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治疗过程的概念化
作者: christine / 984次阅读 时间: 2019年2月07日
来源: 《治療亂倫之痛》 标签: 亂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x X+a0BJ,J.B/f

亂倫治疗过程的概念化心理学空间[7Jj*L1}-tf

心理学空间Ad~{]Nh^

“回朔性亂倫治疗”可用不同的方式来概念化,通常称它为治癒或复原过程,或是创伤的发洩,一般包括打破秘密、宣洩、对亂倫情景境与影响的再评估。Butler(1985)认为最基本的亂倫治疗是鼓励表达,不再压抑或潜抑。Wise(1985)则将它描述为一个回忆的过程,主要的治疗课题是家庭规则,视为生存机制的自伤行为,以及内化的羞耻与罪恶感。她也将这个过程称为是“受害者/幸存者的悖论(paradox)”因为受害者籍由自己的努力与资源,方能从童年性侵害经历中生存下来,但是她们却继续将自己视为受害者,没有任何力量,并且任人支配。治疗是用来启发这个悖论,并且促使受害者转化成倖存者,或者更好。Wooley和Vigilanci(1984)将儿童亂倫视为是一种双重束缚(doublc-bound)的情境,在那样的状况下孩童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以求生存。由于孩童繁止讨论这段经历,也不容许去表达或确认,因此,造成更严重的潜在创伤(speidel,1986)。因此,治疗重点在于鼓励孩童公开讨论,教导她们打破双重束缚的方法,促进从家庭、家庭模式中分离与个体化(separacion-individuacion)。心理学空间.u'a H ],h#^

,kz$L)K4_!?0治疗的过程也可以视为是包括重新抚育(reparenting)的发展过程,倖存者对于先前遗漏的或者以不成熟的方式处理的发展任务,有一个再度经验与重新运作的机会(Courtois & Sprei, 988)。要注意的是,治疗师并不是变成案主的父母亲,或者能改变或弥补案主的过去。更确切地说,治疗提供机会以及支持伙伴,令案主省视过去,以及哀悼、弥补丧失的童年。心理学空间&A:Z{T2a e Ct SO

fdQ~i y@"k_}0这个过程包括发现过去经验的意义以及哀悼过去。Silver, Boon和Stone(1983)认为在亂倫经验中找到意义(包括了解原因、整个状况与后果等)将有利于治疗。她们提醒说有些情境很难找出意义,或者无法解释,这也使得治疗过程变得困难。一旦幸存者可以辨认出受害理由,并且赋予这段经验某些意义,那么哀悼才够深刻。如果得不到这样的解释或意义,案主需要尽可能地明白这样的状况,并且哀悼其所造成的影响。心理学空间L%c&]~l}8k5r5e

心理学空间0c`u5i/_'P$W-@

在创伤压力的架构下审视亂倫所造成的影响,将可以了解为什么幸存者常常出现复杂的症状,并且让案主与治疗师可以明略了解治疗的方向。Horowitz(1986)讨论一般治疗原则如下:心理学空间%Q*C I"u*Q1Fw

减缓过度的控制、改变病态的防卫姿态、支持微弱的调过能力等,都是治疗创伤症候群的重点。这些因应与防卫方式都是因为压力事件而且主动,然而也是存之已久的人格型态的产物。案主的人格特徵包括自我、他人与关系的基核(schemata),以及个人潜意识对生命的期望。不管是案主的因应与防卫策略,或是人格特征,都是治疗会处理的部分。因此,治疗兼具特殊性与一般性。(p.112)
心理学空间d:xs$L]Vj*Pd$w


~xj(FZ-Oyci(Fw b0

I?M z$n*R0

P6Y#J u'g9Y3I;WH0亂倫幸存者由于孩童阶段遭到侵害,她们的发展也因而受到影响。创伤反应很有可能深留在她们的人格中。创伤压力取向可以帮助治疗师同时了解创伤与发展的议题。在治疗进展到讨论性侵害的阶段,幸存者开始探索关于童年、还有那些为求生存而压抑的潜意识内容。这样的探索可以进人她内在的认知建构(constructs),那些建构包括对于自己、对于她引导与控制生活的能力,以及与他人相处的概念。

;c}p:j a0心理学空间T+P0v|VG(o+R"G'z

Scurfield(1985, p.241)提出五个治疗原则,用来处过那些延缓出现或者慢性的创伤后症候群:1)建立具治疗性的信任关系;2)教导有关复原的过程;3)管理/减轻压力;4)回归创伤或者再度经验创伤经验;5)创伤经验的统整。很明显地,这些与Harris(1986)提出的亂倫治疗阶段很相似:1)初谈与诊断;2)建立成人关系;3)与“内在小孩”(child within)工作;4)统整无助的小孩与滋养的成人(nuturing adult);5)对家人或其他相关人士揭露与面质。接下来我们将使用Harris的标题,并统盘Scurfield所发展的创伤压力取向来描述亂倫的治疗过程。心理学空间g ^/ag3Fh1f

