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实自体和虚假自体来说明自我的扭曲(1960)
作者: DWW / 1232次阅读 时间: 2019年1月31日
来源: 王浩威译 标签: 真实自体 虚假自体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真实自体虚假自体来说明自我的扭曲(1960)
8k?Y!p&p;@d0Ego distortion in terms of true and false self心理学空间\*z'i Q?v{Q
王浩威译心理学空间'o#WY#ZVR

心理学空间0A,}&{Zx/rzR-Kk

精神分析最近新的发展之一,就是虚假自体这观念的使用越来越多。伴随着这观念的,就是真实自体的想法。 心理学空间Jw4|8B*FG;cJ

Gn/e&Z ZO0历史心理学空间K7Q|+]S0\?-O l6{

心理学空间5gDW i` [

这个观念本身不是新创的。这观念以不同的面貌,出现在描述精神医学里,特别是某些宗教和哲学系统里。显而易见的,这里存在一个真实的临床认为是值得好好研究的,而且这个观念对精神分析带来病因学上的挑战。情神分析自身将会关闭这些问题:

M&s ?7@ N0
  1. 虚假自体是如何出现的?
  2. 它的功能是什么?
  3. 为什么在某些个案中虚假自体特别被放大或强调?
  4. 为什么某些人没有发展出虚假自体系统?
  5. 在一般正常人中虚假自体的等同物是什么?
  6. 又是什么东西可以成为真实自体呢?
心理学空间gP1E3t:^

对我而言,我们的病人带给我们的这个虚假自体的观念,是可以从弗洛伊德早期的观念中看清楚的。特别是我对真实自体和虚假自体这样的区分,和弗洛伊德将自体区分为二,一部分是以本能(或是弗洛伊德所谓的性 sexuality,前生殖期和生殖期的)为中心并且有了力量,一部分朝向外界而跟世界有关。

%K*ei zR d0心理学空间2} x+@a^1F-DYj0^

个人贡献

|b0K cL,Gpf'|.t0

zND0vE;O0我自己的我自己对这个主题的贡献,主要是来自工作上同时的几个身分:

,\:n0[YN k-Ff lX]0
  1. 身为小儿科医师,与母亲和婴儿工作;
  2. 身为精神分析师,工作的对象包括一部分边缘性个案的长期分析,但需要出现深度退行到依赖阶段的移情体验。
心理学空间I#T9D!b D)tM

我的经验让我了解到依赖的或深度退行的病人,可以让分析师学到比直接婴儿观察还要更多、也比跟妈妈的接触学到更多的关于早期婴儿期状态。在这同时,对母婴关系正常或不正常体验的临床接触,也会影响分析师的分析理论,因为移情中(在某些病人的退行阶段中所出现的)所发生的正是一种母婴关系。

`gA~:hq8@9hp0心理学空间QjyR?

我想将自己的看法拿来和格林尼克(译注:Phyllis Greenacre, 1894-1989, 出生于芝加哥的纽约分析师)的来做比较。她在追求精神分析的实务时,同时也继续维持和小儿科的接触。她和我同样,都感觉到这两种经验都很明显地相互影响了另一方的评估。心理学空间D+n n0i/wJ+K.s0v[

心理学空间1P$Gn7D}F9y

成人精神医学的临床经验,对精神分析产生这样的效果:发现他在临床状态的评估上和对它病因学上的了解,两者之间有着一道鸿沟。这道鸿沟的产生,是因为不论是从精神病人身上、或者是母亲那么边、或者是从有距离的观察者那边,都不可能获得值得信赖的早期婴儿历史。在在移情中退行到严重依赖的分析病人,刚好可以透过这依赖阶段他们表达的期望和他们的需要来填补这个鸿沟。心理学空间@e0{^jG ia4se/t}

