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作者: 李維榕 / 2885次阅读 时间: 2014年1月0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F%X0t]pa

化作千风心理学空间F B9a8KC4R

[7m1_D,z LT02014年1月11日心理学空间6]!lB$NJBq7@-n(U

/O,q-S KOx\0李維榕博士

z$e ~l6`|0心理学空间B p6{ Mf n%H^]'k

故事从家开始心理学空间mt'} Rb-|;T{9s n

Wq)o:k{f?Y0一个人怎样处理自己的后事?可以是十年后的考虑,也可以是一转身就要面对的问题。

t1uzZ,Gv0心理学空间4p pgCg

我婆婆去世前,每次长居海外的子女回家探望,都会带着全家去为她找骨灰龛,我们也陪着她像找房子一样,细看每个龛的位置是否景观宽敞,光线充足,左邻右里的照片是否面目友善,千万要避开恶邻。好不容易才找到大家都认为合适的,婆婆也就十分放心地再也无后患之忧了。

'a"@]1j {p{0b8F7@T0

.q D&\tL0公公病重时,没有人敢与他谈死,更难以提到身后事,也不管他生前多么讨厌繁文褥节,身后完全任人摆布。家族有一种迷信,认为人在弥留前必须穿上寿衣,才会为子孙带来福气。因此在临终时,家人手忙脚乱的为他更衣,只见他眉头紧皱,满面的不耐烦,连安静地离去的权利也被夺取了。

L/S,n1G@-zX0心理学空间(G8`gE w'k'e

最近朋友从网络上转来一篇叶金川写给子女的书信,吩咐下一代怎样为他安排后事。叶先生是台湾前任副巿长,也是著名的登山专家,登过不少名山大川。他认为一个人如果能在「生前」头脑还清楚的情况下,让配偶子女都了解自己对生命尽头的态度,应该可以减少在急救或处理丧葬时家属面临的挣扎与纠纷。心理学空间@@2Ixp olW.u

心理学空间#E t%l O~0E

书信交代遗愿

[O4AUV7~)N~0

2P(V"l@:i7vd0这篇文章很值得我们思考,也许洒脱的人生应该就是如此吧! 必然有这么一天「叶家宴」不会一直开,天下宴席总要散的。根据生命表,19 年后 我必须跟大家说再见,但可能是下一刻,也可以是 38 年后;就怕还没准备,匆忙间上路,重要的忘了说,不如现在说个透彻。心理学空间s0X*U&Q|

心理学空间 \k)y7^h V/O

儿子们,记着:心理学空间_d/{%^|u-u Q

心理学空间3aM"G9J-E6A"f\5f {

如果我没法醒过来不要串通医师凌迟我!我想活得精采、走得帅气,不要管子,有气切管、尿管、胃管,怕走得牵绊;停止维生治疗吧!多拖几天并不会增添我生命的色彩。  

1P'N.Kek#uv0

| G%e} uU0心脏升压剂、洗肾、叶克膜省省吧!健保都快倒了……。心理学空间ugc"^1h5Ep

心理学空间\I D#{7jRvI

能用的都送人,心肝应还是好的;有了我的心可以登高看更远!有我的肝酒量不会退步!至少眼角膜、骨头可以用,肾脏最珍贵,我肾没有虚。 儿子们,孝顺爸妈要趁现在!我走了后孝顺就成了做样子、给外人看的; 所以追思葬礼省了,墓园、墓碑也不环保,偶而将爸爸放在心里就可以了。 骨灰火化后,混合饲料丢在七星潭喂鱼!留下一小撮带到合欢北峰,洒一点点就好;记得带你们的妈咪来陪我,在她百年后,虽然有时嫌她唠叨,但没人念了倒是有点不习惯;有老伴很幸福的,感恩啦,老婆。 亲朋好友们:不用来,没追思会,白包也省了。如果坚持要付,预付可以打六折,我现在要用。网络上留有我的语录,还有给大家的真心话;没事上网看看也许会有新启示。  

[u Xo7f"[S7T0心理学空间)RX/L0~ T-s7k{2A

想我的时候来合欢北峰!能来,任何时候都欢迎,但四到六月最好。看看高山杜鹃,带来香槟,别忘了高脚杯,我喝酒可是要有规矩的; 可以教你们看星座:天蝎心宿二、牛郎织女天津四、猎户大犬、冬季正三角。不会看?可别说是我山友,这样我多没面子呀!  心理学空间Q*}j6@{]'`8V

K6@/Y+Dk,i}6do0我可以接受不爬山的山友、不骑车的车友、不喝酒的酒友、就不能忍受──看不懂星座的山友!心理学空间-Wky2FK8`

心理学空间9ONI/~2jm?QlQ

我一生清风,但求化为千风,了无遗憾。心理学空间 gT!G[,el,M$X4{U

+L`L'n&@3Y0爱你们的叶金川心理学空间T%x[a GyH0e,p

心理学空间%mdV(dg3H

理想送行场面

)`{)hsDkxp8s G0心理学空间6B3Q)zU,R

叶金川的书信在网上常有转载,这一封是我最喜欢的版本。一个人要活得精采不难,要死得潇洒就很不容易。专门作临终辅导的家庭治疗师Ruth Moore 在自己临终前,把亲朋好友都请到床前,对他们说:「我知道我死后,你们会来追悼,不如趁我现在还活着,就告诉我,你们会说些什么?」Ruth 就是这样不但参与而且主持了自己的追悼会。心理学空间0u2X3K*V7VC0d{

心理学空间#rMG.kG.C

我不知道临终前听别人对自己的歌功颂德,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对我来说,那绝对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我想 Ruth 也不是真的想听友好的追悼表扬,她只想在离去前,有机会与自己亲近的人最后相聚。心理学空间R I0HXj8dZ'd

心理学空间2T9EJ3@;g

这种想法很浪漫,只是人在病重时,大都力不从心,不一定有精力处理如此情绪高涨的道别。有人留了一瓶 1982 年 Chateau LaFite,一直想找个值得庆祝的机会开瓶,等到病危时,想与友好最后一次分享,却再也来不及了。人的一生真的可控制的事物不多,尤在弥留之际,人人都手忙脚乱,情绪失控,千言万语也难言了,又何来对酒当歌的洒脱?尼采的宿命论,认为人的出生就是注定步向死亡,如此说来,叶金川的未雨绸缪是个明智之举。当然,怎样处理后事,每个人都有不一样价值观,不一样的期望。我看过一部意大利导演 Fellini 的电影,整部影片是描写一个丧礼,一艘大帆船,载着各式各样的人和动物;一头大象,一群猴子,穿梭在七彩装扮的小丑、黑白服饰的修女,还有 Fellini 制作中经常出现的一位超胖女士当中,你追我逐。整个过程好像参加了一个混乱的马戏团,或是一个彩色缤纷的嘉年华会,也不知道谁是主人,谁是客人,甚至谁死了。闹哄哄、乱糟糟,在一片悠扬的女高音歌声中,扬帆出海! 片名我忘掉了,但是影片内的境界却历久不忘。如果我死了,这将是我理想的送行。当然最好还要加上美味的食物,把家中藏酒及山珍海味都全部带上,为各人提供一顿历久不忘的美燕。我自己虽然无法再好好品尝,一别红尘,且留一番滋味在人间!心理学空间]tq!w6g eW a-rW5SL

,gA!bSJRH U0李維榕博士

A[ipr1Pb7r0

Ku{3x"^(P2^N[0http://acafamilytherapy.org/wordpress/?p=434

F.q `ydG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卡夫卡的境界 李维榕
《李维榕》
代代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