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主义与社会建构主义心理治疗
作者: Noel Smith / 5644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2月09日
标签: 后现代主义 社会建构 心理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7oiXQ Vi0后现代主义社会建构主义心理治疗心理学空间nS\Cn

f*AZ^Ja }!\0原理

{p#q5\N;x0
建构主义治疗将对个体的兴趣转变为强调语言的社会过程。
心理学空间KX1I#k.O)?

传统的心理治疗往往专注于个体的知觉和理解。建构主义治疗将对个体的兴趣转变为强调语言的社会过程。它探究一个特别的自我描述是否能够完全改变成一种新的形式,或者可选择的描述是否能够完全公平地处理事实( Gregen,1994b)。心理治疗在进行过程中提出一组新的建构,以为旧的建构提供选择(Fruggeri , 1992) 。患病或存在问题变成了一种文化构建,而非独立的现实。机能失调的家庭、焦虑抑郁和痛苦是社会的观点。诊断是不必要的,治疗是社会观点的重构。主张变化是必要的,并需要由治疗师引起变化,这种观点被取代了。相反,治疗师是参与的观察者,他与患者共同形成一种语境,在这个语境中,可以产生全新而又更令人满意的现实( Hardy , 1993 )。治疗是产生特定的治疗师-患者之间关系所特有的意义的过程,在这种关系中,治疗师和患者通过对话共同形成意义。心理学空间b3Fg*T1l%K+L5{4I

XZF9ypyf0埃弗拉恩和克拉菲尔德( Efran & Carfield,1992) 认为治疗是一项教育计划,在其中,教师和学生通过协商达到共识,在社会允许的范围内发挥作用,并确立教育目标和方法。治疗师和患者不是主体和客体的关系,而是联合的参与者;思维、情感和想象不是内部心理事件,而是由参与构成的。参与的媒介是语言。他们认为,治疗师必须为他或她自己的观点和价值观的后果负责,并应该鼓励患者也那样做。在这样的情景中,治疗师帮助患者将症状或问题看成是生活的社会模式的一部分,而不是内在力量或疾病。"生活的战争"不是在思维和情感之间,而是在不同社会语境相互冲突的需要之间(Efran & Fauber,1995) 。

;Vsk6t@m;X0

hl |.Xt$A@3O E0谁来负责?心理学空间uu{fy(|

1U-O:? c8hF&Ik E0在建构主义治疗中,治疗师失去了他或她的权威地位和知识,并且采用不同的交互作用和描述方法来促进另外可选择的建构。而患者则考虑各种选择及其结果,并考虑它们对于形成新的意义的各种可能性。治疗师扮演了"谈话的艺术家——对话过程的建筑师"的角色,来作为"参与的观察者和参与的促进者"( Anderson & Goolishian,1992 )。在舍弃了治疗师是变化动因的观点的同时,建构主义也舍弃了患者阻抗变化的学说(Fruggeri,1992) 。一些建构主义治疗师变成了罗杰斯式的(第四章)非指导性的治疗家,在埃弗拉恩和克拉菲尔德(1992) 看来,这是一种不必要的极端做法。心理学空间F5V$SXP(o;z(Wok

心理学空间)@0~&JK I

谁了解?

N1f }}f}/Ia^`0

VoC EF9dz0患者受到鼓励去探索各种各样的叙事方式,而不必承认某种方式是真的。叙事不但是帮助患者和治疗师理解意义的一种方法,也是创造意义的一种方法,意义是语境的一部分,而语境没有终极或真理。通过叙事经验,他们将会认识到一种叙事并不比另一种叙事更好或更重要(Grgen.1994b) 。在安德森和吉尔利希安(Anderson & Goolishian.1992) 看来,叙事通过在新的语境中表达生活意义的方式,获得了它的转换力量。治疗师对患者表明,治疗师不会有任何的假设、答案或期望——就是不了解但的确有着巨大的好奇心,想听到更多信息。治疗师不可避免的要去帮助那些渴望改变的患者克服问题,但是他们能改变作为专家的治疗师的社会期望(Fruggeri.1992) 。治疗师不能避免他们的知识和偏见或他们所接受的参照信息,但他们能避免采用不了解的观点去扼杀新意义。正如安德森和古尔利希安(1992)所描述的治疗,在不了解的过程中,治疗师避免提出问题或疑问,并试图鼓励患者使治疗师获得新的理解。不了解的问题会在双方之间重复叙述和展开的故事中得到局部建构的词汇和理解。这为情感、历史和知觉提供了一个连贯的叙述。安德森和古尔利希安认为,这种方法促进了在一种治疗中被认为是成功的解脱感。