心理学空间+ib(XnQ?@4G'w ]g

自我需要 ego-needs 和本我需要 I'd-needs心理学空间C~q)Z#]0~

/\ vL:uJ$O3| }0有一点是必须强调的,当我在说要符合婴儿的需要时,我指得不是本能上的满足。在我正对本能进行检验的这个领域,很难清楚的定义他们就是在婴儿的内在。婴儿的自我逐渐建立起力量,因此渐渐的可以感觉到本我需要是自体其中一部分的这样的状态,而不是属于环境的。当开始出现这样的发展,本我满足将成为自我(或真实自体)很重要的强化来源;但是,如果出现在自我还不能涵括时,或自我还没办法在本我满足成为事实这才能涵容涉及的风险和体验的挫折时,本我的激奋(I'd-excitements)将可能是造成创伤的。心理学空间vl U2j [0@

;ml9tY:e)e!WCl8W0一位病人告诉我:「好的处置」(对自我的照顾)「就像我在这个小时所获得的就是一种喂食」(本我满足)。他没办法用其他的方法来说这一点,因为我如果真的有喂食他,他就要因此顺服,儿子想要成为他的虚假自体的防御;或者他就要有所反应并且拒绝我的前进,必须选择挫折来维持他的完整整合。心理学空间?(w woC

2EO.H4~P0|,c0其他的影响对我也是重要的,举例来说有一个病人是精神医疗照顾下的成人,但他在婴儿或小孩的阶段是由我观者的,现在我仍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去看他做记录。从我的纪录观点里,我已经可以看出来现在存在的精神医学状态,是可以用当年婴儿母亲的关系来说明的。(在这里我将婴儿父亲的关系抛在整个背景此外,因为我所指的是早期的现象,有关婴儿和妈妈的关系,或是和扮演妈妈的父亲的关系。一般来说,在这个非常早期的阶段,父亲还没有成为像后来小孩生命中出现的男人那样地重要。)心理学空间 \(g P,w}&W$q

&r(qM+ET;b3x%K0举例心理学空间E$g3v8`eC'l

心理学空间,` ?$Z4Lr(CFGV

我可以给的最好例子,是一位中年女性,她有着相当成功的虚假自体,但试过各种的生活都无法有存在的感觉,但她一起在寻找找到真实自体的方法。她还是继续着她的精神分析,这已经持续许多年了。在这个研究性分析的第一阶段(前后二到三年),我发现我是在处理这位病人自己所谓的“照顾者自体”(caretaker self)。这个“照顾者自体”:心理学空间#i/kj5F9N I0U'b

  1. 找到了精神分析;
  2. 来参加取样的分析,这是用来𨤳清精神分析可信度的测验;
  3. 带领她来分析;
  4. 在经过三年或更久的分析后才将这个照顾者自体的功能交给分析师(这是深度退行的时候,有好几个礼拜对分析师十分依赖);
  5. 当分析师失败时(分析师生病了,分析师渡假去了),又开始在周围盘旋,再三确定愿意照顾;
  6. 它最后的命运将于文后讨论。

*Z,@#Z8v*L(r5T cC'a0从这个个案的演进过程,对我来说,我是可以很容易地看出虚假自体的防御本质。虚假自体的防御功能是要隐藏和保护真实自体,不管这究竟是啥玩意。很快地,我们可以将虚假自体组合体加以分类:

