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首页 > 心理学人 > 朱旭东蓝蓝

觉察控制“放下控制”而达控制、放下控制之对话“自由”

蓝蓝2016-4-14 21:07
查看:1316次

 (本文仅为传播聚焦、学习讨论使用分享阅读,未经我本人许可请勿转载。)


预约了好一段时间的关于咨询师的聚焦的体验,报名的当下是勇往直前无所顾忌的,确认时间的时候也是充分考虑合适的时间的,而且还准备好了,可能会预想的某个困难个案,准备的是处理一下其中的情绪感受,临到头一天的晚上,却完全忘记了这一茬事,直到第二天在工作中,陡然想起,心里惊了一下,也暗自懊恼怎么就会忘记了,幸好幸好,不至于放了老师的鸽子,并且准点抵达。

 

落座下来,就是紧张,真的会感觉到全身僵硬啊,不过这次的过程却带给我很多的放松和领悟,效果完全超出我的预想,这是一次奇妙的聚焦过程,而且不知不觉花了大约80分钟的时间,我完全没有感受到这时间的长度,感谢聚焦训练师李明老师的耐心陪伴。

 

结束之后,我又花了一段时间来回顾这个过程,记录如下,虽然体会的过程是连续的,但是还是有一些明显地深入的跨越的,所以我会不太恰当地用阶段来表述,并且这里的事后感受部分我会用笔标注出来。

 

因为之前有过聚焦学习的体验,所以开始的时候,李明老师问我是选择自己开始,或者选择引导,我把这两个方式都在内心感受了一下,当下就是觉得非常紧张和僵硬的,虽然我并不害怕进入不了聚焦,但是身体好像自行在表达,所以我以为这是一个开始的信号,我就选择了自己开始,并且描述了身体的紧张感,在这里,李老师非常快地给出了建议,还是由他来引导整理空间,


说句老实话,我其实是感觉需要的,这好像也奠定了之后的这次聚焦的基调,有很多的地方,在我非常需要引导和困难深入的地方,李老师都恰切地给出了及时的帮助。)

 

第一个阶段:忧伤

 

        整理空间的时候,我依次整理出了4个感受或者念头:1、上半身肢体感觉紧张僵硬;2、感觉不确定、忐忑不安;3、一点也不喜欢摄像头三角支架的黑白螺旋节状珠串;第四个感觉来的缓慢一些,好像咨询室外的生活化的自然的声音和我们当下的刻意而为之事对比反差大,让我不舒服。当第4个感受被整理出来的时候,我立刻感受到整体放松了下来。


(事后回想这个部分,我感觉有点模糊的,只隐约记得李明老师说他也不太喜欢那个三角支架,而印象深刻的是,在这里和后来的聚焦过程中,李老师会不断地给到我“再回到这里来看一下”的引导,让我在飘离的身体感受或者出现感受和体会停留粘滞的时候,能够回到当下的感受中心,觉察和真实的身体感受的连接。)


       此刻,我在引导下再来感受整体的这四样东西的时候,眼角会有湿润感,一股忧伤涌上来,我看了看14楼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感觉更加强烈,这是一个一下子抓住我的还未成形的体会,它聚集在我的右胸靠上方处,那是一种带着忧伤的压力感,在压力感和忧伤之间,我反复徘徊体会,感受它们在我身体中引发的感觉,有一种无力和无奈出现。


    (这个过程中,李老师反复地反射我,虽然我感受是很混沌的,只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弥散感和时有时无的压力感,从弥散到无力到忧伤,我在互动的支持下中反复进行一体的感受,去整理,去体会还有什么新的部分出现么?虽然我从这个忧伤一出现,就感受到了它的能量,那是一个笼罩性的确定要发展要变化的原点,我不知道它代表什么,但是我能隐隐感受到它的引领,但是李老师还是反复而耐心地去和我做一个感受的确认,这种细致耐心的往复核对体会,无论是在聚焦中还是结束后现在的返顾,都让我印象很深刻,也正是这样的最小步的工作,让我也安心在这个场中放下期待,就这样如是地去呈现)

