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首页 > 心理学人 > 张涛pollus

拉康派精神分析释梦一则

pollus2012-11-17 03:23
查看:1615次

标签: 无意识 梦 解梦 欲望 杂谈 分类: 临床:症状、梦与无意识主题

无意识,它在说话。

L'inconscient,ça parle.

————拉康《电视访谈》,1972年

说明:本博客所用案例,均为“科研案例”[1],并经个案的同意的基础上,将此梦刊出,涉及人名均已做相应变动以免泄露身份,但同时在涉及解梦之处又把声音层面的关联保留,以免影响梦的构成和解释的理解:

拉康小人书有这么一页:翻译由上至下如下

症状与话语:一个病人每天早上醒来总要持续地对床边的墙进行撞击的激烈动作,

症状仅仅在我将她的行动和一句小时候经常听到母亲对父亲说的一句话加以联系之后,就消失了。

母亲:他每次醒来都到床的另一边去了。【就是说父亲总是跑到母亲下身的那边去了,这个女病人的症状是个典型的癔症表达,她也要到另一边去,不过是通过撞墙。】

这是梦者大学毕业前的那学期做的一个梦,该梦梦者讲述如下:

1 我梦到我在教室里,就是现在的大学教室,但我座位前面是一个我讨厌的人:李柯和我的好友同学董强【他们是我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他们上课的时候,转身对着我,续而都扒在我的课桌上,这个课桌是和我的同桌连着的那种,我坐在右边,因此我的好友扑在我课桌上,但左边那个梦里也是我的课桌,没有人,但我的书包放在里头,李柯往里头拿什么东西,反正对我不利的,想要整我,然后我正想问对方这是要干啥,怎么就下课了。

2于是,我们都出去,回家的路上,在一个大的球场旁,我遇到另一个好友和同学林某【高中同学】, 林某说金某的毕业论文【大学同学】好差啊,我说我还没看过,这样就不用看了。然后,我就推着自行车,跟他一起,到了一个大的球场外面躲雨-也许后面才下,我这里具体为啥来这里,记得不是很清楚,由于下午下课,这里上班的人已经关了门,所以里头没人,广场很大,林某在旁边一个墙角躺下了,看似街边的乞丐一样,喝酒喝多了那种,想要睡但又没有睡着,我则跟武志囡 【小学同学】在旁边,相互开玩笑续而挑逗起来,但正想要进一步发生什么关系,突然雨下得很大了,我想想,这是公共场所,好朋友又在旁边,梦里记得对方的家就在附近,于是说:那去你家吧。对方同意,然后双方穿好衣服,为了避嫌就分头走了。

3自己找到自行车,发现前车胎没有气,后面的圈子也坏的,我很快到了武家的大院子,很高的楼,下面停有自行车,但找不到钥匙上锁。随便放下车子,却想到自己不知道对方家的门牌号码了。

4然后我查手机也没有她的号码,这时候正好遇到刘小科【高中同学】,他也在忙着干啥,但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反正没帮到他,我就顺便问他那叫武志囡的女生的电话,他说没有,我就连着问能否用他的手机上qq联系对方,因为我的手机太差无法联网,我记得也许我的qq还有她的号码,或者最好他的qq上就有。他问我急什么找她,梦里我怕泄露,于是说要还她笔记。他说:今天下雨,改天还还不是一样。我只好出去了。

5对方坐在一个屋子里继续上网,旁边几个位子也被人坐着,都是陌生的女人在上网。然后,我看到桌子上都摆有手机,我想拿,但是还是没胆量,就出去了,看着整栋大楼,想已经耽搁很久了,难道要再挨着一间间找不成,很绝望,此时,就醒了。

梦者讲述后自己的联想:

1 自己前天丢了自行车,初中的时候也丢过好几辆,有次李柯在我旁边坐着跟人讲自己偷车的事情,我就想我的是不是他偷的。他是班上的痞子,我没跟他有过冲突,但也没有任何交流,虽然9年的同学【这里梦者前面的书包被对方盯,和后面的钥匙丢了建立联系。虽然,梦者在梦里的自我并不清楚这点,所以他说他正要问对方要干啥就下课了,仅仅是这个联想,才能帮我们找回这个被无意识删减的章节的具体内容。】

2 金某是现在的大学同学,拿了奖学金,很得瑟,林某是高中同学,成绩也很好,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个对话;

3 武志囡更是奇怪,我们是小学同学,但印象中一句话都没说过,倒是挑逗的场景让我想起前天和一个大学女生出去,她曾对我有性暗示,但是她有男友,而且是我班上几年的好朋友。我觉得跟她偷情绝对不应该。而且都要毕业了,各分东西,不会有前途,何必弄的不愉快呢。

接下来是分析中的干预:

分析家:那女生叫什么名字呢?

