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体验分享
  • 分享
    1

    庄丽

    2011-09-10 13:14
     

                                        

                  我为什么要禅修?我希望得到什么?

       在没有接触内观禅修之前,我曾经有过一段的修行经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阵子修的太辛苦,好像每天在故意跟自己过不去,头脑里有一根弦绷得紧紧的,每天要规定自己打坐多长时间,在行为上也有很多的约束和要求。这也不能做,那也不应该,心越修越紧张,人越修越僵硬,跟生活和周围的人也有些格格不如。后来发现这样不对劲,只好放弃。现在看,当时对修行的理解有误。强行地做什么,刻意地脱离现实世界的名利和物质利益,这不是修行而是对自身的一种无形的暴力。

    三年前,仍然是内心深处对修行的渴望召唤我参加了十日内观课程。从此开始了内观禅修。有了前期的教训,对内观已经没有那么大的贪心了。但一开始,内心还是没有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禅修,每天走进禅堂想的最多的是如何忍住腿痛、尽可能延长禅坐的时间------。尽管没有明确的目标一定要修成什么,但还是有一个无形的标准,一种无意识的期待:现在自己还不够好,修行就是要让自己变得更好。当自己在规定的时间里不改变姿势,坚持到最后,这样会有一种成就感,会觉得自己很棒,不然的话就觉得自己很失败。大约一年后,在一次十日课程中,一天傍晚,当忍着腿痛结束一整天禅坐后,缓缓地走出禅堂,双腿仍有些酸痛,但心有一种苦尽甘来的轻松感。抬头看群山在落日余辉映照下远山静谧的轮廓,心头豁然一动:打坐就是打坐,活着就是活着,除了此时此刻,再也没有别的了。一下子领悟到自己一直活在追求什么的幻想中。这时心中升起一种幻象破灭后的空洞感和生命的无意义感,同时也有放下之后的轻松和自由感。

    如果说大部分人的生活就像是做加法,因为我们的心就是喜欢抓取和攀援,总渴望得到些什么,改变些什么,钱再多一些,身体再强壮一点些,修行的境界再高一些,工作的业绩再大一些,总之所有的心都是渴望自我变得更重要,或贪求或排斥,变化花样玩着自欺的游戏,不停地造作出各种烦恼和痛苦,就是不肯安住当下,接受实相。禅修就是做“减法”,让这个疯狂运转的心慢下来,静下来,如实地觉察身心的运作,还生活本然的状态。

    在苏州兰风寺的七日禅修,宗净法师教诲和指导,帮助我更深入地观察到身心的细微的反应模式。坐禅、行禅,时刻把心带回到当下。

                     在觉知中放下我执

        行禅时,走着走着,心跑到了过去。想到十年前的一件事,心中升起一种内疚和负罪感,一种压抑、折磨的痛苦搅动着、翻卷着。这是什么?心开始警觉。这是一种习性的反应?对内疚感的上瘾?对记忆的强迫性重复?再深入看,这种内疚和自责的背后仍然是很强的自我感。用负面情绪的方式来维持自我形象。当不再认同这些情绪是我,我的,而只是把它看成是一种无常的变化。把身心升起的每一种情绪、感觉当成关照的对象,不排斥,不期待,不抗拒,不认同,只是全然地关照和觉知。瞬间情绪就消失了。

      痛就是痛,吃就是吃,坐就是坐,烦恼就是烦恼,只是觉察,所谓的“我”其实是一些过去的记忆和情绪的困扰及自己习以为常的防御和应对模式。通过持续不断地觉知,不再把那些随时升起的情绪和觉受当成“我”,“我的”,不再把烦恼当宠物喂养。让它自己慢慢自生自灭。

