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讲如何避免在心理咨询的江湖受伤
时间:2020年03月18日|404次浏览|1次赞

略讲如何避免在心理咨询的江湖受伤。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个行业都有一条鄙视链,我们心理咨询界也是如此,精神科医师鄙视心理治疗师,心理治疗师鄙视心理咨询师,医院鄙视学校,学校鄙视社会的,这个也正常,毕竟我国医疗的集中能力都在教学医院,至少也是三甲医院,而个体诊所往往挤到了末端,甚至像不入流似的,当然这跟体制有关。所以要改变一个行业得是有话语权的人去干才行,不然一线专业人员再怎么做都难以推动改变。反过来那些没被看到的鄙视底端,他们的攻击性是很强的,这是反行其道了,我接触的经验来看,我感觉心理咨询师的自恋比精神科医师的自恋大很多,虽然精神科医师在医疗界地位低,但是相对心理治疗师,心理咨询师来说,它的权限大,并且有诊断权与处方权,又在主流的治疗地方——医院,各方面的保障也多很多,所以他们的身份认可大,并且不差客源,大点的医院不差心理咨询客源,所以自恋也就满足了很多。至于在心理咨询方面能够付出多少力度,这就得看精神科医师自己的理念了,以及是否受训了足够的心理治疗理论及技能。也不是每个精神科医师都适合干心理咨询,干心理咨询及心理治疗是需要有些神经质的,需要人文的熏陶,像具备太多黑暗特质的人,比如自恋过多,反社会性特质过多,共情能力差等,那么这种人从事心理治疗是有危害的,以前很多精神科医师都说宁愿治疗精神分裂症也不愿意治疗神经症,神经症确实磨人些,这也就对从事心理咨询及治疗的人员的耐心提出了一定的要求,所以最好自己也有点神经症,这也同理心,怜悯心也就更多一些,所以好的心理治疗师一定是一个被治愈的病人,方能感同身受。

所以想干这一行,我一直建议先去找个这方面的人聊一聊,我当时去考心理咨询师证书时,是被建议去考的,我之前在上过医学心理学及精神医学课程时也想过去干精神科,不过精神科见习后,那封闭的环境我真不想,但是我有一次觉得应该找个人给我做做心理评估,感觉自己特想了解自己,我虽然之前对着书本做过,但是感觉自己需要他人帮忙,这样更客观些,所以我去教学医院看心理科,老师说我适合干心理咨询,建议我去考证,我这等于是在这个以后选科的节骨眼看到了一个契机,原来还有心理咨询师这一行,不需要去精神科封闭式病房,那太好了,后来也逐步有人说我还是适合干这行的,我不晓得我是被这样暗示了,还是如何,但是我感觉有切中我的心,至少会给我走这行一些力量,况且对于一个快毕业的医学生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支持,不过最后还是从精神科医生干起了,这个话题就牵扯到就业的问题了。不过我这里说找专业的人聊聊,是最好进入心理咨询,给自己做做治疗,我曾经说过做个人体验一是治疗自己,二是看看老师怎么治疗人的,所以得看看自己是否合适干这行,是否匹配,况且干这行也费时间精力及金钱,以医生为例,干心理咨询及治疗也是如此,即本科毕业接受三年的训练,这三年可以同步读硕,因为多了个学历有助于就业,而这三年没有支持的话,那么需要拉长,所以得看看自己的支持是否允许,尤其是半路出家干这行的经济支持,会比学生去受训需要付出的更多,不过体会方面也收获更多。

第一次督导建议做个体督导,团体督导的话,不能保证整个团体里的咨询师都能抱持的住,所以免不了会有刀光剑影,我第一次正式督导是在中挪班里进行的,之前的也只能算作是案例讨论,即跟上级医生汇报下,然后讨论下情况,因为缺乏设置,这就算不上正式的督导,第一次的督导是团体形式,我记得本来我作为组长安排了十四个督导案例,但是有个人临时退出督导,我询问其他人也不想报案例,我就自己顶上去了,我其实有正规的咨询案例,按照心理咨询三要素去工作的,但是次数多我记不住大多数的内容,我就想起在精神科病房有个女病人的情况,也算是工作过两次,不过病房没有治疗室,我把其他病人赶出去跟她做的治疗,况且她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其实她的表现更多的是强迫症,并且很多年了也不见好,主要是病人对我有情欲性移情,所以我特想去督导下,看看这个病人到底应该算什么诊断,以及我处理的情欲性移情是否恰当,当然这里可能有部分应该是在个人体验里去处理的,但是我感觉对这个病人印象多一些,能够回忆的资料也多一些,甚至我还打电话向以前病区的主任了解这个病人的材料。不过我准备也不充分,毕竟是临时补上的,头天告诉我不能报案例,我第二天下午就补上去的,所以整个案例呈报也不完整,然后就被diss了,老师一直在强调设置,而整个团体迎面而来的是这不是心理咨询,这是精神疾病,应该再精神科范畴去讨论,最后也就草草收官,但是下一节案例督导,我们有个组员报告的也是精神病人的,不过是老外督导的,但是收效却不一样,我猜跟督导师的背景有关吧,所以后来有组员要报告达到现象学诊断的案例时,也说一句我这也是精神科的案例,不过我们有治疗室,我猜他们是看到我那个session被diss了,所以得担心被攻击,提前说明,所以在我们不晓得整个团体督导的组员情况时,我们还是先做个体督导,当然若是一帮一起受训的研究生,或者精神科规培医师,又或者一帮同事,那么这个团体督导相对就安全很多。不然还是建议做个体督导,哪怕被劝退都安全很多。

关于就业的选择我多年前写过,这里就不再赘述了。请看以前的文章。

最后我建议有个支持系统,比如亚团体,比如自己的读书小组,朋辈督导,案例讨论小组,比如能够及时可以找的的督导与体验师资源等等,这将会是一个很好的港湾,他们比家人及朋友的支持就是在职业上的理解更多,我们这是一份付出爱的工作,所以也需要滋养滴。 

所以行业的完善肯定最好,但是不完善的话,那么每个行业内的人都需要参与建设,争取先正其身,至少不给行业拉后腿,这就很不错了,我们也要用完美的眼睛去看不完美的人。
宋先生2020-3-18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