分析者:紫岚。

分析家:刘小科是谁呢?

分析者:嗯,我跟他也不算熟,有段时间高中的时候比较要好,我从来没梦到过他。

分析家:你问他要电话?

分析者:对,但是他不认识我的小学同学武志囡啊,

分析家:那出现在你梦里肯定有个好的理由。

分析者:哦,对了,我们叫他绰号叫:孜然肉片,他很喜欢吃孜然的东西,长的很肥,所以我们这么叫他,还有那个大学女生叫紫岚。又提到这名字,我突然觉得在我们小时候用方言讲的话,孜然,紫岚和志囡几乎是一个读音。

分析家:啊。而且李柯也是小科的ke一个音。

分析者:对,当年因为同年级还有个叫李科的,为了区分很多人叫李柯为大科,那个李科叫小科,也许这点对于这个梦也有点关系吧。

分析家:那林某谈了金某呢?

分析者:嗯,这也奇怪,林某是高中同学 也不认识金某,倒是前天和紫岚聊天的时候,我说不喜欢金某,自己努力却从没有评到过奖学金,对方安慰我,说她男友现在和金某一个小组做实验,前几天被实验室的老师批评过。也许有可能毕业论文按时做不出来。

分析家:林某和她男友都是你的好朋友?

分析者:嗯,以前高中的时候我跟他竞争,直到高考那次,我才分数高过他,不过我们关系还是很铁的。

分析家:啊。这样。

分析者:嗯

分析家:那董强呢?

分析者:也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和李柯一起出现,他们关系一般,反正不是好朋友;

分析家:你后来选择去那女生的家里,但不知道地方...

分析者:哦,对了,李柯,董强和那女生都是一个机关院子的,离小学很近,也许是这个原因,

分析家:那个院子很多小学同学?

分析者:嗯,三分之一的同学住那里,是当地个很大的机关。

分析家:但你没梦到别的那个机关的同学?

分析者:没有。

分析家:偏偏是李柯和董强?

分析者:哦,这倒也是.

分析者:你说你的车被偷了,这唤起了李柯,同时,你怕和她偷情让他男友知道会有威胁,而李柯也是个痞子,对人有威胁?

分析者:对,是这样。

分析家:所以偷车-偷情....

分析者:你这么说我突然想到小时候大概小学6年级吧,我们学校很多男生喜欢到厕所偷窥,我只干过一次,从小孔看,那次正好看到武志囡在墙那边进来,结果正好就被对方发现了,骂了我一句。这是我对她唯一的印象。

分析家:偷车-偷情-偷窥?

分析者:董强,一直跟我还有联系,虽然不多,前两年,他失恋了,还找我,我安慰了他,最后他要把前女友的照片撕了,我说好,对方拿出来,我一看很漂亮,我当时还有猥亵的念头,觉得撕了可惜了,但没讲。后来分开后,我还去那个垃圾堆找那个照片想拼起来,但是没找全,一半都没拼出来。

分析家:啊。(停顿)手机呢?

分析者:我前段时间因为自己的手机很老旧,存号有限,把一些长期不联系的人都删除了,也许有关,qq也觉得人多不方便,但是我从来就没有过那小学女生的号码,qq也没有过!哦,对了,那天丢车回来后,经过一个男生宿舍,他们宿舍好几个家里有钱的,有个还开车来上学,我经过的时候,看到他们的手机放桌上,当时我想着金某和丢车的事情,我就想,老子这么倒霉,改天给你偷了,反正毕业了你也找不到我,呵呵,不过只是当时一时想想,走过那宿舍之后就忘了。

分析家:呵,等你毕业后,不仅他们找不到你,你说和那女友也是要各奔东西,梦里也找不到是哪个房间,然后觉得很失望,就醒了。

分析者:呵呵,确实是这样。

分析家:为什么下雨了呢?

