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上海:2020年结构式文化动力团体

开课时间:2020年10月12日

地  点:上海 - 徐汇

发 起 人:心理空间

活动已经结束

“你作为儿子所犯下的错,是我这个父亲所应承担的过失。”

——《角斗士》

他为罗马帝国的长久太平而率兵远征,呐喊着“勇气与荣耀”,扫平外患,却险些死于内忧。

他是《角斗士》中的英雄麦克西莫斯。老凯撒看中他对权力的淡漠,秘密对他表达有意将罗马的未来托付给他。这原本符合古罗马的继位传统,国王挑选贤能者收为义子并传位。但这种好似亲生父子的关系引来王子康莫迪乌斯的妒忌与恐慌。

王子杀死国王,又安排暗杀人民爱戴的英雄,及他的妻儿。机智脱险的麦克西莫斯跑死两匹骏马,仍未能及时赶到妻儿面前,待他赶到时,家园已烧成废墟,至爱的妻子与儿子被钉在十字架上烧成黑炭,悬尸于门楣。

麦克西莫斯曾对老凯撒描述:“我的家在提基洛附近的山丘上,一个非常简单的地方。阳光下暖和的红砖屋,白天,菜园里飘着药草的香味,到了晚上,则是茉莉花的味道。门外有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无花果树,苹果树和梨树。土壤是黑色的,就像我妻子的黑发。南坡上种着葡萄,北坡种着橄榄。野生的小马在我家附近玩耍,它们常逗我的儿子,他说他也想变成一匹小马。”

但一切都被损毁了,随着马蹄声与烈火中的惨叫。英雄踉跄倒地,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继续活下去是为了什么?一个声音告诉他:“总有一天你会与他们团聚,但不是现在。”

麦克西莫斯效忠于老凯撒,听从他的愿景,要将罗马之光带到蛮荒之地。为此他远离故乡,常年东征西战。他拥有老凯撒看重的所有美德:智慧,公正,刚毅,克制,除了野心。

老凯撒的野心由他的亲生儿子康莫迪乌斯继承。“在我执政的20年里,只有4年的和平。”老凯撒在预感将死之时,这样对麦克西莫斯说。如果罗马交给康莫迪乌斯,那么麦克西莫斯为了共和所曾做过的所有努力,将化为灰烬,他也将辜负老凯撒的遗愿。所以,这不是他可以死去的时刻,尽管他渴望推开那扇幽蓝的大门,与冥界的妻儿团聚。


麦克西莫斯的战场变成角斗场,将军沦为奴隶,但他的英勇和智慧为他赢得同伴的拥戴,和人民的喜爱。这些都成为他得以与新国王抗衡的力量。故事的结局是正义战胜阴谋,英雄完成使命,终于可以拥抱死神,卸甲归田。

当他得到公主的祝福,“去找他们吧”,麦克西莫斯微笑闭上眼睛,灵魂穿越斗兽场,穿越一片麦田。他曾经是农民,有他热爱的土地,他会在每次战争与决斗以前抓一把地上的土,那是罗马的国土,他的大地。荣誉在他身后,他去往幽冥世界,但他的传奇将成为人民口中的歌谣被传唱,新的国王也会纪念他如父亲。


“我不想再做卧底了,再做两年,我就成尖沙咀老大了。以前的事我忘了,总之拜托你赶快办完这件事,调我回警署,给我一个平平稳稳的位子,要对着海,但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然而这个卧底,他做了三年又三年,一晃就是十年,尖沙咀的老大从倪坤换成倪永孝,又换成韩琛,仿佛毒品买卖不绝,他就不能重见光明。到最后,知道他卧底身份的人一个接一个死了,他也死于警察局内奸之手。他的骨灰被安放进警察公墓,一片高地之上,不知能不能看见海。

他是《无间道》中的陈永仁。起初因为倪坤私生子的身份,被警局的黄警官选作卧底,安排潜伏在倪永孝身边收集倪家的犯罪证据。


做卧底,行走于阴谋和犯罪的刀尖,随时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他的亲哥哥倪永孝作为新上任的黑社会事业接班人,手段不会输于他爸。对于可能的风险,倪永孝总有预判和提前准备的处理方案,善于挖掘秘密牵制手下,上任当晚不到半小时就用几个电话削去了四大家族不稳定的结盟所投向他的利器,几年之后,更通过沉着冷静的秘密活动,择日安排暗杀四大家族的掌门,和与他有杀父之仇的警察,并亲手除掉了身边的警方卧底,结果只有三个人逃脱,陈永仁是其中之一。

陈永仁,虽然跟着母亲姓陈,名字仍用的是倪家的永字辈,与倪家脱不了干系。

倪坤生了五个孩子,有名份的有四个,倪永孝是老三,他的哥哥姐姐和弟弟都做了正行,他接了三合会龙头的位置,把事业干得顺风顺水。但面临九七回归,倪家想抬头做人就必须洗白家底,倪永孝的办法是通过行贿试图竞选政协委员。

私生子陈永仁则是走了另一条相反的路。他因隐瞒出身被警察学校开除,黄警官让他说一个理由,凭什么警方要再用他,陈永仁的理由是,“我想要做好人”,其实就是要洗净倪家的血。为此他甘冒风险,并且在与黄警官失联的两年中尽忠职守。

这两年,七百多个日夜,他承受着可能被上级放弃的恐惧,和一切白费的可能。能让他坚持下来的,只有内在的使命感,“我是警察”,和来自家族的任务,“我想做好人”。


《角斗士》2000年上映以来,引发了史诗电影的复兴潮,无论是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还是男主角罗素克劳,都因为这部影片获得电影界的极高赞誉,拿下奥斯卡和金球奖等国际大奖的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

《无间道》也是,它的上映掀起卧底题材影视作品的高潮,它的系列三部曲也被评论界封为香港电影衰败前最后的佳作。

这两部电影都在探讨使命的话题,从人物结构上看,也都是死去的父亲留下的家族任务,如何影响两兄弟的命运。有趣的是,它们都出现在21世纪的初始,并激起集体的共鸣。

如果说20世纪的关键词是全球性的战争,工业革命与科技革命,21世纪则可能是一个彷徨的世纪,一方面追求经济发展和更先进的科技,另一方面追寻传统和重续与天地的往来的意愿同样强烈。

与传统和自然的断裂,让我们不得不自问,活在现在的我因为什么原因而来到这个世界?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会想要知道,什么是我身在这世间的使命?

结构式文化动力团体就是为寻找这些答案而生的一个场所。

一个团体24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现实困难而来,在叙述中借助彼此看到自己在集体中的相对位置,以及自己如何在集体中出现的形态。在带领者的协助下,团体成员找到自身困难的本质,与化解困难的资源,回到现实中努力破局。

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会在团体中逐渐摸索到自己存于世间的使命,它与家族相关,与时代相关,贯穿长久的生命历程,为生命赋予意义。


杨帆黄思思结构式文化动力团体
职场与婚姻主题
重庆站 上海站

01 重庆站

时间

第一轮 2020年10月01日至05日

第二轮 2020年12月16日至20日

第三轮 2021年03月17日至21日

第四轮 2021年06月23日至27日

价格

20天20000元,老成员优惠价16800元


02 上海站

时间

第一轮 2020年11月04日至08日

第二轮 2021年01月20日至24日

第三轮 2021年04月21日至25日

价格

15天15000元,老成员优惠价12800元


带领者介绍



报名方式

客服·珊珊
客服·小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