸甜苦辣可以被包含的,雖然我們會覺得似乎這些語詞的味道的確真的涵蓋了人生的各種滋味,但是當我們細細體會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單純的酸甜苦辣真的離我們身體,內心的感受有著很大的不同。

局外人的主人翁,默爾索,在這個小說中,都是通過他的第一人稱來完成的。但是我整部小說閱讀完成後,非常非常的難以和他在一起。持續在整個閱讀過程中的是一種隔離,不能靠近的感覺,甚至都不能,或者是不願意去真正以主體的方式去感受,默爾索的感受。如果說到共情那就更加難以產生了。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我不能進入這個人,看上去甚至是有些可憐,值得同情的主人翁的世界。

在整個書中,他不斷的重複著,那又有什麼呢?似乎世界上的一切對於他是如此的無所謂,而他又是如此的生活在生活以外,無論是他的媽媽去世,有個女人希望和他結婚,有時候我在幻想,當這個女人和他做愛的時候,我們的主人翁是什麼樣的狀態?當兩個個體在顯現出他們的最動物性本能的時候,我們的默爾索,還會覺得什麼都無所謂嗎?那個時候的激情是不是可以有一點點的打動他呢?或者說,如果在這個過程中突然的有所終止被對方拒絕,那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如果我們的主人翁有了在的當刻再被推出來成為一個局外人,會不會有一種什麼特別的感覺呢?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主人翁會在這種情況下是什麼感覺,但是我們知道至少他選擇了自己的死亡,因為他放棄了上訴,而只是希望在被執行死刑的時候有更多的人來觀看。至少他主動的而不是作為局外人的方式對待了自己的死亡,這一點,恰恰是這部小說中的一個有趣的悖論。在生活中始終無所謂而怎麼也可以的,別人覺得怎麼樣就好的,一個局外人,恰恰是在很多人無法選擇的生命終結點上做了一個主動的選擇。
所以在這個層面上來說,所有的局內人,都根據社會,世俗的標準而行為生活的人,恰恰更加讓我們感受到了,人在與這個生存中的異化,在母親的葬禮上必須傷心,要結婚才合理,只有作為朋友才相互幫助,雖然憎恨的一個對象但是卻用這個對象來標識自己,並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那條狗和狗的主人間的關係)。而在法庭的辯論中,事實也顯得不再是那麼的重要,更重要的是怎麼去詮釋(根據自己的價值觀)被告人和整個事件。而最終把我們始終沒有什麼發言權,話語權的主人翁證明為(向陪審團)一個在心理上謀殺母親的,更加可怕的道德罪犯,並因此來證明是有預謀有計劃化殺死阿拉伯人,還要補上四搶的窮凶極惡的兇犯。
這樣的一路思想下來,我不僅重新需要思考,我們還健在,活生生的生活著的人,我,到底是一個局外人還是局內人呢?而我們的主人翁,始終是強烈感受到局外人的體會的狀態下,到底是局外人還是局內人呢?異化在我們這個時代,一切物質至上,經濟至上的年代,到底已經氾濫到了什麼樣的地步,而多多少少的人即使真正的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和價值的時候,是不是仍然覺得自己是個局內人,而孜孜不倦的在追求著社會的標準,追求著世俗的讚賞呢?

加繆在大半個世紀以前的反思是不是同樣適用於我們今天的中國,今天中國的心理諮詢領域呢?讓我們以一種局外人的角色來進行真正局內人的反思吧!

标签: 局外人  主人翁  女人  人生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