 

第二个阶段:球

 

    球的意象的出现,球中有一些东西充斥其中,球很有弹性,我希望它能破掉,但是它超级坚韧,我们反复地去看这个球和观察它带给我的感受,是要进入还是破开球呢,进入是李老师给予的一次尝试性的理解,我否认了,当下我并不感觉自己想要进入到球中,而是希望它破掉,同时在李老师的引导下,那些引发我产生球的意象的忧伤、无力这些原始的情绪和这个滚来滚去包含很多很多东西的球一起重新被推回来,同时进入我的感受,我发现自己是想要进入球中的,而且当感觉进不去的时候,我的胃部会发紧和抽搐,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是有一个回到母体子宫的感受得,但是我当时没有走到那个方向去,那个感受如一丝微风一晃飘走了,但显然我是有游离出去的,这个时候李老师的温和引导再次支持和安抚到了我,不着急做什么,只是看着球在那里,看着无力感,和胃的抽动。事后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我再次体会到什么是如是观察,不去试图要做什么

 

第三个阶段:雾

 

     就这么看着,体会向前迈进了,我有了害怕的感觉,觉得有一种会被吞噬的感觉,被巨大的弥散的东西从鼻孔进入而最后被窒息不能呼吸,到完全被吞没,那不是一种HOLD不住的感觉,HOLD是有呆不呆得住的感受的,那完全不是能不能呆在那里,而是被一种无孔不入的窒息感笼罩的感觉


(李明老师提供了一种非常强的支持和存在的陪伴感,我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打断我的感受,反而感觉到聚焦环境的安全,他好像就像一根保险绳一样地呆在那里,让我有大胆往前走,随时可以回来的安心感,我感受到了一种被允许,允许我自由地进行,去表达,或者推开一些什么东西,也或者去体会一些)


    他具体的做法是:提供了我两个可选择的做法,往前去看一看,或者退后一些距离来看,我也习惯于依靠身体是否有回应来决定将要踏上的路径,我感受到,当李老师说往前去看一看的时候我的胃会轻微地抽动几下,而对于后一种退开一些的提议没有任何回应,所以我说我还想看一下,这时,李老师做了一个尝试性的理解:黑雾,我立刻确定了,是雾,但是不是黑色的,是一种有生命的弥散性的让我即感觉到危险又有吸引力的活生生的东西,那样的一种白雾。而且有一个完整的意象情境出现,老家的山路,坟碑、磷火、昭示着黑夜立刻降临的白雾,阴阳交接的界限,只要在天黑前到达平底,下山就安全的匆忙和恐惧,但那些白雾是一种提示,一种保护,所以也会是一种吸引。

 

第四个阶段:受限的自由

 

其实我想推开白雾,我并不太想要这种保护,但是我又渴望这种保护,这种矛盾让我感受到了自由的受限,我会期盼雾的出现,就好像期盼一个信号出现,但我又矛盾又怀疑,而且会出现对自我的抨击和很低的自我评价这里李老师开始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感谢他就那么呆在那里真的一直在尝试去理解我,理解我的从疑虑到自我抨击的大跨度跳跃那些雾真的存在么,还是我的幻想勾勒出来的意象引发的身体感受,这种疑虑会让我对自己不自信,甚至无情地批判自己,不能确定是自然存在的雾,还是我的幻想出来的海市蜃楼,幻想也会出现身体的信号,和真实存在的身体警报里的不确定让我的感觉非常不好。


事后备注:当这种感觉在咨询中出现,会更加让我对自己产生怀疑,同时我在咨询中的自由受限,反而会要分出很多能量去应对这种焦虑,而无法很好地关注来访者。在聚焦的当下,在这里才能很清楚这样受限的自由对我的现实工作的影响,这个阶段,很多的理解其实是靠李老师来表达,而我来核对的,这是一种替代性的表达,是在整个聚焦过程中我印象最深刻最感动之处,我的自由受限活生生地表达在我的躯体上,平日还算表达流利的我没有办法找到语言去描述那些我体会得到的东西,更不要提精准的表达了,回想下来,感觉当时大概搞不好是有轻微解离的,直接表现为无法逻辑表达和总结自己的感受