分析者:鬼知道呢?反正下雨对于我是很扫兴的事情,(停顿)你问的也太精确了吧,这只是一个梦!

分析家:对,这是你的梦,不是我的。

分析者:也许你名字里有水,我于是下雨了呗。

分析家: 你是说梦里,我变成“涛涛雨水”来干扰你?

分析者:哈哈哈。

分析家:好吧,今天就停到这里。

【拉康采用不固定时间的会谈,旨在分析者并不能预计会谈时间的终止,在无意识通过自由联想由前意识以及转移关系转述成意识的时候,分析家会继续,而在自我喋喋不休时候切断话语,这能有效瓦解分析者对无意识之防御;或者无意识内容和意识链条能够加以链接的时候[2],玄即终止会谈,让分析的效果在会谈外继续持续影响主体,并不简单吧分析的效果和影响限定在这会谈的50分钟。】

对这个梦的回顾:动力结构【分析工作的纵轴】与转移关系【分析工作的横轴】

很少有分析者清晰地记得自己的梦,并且通过自由联想顺利地找到梦的关联,让我们清晰地看到近期的事件和压抑的欲望,如何由于压抑的能量从彼处唤起过去的回忆,并一起组织出这个梦,同时隐藏了当前的欲望。

一个压抑会通过多重决定唤起相关的表象和回忆,进而构建出症状,梦,幻想等等。

我们看到:核心的梦的欲望是一种性的欲望,但总是没有满足,在现实中被她的男朋友自己的好朋友的威胁而压抑,在梦里是被林某和李柯所干扰。

同时,多重决定(凝缩机制)还决定着其他因素:林某的梦中产生是和金某的话题有关,丢车与李柯有关,刘小科同时与李柯(威胁)和武志囡(性对象)有关,于是问他要号码,但没有。

手机和qq与现实的因素联系着,同时,武志囡的梦里产生则是因为与那女生名字声音想通而唤起。

这样,梦里没有了主要的欲望的对象:那个女生;也没有了威胁的对象:那个男友和自己的好友;

分析家由于名字的联系,作为“雨”产生在梦里,也能由此看出分析中的转移关系,分析家如何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阉割和挫败的功能。

而产生的是貌似不相干的一些事件和场景,成功地压抑了自己的焦虑和欲望,但同时以过去的记忆以组织成梦境的方式表达出来【弗洛伊德之压抑的返回】。如果不分析,并不能清晰梦里遇到李柯的焦虑是和过去的经历的威胁和当前欲望的焦虑的关系;在神经症者那里,则是以症状的方式表达:比如强迫症也许会不断会认为自己倒霉:自己丢车,肯定是因为武志囡,但这个思想如此没有意义,因为意义被割裂了,所以不断要求去除这个思想。如果不分析背后的无意识动机,是无法处理这里的困扰的。

根据拉康的理论,不仅仅这些无意识的经典场合产生这种多重决定,而且日常的话语中也是如此,当我们堂而皇之地讲AOC(法国葡萄酒原产地认证制度的缩写)的时候,并不妨碍同时隐晦(淫秽)地表达cAo(操)的无意识的想法[3],尤其通过口误,遗忘,过失行为等方式表达出来。

通过这个梦例,我们再度看到,并不是分析家知道分析者的一切象征,而是分析者的自由联想带领我们,我们仅仅知道它我,超我以及无意识可能会在哪里,但可能毫不知晓其内容!根据弗洛伊德与拉康的教义,精神分析家的功能在于支撑起无意识之场域。这样,我们才能听到,无意识,它(它我)在讲话。

[1]即来访者与咨询师双方由于费用和科研的目的协商达成的低廉收费开展的案例,来访者一开始便同意咨询师可以在经对方同意基础上利用其个案加以教学等目的公开部分会谈内容。

[2]这通常使得分析者感到一记惊讶,一个哈哈大笑等等,而非理性的平铺直序:我现在想通了这个其实是因为那个。因为这种链接的效果势必导致强烈的无意识能量的卸载——这会给自我一击,拉康说,如同禅师的棒喝。

[3]又如《达芬奇的密码》和《禁闭岛》给我们展示的那样。



pollus的其他日志

拉康派精神分析释梦一则
无意识如何讲话或者梦的语言(以梦的片段为例)——客体关系到拉康回到弗洛伊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