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幸运与感恩
作者: 徐凯文 / 2669次阅读 时间: 2009年2月0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合作,幸运与感恩

徐凯文

似乎从没有哪一篇文字,像这一篇致谢那样让我迟迟难以下笔。3月底的初稿,4月中的预答辩稿,5月初的匿名评审稿,在致谢的这一部分,始终只有一个标题和一页空白。斟酌又斟酌,思量又思量。

难以下笔是因为,要感谢得太多,要表达得太多。

今年是我人生的第三个本命年。而过去的一年,在完成整个博士论文的过程中,回首起来,可谓多姿多彩,跌宕起伏。汶川地震,奥运,世界心理治疗大会,实验前的日子经历并忙碌着;英文论文,结构访谈,脑电实验,团体干预,在北京监狱的日子忙碌并快乐着。其间,遭遇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包括研究进度的数次受阻,笔记本电脑数次不堪重负而崩溃,而我自己也几次患病,甚至差点急诊手术。当所有这一切临近完成的终点时,忽然感受到,研究的如期完成,可以说是来之不易。

而这一不易的来之,是我要感谢的人和我一起创造的。

四年前,我又回到了燕园。如果是从1996年第一次与钱老师通信算起,成为钱老师的学生已经12年有余了。12年的言传身教,传授知识本身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回顾12年来我的成长和改变,我感受到钱老师严谨治学,精益求精,认真细致的研究态度,正直善良的人格魅力对我影响如此之大,甚至有时突然会意识到自己的某些行为举止都有几分相似或者说是对老师的模仿。其中,最弥足珍贵的是真诚与宽容。我想这些师生关系给我带来的影响已经深深烙进了我的人格。钱老师对我所做的这个跨专业跨学科的研究的积极支持和鼓励也正是北大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治学精神的写照。

2005年,正是从韩世辉教授的社会认知神经科学的研究生课程中,开始了解认知科学的研究方法以及对共情的研究。我想本研究对共情的深入关注正缘于此。有幸得到韩老师的指导,对于脑电实验部分,一年来,韩老师和他的博士研究生厉蔚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我对实验的技术和理论进行了多次讨论。没有他的指导、严格要求和热情鼓励,我要完成本研究是十分困难的。而没有厉蔚辛勤,甚至不分昼夜的工作,研究四脑电数据的统计处理工作如期完成也难以想象。

在刚开始确定将创伤与人格障碍作为我博士研究的方向时,就与朱滢教授有过几次登门求教的宝贵机会,朱老师像对我的硕士论文一样,悉心指导,温暖,鼓励,启发和建议,最佳地诠释了北大教授,大家风范。而清华樊富珉教授对研究五团体干预方案的形成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实际上,干预方案就是在樊老师的团体治疗培训班上初步形成的。而在干预实施过程中樊老师也给与了热情的支持和鼓励,在干预完成后,作为刚刚复建的清华心理系常务副主任,樊老师在不只是百忙中特意抽出一个下午的时间给我们干预团队对我们的工作作督导。樊老师是国内团体治疗的引领者和大家,她的热情人本,理想主义,善于实践实干的精神对我也产生着终生的影响。

2005年开始,我在钱老师鼓励下和锐园,雨吟,松蔚开始组建创伤研究小组。4年来,我们小组一天天壮大,一天天成长。我们是如此温暖而富有才华和战斗力的团队,我们一起讨论文献,报告自己的研究,探讨创伤治疗,攻关学术难题,当然,也还有一起聚餐,郊游的快乐时光。在北京监狱,北京女子监狱度过了那么多有点紧张,有点兴奋,有点枯燥,有点好奇,有点抓狂,有点喜悦的日子,在北方冬夜里热烈的讨论会一定会长留在我们记忆中。本研究之所以能完成近二百例高质量的访谈,是我们一起辛勤工作合作的结果。因此,我必须要感激我所在的创伤与人格障碍课题研究小组,王雨吟,官锐园,李松蔚,蔡文虹,杨寅,陈瑞云,牟文婷,杨鹏,程菲,林沐雨,李廷睿,王凝。牟文婷帮助我校对英文摘要,陈瑞云协助我做了大量的数据处理和校对的工作。官锐园和张黎黎还和我一起完成了研究五的团体干预工作,她们在团体治疗方面的经验和出色的临床治疗能力对干预方案的形成与干预经验的取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我们的团队里,还有编外成员沈东郁大夫和回龙观医院的于宏华大夫,我们一起工作,他们的研究经验帮助我们更顺利地进入了人格障碍的研究领域。