$@|Si9S'GLejF k+m'j0

|V#]*I1h@'@Ne0这种治疗形式的一个例子是,一个41岁的男性确信自己患有传染病,并已经威胁到了其他人。医疗检查后,排除了他患有任何传染病的可能性,但是他仍坚信不已。他求助于精神病医生治疗,但没有获益多少。一位精神病医生最后向古尔利希安提到了他,古尔利希安没有过多询问这个男人的故事,但他对此表现出了兴趣。这似乎让他轻松不少。通过询问"你患这种病多久了?"等此类问题,治疗师鼓励他复述这个故事,从而揭示新的意义。这种"不了解"的方法看起来获得了有用的结果。当这个男人回访他的精神病医生时,医生报告他的生活比以前有了进步,他正在处理职业和婚姻问题,而不是传染病问题。这种"不了解"的方法开辟了治疗过程的新局面。心理学空间`!Xy+~/c L#V9K

E0P t5v_1_'Q?*G:kl0某些方法

8IH+zVCcW2FH0

Q1A0mwA ~i0建构主义使用的治疗方法包括: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讨论问题(de Shazer, 1993) ,帮助患者写信和创作其他作品,以重构他们的生活(White & Epstein, 1990) 。通过各种各样的谈话手段在治疗师和患者之间达成协议(O'Hanlon & Wilk, 1987),关注患者自身的积极特征( Friedman & Fanger, 1991;Durrant & Kowalski, 1993) ,通过使用木偶来叙述他们的状况,研究残疾青少年(Coelho de Amorim &. Gavalcante, 1992) 。

Q|"e5|:NXT E4P0心理学空间 lqv ?4[5RbM

家庭治疗

;h%@ rlE:k5PK|0

k:z~J K3ynQ"~0w&tr0种类繁多的家庭治疗在建构主义的临床实践中已经变得非常重要。它将行为看成是循环因果关系的家庭系统的一部分,家庭系统涉及家庭成员之间循环的因果关系,而不是作用于个体的过去事件的线性因果关系。女性主义运动、社会建构主义和文化相对论在重塑家庭治疗中都具有很重要的作用(Hardy,1993) 。女性主义使我们关注这样的事实,即我们生活在父权制社会中,男性施发号令,女性服从;文化相对论坚持,生活的所有方面都受到文化的影响,因此治疗不能忽视文化。什么是正常机能的,什么是机能失调的,会随着文化的不同而发生变化,正如美国黑人的传统根植于非洲价值观念,认为团体的联合超过个人的权利。

bR]3u9D-N'_0

-xQv2i @E^"qQG0家庭自身是一种类型单元,其中治疗师和患者,都是成员。由于治疗师与患者具有共同的经验,所以治疗师参与建构个人的家庭问题,其中一些也许正是患者所面临的问题。在个人建构主义治疗中,治疗师不再是一个权威或专家,而是一个共同解释者(cointerpreter) 。心理学空间2v*OiwHr%?

心理学空间7?5xw5o3a4f I Ycs^

绍贝尔等人(Sauber et al., 1993) 提供了以下几点家庭治疗的操作性特征:心理学空间&YV ` ?Zw"^

*整个家庭是一个单元,任何数量的成员都可以以任何组合参与到治疗中来。心理学空间D$D6cB#w}@6f H
*组合可以随着时间不同而变化。心理学空间"{/_Jcm
*由家庭确定出患者,他代表了整个家庭的适应不良。心理学空间&_YW*Tb!a
*诊断针对整个家庭,治疗目标也是针对整个家庭。
!v Kvy9| y6g}8m c0*不是维护个人的秘密,所有的东西都要与家庭成员共享。心理学空间NJD fCI#m?*g
*治疗师关注家庭内部的关系和意义,强调可以达到健康的相互作用的方法。
"p Zm!qO\0*一些家庭治疗师走出家庭,进入社区,这样就将这种方法带入社区心理学的领域(第十三章.p.370) 。心理学空间y&?%g CQ7B`

