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30次寓心心理咨询内部讲习
时间:2018年12月28日|592次浏览

2018年第30次寓心心理咨询内部讲习

张拯平

我出了一个试卷来检讨我们这半年的知识跟技能,也要求你们做,但是我这会不想讲它。我想谈谈我们的自我介绍的问题,又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自我介绍它反应了我们的职业认同问题,比如我,首先得是个心理治疗师,我已经把我的精神科医师背景跟教师职业放到第二第三第四去了。而我是个心理治疗师这个就比较泛了,因为有不同理论流派及分门别类的技巧,那么可以细化,比如我是个动力学取向心理咨询师,虽然国内没有哪个协会可以颁证,但是我们的培养是尽量靠近国际上很多地方这方面认证要求的,说是动力学治疗师是我主要用心理动力学理论及方法去跟来访者工作的,因为其它理论及方法没有系统学习,为什么,因为没有时间没金钱,一个学派也够学好几年,所以我们心理治疗师更像一个专科医师,而不是全科医师,但是我们需要有学习通科基础的,比如精神病理学,普通心理学,发展心理学,局部解剖学,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整合与分治等等,当然这都是本科或者一般培训班可以学到的。所以我们需要承认自己是个心理治疗师,这是国外笼统的叫法,国内叫心理医生。

我们也别妄想做一个整合派或折衷派了,先把这个精神分析的一个支学好,既然我是一个心理动力学取向的治疗师,那么我就可以使用它来治疗好几个疾病,就像我是一个铁匠,表示很多铁类产品我是能够做出来的,比如锄头,锅,刀等。但是我们不是一个纯粹的匠,不需要跟随师傅的手法去效仿,我们可以创新,因为客户对产品有个体化需求。

再如我是一个动力学心理治疗师,代表我是主要使用了动力学的理论及技术,就像我是华山的剑宗派别,那我用的技巧及理念都是华山剑宗的,但是使用的主体不同,那么剑术不同,攻击力与防御也不同,并且多多少少也会学一些其它流派的东西的,所以我们心理动力学治疗师也是如此,这个职业会影响我们,我们的经历理念等也会影响这个技术甚至这个职业。

而要说我擅长治疗抑郁症,自恋型人格障碍等的话,那我至少应该是知道这两个疾病的各种诊断方法,以及这疾病背后的知识的,因为这个诊断是基于现象学的,就是看到了啥,现实有啥而定的,但是这两个疾病背后的东西就会比很多器质性疾病复杂,比如阑尾炎,我擅长治疗阑尾炎,可能是保守治疗,可能是手术治疗,因为阑尾炎就那么几个可能性的因素所致,所以没有精神类问题复杂,比如抑郁症,有脑部解剖的因素,神经生化的因素,社会因素,心理因素,遗传因素,生活阅历等,没有明确原因,再加它的诊断也会动荡,因为抑郁是一个状态,没有人会一直持续抑郁而不变。当然单纯的解决抑郁症状,可以使用诸如认知行为,抗抑郁药啊等方法,但是发现所占比例不算大,不能应用在所有抑郁症人身上,以及有些抑郁症虽然药物控制住了症状,但是还会复发,我说的是有些哪怕没有停药也会复发,所有问题就复杂了,至于停药复发,那就意味着这是个慢性病,需要长期用抗抑郁药稳定它的症状,跟抗糖尿病似的。但是认为行为,抗抑郁药不能够像手术切除阑尾一样,彻底治愈很难,所以要是某人说自己擅长治疗抑郁症,那么他的学识应该是很广的,所以也只见某些人说擅长用抗抑郁药治疗抑郁症,擅长认知行为治疗抑郁症,擅长动力学方法治疗抑郁症等。因为他们长期跟抑郁症病人工作

顺便说一下我们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的诊疗思路:这个诊疗思路我们不需要一个临床路径,但是我们内心得有个地图,做什么,怎么做,条理得有,就是内心得有招。

我么也许会像医师一样的先问诊,再评估,再给方案,再巩固,再结案,再回访。但是这是针对不严重的,别人能够花时间的人。

但是医师也有边治疗边评估的,比如急诊来的某人在流血,这时就是止血跟评估跟找原因一起,然后处理它,然后巩固治疗,就可以了。

心理咨询中也有些是情绪不稳定,需要及时安抚,及时干预,所以这时我们也是边干预边评估的,可能后续会陆续补充资料,同时干预,最后巩固,所以我们得具备很多知识跟经验。

那么还有些是来做成长的,或者说是为了探索自己的精神世界,更像是精神分析了,那么我们是没有具体疗程的,可能是一次,也许是10次,也许100次,也许五年,这就得根据来访者的心智化程度,他的经济条件,时间安排,心理问题的严重度等来决定,因为也许100次有很好的疗效,他希望继续或者终止都有可能,但是我们希望他在终止时是接纳了自己或者说解决了症状,同时具备了分析师的功能。这样他今后的生活将会更好的自我安抚。所以这个诊疗思路就得回到我出的试卷那里去了,我们又一次来说这个个案概念化的问题。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