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回来的世界
作者: 徐凯文 / 2108次阅读 时间: 2009年3月23日
标签: 服刑人员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寻找回来的世界

徐凯文

2月17日,我们在北京监狱的第二批小组心理干预结束的时候,组员们正在相互留言,祝福,赠送礼物,也有一些组员在询问主编韩智嘉警官,说想要将参加此次活动的感受向《沐心报》投稿的事宜等。也许是受这样暖融融的气氛感染,突然感到自己也有许多的感受和体会,想要用笔书写下来,记录下来,回味下来。于是向韩主编申请投稿,得到鼓励,虽则已经是多年只写“学术”的文字,很少写“情感”文字了。

孝顺

还是第一轮干预第一天的时候,有一个活动是说出自己的三个优点,意料之中的是很多组员要找出自己的优点似乎很有些困难,甚至于真的感到自己没有优点,而意料之外的是每一个人都谈到自己的优点是孝顺。

其实也并不意外,这让我想起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还是在07年底的某一天,我曾经和一位服刑人员促膝深谈,这个被认为是“顽违犯”的大男人,虽然在谈到自己入狱的经历和与监狱不合作的冲突时,

显得是那么“顽固”,“对抗”,“丝毫不为所动”,但当他和我谈起他八旬的老母,不管孩子做错了什么,被判了什么罪,还是在家里苦苦等待自己出狱时,这个大男人双眼包含着热泪。

自从2006年5月第一次来到北京监狱,已经快3年了。如果要我说这3年以来,和数以百计的服刑人员接触,访谈,咨询,交流甚至交往最深的感触是什么,那么我想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有相同或者相似的情感,有快乐也有悲伤,有恐惧也有无畏,有强大的一面,也有深深脆弱的一面。3年前,我是带着一点恐惧,带着老百姓对服刑人员的成见来到北京监狱的,3年后,我想只有尊重和理解才能化解愤怒和仇恨。

礼物

2月17日,在最后一次小组活动结束的时候,大家被一个令人惊艳的礼物所吸引,那是一件非常漂亮的T恤衫,T恤衫上画的是一个显然是九零后充满动漫风格的少年头像。这是Q弟用了一个中午的时间画就,送给他的家长官锐园老师的礼物。Q弟还特意把我叫过去欣赏他的作品,在我由衷地啧啧称赞后,他显然很是得意。其实我非常“气愤”,对于如此重女轻男的行为,这不是诚心让我眼馋嘛!

也许是看出我的不爽,过一会K哥过来告诉我,他也替我们准备了礼物,不过还没完全准备好,等我们下次来的时候给,我们猜了半天是什么,也没猜出来,不过,反正等着就是了,我想我们不会失望的。

其实,我并不真的眼馋,因为在我眼前的书桌上,电脑边,放着一个精致的手工木雕的雕像,这是我们组老K送给我的礼物。我想这是作者精心构思设计的一个礼物。正面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骷髅,红色的系带巧妙地扣在骷髅的眼眶中,使得其眼神更令人感到不寒而栗。而在骷髅的背面,雕刻着一个大大的佛字。老K是委托曹警官把这个礼物带给我的,同时带给我的还有一封他的亲笔信,也许他信里的话可以诠释这个礼物的含义“。。。终于把我身上感情的包袱放下了,也明白了在复杂的人性中,有善也有恶,善恶往往在那一念之差,都体现着不同的人生境遇和价值观。或许人们原本也无所谓大善大恶,可是就在行善行恶的一刹那,不管人性本身是多么的复杂,是与人为善助人为乐,舍己救人还是猖狂自大,得理不饶人,此刻积聚了几十年的人性善恶,都被激发起来。。。。 。

我常感慨很多服刑人员的聪明,能干,也许就像老K所领悟到和所表现出的,所谓的善恶,就是一刹那的选择,就是选择反面的骷髅还是正面的佛。

这是我所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之一,谢谢了,老K。

感动

还是去年年底,要做一些测试,邀请一些服刑人员来参加我们的研究,自然又见到了很多老熟人。在等待电脑调试的过程中,老Y和小L和我聊了起来。他们见到我非常高兴,小L说他在电视上看到我了,因为我在512地震期间在多家媒体上接受了专访,谈了很多关于心理救援的工作,他们也非常同意我的一些观点,于是我们就聊起了512地震。

老Y非常郑重而认真的告诉我,地震发生之后,北京监狱的服刑人员是怎样多次向监狱申请,并终获支持尽其所能向灾区捐款的,令我感动的是,我知道因为各种原因,绝大多数的服刑人员在经济上是比较拮据的,而此次为灾区捐款,绝大多数服刑人员都踊跃参加,很多人都只留下生活必需的一点费用,而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捐献了出去。不关身在何处,全国人民都热切的帮助和救援遇难的同胞,我们服刑人员更是倾尽全力,我们始终都一样,都在一起,不是吗?这不正是大善之善,至善之善吗?

我记得小L的热切的眼睛,我记得老Y郑重告白,我因此感动。

三年来,感触良多,并不是区区千语能够道尽的,之所以把我们这次的心理干预活动命名为寻找回来的世界,是因为3年来深深的感到,身陷囹圃的服刑人员,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他们本该拥有的世界,幸福和快乐。活动中最多听到的一个问题是,下一次你们什么时候再来,我想,在这里回答说,很快,下个月,并且希望是每个月,我们一起努力,寻找回失去的世界。

北京大学心理学

徐凯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服刑人员
«超越创伤治疗——《心理创伤的治疗指南》译者序 徐凯文
《徐凯文》
合作,幸运与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