 

第五个阶段:定期排气的高压锅

 

    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刻,我的左耳朵开始出现回声好像有失聪的感觉,而这是我在一个咨询的片段中体验过的感受,在那场咨询中,我的右耳出现了几分钟的类似的身体反应,同时让我意识到了一些新的对来访者的理解,在这个聚焦的当下,我意识到,在我的内部存在一种冲突,一方面我学习了聚焦,可以理解我丰富、敏感的身体感受,并且借助聚焦正念,我可以回到当下情境,并且获益颇多,所以我更加学会和喜欢观察身体感受,但是同时我又开始害怕,害怕太能看见自己的身体,看见太多的东西,当我和李老师互动去核对这是不是一个新的感受时候,我发现这不是新的,正是因为我不能分辨身体汹涌而出的信号,所以我的脑区好像一锅粥一样,太多的感受和体会进入,最后脑袋就成了需要定期排气的高压锅,而且这种定期排气周而复始,却无法摆脱,让我无法自由也倍觉恐惧,这里我们做了一个停留,再次核对,这并不是新的而是同一个议题,如同之前感受,我即受益于聚焦,又害怕聚焦,为了这种感觉,我必须要聚焦“聚焦”。


太多的身体感受,分辨不出来自于意象、习性,还是思维,亦或情境,同样会产生身体感觉,而真实的自然而然产生的身体感受也同时存在,我陷入到了一种不知如何用聚焦去对待聚焦带来的问题的无力的状态,必须要经常象征性地开颅排气,才可以继续使用聚焦,当我了解到我的困境的时候,李老师再次询问我,最初的球还在么,我回答:在的,但是它不是坚韧的弹性了,而是轻盈的,好像孩子们吹的泡泡一样,忽大忽小,也会破掉的。这个时候的我是轻松的愉快的,似乎也感受到了一些自由,那个忧伤似乎走开了。

 

第六个阶段:控制与放下控制

 

   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所在,通过对已经有的些许领悟和轻松再次做了叩问,


    李老师问我:“之前我们所有的东西如果要提炼出一个主题的话是什么?”这个主题真的是呼之欲出了,真是恰到好处的引导问题,我突然之间很清晰地发现,我需要控制感,我其实真的不太能接受自己是不认真的,这一个感受到来的时候,我发现那种从一开始就弥散的忧伤一下子扩大,大大让我情不自禁地流泪;


    李老师又问:如果不控制会如何,我回答,会失序啊,同时,我却深深地感受到了,那个被我害怕的无限扩大的忧伤的白雾,其实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可以流泪,我发现即便对于放下控制,我也在很认真地控制自己放下控制。


    李老师提出:控制是否和安全感有关,这句话,让我联想到在童年、在生活中和死亡的气息接触的那些场景片段而带给我的发达的身体感受的能力,这是一种即让我恐惧,又感觉到吸引的能力,但是它让我忧伤、无力、而且不自由和痛苦,身体感受的敏感、丰富,是我的资源,可是一旦当它真假难辨,成为虚假情报的可能,就会让我感觉到负担。

 

    (在这些关于控制和放下控制的互动中,我成为了一个核对体验者,李老师成为了一个描绘我的感受的出口,感谢这样的陪伴,只有这样我才发现,我可以更多地去接受不确定的身体感觉,去了解到,只要观察它,听到和说到这些讨论,这些真实的东西和当下的身体感受之间的关系,是可以信任的,这让我重回力量感。)

 


结束:

 

