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富士康自杀传染事件的一点回应
作者: 徐凯文 / 210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5月24日
标签: 富士康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关于富士康自杀传染事件的一点回应

徐凯文

第一次接受新浪健康的采访,关于富士康事件,想再说几句。

关于血汗工厂一事,以及八位随机选择的富士康青年一线工人“并没有太多的抱怨(唯一的抱怨是公司漏计了他的加班时间),心理状态基本还是不错的,他们也谈到了自杀者,认为那是他们自己的原因。”我说的是我所看到听到的事实。我对我所看,所听,所说的负责。
我知道,如果我爆料,或者持血汗工厂说的观点,会赢得网络上言论的更多支持。前天央视新闻采访的时候,和记者也有一些争执,因为觉得有一位记者希望我说类似血汗工厂,管理混乱的话。我也不觉得我所听所看能代表所有的情况,因为只是42万份之2,不过昨天经济半小时里的调查,所采访的一线员工和我的访谈还是基本一致的。

但,我认为说实话,唯真求实是做人,做学问的基本守则,我努力做到不媚上,也不媚众。

此外,之所以接受采访,是因为重点在于如何防止自杀传染的进一步发展和蔓延,我认为这是当务之急。没有什么比挽救生命更重要,对吗?我这些年以来,一直从事心理创伤治疗,危机干预的研究和实践,现在在北大,几乎每天都在为及时发现和干预潜在的危机事件而工作,就我个人体验,有巨大压力,但当我帮助到一个危机中的人,无论他是谁,帮助她走出困境,这是我作为一个心理学工作者和精神科医生最幸福的时候。

富士康,以及其他的企业,乃至我们整个国家,都存在有很多问题,不足,甚至糟糕的东西,我们要去努力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来一起推动我们所深爱的国家和民族的复兴和进步,来努力增进我们每一个国民的成长和幸福。

-------

应对焦虑,停止自杀,救救富士康的年轻人

昨晚,睡的很香,实在是太疲劳了。

早上六点半,被手机铃声吵醒,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张贺(音)打来的。告诉我第十二跳。距离富士康的新闻发布会不到10个小时。

两次前往富士康,两次不同的感受,5月8日是一个大学城,满视野青春靓丽,淳朴时尚的年轻人;昨天的富士康是一个充满了焦虑,压力的城市。这种压力,甚至令人感到有些窒息:200多位来自全球的各类媒体记者,聚集在一个不大的礼堂,发问,采访,很少有这样的一件事情,受到如此强烈的聚焦和关注。

这种关注,让我们感到,短期内再次发生自杀事件,很难避免。因为,从临床心理学的角度,问题行为在不断的,有力的强化着。关注,头版头条,被全国乃至全球人民关注,被认为是对“血汗工厂”的抗议,对政府表达不满的方式,可预期的赔偿,我们是在鼓励自杀吗?

我知道,这是一个从未有过的言论自由的时代,但悖论的是,为什么说一些真话,科学的态度,理性的声音会如此之难?

当然,从心理学的角度,人是非理性的,否则也就不会有心理障碍的。

------

刚才接受《新闻调查》采访,感觉有点悲壮

刚才接受了央视《新闻调查》的采访,1个多小时的采访结束,记者李冰告诉我,如果我对接受采访,发表我的看法感到有压力,24小时之内可以随时放弃,她们可以不播。

感觉有些悲壮。

下午3点,李冰和我联系,要求采访。我准备拒绝。实际上这些天来已经拒绝了很多采访,包括很多境外主流媒体的采访。拒绝的原因是,其一,某些媒体的报道断章取义,其二,我们的观点和网络上关于血汗工厂的舆论不一致,非常容易被人身攻击攻击。实际上,甚至不同学科的专家,都有很大分歧,昨天我们的专家团队就数次发生激烈的争论。

但,当李冰告诉我他们认为媒体的报道有起到明显的负面作用,他们希望通过这个节目能着重谈如何扭转危机时,我迟疑后,还是决定接受采访。我知道,我的一些观点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可会被咒骂,威胁,称之为被恶魔般的资本家收买。但,我想,只要我的工作有可能对停止富士康自杀传染的恶化趋势有帮助,哪怕减少一个潜在的年轻生命的逝去,我也愿意承担这个压力。

为了扭转目前的恶化趋势,我们必须减少对自杀事件的过度关注。必须更多的关注积极,有力,有希望的,积极的情绪,措施。必须形成国家,企业,学者,社会的合力来尽一切可能,想一切办法处理蔓延的焦虑,无助,恐惧乃至绝望的情绪。一切可能有帮助的方式都要去采取,一切有可能强化,鼓励,暗示自杀行为的言论,报道(例如巨额赔偿,英雄化自杀行为)都必须节制。公共安全威胁开始之时,就是绝对的个人隐私和绝对言论自由结束之时。我们要组织有公信力的团队,对富士康自杀事件发生的原因进行深入,科学,严谨,负责任的调查,在调查结论形成之前,不争论原因,更不简单归因。行动起来,真正用心去关怀80多万富士康员工,乃至全国基层工人,不是为了资方,也不是为了政府,是为了这些年轻,充满朝气,可爱的同胞。

生命是最宝贵的,所有的道德,伦理,法律,正义,意识形态和真理都要基于保全生命。

不是吗?

我告诉李冰,我既然接受了采访,说出了自己的观点,我为此负责。

汶川地震之后,我们向北大求援,希望校方为我们提供灾区心理援助的启动资金。校长办公会专门讨论,并拨出专款。我们的许校长,林校长,李部长告诉我们,国难之时,北大有其社会责任,尽其所能去为国尽力。我想这是大学,教育存在的重要意义。

当我对网上的批评感到有些畏惧时,当我感到说真话,逆潮流而动是十分艰难时,我想到了北大前辈所倡导的社会责任感,我希望自己作为北大的一个青年教师,能身体力行这一思想。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富士康
«十连跳之后 我们该如何截断自杀传染 徐凯文
《徐凯文》
心理创伤的治疗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