]$r&a6rg;e0
  1. 在其中一个极端的:虚假自体建立的像真实的一样,看到的人会认为它就是真诚的人。但是在生活关系、工作关系、和友谊关系中,虚假自体开始无法达到这情形。在这些领域表现应该是个完整的个人(a whole person)的情境中,虚假自体却有些本质上的缺陷。在这一极端中,真实自体是被隐藏的。
  2. 较不极端的:虚假自体保护着真实自体,而真实自体被认可为是一种可开发的潜能,被允许过着秘密的生活。这里是临床疾病中最明显的例子:尽管组织有个正向的目标,个体还是不顾各种不利的环境条件加以保存下来。
  3. 较趋向健康的:在这情形下,虚假自体的最主要的关注点,好像就是寻找让真实自体可以做自己的条件;如果没有找到这种条件,那么个体肯定要重新组织起一种新的防御,来防止真实自体被剥削。如果寻找有任何犹豫,临床上的结果就是自杀。在这种情境下,自杀是为了避免真实自体被全面毁灭,才毁灭整个自体。当自杀是留下来的唯一用来对抗对抗真实自体遭背叛的防御时,虚假自体这个东西就用来组织了自杀。这当然会带来自己的受毁,但这同时也去除掉继续存在的必要,因为它的功能是避免真实自体受辱。
  4. 更进一步接近健康的:虚假自体建立在认同作用的基础上(典型的例子就是提到的那位病人,她的童年环境和她的真实奶妈,为虚假自体组合体带来了多采多姿的颜色。)
  5. 健康的:虚假自体的重現是有礼貌的和有修养的社会态度所建立的组织体,而不是将心情整个裸露在外面。个体对全能和一般原始过程的掌握已经弃绝,在社会上所获得或维持的地位完全不是真实自体单独就可以达到的。

9K&Q%X`#mlVxZ0到目前为止我都维持在临床的描述范围内。然而在这个有限的范围内,对虚假自体的辨识还是重要的。举例来说,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虚假人格为主的病患不可以交给在训练学程中的精神分析学生来做分析。在这里,虚假人格的诊断,比任何对这个病人进行现成的精神医学分类诊断,都还来得重要。在社会工作中也是一样的。在这里各式各样的诊断都要被接受并且加以协助,人格的诊断也是重要的,可以避免治疗的失败带来极端的挫折,即便是札实的精神分析训练下的社会工作。这个诊断对精神分析或精神医学社会工作训练中的学生,为他们选择的个案时是特别重要的;甚至可以说对所有的学生选择训练个案,都是十分重要的。

\ K ub6a'?%FC/L0心理学空间4zo0eQ*Z

心智与虚假自体

;t,e+| @'o VwH0心理学空间)H p&kkE#Hj}+vK)R&ub|

有一种特殊的危险,出现在理智作风和虚假自体之间不算罕见的结合上。当虚假自体在一个有高度理智潜能的个体身上开始组成时,这样的心智有很强的倾向成为虚假自体的落脚地。在这样的个案中,经常出现理智活动和身心存在之间的解离。我在〈心智和它与心-身的关系〉(1949c.)用相当的篇幅思考这个主题。

&Zjih0m/m5]0心理学空间 U s:M-`.f#u _7E

当这个双重异常出现时,(1)虚假自体的组成来掩藏真实自体,而(2)在个体身上用细致的理智努力去解决个人困难,这样的臨床状况所产生的情形是特别容易有欺骗的能力。我们的世界很容易看到高学历的学术成就,但我们会发现要这世界看见个体真正在乎的困扰的存在是十分困难的,而且他或她越成功的越容易「假装」。当这样的个体不再追求承诺的满足,而是用某种方法或其他方法毁掉了自己,这对他们周遭对他们抱极高期待的人们必然不变地造成一股惊吓。

z TE@e8I8o0心理学空间(~6l#RKG

病因学心理学空间 x9Z:b_ w^.pf,A

*j!]*e0aNd ~D0精神分析对这些观念开始有兴趣,主要的原因是来自于虚假自体的发展是从人生的一开始,在母婴的关系中,以及更重要的是,在正常发展里,怎样的情形下虚假自体才没成为明显的特色。心理学空间8_LbMn/DDet @

心理学空间TK sf{'pP^r'b*D

这理论是和属于婴儿面对母亲之生活的观察(或退行后病人对治疗师)有关的个体发生(ontogenetic)之发展,而不是属于早期的自我防卫机制组织起来防止本我冲动的相关理论,尽管这两个主题当然是重迭的。