      在李老师的帮助下,我再去感受了,最初的那个球,其实它就是我的脑,它的保护作用,和它的局限,让我看见了我内心的担心和恐惧,也让我看见了我的身体是如何地自发地在保护我自己,同时也是如何地让我不得自由的,最后的一分钟小结,我们仍然采用的是李老师来说,我来核对自己的感受的方式,我得以了解:

 

我面临一个课题:在工作中,有时需要我们放下控制,但有时又不能下,因为那会很危险,有时我们需要一些阻隔,因为这些阻隔是不能拆掉的,拆了可能会崩塌,这就是我面临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我可以允许这种状况存在,因为它同时也是一种保护,是有需要存在的,我可以如是观察,只是允许它的存在,让这样一个课题来伴随自己走在聚焦的路上,更何况我还学会了定期排气的方法。


最后的五分钟里,我再环顾全身,感受到了自己的放松、柔软、温暖,在允许一些控制的存在之后,我又重新回到了对自己身体敏感性的愉悦和享受中,可以更好地使用它,或许这是一个开端:是头脑和身体对话的开始,我只需要接纳之,观察之,等待之。

 

后记:聚焦结束,我了解到原来这是一个关于控制和放下控制的主题的聚焦,它不是帮助我处理某一个咨询困扰而开展的,而是对我整个咨询工作中的弥漫性的感受的一个工作,在一个安全的温暖的在场陪伴下,我可以安心地通过以身体的整体的症状性的呈现来理解我的困难,并且收获一些领悟,而且在这个聚焦中,我同样感受到了,也许许多的来访者也是如此不能明确地表达自己的困难,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如何小步地集中抓住感受来往返式的工作体会,替代性的尝试理解的言说,传递的是一种身体层面的场的温暖和同在,尝试性的理解的作用不是简单的共情能够达到的。而对于我来说,也同时更有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如何来如是地观察头脑和身体的对话,当我不去刻意认真地控制自己放下控制,而只是观察这个过程,允许控制的存在的时候,控制的头脑和放下控制的身体或许可以开始一段自由对话的旅程,而聚焦就是帮助我开展对话的渡河之舟。


题外话:


聚焦是一个会生生不息的过程,对聚焦的讨论也会推动体会不断地去演进,所以李老师建议我在本文后附录上我们后续的回顾对话,这同时也是又一个真实的聚焦过程,我感受了一下,有一些许的不安,但是最终感觉,我还是愿意如是呈现之,因为这就是一个过程,如果能够对与我有同样类似困难的读者以一点同行向前的力量,那是更美好不过的事情了。


李明:我感觉了一下,好像是与其回应你的感想,不如继续我们的互动。还是我尝试表达理解,你来核对、反馈、修正到你完全满意。你看好不好呀?

 

我:这样好。

 

李明:人是一个整体,身心的品质是一致的。头脑比常人敏捷的人,身体的感受不会迟钝木纳,也比较敏锐鲜明。鲜明的感受虽不是极端痛苦,但更不是愉悦喜乐。汹涌而来的感受令人不得片刻平静和放松。

 

我:是的,平静和放松会舒适也会忧伤,那些鲜明的感受也是不舍放弃的,会有被卡住的感觉,只是有松动和紧迫的时候,卡住的感觉总在,只是观察的能力增强了。

 

李明:忧伤是忧伤命么?汹涌而来的感受与要把我们吞没的雾有没有关联呢?

 

我:是忧伤命运吧,不光有我的,更多是家人的,有关联的,下山的信号是起雾,在山区,海拔4000,下到了平地也其实只是在另一座山头上,而且下来的过程要穿过雾,会有被雾吞没的过程,那确实会有很多感受,而且雾和海浪一样也是汹涌的波动的,会感觉那些雾被吸入身体然后被我表达。

 

李明:啊,我们就在感觉的海浪和雾里,雾和海浪一样也是汹涌波动的

 

我:是这样的

 

李明:我们还看不到头脑的快速运行,我们能感到的就是感觉的汹涌波动

 

我:对,感觉总是先来的,头脑的快速运行总试图去处理它们······身体感受也会影响头脑,双向的,有时我也会有脑袋死机感,······不动了

 

李明:那个球里面是头脑。球是为了阻挡汹涌的身体感觉进入头脑,避免头脑瘫痪呢?还是为了阻挡头脑进入身体制造更多的感觉呢?还是两边都要挡住?