       便秘的一直是个困扰。在禅修营里,一连三天没有便意。心开始慌了:要一直这样下去怎么办?我会不会得癌症?这些念头加剧了心理紧张,身体也跟着紧缩起来。当觉察到身上开始冒汗,紧张感背后是无意识的对身体的认同和掌控欲:这个身体是我的。我怕生病,我怕死亡。身体就是身体,吃喝拉撒,原本自然的过程怎么变得如此困难呢?是心的恐惧和紧张感影响了身体。坐在马桶上,觉察一下自己的心此时此刻是不是放松?是不是平和?有内有焦虑?关照此时此刻身体的感觉,腹部的感觉,以慈悲祥和的心态和这个身体保持联结。忽然理解了什么是“臣服”。臣服是一种信任,对生命本身的信任,把生命交给生命本身,相信这个宇宙会关照好这个生命。担心和忧虑是一种上瘾,一种防御性紧缩的习惯性反应。在全然的觉察中,身心紧张、瘀结的能量慢慢地消解融化----。                    

                             隐藏的习性和觉知的盲点

    有一些习性已经内化成无意识身心反应,很难觉察。在苏州的兰风寺的头两天,有时候坐腿痛的感觉比自己在家一个人打坐时更强烈。这是怎么回事?当去看这颗心时,原来是一种隐藏的自我感。这次禅修,我的座位在第一排。在打坐开始时,内心会有一个期待:我要坐的时间长一点,我已经有两三年的禅修经验了,坐在那里动来动去,没有定力,让别人看到多没面子。这个心一起,就制造了一种紧张感和压力感。于是当坚硬粗重的感觉升起时,心就开始搏斗了,想竭力排斥这苦受。这种冲突会加重身体的紧张和痛苦感。其实坐多长时间并不重要,定的深浅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去观察这个心的运作。当心在评价、判断、要求、期待而不觉察时,“我的形象”,“我的禅修”,这些“我慢”的心已经在悄悄地膨胀起来。修行的是放下自我,可一不留神就把修行也拉入了我执的旧巢。“不要强迫自己,而是去理解自己的心”“不管在做什么,能觉知才是最重要的”。禅修老师一遍遍的提醒。可要等自己吃多少苦头才能从那根深蒂固的习性中醒过来呀。

    在日常生活和现实困境中觉察,更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在听别人讲话时,心中不时会升起愉悦、厌烦、恐慌、紧张等情绪发应。一边听一边关注内心升起的情绪反应。当愤怒升起时,观察情绪本身而不在把固着在让自己觉得愤怒的人和事上。可能会看到情绪背后可能有一个自己没有觉察的不容置疑的观念被触动了。而这个观念竟是如此的经不起推敲。这样的觉察就不断地一颗好奇而探索的心去利用每一次不愉快的情绪反应去探究内心的结。一旦看清了,结就自然打开,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情绪反应了。内观带来的内在的自由和解脱感会让人越来越有兴趣培养持续不断的觉知力。

    柔和的心态,不紧不慢地禅修

    感恩宗净法师耐心的指导。感恩苏州兰风寺,那里的一切:竹林、钟声、铺满鹅卵石的小径,蒙蒙细雨中云雾缭绕的鹿山充满了空灵的禅意。七天的密集禅修是一次很难得的培养正念,深入观察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帮助我理解了禅修是一辈子的事,以极大的兴趣和耐心把觉知带入日常生活中,观禅的妙意在于时刻保持心的机警和清醒,当下觉察,当下获益,无论做什么,行住坐卧、举手投足,只要还活着就可以禅修,甚至疾病、死亡都是禅修的好时机。有一次,一位修内观的朋友生病,发烧几天,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观察身心的变化。我去看她,她深有感触地说,内观让我学会如何快乐的生,庄严的死。正精进是持续不断地努力,不紧不慢地用功。不是去限制、强迫、要求这个心,而是以一种柔和、放松的心态关照当下身心的每一个反应,每一个动作。心不必太使劲,不必太渴求,一旦发现觉知失去了,也不必气馁、沮丧,再开始就可以了。当这样持续不断地用功,觉知会越来越成为一种自然而轻松的事。平凡、普通的生活因为有了敏锐细致而又灵动自然的觉察,每一个当下都是新感觉,从而体证到生命的鲜活和创意。不再是旧的习性和惯性模式的奴隶而是自己心的主人,内心会有越来越多的安宁、专注和快乐。

       

                                           2008年6月23日

     

你还不是该小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