+wBBZ5e*?(SmBc0

!k@$Lv%L9f^0要说明这些相关的发展过程,对母亲的行为和态度的考虑是基本的,因为在这领域里依赖是真实的,而且是近乎绝对。认为某些发生只需要婴儿就可以了,是不可能的。

n)Uy8s"~#d isR Md0心理学空间'\F+xxa+`

要探索虚假自体的病因,就要去检验第一个客体关系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婴儿大部分的时候是没有整合的,也从未完整地整合过;各种感觉-运动元素可以皃在一起,是因为妈妈抱持着小孩的这个事实,有时是在生理上的抱持,但永远是象征上的抱持。不定期的,婴儿的姿势表现出自发的冲动;这样姿勢的来源就是真实自体,这样的姿勢代表着真实自体潜在的存在。我们需要检视母亲在面对婴儿的全能时所展现出的姿势(或是感觉-運動的集合)。在这里,我将真实自体的想法和随兴的姿势(spontaneous gesture)连在一起。运动性和情欲元素的融合,是在这个个体发展阶段中进入逐渐成为事实的过程。

Cl&^!I!LZyAu7@0

5j_$P _"| no ~bH0母亲的部分心理学空间scJX6[~%[1B

心理学空间L ~$R#ye}gh P i6o

我们必须检视母亲扮演的部分,而我发现为了做到这点最方便的方式就是比较两个极端。一个極端的母亲是够好的母亲,而另一个的母亲则是不够好的母亲。现正问题来了:甚么是「够好」(good enough)?心理学空间7Ywy'?T;utw

y!E i6y}vD&Np0够好的母亲会符合婴儿的全能感,在某个程度上让全能感有意义。她会重复这个行为。真实自体开始有了生命,透过母亲让婴儿有全能表达的行动带给婴儿孱弱自我的力量。

KJqj.y3F^0

"{x\T \5r.b)Nbmpy0不够好的母亲不能带给婴儿全能感,所以再三地无法响应婴儿的姿势;相反地,她以自己的姿势来取代,因为婴儿的顺从而有了意义。婴儿这边的顺从是虚假自体最初的阶段,而且是来自因为母亲没办法感受到婴儿的需要。心理学空间`|.\$|l,I

心理学空间)hQ'y"ar+G7k

我这理论里的基本之一是,除非母亲重复地符合婴儿随兴的姿势或感官的幻觉,真实自体在这结果下才能成为活生生的事实。(这个想法很接近Sechehaye包含在「象征的实现作用symbolic realization 」的想法。这观念在当代精神分析理论中是很重要的,但严格来说并不十分准确,因为是婴儿的姿势或幻觉才是天生真实,而婴儿有能力使用象征是结果。)心理学空间3`+bK |N#z"c

m'[A&oO.q A4n.\em+S0根据我思构的事件结构,有两种可能的发展途径。在第一个状态中,母亲的适应是够好的,产生的结果就是婴儿开始相信外在现实像是魔術主导而呈现和举止的(这全因为母亲相当成功地适应了婴儿的姿势和需要),而以这方式来行动将不至于撞毁了婴儿的全能。在这基础上,婴儿会逐渐废除了全能。真实自体是可以随兴的,而且这可以加进这世界的各种事件。这时婴儿可以开始享受全能地创造和控制的错觉,然后可以逐渐辨识出这些错觉元素,游戏和幻想的事实。这是象征的基础,一开始同时是婴儿的随兴或幻觉,同时也是创造出来且投入力比多的外在客体。心理学空间5B*f}8o[&I!D

心理学空间&aW*eo%q)i0V$z~PV

在婴儿和客体之间有些东西,或是有些活动或感觉。只要这个将婴儿连结上客体(这也就是母亲的部分客体),这也就是象征形成作用(symbol-formation)。在另一方面,只要某种分离取代了链接,它发挥的功能将造象征形成作用的受阻。