本研究发端于2006年左月侠大夫的合作提议。没有左大夫的理想主义精神和热情支持,我就无缘结识北京监狱管理局刘忠兆处长和李世杰处长并完成整个研究。在06年讨论合作的时候,我们一致的意见就是希望做长期的合作,做深入有效的工作。3年过去了,我感到非常幸运能与刘忠兆处长这样的一位实干又能干的关键先生合作。关键的意思是,在重要的时刻,他总能使问题云开雾散。

北京监狱心理矫治科的曹广健,汪克来,邱子鹏,韩智嘉,康朝勇,富察郝倩警官,监狱管理局的左月侠主任,苗红熠医生,在过去三年的课题研究经历中,我们是并肩战斗的战友,数不清的一起深夜的讨论,白天的干预和访谈,能有这么好的合作团队,和广健这样优秀的团队领导者,是我的幸运。

我没有兄弟姐妹,钟杰是我兄弟般的朋友和同事,研究能顺利完成离不开他的支持和帮助。易春丽是我的好朋友,作为一名富有才华的家庭治疗师,和她的讨论常给我以灵感。姚萍老师是我的博士班班主任。高隽是我所认识最优秀的全能型才女之一,和她在统计分析方面的的讨论给我很多启发。甘怡群老师的研究生商佳音在数据统计分析过程中给与我指导。西华大学的吴薇莉博士为本研究提供了一些测量工具。感谢我们实验室的所有同门,实验室使我有了家的感觉。

陪伴和支持我完成博士学业的,还有我的自我体验治疗师,美国的精神分析学家Lana Fishkin医学博士,虽然相隔万里,但通过SKYPE在过去16个月中,这位温暖,慈爱,睿智的老太太帮助我处理了大量的负性情绪和压力,一周三次的会面让我感到我和我的治疗师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亲近。澳大利亚的Alexander McFarlane教授和美国的Bessel A. Van Der Kolk教授是心理创伤与人格障碍研究方面的权威,和他们的讨论和所获得的文献资料,对扩展视野和加深对人格障碍的理解有着莫大的帮助。我的创伤治疗的导师德国的Arne Hofmann教授和Helga Matthe博士也和我对我的研究有着多次讨论,并对治疗提出了重要的建议并提供相关文献。与这些临床心理学方面的大家的交流使作为后辈的我受益匪浅。

我要感激我的父母,我的岳父母,我的妻兄,妻姐,我的妻子远嵘,我的女儿子伊。他们是我安全感,内心温暖和力量的来源。为了求学,我不得不离开父母,妻子和女儿,在女儿出生的第四天,我就离开她来到北京,我博士学习生涯有多长,女儿就有多大了。四年来他们一直默默而坚定地支持着我,帮助我克服种种困难。离开家人的日子里,电话线是每天联系我们的纽带,这四年是思念的苦涩和甜蜜交织而成的日子。我是我的来访者心理咨询师,而我的妻是我的心理咨询师,她倾听,她支持,她温暖,她鼓励,我的妻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我的女儿是我的抗焦虑、抗抑郁药,每次听到她稚嫩的声音,看到她纯净的笑容,我的烦恼就烟消云散。她们和我一起度过了许多艰难的时刻。我对我的家人,我感谢,我庆幸,我愧疚。在我即将毕业的时候,我终于可以把自己交还给他们了。从此,从明天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一家人过上更加幸福的日子。

最后,我要感谢自己,由于这是一个跨专业的研究,在我根据自己的兴趣提出做本研究时,很多困难是最初没能预计到的。我感谢自己没有被困难吓退,而是在钱老师指导下通过日以继夜的工作终于如期完成了所有实验,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同时,也给了自己将来克服困难的经验和信心。

今天完成的这个研究是开始而非结束。我希望自己能继续和我的战友一起通过不懈的探索,为创伤与人格障碍的研究和治疗做出一些贡献。愿以此自勉。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寻找回来的世界 徐凯文
《徐凯文》
关于遏制自杀他杀传染给新闻媒体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