(E;v7\t8qRXx`0心理学空间[!?x/c{7dd-S b

,]{ Gj@B FK0

J&sV C.vJg"H6M0初谈与诊断

/P zz}.xh*j Z0心理学空间RsuKoG

这个阶段包括发展初步的治疗关系。治疗师儘可能地了解案主关切的议题与其严重性,并且评估案主的人格与功能程度。一旦确定涉及亂倫,治疗师就得了解它的过程以及影响,包括续发影响与症状。在这个阶段要进行初步的诊断。心理学空间 bf*y5mk@uc

心理学空间 m6D |M)vF R*wX*G ^ I

在治疗早期与整个过程中,治疗师需要不断地提供案主关于亂倫/儿童性侵害、压力反应与复原,尤其是侵入性与麻木这两种极端症状的资料。反复让案主接收这样的资讯有其必要性,因为这些资讯可以驳斥案主所知与所相信的,而且不是马上就能让案主理解或应用。如同那些长期受创或者还未发展语言之前就受创的倖存者一样,从小到大他们的反应与所知事实老是被反驳。他们常有这样紧张的情绪反应,让他们觉得自己好像快疯了。新的讯息可以驳斥旧的,即使一开始案主很难理解,然而还是具有舒缓的效果,因为新讯息可以确认情绪,并且减少病态。有些案主说,即使在情感层面无法估量,但理智层面的自我可以了解,并且接纳这些新的概念。渐渐地,这些资讯更能为情感所接受,因而被理解、吸收与运用。心理学空间!}E"?J2{7E

F P#@8s/G,]-\0治疗师也应该先勾勒出治疗的轮廓,如先告知案主症状在转好乏前,通常会变得更糟。在这个阶段与整个疗程中,治疗师可以提供治疗性同盟来度过创伤经验。治疗师给予复原的希望,并保证治疗对于创伤后症候群有效。然而,重要的是治疗师也需要告知案主:有些症状只能控制,无法完全治癒。甚者,治疗是为了帮助幸存者更加了解自身经验与反应,并且减少(或消除)症状或者其他继发影响出现的必要。幸存者可以不再需要防卫性的自我控制,并且在治疗后,对生活有较多的正向控制。治疗也将帮助幸存者检视生命因这段经验所带来的正向与负向的意义和影响。心理学空间3Y4C%kK[sK

g4OKI/Fu B*GR#kL0
T,w?6K$v*u(M!Kh0心理学空间A{y(ExX#m/p{ @

心理学空间N"QC,vh8wk

建立成人关系心理学空间4j,j_gh)Iw,TT%{F

p/FP4f(r0这个阶段包括许多不同的任务:建立以及强化治疗师和其他涉入成员(如治疗团体成员)的治疗同盟关条,将治疗师与团体成员视为另一个自我(alter egos),当案主经验到过去被摒除的感受时,可提供支持,继续教育有关亂倫影响与复原过程的资讯;借由体会到案主并非孤单一人,以打破沉默与疏离;处理目前出现的问题与症状;了解家庭互动情况,以“成人的眼光”来看家庭动力与规则;认识“内在小孩”。心理学空间 t%el)pO/b!Uj;oG

0C9pfT&C0幸存者一开始治疗的时候,可能有多重且复杂的问题与症状。早期的介人就要先决定问题的优先顺序。有两个规则可以应用:第一,如果倖存者有其他方面的危机,那么就暂时不去探索亂倫细节,因为这样做只是制造另一个危机,让状况变得更糟,或者让案主更退缩。在这种情境下,需要危机介人,先稳定状况。第二,比亂倫更严重或威胁生命的问题需放在优先地位,再深入探索之前(或者同时)处理。

av,ED9u&T5|B0心理学空间 mY$B1?a"U7Mj,p6w

有时很难建立优先顺序,因为除非某些问题的功能与收获遭揭发,治疗才能继续进展。例如,严重的厌食或贫食症、自我毁灭行为、上瘾或强迫行为都是对治疗的抗拒,直到揭发与减缓那些潜藏的动力,如自我厌恶、想要自我惩罚、认同加害者等,治疗才有所进展。治疗师在处理创伤时,也需要安定这些问题。心理学空间 rX6F{Cv)j p#x

心理学空间.C d5e:|&r,cd

倖存者的因应策略需要加以评估,找出过去在某些情境是发挥功用的因应策略。应该鼓励幸存者继续使用这些策略,并且发展出其他策略。倖存者有了些自我控制的能力后,将可更深入探讨与创伤有关的症状或问题。