+xyd X:N p\'h!Y0心理学空间Ehf7T4L/bqR

在第二个状态中,母亲没办法提供够好的适应,婴儿被诱惑去顺从,于是出现顺从的虚假自体来响应环境的要求,而婴儿似乎也接受了这些虚假自体。透过虚假自体,婴儿建立的一套虚假的关系,而且经由内射的方法甚至可以获得十分真实的外表,所以小孩可以成长得像妈妈、护士、婶婶、哥哥,或任何一位在这个时候主宰这一切的人。虚假自体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正向功能:将不愿意顺从环境要求的真实自体隐藏起来。

\h1EFd!x/G R8c0

;^ VmtS3g9uO0在虚假自体发展的极端例子里,真是自体是藏得这么好,以致于随兴这件事不再是婴儿生活的体验中的特色。这时顺从成为主要的特色,而模仿伴随着成为特殊能力。当婴儿个人身上的分裂程度还不是很严重时,可能可以透过模仿而有个人的体验,孩子甚至可以扮演某个特殊的角色,是属于真实自体的,好像这一切真实自体都还是存在的。

] OU+r)G!\rbM;A4z0心理学空间x.r T\0K(xp:Af

透过这个方法,我们可以追寻虚假自体的来源,可以将它视为一种防御,用来防御对真实自体不可思议的剥削,足以造成完全消灭的剥削。(如果真实自体被剥削和完全消灭,出现这个情形的婴儿,它的母亲并不只是像上述所讲的那种「不够好」,而是极其不规律的或好或坏相当难熬的状态。这样的母亲也许是部分来自她自己的疾病,她需要将那些与她接触的人的内心变得十分混乱并且继续维持着。这情形也会出现病人试着让精神分析师抓狂的移情情境中(Bion, 1959; Searles, 1959)。这情形可能相当强烈,而摧毁掉了婴儿防卫真实自体的最后能力。)心理学空间"y8`BP@D.K

w8] s FQ$Dl8H0我在论文〈原初的母性专注〉(1956a)里,试着讨论母亲所扮演的这部分角色。在这篇论文中,我的论点是,在健康的状态,母亲随着怀孕而逐渐对她的婴儿产生高度的认同。这发生在怀孕期间,在生产时达到高峰,在分娩数周或数月后逐渐消退。这个发在母亲们身上的健康事情,同时有着虑病和次级自恋的含义。母亲这部分对婴儿的特殊取向,不只是取决于她的心智健康状态,也受到环境的影响。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如果社会态度是支持男人这样做,并且当做男人功能的自然发展,男人就会为女人处理外在现实的事务,让女人暂时的内向和自我中心可以是安全而合理的。这样的图表,和有病的妄想症个人或家庭的图表是相近的。(这让人想起弗洛伊德(1920)在描述有着外表接受体的活生生水泡⋯⋯。)心理学空间e%Dh`:p2G1b#vrFF

:i+P'XUBUb'e:[*O0对这主题的进一步发展并不是属于这篇文章的事,但对母亲功能的理解是十分重要的。这功能绝非是最近才发展的,不是因为文明化或复杂化或知识的理解才出现的。如果不允许母亲将基本的功能扮演的够好,这样的理论一定是不会被接受的。基本的母职功能,让母亲知道她的婴儿最初的期望和需要,让他只要在婴儿是自在的时候,个人就会心满意足。这是因为对她的婴儿是否这样的认同,让她知道如何去抱持他的婴儿,所以婴儿就可以单纯地从存在出发,而不用去做任何的回应。这就是真实自体的起源;如果没有母亲特殊的关系,也就是人们平常可以形容为奉献(注1)的行为,这一切也就不可能成为真实。心理学空间h!DlK y2x9~

