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體班專業課的結束
时间:2012年04月17日|2259次浏览|7次赞

三年的自體班學習已經到了尾聲,今天是進行了兩年半專業課程部分學習的最後一次,剩下的是文化哲學宗教類課程組成的最後一個學期。早晨,在來上課的路上就發了一條微博,並就此做了一個反身的聚焦,體會了一下我的內心和身體所知道的是些什麼……

專業課程最後的幾堂課都有大量的聯繫,就是一個個的上台,作為來訪者,諮詢師在眾目睽睽下的聯繫,如同工作坊。而不同的是,所處一室的是一群彼此週末相伴的學友,大家在自己專業/成長的道路上做了堅定的選擇,一路走來還有些同學因種種原因而離開了這個隊伍,直到今天,才發現,其實彼此間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遠,大家的放鬆程度,還是相當高的,在這裡我們能感受到的除了同學間的關係,更加還有些相伴數年朋友間的感受。而老師的親切也在這裡顯得更加的親切,在親切中還有屢屢的溫情,那是一種關愛着的似朋友,似長輩,似先驅的那種溫情。本來沒有想過要寫這麼一篇看似紀念實則哀悼的文字,來處理即將來臨的分離。而最後這次課堂作為被張挑中,成為來訪者的我,最後的課程練習,讓我有了記錄這次結束的衝動。

在這裡做過一次諮詢師,那天因為時間有限(我要趕火車,所以準時離開),所以沒有能完全結束那次諮詢練習的回顧評價就匆匆離開,略帶遺憾。第二次,做一次來訪者,可以說波瀾不驚,中規中矩的協助對面的學友完成了一次諮詢。而這第三次,不知道是不是和即將的分離有關,同樣作為來訪者的我似乎完成了一次很重大的諮詢與成長。在這裡也要感謝作為諮詢師學友的陪伴,我更加切實的體會到,在我的內心中,人格結構中,真的很需要一個靜靜的陪伴者,而你做的很好,也讓我完成了今天一個有趣,而感覺完美的結束。

整個諮詢過程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好在我有錄音,可以复盤用,但此刻我的感受卻絲毫不希望被翻盤的精確來修正,我想用被加工著的記憶混雜著我內心的體驗來呈現這次,我,在自體班專業課上的結束。整個過程我顯得很主動,張的陪伴恰到好處。一上來,我們彼此都安靜了一下後,學友說我們今天聊些什麼。我說讓我想一想。

我回想了這幾週以來我的生活,工作,學習。似乎沒有什麼太過觸動我的東西。於是,我就開始喃喃自語的說道,工作已經大半年了,該適應的也適應的差不多,這麼多年來的工作經驗,讓我對工作本身並沒有什麼太高的期望,作為一種生存的方式,覺得沒有過多好說的。學友輕柔的回應著我說訴說的,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的自言自語,在我的身邊有著一個陪伴者。隨後說到生活,最近和翊翊媽,和翊翊,和爸爸媽媽的互動都不錯,在兩居室的小屋中,五個人看上去還是挺和諧的相處着,好像也沒有太多可以在今天說。而且對於這種還良好的感受,我希望讓它慢慢沉澱,醞釀,如同釀酒一樣,我想會愈來愈香醇的。

然後轉到了我平時的消遣,我說現在好像有點微博控了,很多碎片化的時間本來還會讀讀書,看看學習的視頻,都奉獻給了微博。而在微博上,這段時間,總是能觸動我,讓我情緒有些變化的好像就是兩個事情,一個是@方舟子 對@韓寒 的攻擊事件,雖然持續了很久,但是那種偏執狂似的詆毀與攻擊持續不斷,無結無休;另一個是,在4月2號自閉症日的環境下,出現的一位曾經還是育兒暢銷書作者,表達自閉症父母是自閉症的原因(雖然可能這不是她本意,但是文字中字裡行間,讓很多自閉症的父母,自閉症關愛者,心理學者都這麼感受),讓大家很受傷,而且在她刪除微博後,申明不繼續的時候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進行了一番推理論戰,這樣的筆調和邏輯與@方舟子 如出一轍,讓人覺得他們的論點不是從論據中來的,而相反,是為了自己的一個論點(哪怕是一種直覺,猜測)去找尋相關有利的數據,而論證的過程恰恰又是毫無邏輯的,並且誤導圍觀者。

我這麼說著說著,慢慢決定還是用前面@方舟子 V.S.@韓寒 的話題來工作,因為第二個話題裡面夾雜著太多的東西,自閉症本來就是對我來說是一個敏感的話題。學友也順應我的選擇,陪伴我的繼續。