:T?eUdu.D2\0

4^9H/z!?+~4K0
3ic9A T1d/Zf_K Y4j0心理学空间u.@!Oy7L&j2Jb$_e,r

心理学空间p|'I2l#I6e\1u eFC

与“内在小孩”工作心理学空间4D*g;x~iZ;D

$q!T5Wer2d/s0治疗的焦点是在成人脉络中回忆、探索与发泄创伤性资料。在这个阶段,受虐小孩被带进治疗中,在支持的关系与环境中,幸存者重新与受虐小孩连结,并且重新经验创伤与儿时的感受,尤其是责任感、罪恶感、困惑、爱恨交织、羞耻、生气、悲伤与失落等感受。这个阶段的特征就是退化(regression),包括侵入性的症状再度出现、与过去有关的身体感受、不安定(destabilization)、有时还会出现代谢功能减退(decompensation)。在复原之前,幸存者可能变得更糟糕。这是治疗最激烈的阶段,包括会引发情感与自主神经的激昂,治疗师必须密切监控这个过程,帮助倖存者包容(contain)自己的反应。治疗师要协助倖存者处理她的否认与侵入性的症状,让案主可以容忍那些症状。治疗师与他人(如治疗团体成员、家庭成员与朋友)的支持,帮助幸存者重拾被切断的回忆与情感,并且能勇于面对。她可以在新的成人脉络中确认她的经验,并且哀悼她所失去的。心理学空间5Y)G2F1G2^ w

%gkyK2r2jk_0
B7~SL e0

IR~B}0r0

f$Lk6AGw'qU0统整无助的小孩与滋养的成人心理学空间{fc[6\nO'p3N#G

心理学空间5OA;p7rC

这个阶段包括统整创伤经验的不同层面(无论是正向、负向或暧昧不清的),并且从家庭规则与模式中独立出来。目标是要案主重新再定义自我。当倖存者不断地了解到那些导致性侵害的社会与家庭的模式与动力时,她就能发展出不同的观点来评估自己的反应与调适。这样做可以让她同理儿时的困境,并能热情看待自己,不再自我憎恶,这样她就可以减轻对自己不好的感觉,并且宽恕自己。哀悼过去的失落可以帮助案主自我发展,并予以激励。更健康、更恰当的因应方式将会取代那些旧有的不良机制、模式与症状,而正向的自我概念也会取代过去的羞耻感与自我厌恶。心理学空间+xonfot5wD

u#S/m$h/e4J.E-g0统整过程的最大挑战就是那些极度使用解离的倖存者(有些发展出多重人格)。他们呈现出分裂的极端形式,发展出不同的次人格,任何进展都会让他们害怕,因为会消灭次人格。治疗需要让案主了解每个次人格存在的理由,承认它们所提供的功能。治疗是要引发次人格之间互相沟通,学会互相欣赏,然后可以成为整体一起合作,因此,得到统整,而不是互相摧毁。心理学空间}3V9~G8Q

心理学空间I$~f p{ v9q


+W/O d*p#N#PeIK%~0心理学空间bw fV$bY0ON

n&zmK0]2D3b)?`R m0对家人或其他相关人士的揭露与面质

,E F&W$^B3w0

9M)aL&| M\Y/M8a0无论是象征性地在治疗场景中向家人或他人坦露或面质,或是直接对他们坦露与面质,都可进一步统整创伤经验。倖幸存者打破沉默变成“复活的小孩(reactivarted child)。”要达到这一步需要很多的准备与练习。

4R%A"}5rd0bg3}0心理学空间}[1}z`1k(vm

亂倫治疗就像其他形式的治疗一样,在强度与所需时间有很大的差异,得依案主的需求而定。若只是要得到安慰、资讯、揭发的机会与支持,那么短期治疗就够了。而对那些陷入最严重影响的案主,则需要长期的探索与修补。当然在短期治疗与长期模式之间仍有许多折衷。

8cI)C0p8J+Qg0

)~I:V z{0在有些案例中,治疗依阶段进展,有些幸存者只能容忍、有限的人际接触或探索,不然她们会很快又掉入熟悉的防卫机制裡面。要投入艰难的治疗中,案主需要有充分的准备,并且要激发他们改变的动机。案主常常得等到她觉得自己准备好,或者已经受不了那些困扰与症状,才会愿意真的接受治疗。同理与支持的关系,可让幸存者打破沉默,觉得需要接受治疗,或者在她有改变动机时,也愿意再回到治疗中。Herman (1987) 观察到许多倖存者都是断断续续以“插曲” ( episodic )的方式完成治疗。

v.LiK/}$}i[v'X].B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亂倫
«亂倫治疗目标 性侵害
《性侵害》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