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的时代,我们被伪知识阉割了
时间:2018年06月30日|848次浏览|2次赞

信息化的时代,我们被伪知识阉割了

张拯平

现在自媒体带来的知识比之前传媒带来的更广泛,随着数量增多,同时将浓度稀释的一塌糊涂,这种贩卖伪知识造成的焦虑很不好,很容易让人浮躁,因为我们还在追求物质满足的层次,还没那么多的人能够去寻求诗跟远方,因为内心贫瘠。

当然,我在写这些时,也许也是一种焦虑的表现,所以我不想你认真的看,因为没啥意义,我就是为了写点东西而已。

我不晓得其他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只晓得我需要的就是比我当下更好一点的物质及精神状态,就像我读书是为了不成为农民,技术工,打工仔,但是我没有更具体我想要做的,直到我遇到了精神分析这门东西前,所以我认为我们所努力的就是为了更好的活着,也许是别人认为的,或者叫世俗的,更多的是自己认为的,毕竟人是活在投射里的更多。

我们出生跟死亡本身是没有意义的,而意义就在于活着的这两万多天所建构的,要是你生活在一个底层的阶级,父母亲每日为半斗米而焦虑,那么对于你来说,更大的希望是一种刚需,怎么去糊口才是你需要考虑的,若是你在这个情况下想有诗意,那么这算是一种适应障碍,所以,也许某天因为机缘,你读书了,或者学习了某个技术,谋得了一个稳定收入的工作,甚至还提升了地位,达到了父母亲的希望,再去寻求诗意,这是可行的,代笔你活的真实。再或者嫁入了豪门,或者有其他的机会赚了一笔,改变了下阶级,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带来的,因为真的需要机缘,比如考了名校,某种机制的改革等,同时,要是你懂得经营这一些资源,将自己内心也养育了下,那么你的下一代就在这个基础上稳定了或者升华了,而不是变成了祸害,这将是万幸,但是前提是你的周围也得改变,也就是你的另一半,包括周围环境也提升了,那么是有这个可能的。

而大部人的人几乎都是在一个稳态的情况,就是说你的增长是站在你父辈的肩膀上的,所以我很讨厌那种指挥别人生活的人,说你应该努力,你应该怎么样去做,这丫的就是绑架,就是边界不清的攻击,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是有自恋问题的,我说的是病态的,他希望别人怎样,还付诸行动将之表达出来,这极不礼貌,也不负责,这是将别人体验为自己的自体客体的表现,也就是别人是应该听从自己的,将对方的自主性给阉割了,当然我也曾有过,所以如果别人生活是舒适的,这已经很好了,因为他可能现实感更强,他不需要追求完美跟极致,现在连精神卫生法都不强制精神病人住院了,人家得病,人家嗨皮,所以我们得宽容,得有爱,我们所活着不就是为了更建设性的舒服点吗,而不是活在那种及时行乐,或者退行到子宫娱乐里去,比如夜夜笙歌,酒池肉林,吸毒等。这就很好了。

其实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最好的,我们是没有答案的,因为答案在于自己去寻找,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没有那么多的不切实际的理想,不那么心比天高,只追求一些改变,我觉得幸福感将会增加,也许这得五十年之后吧,希望那些焦虑的人能够停下来,因为停下来也是一种进步。

2018-6-3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