我繼續聊到,可能是我把自己的一部分投射到韓寒的身上,因為他年少時偏激,輕狂,不輕信權威,甚至反對權威,而如今的他越來越成熟,寫的雜文文字精準有趣,內容深刻。而且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率真,真實的人,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可以被毫無理由的潑上糞水,很讓人憤怒,似乎我自己就是那個被潑糞的人。雖然我嘴上說看上去這些都和我沒有什麼關係,而實際上恰恰相反。我在訴說時,我體會到我的身體在微微發抖,那種發抖是一種顫動,不自覺的,在腹部,腰部的軀幹上,有點興奮,不可控制,有點難以壓抑的感受。那如同腎上腺分泌時,戰鬥前的一種不可抑制的感受。在我體驗時,我時常試圖用深呼吸,讓自己平復下來,但是呼吸結束的那一兩秒稍微好一些,馬上又會有一撥前來。我就這麼說著,學友就這麼聽著,雖然期間有兩個回應並不到位,但是似乎也沒有很影響我,因為,至少她也在幫我探尋著我的體驗,我的感受,而不是要強加感受於我。我在接下去的體會中問了這興奮/微微顫動的軀體,(下面的內容是過了三天後續的,高鐵上的時間太短,50分鐘只記錄上面這些,再次找到時間來時週二的晚上),想要什麼,會有什麼?這時候產生了一個意象,怒吼的獅子。想要怒吼!咆哮!守護自己領地的怒吼。這麼說著,我的腦子裡想到前面我不斷的希望能平復自己的這種顫動,希望能夠平靜,似乎是有些不安,那是什麼呢?恩,是對這個咆哮,怒吼的一點點不安,是什麼不安呢?應該是害怕失控,害怕這個咆哮的獅子的失控,很擔心這樣的失控。其實是有點點恐懼。這麼說著我好想有了新的一些意象,自己在想像的空間裡有點像一個瘋子一樣的撕扯,左沖右突,咆哮,怒吼!在慢慢說著這麼意象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卻逐漸平靜下來,讓我有趣的是,前面想通過深呼吸沒有達到的現在達到了,似乎能量在那些意象中漸漸釋放出來。這是配合著深呼吸,感覺好了很多,也沒有什麼必要擔心了。這一刻難得的平靜,被我的學友感受體會到,說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重新回到前面那個怒吼的獅子?讓我們和它工作一下。這是在我腦子裡跳出了聚焦的原理,騰出空間,以及情緒佔據整個自己的那個圖像。前面的這個過程不就是當那些強烈情緒佔據我的時候,就是我就是情緒,情緒就是我,沒有絲毫的空間,雖然我試圖這樣讓自己分開(當然那些壓抑還有對攻擊的壓抑),但並沒有成功。而訴說和敘事以及描述意象,在意象中的跟隨,讓我慢慢和情緒分開了。這樣有騰出的空間讓我有了新的能量去進行工作。這是多麼美妙的時刻呀?

學友讓我對那憤怒的獅子工作的時候,整個過程又來到了一個新的空間,或者說,一個曾經存在而被封閉起來的空間被打開了!當我問那頭憤怒的咆哮著的獅子(是類似於美洲獅,黑色的形象)怎麼了,你要什麼時,我突然開始看產生出,由內心深處產生出的哀傷。它其實真的不要什麼,它真的要的不多……我在這裡開始有點哽咽,不太說的出話。我閉上眼睛和陪伴著說,請等一下。……,它要的不多,僅僅是維護自己的,應該是屬於自己的一個領地,那是他自己的,而現在要被人無情的撕扯開,被侮辱侵犯。其實它,或者說我,或者說我們只是要保護自己,我們是如此的無助。這種無助是天生的,如同一個成長的孩子。這是讓我想起,在前面課間一個同學提及的,說我看到那個場景一定會憤怒的事情,我有點說不下去,她說一個孩子,在很冷的天氣中,被要求跪在路上,……,我的眼睛充滿了淚,……我們就像是那些成長之中的孩子有時候真的是沒有能力保護的了自己。陪伴著說,那頭獅子可以幫我們。恩,是的。這時候,一切都被打開了。我們都是無助的,在很多事情上,我們只能不斷努力的讓自己表現的更加強大,來維護生命的脆弱。所以我提及了我的孩子,我說我希望給他一個安全,關愛,健康的環境,真的很希望他能茁壯成長。這時候我慢慢平靜了。和我的學友/陪伴著說,要不今天就到這裡吧。好的。

從訓練聚焦開始,這次又是聚焦,又是自由聯想式的精神分析,是我體驗最深,最流暢的。可能文字無法表現,而我能感覺到當時在場的那種動力充斥了整個教室,至少我讓兩個人睡著了,其中一個睡了不止一覺。而讓另外那個和我說孩子被罰跪場景的同學,恰好在那時刻走開了。而這次體驗也讓我得以有了衝動記錄著最後一次自體班的專業課。作為收官的最後一課,裡面包含了很多,正如我在去上海的路上所記錄的微博並做的自我聚焦一樣。生命就如同洋蔥一樣,一層層被展開。

标签: 今天  朋友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童冰阳 2012-04-18 22:38
    能不能下次用简体写呀?我们文化水平太低了。55555555
  • 庄磊 2012-04-19 21:03
    童冰阳: 能不能下次用简体写呀?我们文化水平太低了。55555555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好像可以用簡繁轉換功能轉換一下就好了。
  • 童冰阳 2012-04-20 11:25
    庄磊: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好像可以用簡繁轉換功能轉換一下就好了。
    谢谢。真的耶!
  • 庄磊 2012-04-21 22:39
    童冰阳: 谢谢。真的耶!
  • 程岩 2014-04-03 08:41
    好文,一字不拉的看完,有时间还要再看看,并体会,与你有一层是相通的,加油,妖精们
  • 庄磊 2014-04-26 22:34
    程岩: 好文,一字不拉的看完,有时间还要再看看,并体会,与你有一层是相通的,加油,妖精们
    謝謝,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