心理学空间%Z4NP\ v$Q I

D[;W,Kn&p0霍夫曼(Hoffman, 1991) 确认了主流心理学中的五个"神圣不可侵犯的观点"和一个"超级神圣的不可侵犯的观点"并指出了它们对家庭治疗的涵义:

-@&w`3KU3H)L l0
  1. 相信客观的社会研究是建立在神话之上的;同样,保险金偿还的客观诊断过程需要生理疾病的诊断,其有效性受到质疑。
  2. 自我作为一种内部认知情绪仍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在家庭治疗中,个体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3. 发展心理学假设具有普遍的发展阶段,例如皮亚杰或精神分析学家的阶段,而发展形式却极为不稳定。相似地,传统的心理治疗假设了变化的预定的途径,而变化同样是不稳定的。
  4. 情绪具有普遍的形式并存在于人体内部,这种假设产生了这种观点,即情绪必须得以释放或表现,或者认为它们是可以接触的东西。心理学家和社会工作者认为,当灾难降临时,他们必须帮助人们"释放"他们的情绪。长期以来,家庭治疗师一直抨击各种压抑理论。
  5. 关于水平的观点,诸如认为症状意味着潜在的紊乱的观点,可以由在各种语境中交流的事物所取代。

RYsX/K(b0最后,这个超级神圣的不可侵犯的观点是"殖民主义",研究者或治疗家处于权威的地位,而被试或患者是从属的,亦即治疗家是凌驾于患者之上的殖民主义管理者。家庭治疗己脱离了这种观点,其中的一种形式,使用了"反省小组"在家庭成员面前讨论家庭,鼓励他们发表评论。霍夫曼认为患者和治疗家之间是一种合作关系。她毫不犹豫地说出她自己的故事,并鼓励病人说出他们的故事。她表达自己的情感,而不是保留隐私。

'A(L0{"C;U0

;fw |] Zt0在心理学中,可以获得的关于信念是如何形成或如何改变的知识很少(Fruggeri , 1992) 。在建构主义家庭治疗中,患者不会比治疗师更多地通过选择有用的东西决定变化。对家庭治疗阶段的系统分析表明,挑战参与者一致性信念的问题会使参与者形成新的一致性的信念,而且当治疗师联系了多种不同的陈述时,会出现最大的叙事变化。这说明仅仅提供多种观点是不够的。治疗师必须表明所有的观点是如何联系起来的(Fruggeri &. Matteini , 1991. 由Fruggeri 引用, 1992) 。

e{/|0r\5N{0

@G5d"KW7~ LD0建构主义治疗 奈迈尔(Neimeyer,1995)描述了建构主义治疗的一种形式,即所谓的"叙事重构"( narrative reconstruction) 。这种方法的第一步是使问题(如抑郁症)"外化"要先让个体将这种症状表现于外。然后治疗师引导患者发展叙事,把产生这一问题的各种生活状况联系起来。随着这一发展,患者能更好地形成另一种故事,这种故事可以使他或她控制问题。治疗师通过授予患者领会的证书或写信描述患者的成功或展望未来叙事的发展等,来帮助故事生效。这种方法似乎使用了强化技术,而与行为分析或行为治疗相一致。相似地,在治疗"难以消除的攻击性"的患者时,把重点从"个人的问题"转移到"与问题有关的人之间相互作用的模式结构"上(Caldwell ,1994) ,这种方法相当于行为治疗。攻击性行为的社会强化物被撤消了,这种行为也就逐渐消退了。这样,社会建构主义或构建主义治疗与行为治疗就联合起来了。

jz,~.Tw[\-^w0

0@S ^7sNF1{Z0斯皮德(Speed, 1992)向建构主义者或构建主义者拒绝可知现实提出挑战,他认为,尽管构建主义治疗者强调患者如何建构他们的观点,但是他们忽视了患者的生活中所发生的事件。他问道,患者的观点从哪里来呢?为什么患者建构这一观点而非另一观点呢?他认为构建主义的价值体现在,帮助治疗师认识到他们关于真理的观点并不是唯一的可能性,而他主张,反对任何客观真理将会走向极端,并已经"将家庭治疗者引入死胡同"(p.407)。他提倡"合作构建主义"( coconstructivism) ,承认根据个体或群体情境所建构的现实的各个方面都很重要。治疗师与家庭一起建构对事件的理解。心理学空间Ze2rGxjK!i2P