APVae2nR0注1:在我对妈妈的系列演讲中,有一篇是说明这个的:〈平常的那种奉献的母亲和她们的宝宝〉(1949a)。

(s.HJbRg"Ez0

7^h@7H9I:]0u P0真实自体

!@:`T A4XBo0

y6H)u\4Kv ]Q3v}yY0「虚假自体」这个观念,需要加以定义怎样才是适当的真实自体,才能获得平衡。真实自体在生命最初的阶段,是理论的位置,从这里才有了随兴的姿势和个人的观念。随兴的姿势是行程动中的真实自体。只有真实自体才是有创造性的,也只有真实自体才能感觉到真实。正如真实自体感觉到真实,虚假自体的存在产生了感觉的不真实或无价值感。心理学空间+YIW2_X*vKt[z'F,|

心理学空间_:nf S:]S

虚假自体的运作功能如果是成功的,可以将真实自体藏起来,或是找到可以让真实自体活下去的一种方法。这样的结果当然是能够达到的,但我们最可以密切观察到事筋的感觉是真实的或则是是值得的例子,通常都是出现在治疗中。我指的是在漫长的分析终于结束时,她的生命才终于开始。:她的内在没有包含任何真实的体验,她没有过去。她在浪费了五十年的生命后终于开始,但她终于开始感觉到了真实,因此现在她想要活下去。心理学空间(xf t!],L

RGZ h#@u;SQ0真实自体来自身体组织的活力和身体功能的运作,包括心跳和呼吸。这和原初程序这想法是想当有关系的,而且在生命开始的时候,基本上就不是对外界自己的反应,而是原初就有的。如果不是从了解虚假自体的目的,真实自体的分析是一点重点都没有,只不过是将活着的体验所有的细节都收集起来如此而已。

e[/e0{(aU#B,oZkA0

"e/S6~,cLt*N:{0逐渐地,随着婴儿的复杂程度到达的程度,与其说虚假自体是在隐藏真实自体,不如说是隐藏婴儿的内在现实。但婴儿确定有个形成局限的外膜时,就有了内部和外部,也就相当程度地和母亲的照顾松绑了。心理学空间]eKS5R8fHR r

心理学空间 C3Qp|~q

这里提出的这个理论是要用心注意的:个体内在现实拥有许多客体的这个观念,在发展的阶段上,是比所谓的真实自体这观念还要来的晚。真实自体是很快就出现的,只要个体形成了任何的心智结构,而且是只要比感觉-运动生命力的聚合稍多一点就可以了。

FC:S.~8J-r0心理学空间%P1|/|8u`,T hK

真实自体很快地发展出一定的复杂性,透过自然的过程,个别的婴儿在生命的过程中自然就会发展的过程,开始和外在现实有了关系。这时婴儿就可以对刺激有所反应而不至于产生创伤,因为创伤是个体内在的、心灵的现实里所拥有的一切的相对应物。在这情况后,婴儿开始将所有的刺激都视为投射,但这个阶段不是必然会达到的,也可能只是部分达到,或者是达到又失去了。一旦这个阶段达成了,婴儿是所面临的反应,即便是来自旁观者也可以清楚看出是婴儿之外的外在环境所引起的反应,婴儿还是能够将自己的全能感给保持住。这一切再过几年以后,也会有能力对纯粹的随机操作也可以进行理智上的思考。

.g}8^S-@#li0

u8^0f8D y8_(c{3t0在生命的每个阶段,只要真实自体没有被严重的阻碍,就会有更有力的活得真实的感觉,而且随着这个,婴儿这边的能力持续成长,开始可以忍住两组现象。它们是:心理学空间U;RpM*V0nA

  1. 真实自体的生存中它的连续性出现的断裂。(这里可以将这个当作不是无意识地延后下,而可能造成创伤的生产过程。)
  2. 以顺从的模式为基础,和环境有关的响应性体验或虚假自体的体验。这成为婴儿的一部分,可以在一岁以前可以开始讲说「ta」,或是其他的字;也可以教会意识到(理智上所接受的)环境的存在。感激的心情可能会,也可能不会,随之而发生。
心理学空间 ss^%A!Ax [)\%~;ny