 

我:······两边都挡······都有不动的时候

 

李明:两边都当都是为了控制感觉不要太多太强烈吗?

 

我: ······应该是平时并不太挡,会定期挡,差不多就好象定期排气一样······这里就有一个控制了,真让我郁闷的······感觉自己和自己较劲,但不挡就瘫了

 

李明:满了就要挡一挡,要排掉一点

 

我:嗯

 

李明:好像你不太喜欢这个控制,它名声不佳

 

我:······对的,这个词在我这很负面啊,几乎等同于被批评,我想离这个词远点······

这可能就是我较劲的起点

 

李明:如果控制有知,它不会觉得委屈吗?

 

我:············ 会的

 

李明:它为什么会觉得委屈?

 

我: ······其实我内心并不讨厌它,相反它对我蛮好的,我也一直保留它,但老想扔掉它

······我打了好几个嗝,感觉胸口通畅······我一直在折腾它(流泪)······越想远离控制越表现控制,我感觉控制也累得够呛,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呆············还是呵护在胸口吧,如果控制是一个东西的话

 

李明:就好比孩子为守护妈妈把在门口。可是妈妈却对孩子说,我知道你是对我好,我也不舍你。但是大家对你评价不好,所以我要把你扔掉。

 

我:······是啊······我本来说呵护在胸口时,也想说如果控制是一个孩子的话,却只敢说他是个东西······

 

李明:他是有生命的,是我们的一部分

 

我:是啊,这一部分很重要,······我不知道会不会无意识还会去推开他,但我现在在重新理解他······那是我需要的部分···可以对话

 

李明:“这个词在我这很负面啊,几乎等同于被批评,我想离这个词远点。”这是思维的束缚唉

 

我:(笑) :是啊,所以昨天我说在这种时候,我会自我抨击

 

李明:控制还是放下?这与其说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还不如说是一个需要觉察的状态。头脑或会告诉我们要放下,但是这无力无用。前反身的身体(包括头脑)发展出“最好”的方法来保护自身,待到反身意识介入,身体对觉察会作出回应,就如舞者对着镜子会自然地调整动作,身体的回应就是我们想不出来的“更好”方法。

 

我:对,信任和尊重身体的回应······说完这句又打了一个嗝,感觉那些进入体内的雾随这些嗝离开好些,学习聚焦后练习中,打嗝多起来了,不光头脑打开排气,身体也自然而然在运作······让我放松和平静

 

李明:我们可以做的是聚焦觉察,体验—表达—理解。

 

我:是的,我再次体会到这个循环,非常地感谢李老师的陪伴,让我的体验可以流动地表达,被理解的感觉真好,可以推动我去如是观察下去

 

李明:你如果觉得被理解了,你的体验过程就会推进

 

我:是这样的,然后我的现实困难也不知不觉解开了

 

李明:当你前行,你眼中的景致会变化

 

我:确实

 

李明:我们在这里停下来?

 

我:好的,感觉可以了。

 






蓝蓝的其他日志

无字书——己亥木年立夏诗作一首
8.5.11众生(神)归位暨刘洪到底是谁?(4)李彪何用?陈光蕊有何意义?
8.5.6一往无前戒为刀 红尘烦恼俱出家(2019年4月10日)
人间滋味第六篇:沧海五粮液 良伴唯脐橙(原创微小说)
人间滋味第五篇:双踏BOS--请你喝一杯烈焰珍珠奶茶吧(原创微小说)
探讨临床实务危机情境“不伤害原则”的运用(微分享文字稿)
人间滋味第四篇:魅机--不要吃蓝色的那款冰激淋(原创微小说)
小暑颂
端午颂
洗心颂等诗作三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