心理学空间'u-x$r2yH*Z+ONSi

有些构建主义治疗师运用了认知主义的概念和技术,有些偏爱建构主义者和其他构建主义者会反对的自我心理学的观点。凯利的个人构建理论(pp. 240 , 241)也提供了一种构建主义的方法。这种方法中的"治疗师应作为研究顾问"(凯利的用语)帮助患者形成他们的个人建构,从而更有效地处理重要的问题,增加对生活的可能性的可选择观点(Efran &. Fauber ,1995)。心理学空间1naq[2y y-wi

j D5|t H,W}0解释学治疗 解释学作为对语言的一种解释,与建构主义有许多共通之处,但依然倾向于客观世界。伍尔福克(Woolfolk, 1992) 更赞同解释学而不是建构主义,并认为,我们能在各种语境中使用各种方法来评价真理。他坚决主张,唯有证明客观性真理,我们才能够保护我们的文化传统和实践。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方法,解释学包括技术、价值澄清、自我发现和自我解释。

j]G^"kJ0心理学空间8D'N hX tS"`P8y[

后现代治疗和学院心理学

]bv UH9fb0

BJ0TK&D0波尔金霍恩、(1992) 认为,熟练的实践者所做的心理治疗实际上是一种后现代实践,同时也给学院心理学以选择。诸如行为分析、罗杰斯的自我心理学以及精神分析这样的心理学可以重新解释为发现的隐喻和患者组织其经验的认知图式。他证明道,治疗师很少从心理学的研究中发现有用的知识,因而不得小发展他们自己的知识体系。他们这样做并非要利用学院心理学已经证实的假设真理,而是要观察周围的条件,并运用他们自己的思维模式,去建构一种实用的治疗知识体系。他认为,作为实践心理学的一个分支,人们可以最好地应对学院心理学。他宣称,因为后现代主义已经在实践方面占统治地位,因而学院心理学将成为后现代主义的分支。心理学空间?zd'r2n)An*r

4Qz O2G"x:U0应用心理学空间!Vn2[A#yiw

心理学空间m`"X~ I I

构建主义(比与它密切相关的建构主义更多地)已经将某些努力转移到了教育上(例如,Jones & Maloy, 1996; Marlowe &. Page , 1998;Palinscar , 1998; Richardson , 1997) 。它并不强调知识,而强调"与特定实践团体相联系的话语、准则和实践的能力" ( Palinscar , 1998 , p.365) 。改进教育的努力应该包括强调日常使用的知识,接受多种类型问题的正确答案的多样性,并且"促进一些知识类型的社会建构"(Berliner &. Biddle , 1995 , p. 32 7)。下面是一些支持者们提倡的方法:

cl D5q0z4c&P6k|0
  1. 促进意义而不是客观的知识的社会建构。
  2. 跨越学科,而不是在学科范围之内学习。
  3. 鼓励社会公正和民主讨论,而不是民主的团体支配。
  4. 达到对意义的相互理解,而不是从成人那里获得知识。
  5. 在阅读、计算和讨论时建构意义,而不是从前辈那里获得知识。

C:B5{)E"^ A2j0讨论将来对个体和社会有意义的东西,而不是学习那些用来考试的标准化的知识体系(Jones & Malloy , 1996 , pp. xvi , 362) 。构建主义者试图传达这样的信息,即他们对科学的爱好多于对科学的精通,对数学的爱好多于对数学的精通。构建主义论者坚持认为一个民主国家需要的与其说是技术或专业化的知识及熟练的技能,不如说是相互健康地尊重性别、阶层和种族。事实上,他们认为,专家太过强调经验知识的重要性。正是常识、经验和富有思想的评价才使世界得以运转。作一个比较就会很容易发现,这些原则与人本主义教育有多么地相似。

Qv{%X] LywrK&A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后现代主义 社会建构 心理治疗
«家庭治疗中的社会建构主义 后现代与社会建构
《后现代与社会建构》
后现代主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