虚假自体正常的等同物

St,u @F i!jC0心理学空间*m+b)[N7E&@!O$mj

依循这样的方式,在自然的过程中,婴儿发展出适应环境的自我组织体;但这不是自动就会出现的。如果这个要发生,首先就是真实自体(我的称呼方式)因为母亲对婴儿的需要有够好的适应而成为了活生生的现实。健康生活中的真实自体,有着顺服的面向,婴儿的一种可以顺服却不会被逼迫的能力。这样的妥协能力是一种成长。在正常发展中,虚假自体的对等物是小孩身上可以发展出成为社会礼仪,可以适应社会的能力。这是健康的,社会礼仪代表着妥协。同样的,当涉及的议题越来越重要时,这样的妥协就不再被允许也是健康的。这样的情形一旦发生,真实自体立刻会抛弃了妥协的自体。在临床上,这构成了青少年阶段再三出现的问题。心理学空间ZT?3ny

7a[};S#gK#Hup0虚假自体的程度心理学空间(|x@TM"A,c}3\`

心理学空间c&w9y8O.B"n8L7~

如果对这两个极端及其病因学的描述是可以接受的,对我们的临床工作所存在的各种从轻到重的虚假自体防御,也就不再只有任何的困难。这样的范围,从健康的礼貌自体,一直到对小孩完全错估的那种全然分裂出去的顺服的虚假自体。我们经常也可以看到虚假自体的防御,有时能够形成某种升华作用的基础,譬如当一个小孩长大成为演员的情况。至于演员,有些人他们可以是自己也可以表演;有些人他们没有了角色,你有的赞赏或掌声,就完全失落了。(获得认可才是存在。)

%|4Ef8j#KK7~0

1Z N7q;xWf:TTFx0在健康的个体身上,他的自体虽然有顺服的一面,但他是存在的,是有创造力和随兴的存有,同时拥有着使用象征的能力。换言之,在这里所讲的健康,和一个人生活在梦境和现实之间的领域的能力,是相当密切的绑在一起的。(参考〈过渡客体和过渡现象〉, 1951)相反地,如果在真实自体和帮忙隐藏真实自体的虚假自体之间有着极大的分裂,他们对象征的使用能力是极为不足,他们的文化生活也是贫乏的。我们可以观察到,这样的人不是在文化上有所追求,而是极端的焦虑不安,无法集中精神,需要从外在的现实里,收集更多的夹击,好让个体的生活可以填满对这些夹击的反应。心理学空间8p9je4\V;_*p7L

S%kC+{q)tI0临床应用心理学空间tHr*Z{:s^

心理学空间4M'\'U LH*J7k3@

前面已经有相关的讨论,在评估如何治疗时所进行的诊断,或是评估是否适合精神医学或精神医学社工训练的候选人时,虚假自体人格的辨识是十分重要的。

g.{#l$T^Jp0

9R0M&zC o;]@ c1Hl0对精神分析师的后果

4IYw/y ?kj!zN$u0

*srOKrc0如果这些考虑证实是值得的,那么精神分析实务工作将会受到下列几点的影响:心理学空间1f"Q.R3P5v+q

  1. 在虚假人格的分析中,要承认的事实是,分析师只能和病人的虚假自体谈病人的真实自体。这好像是看䕶带着小孩,而一开始分析师是和他见面她讨论小孩的问题,小孩欠没有直接的接触。分析师在看不还没离开以前于是不展开分析,直到看䕶将小孩留给分析师,小孩才可以单独可以留下来在分析师这里,然后才开始游戏。
  2. 在过渡的点,当分析师开始可以接触到病人的真实自体,必然会出现一段相当程度的依赖。在分析实务中,经常这会错过了。病人可能因为是疾病,或是因为其他的方式,让分析师有机会接受了这个虚假自体(育婴女佣)的功能;在这个点上,分析师往往没有看出发生了什么而错过了,这结果就变成是其他人照顾病人。病人也就对这个人产生依赖,经历的一段掩藏下的关系,从。退行到依赖。而这个机会也就错过了。
  3. 分析师还没准备好,无法达到这个病人变得依赖时必须要好好照顾的沉重需要,所以选择的个案并没有包括虚假自体这一辈的病人。

