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动力评估和医疗评估的差异
作者: 《动医》 / 109次阅读 时间: 2019年10月17日
标签: 精神动力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A;{MBr3_U j

01心理学空间%J-EjL5U:W-r~g

心理学空间*pD,RR]o1u2Y

在医疗评估中,医师从主诉、病因到发病的过程一路直接问下来。病人一般都能配合这种询问过程,因为他们亟于除却和疾病相关的痛苦或症状。

:u+jR{s:y+x0心理学空间%];S | k%} K(m ?6u

然而在临床会谈里,精神科医师若想要遵循类似的线性过程,就会走得跌跌撞撞且困难重重。

S#VT;n%a;s*k0心理学空间 @7}P/da4DD5i

况且,精神科医师时常会发现,病人极少能够很快地切入重点,因为他们无法指出,到底真正在困扰他们的是什么。心理学空间 | c#J#^l&k edI

X#c6M3n ^%bX0对于是否要放弃他们的症状,病人也可能相当犹豫不决,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精神疾病可说是一种行得通的适应方式。心理学空间$Ey#dN.\8} w?

心理学空间BWT!m%It

最后,精神疾患病人经常对他们的症状感到难为情,也可能会因此而隐藏一些讯息,以使别人对自己有好的印象。

}(u|a-\&o-})S9d0心理学空间0m3j-O%f7a~B Y X_

 心理学空间Y0K&d Y&bU2dT:GQ'q

心理学空间 f1t-dc9ar\

02
!O |8f.B&b;x0心理学空间b(|v&_}8L` ?1b?

心理学空间+a8wK O4RLE

另一项关于医疗病史询问和精神动力式评估之间的差异,在于诊断和治疗间的相互关系。心理学空间},J4o+rxx7jhV

r Y%g-bT0诊察阑尾炎病患的医师,在病史询问时以一种明确的心态来操作,即先做出诊断,再决定治疗方式。然而在精神动力式会谈里,任何关于诊断和治疗的区分都是人为的。心理学空间8F)S7o-im/Cj!{I3gd

7|yME*erf.p0动力取向的精神科医师在会谈时采用的概念是:询问病史本身就可能具有治疗效果。动力取向的观点将诊断和治疗紧紧扣连,其深具同理性的特质源自于它有考虑到病人的看法。如同梅宁哲等人所说的,“病人来到这里是要接受治疗的。所有为他而做、和他有关的事情,不论医师怎么称呼它,都是一种治疗。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治疗总是先于诊断的。”心理学空间#`1F6peX l

心理学空间;I:[zBG;mz?

的确,聆听和接纳病人的生命故事、并肯定其生命有意义与价值,无疑地会带来一些治疗作用。评估病人的临床工作者同时也是位见证者,他能够辨认并理解在病人身上发生的事对病人情绪所造成的影响。
.Xgw-a2_8l0心理学空间 yj4o,Q/VI;A

f p D@G^.Z2t)|0 心理学空间/@^#X*Y goo

心理学空间.I"P6u.pr{W]"c

03
(V$IExc oE }:B0心理学空间 [ x I8bt L

心理学空间(SH2\S"{o rZ/fV

医疗会谈和精神动力式会谈的第三项区分,在于“主动性及被动性”这个面向。心理学空间D-k"}Ok5x D8hd

.v5XS+VQD0大致而言,在医疗诊断的过程里,病人往往是被动的参与者。他们在问诊过程里合作地回答问题,顺从地配合医师的诊疗;而医师则必须拼凑线索解开谜题,以获得确定的诊断。

/W&i2M-u6c M0心理学空间`kaD1j"c3j

动力取向的精神科医师则尝试避开这种角色的区分;相反地,动力取向的评估主动邀请病人共同合作,一起进行这探索的历程。在获得最终诊断性理解的过程里,病人被视为贡献良多的重要角色。心理学空间c2EZ{Wlbs

心理学空间I+t @,A4vS

倘若一个病人在会谈开始时显得焦虑,精神科医师不会试图去除它来促进会谈的进行。相反地,精神科医师也许会试着邀请病人,一起合作找寻焦虑的来源。他可能会问:“对于这样的会谈有没有什么想法,让你现在会因此而感到焦虑呢? ”“这样的情境,是否让你想到过去曾经历过类似的、会引发焦虑的情况? ”以及“你是否曾经听说过什么关于我、或关于一般精神科医师的事情,而让你觉得不安? ”等等。心理学空间 HmB4r*v2uE

u(^(s8k9o#R*yj0

*y |3gx QK0在富有成效的动力式会谈里,精神科医师同样能够获得关于症状及病史的信息,而得到描述性诊断。然而,若要促使病人更能敞开胸怀、畅所欲言,精神科医师更需要小心谨慎,避免过度强调诊断的标签——那会导致医病之间复杂的关系无法呈现出来。

kXQo;QkW%PH0心理学空间?)Jm X]sB/]

麦金农和米歇尔曾提醒:“只是一味作出诊断的会谈方式,会让病人觉得他像是被检验的病理标本一样;实际上,这反而妨碍他揭露自己的问题。”
N:n~1N*m4x9a0

0?7el){]U0

vlY[ I8w/T0 心理学空间 PX`p6k

心理学空间/A%f&oP`Jrn%I#ZQ[

04心理学空间3~jMF1l8K;@(s

Qz}G)f:wwH0医疗会谈与动力取向临床会谈的第四项差异,在于对相关资讯的取舍。心理学空间 h;za2Ml#F0t#VA

y+q:m|#CH!q9lH]0瑞瑟对于有些精神科住院医师在问到足以作出描述性诊断、并据以开立药物治疗处方的症状清单后,即停止进一步收集信息的倾向,提出了他的警示。他提醒说,DSM 诊断仅是诊断过程中的数个面向之一,住院医师如果没有兴趣以“了解一个人”的方式来了解病患,就会对治疗关系的建立造成阻碍。对于动力取向的精神科医师来说,病人的内在心灵生活,是资料库中极为重要的一环。心理学空间4gM Z2r!Q6n7B+v

!v3j9}5a4d N LO nu0 

~PoV@'y0心理学空间V*{U O?5^m

05
W sMVfV-l0

JtI9m"|s0心理学空间XL*a3Z6vJZ)w%o

另一个关于精神动力式会谈的独特之处,是强调医师在这整个过程中自己的感觉。外科或内科医师,会把愤怒、嫉妒、贪欲、悲伤、憎恶或是羡慕等感觉视为干扰他们评估疾病的恼人之事。一般的医师会压抑这些感觉,以维持客观性,并且继续进行检查。然而,对于动力取向的精神科医师来说,这些感觉是重要的诊断信息:它们使医师了解,病人会引发其他人出现什么样的反应。这些考虑,引领我们直接步向精神动力式评估中最重要的两个面向——移情作用及反移情作用。

4s&]V1iEk&Vh9L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精神动力学
«精神分析心理模型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