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进化理论的常见误解
作者: 巴斯 / 4527次阅读 时间: 2014年1月10日
标签: 进化心理学 生物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对进化理论的常见误解

尽管选择的进化理论看起来非常简单,但这些理论还是产生了大量的误解。也许正是由于这种简洁性,才使得人们在浅尝之后——比如在读了一两篇通俗文章之后——就认为他们已经完全理解了进化理论。其实,即使是进化生物学领域的专业人员,有时也会陷入这些误区的泥潭。

误解1: 人的行为是遗传决定的

遗传决定论(genetic detenninism) 认为,行为完全是由基因控制的,很少或者根本不受环境因素的影响。许多人反对用进化理论来解释人类,主要源于他们错误地将进化理论和遗传决定论等同起来了。而实际情况则刚好相反,其实进化理论的解释框架完全是交互作用式的。如果缺乏这两种必要的成分: (1)进化形成的适应器和(2) 促使适应器得以发展和激活适应器的环境输入,人类的行为将不可能发生。以茧子为例,如果没有进化形成的茧子生成机制,以及环境因素对皮肤的反复摩擦,那么茧子将不可能出现。所以,当采用进化理论来解释茧子的时候,我们从来不会说"长茧子完全是由遗传决定的,和环境没有任何关系"。其实,茧子是环境输人(皮肤反复受到摩擦)和适应器(对反复摩擦很敏感、并且包含特定的指令让皮肤受到反复摩擦后长出额外的新皮肤细胞)交互作用的具体产物。实际上,适应器能够得以进化的原因,正是在于它们为有机体提供了与环境中的适应性问题作斗争的工具。

所以,遗传决定论——行为完全由基因决定而与环境没有任何关系——显然是错误的。进化理论并不意味着遗传决定论。

误解2: 如果行为是避化来的,那我们就无法改变它

第二个常见的误解就是,进化理论暗示着人类的行为是无法改变的。再来考虑上面关于茧子的例子。人们能够创造出某些物理环境,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免受摩擦之苦。这些没有巨大摩擦的环境就是我们人类自己所设计出来的变化,这种变化阻止了潜在的茧子生成机制的激活。理解了这些适应器以及能将它们激活的环境输入,那我们就能够改变我们的行为,从而减少茧子的产生。

同样地,如果我们理解了我们进化形成的社会心理适应器,以及能将这些适应器激活的社会输入,那我们就拥有了强大的力量,能按照实际所需的目标对我们的社会行为加以改变。看看下面这个例子。有证据表明,男性在推断性意图上的阈限通常比女性要低。当一个女性对一个男性微笑时,男性观察者往往比女性观察者更倾向于认为该女性对那个男性有兴趣(Abbey,1982) 。男性很有可能拥有一种进化形成的心理机制,这种机制能够激发男性去搜寻偶然的性交机会( Buss,2003) 。

然而,有关这种机制的知识能够让人们的行为发生变化。比如说,如果男性知道了他们推断性意图的阈限比女性更低的话,那么在原则上,他们就能够利用这些知识,从而减少错误推断性意图的次数,并减少他们不必要的对女性作出性接近的次数。

我们的行为并不是不能改变的。只要知道了我们进化形成的心理适应器,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社会输入,我们就能够在特定的范围内对行为加以改变。不过,这并非意味着行为的改变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我们对进化的心理机制了解得越多,那我们改变行为的能力将会越大。

误解3: 当前的机制是最佳设计

适应器的概念,即机制总是拥有进化了的功能,这一观念在20 世纪已经引发了许多重大的研究发现( Dawkins , 1982) 。然而,这并非意味着现代人类所拥有的适应性机制就是"最佳设计"。工程师可能会对我们机制的构成方式感到汗颜,但有时候,机制似乎又是零零碎碎地拼装起来的。实际上,有许多因素让我们认识到现存的适应器的设计远非是最佳的。这里我们仅考虑网点(参见Dawkins, 1982 ,第三章)。

最佳设计所遇到的限制之一在于进化的时间间隔(evolutionary time lags) 。回想一下进化的含义,进化是指随着时间而发生的变化。环境的每一次改变都会带来新的选择压力。由于进化过程发展得非常缓慢,往往需要选择压力在数千代中不断地出现,所以现代人类其实是先前环境的设计产物。换句话说,我们拥有石器时代的大脑,但却生活在现代社会中。比如,对脂肪的强烈需求,在过去那些食物资源稀缺的环境中是具有适应性的,但在现代社会它却能够导致动脉阻塞和心脏病。在塑造我们心理机制的环境(即持猎—采集者时代的大量选择性环境)和当前的环境中间存在着巨大的时间间隔,这就意味着我们拥有的进化形成的心理机制对于当前的环境而言并不是最佳设计。

最佳设计的第二种障碍,与适应器的代价有关。请考虑一下驾驶汽车所带来的生命危险。原则上讲,如果我们强制要求每个人都驾驶装甲车,车内填充10 英尺厚的保护材料,而且将行驶速度限制在时速10 公里以内,那我们就能将驾驶风险降到接近于零( Symons. 1993) 。但是,这种解决方案的代价是非常巨大的。同样地,我们可以假设这样一个例子——选择已经在人类身上塑造出一种对蛇的极度恐惧感,以至于人们根本不敢出门。这种情绪反应确实能降低人们被毒蛇咬伤的可能性,但它带来的巨大代价也让人望而却步。此外,这种反应还会妨碍人们去解决其他的适应性问题,比如去采集水果、植物等必需的食物资源。简而言之,现代人类拥有的怕蛇反应并不是最佳设计——毕竟,每年还是有数以千计的人被毒蛇咬伤,其中有些人最终死去了。但是总体上看来,这个机制的运作成效还是非常不错的。

所有的适应器都包含一定的代价。相当于其他设计而言,如果一种设计带来的收益远大子它所引发的代价,那么选择将会青睐这样的机制。所以,尽管我们拥有的大量进化机制都能够非常有效地解决相应的适应性问题,但它们远非是最佳设计,因为每一种适应器都要受到代价的限制。进化的时间间隔和适应器的代价,是适应器为什么并非最佳设计的两个主要原因(Williams, 1992) 。

总之,有些人反对用进化理论来研究人类自身,主要源于对进化理论的几种常见误解。与这些误解相反的是,进化理论并不意味着遗传决定论:我们在大自然面前也并非完全无能为力;我们现在拥有的适应器也并非是最佳设计。澄清了这些常见的误解之后,我们下面将转而探讨现代人类的起源问题,以及心理学领域中促使进化心理学得以出现的重大事件。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进化心理学 生物学
«亲本投资理论 进化心理学
《进化心理学》
计算机生成的面孔进化»
延伸阅读· · · · · ·



Array
(
    [catid] => 505
    [upid] => 56
    [name] => 进化心理学
    [note] => 进化心理学Evolutionary Psychology

是生物心理学的一个分支,产生于20世纪80年代,主要代表人物有David Buss、Jerome H Barkow、Ledaosmides和John Tooby等人。进化心理学从进化论的角度出发,运用进化生物学的原理和方法来探讨人类心灵的结构和起源。
进化心理学认为,人类的心理(Mind)就是一整套信息处理的装置,这些装置是由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其目的是处理我们祖先在狩猎等生存过程中所遇到的适应问题。 [type] => graduate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104 [tpl] => [viewtpl] => [thumb] => 2010/08/1_201008221026021a3d1.thumb.jpg [image] => 2010/08/1_201008221026021a3d1.jpg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1022,505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320 [upname] => 心理学分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