TG;w n"`ZI}0在精神分析的工作里,是有可能看到分析工作永远没完没了的,因为这些分析的基础是跟虚假自体工作。有一个案例,一位男性病人来找我以前曾经作过相当多的分析,当我让他清楚地了解我看不到他的存在时,我们的工作就展开了。他表示,这么许多年来这些在他身上进行的好分析,其实是徒劳无功的。因为这些工作的基础必须是他是存在的,然而他只是虚假地存在。但我跟他说,我看不到他的存在,他觉得终于第一次有人跟他沟通了。他所指的是,从婴儿时期就隐藏起来的真实自体,现在以唯一的一种不危险的方式,开始和他的分析师沟通了。这样的观念影响了精神分析的工作,是典型的情形。心理学空间[_a&BNL2BR

心理学空间u&yaIb"fu)Y(S%~

我曾经从其他的观点,讨论过这个临床问题。例如,在〈退缩和退行〉(1954a)这篇文章里,我对一位男人的治疗,追溯这移情是如何演化的,从我和(他的版本)虚假自体接触,经过了第一次接触到了他的真实自体,一直发展到直接了当的分析。在这个个案里,正如文章所描述的,他的退缩转变成退行。

0G*W;g;fUYt0心理学空间)A)M6{3G$Kz

有个原则是可以清楚的指出来的:当我们的分析工作是在虚假自体的领域时,我们发现,辨识出病人的不存在,要比和病人在自我防御机置的基础上长期工作,来得容易前进许多。病人的虚假自体,可以以防御性分析,来跟分析师做无止境的合作。可以这么说吧,这是在分析师这边的一场竞戏(game)。当分析师透过这样的问话:「你并没有嘴巴。」、「你还没开始存在哪!」、「生理上你是个男人没错,但你从来不知道男性气概的感觉是怎么样!」等等,可以因此而指出、并且突显了某些特质的缺席时,这个原本一直没有成就的工作,如今也不过是在利润上有所减少而已。辨识出这些重要的事实,在对的时刻做出的澄清,铺下了和真实自体沟通的道路。一位病人过去在虚假自体的基础上,精神奕奕的和一味认为这就是他的全部自体的分析师合作,却做了许多徒劳无功的分析。他告诉我说:「我第一次感觉到希望的时刻,就是当你告诉我你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而你依然继续这个分析工作。」

T+`*P-V!M0c"e0

Q4r'~x.g/r M]K t0在这个基础上,虚假自体(像是发展后期的多重投射)是会欺骗了分析师,只有分析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将虚假自体当作一个完整功能的人。虚假自体无论设置的如何完善,总还是少了什么,至少少了创造力之原创性的某些基本核心元素。心理学空间.pz$Vx-D0w(](c

心理学空间&U!u+@Cz7l6{

这个观念的其他各种应用,在日后将会慢慢说明;而且这观念本身可能还需要一些修正。我的目的是要透过我的工作,(这和其他分析师的工作是连在一起的,)加以说明我所抱持的看法:虚假自体隐藏了真实自体,加上这一切相关的发生学理论,这个当代观念可以对精神分析工作有着重大的效果。在我看得到的范围内,这个观点还没有对精神分析的基本理论带来重大的改变。心理学空间pN sz'n TB#Fb%cj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真实自体 虚假自体
«《客体的使用》中摩西与一神教之意义 温尼科特/溫尼考特
《温尼科特/溫尼考特》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