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小心靈
作者: 李維榕 / 1900次阅读 时间: 2009年6月0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d,}}$F*GU A"ZC

脆弱小心靈
p*SUf!?(`0李維榕博士/香港大學家庭研究院總監心理学空间 s,N)l t)t$AE
放下盾牌,還要有一顆挨得下利劍的心臟,
x}rB2H#c){$E/B0否則的話,全部精力放在保護自己那脆弱心靈,
rTc~'yI7\,g%D0又哪顧得了對方!
4E+m jG|h(Pf6G0
I0o,AOy9V0
'[J RH-c~ ?,q/Ex-TH0在車站候車,看見人龍中一位母親不時轉身去罵跟在背後的兒子。孩子大概十一、二歲,好像沒有任何值得挨罵的行為。母親那背向兒子的眼睛也不可能看到孩子是否在搗蛋。心理学空间s/H'{q6E'T
但是她久不久時就回頭,漫不經意地罵道:「跟得貼一點,不可亂動!」
^6{{9N(Xg0兒子也漫不經意地,不加理睬。
*a M'Jq1L |0不久母親又回頭:你再亂來,我就給你兩巴掌。
s*A0\3Ebok4`+Sy"o6t0兒子也是面呆呆地毫無反應。
S;\(t!H@ui ]*N0我看著,起初覺得這女士十分無理,而且無禮,在公共場所用她那刺耳的聲音,侵犯別人的寧靜。心理学空间 _R nV5E;}fpS"l
車子遲遲不來,我很快就發現這母子背面,原來還有一位父親,他一面靦腆,表情與兒子極為相同。我怎樣知道他們是父子?因為他們除了表情一致外,我看到孩子不時有意無意地用身體向他靠近,兩人眼睛毫無接觸,卻流露著一種不言而喻的親密。心理学空间 `0Gs5i^L$Sk-V:V
父母子三人的微妙互動,讓我突然明白,母親對兒子的數落,可能是她接近兒子的方式。
oV0AI'_9nA0罵人竟然是親密的表示?這論調實在難以讓人置信。
L E#_;a e Om0記得治療大師Satir的一個案例,一名男子用刀追殺妻子。她卻對妻子說:「他只是向妳表示親密而已!」
Y$`R)X!G#s*CZ0既然動真刀都是一種親密的表示,舌槍脣戰又豈能例外?心理学空间;d#d O9`n@rL
在心理治療的領域中,有一個稱為重新定框(reframing)的技巧,指的就是如何以新角度來演繹事實的一種方式,為那原本不堪的行為,加一點創意。心理学空间`7\Sa(NuO U-o(V
其實,罵人也好,不停囉唆也好,死纏爛打也好,都是一種要求親密的行動。家中那不斷向老爸問長問短,讓他煩不勝煩的老媽,她求的是什麼?莫非是想接近那心不在焉的老伴!
+X sF.J%wUX&P0最近在一個電視的訪談節目,看到一位被訪問的台灣作家,她批評時下一些女士,總是那樣不識情趣地纏擾著那下班回家累得不可開交的丈夫,要吃什麼?不吃什麼?燒牛排好嗎?要燒幾分熟?五分熟太生了,八分又太熟!
Ey2se Rr/e2C"V0這種對丈夫的關懷,不但毫不討好,反而讓對方逃得遠遠。
x,X|1W`WP0這作家的話並非沒有道理,只是她漏了一點,就是這些等了丈夫一天的妻子,要求的是什麼?不外是親近對方。哪知對方不解風情,心中不是味,話就衝口而出,對方愈沒有反應,話就愈不動聽,而話愈不動聽,對方愈更沒有反應。這一切不過是個惡性循環,誰也怪不了誰。
S sMie&MY/B-N ]0問題是,人是需要密切關係的動物,缺乏這種基本的需求,我們就會毛病百出。如果只是囉唆一點,那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嚴重時可能出現各種身心症,甚至是癌症,那才真糟!
U4S*~;^)wF@:S0可喜的是,如果你從「要求親密」的角度去瞭解一些不受歡迎的行為,也許會令我們茅塞頓開,甚至衝破一切困局。
5x8gr0_h0Ia5C0我最近就看到一位男士,驟眼看去,事無大小,妻子什麼都是做得不對的,單是不懂得看說明書,就已經讓他振振有詞地數落了半天。我看他妻子打扮時尚,正想恭維她的衣著品味,沒想他又一盆冷水,說:我最怕女人穿著有流蘇的衣服,吃起飯來流蘇都沾到飯菜上去,太不衛生了。
fFL#T0~7M0我看妻子圍著一條十分好看的圍巾,正想問她去哪裡買得到,他又搶先說道,我完全不覺得好看,圍巾是十分危險的東西,上車下車,極容易產生意外。
U&z+H+z$t*fx F5v d@0接二連三的奚落,不但妻子滿不是味道,連我也覺得掃興,心想,糟了,這位先生必定覺得我這治療師跟他太太一樣不濟事,因為他對她的全部不滿,我也同樣擁有。
S,t[G{2?2}Uqa/i$[;hw0最糟的是,妻子已經氣得不想理他,他仍理直氣壯。我好不容易讓妻子不被氣跑,繼續與他對話,她說:我知道我丈夫看不起我,總是認為我沒有出息。
T E&Vu2P!RD8J0J9v3c0沒想到他繼續口不擇言:我是真的看不起她,工作那麼多年,仍是幹不出什麼名堂……。
"hOik!e z9J"R0這位先生要求接近妻子,可是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把妻子打走。我沒他辦法,正準備投降,他卻說得興起,一宗宗地繼續數落妻子。
.PB${6W:P8g @ iq0我阻止不來,卻突然發現,這男人其實盯得妻子很緊,她的一舉手一投足,面上一個不經意的表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Ybz4@2~j0不是有很多已婚女人都會埋怨丈夫當自己是透明人,即使變了容也不被對方察覺到嗎?
[B1z^yg\B X0這位先生恰恰相反,他的專注全部放在妻子及女兒身上,只是如此近距離地把人放在放大鏡下觀察,又怎能不是看到毛病百出?
:ZtA ]!RR3G-s0怪不得妻女對他萬分抗拒,已經到了妻離女散的程度。他的精神科大夫給他抗憂鬱藥之餘,同時提醒他說:千萬要對家人說些好話,不要老做批評。他回家後,真的嘗試對女兒說些好話,但是過後他又十分不甘心,覺得這是違心之言,並不是他想說的話。心理学空间+Z4?(RU](b
明察秋毫,加上事事求真,那簡直是這男士在處理家庭關係的死結。
"Mn.VV6Cg['E0他還理直氣壯地對妻子投訴,說:女兒分明沒有值得讚賞的地方,卻偏要我讚她,做父親的卻不能說真心話,讓我十分不能接受。
!\B,i_ U.@6Uy0妻子氣得向他直瞪眼,他看在眼裡,又說:妳快去看心理學家,妳不知道自己瞪著眼時多麼失控,必須吃藥去!心理学空间:AX:Ur?*s0k
我見過這對夫妻兩次,由初時被他那無可理喻的行為嚇到,到漸漸理解他的內在心態,才體會到他的孤獨及如何固執地維護著自己的孤獨。
u`dEh'p0我問他說:你究竟想對妻子說些什麼?心理学空间PO6}7^$uEU.Kh
他說:我是想告訴她,我為了達到她的要求而向女兒說了一些違心的話,想她瞭解而已。心理学空间2RTdt5B8E(w{ X
有趣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實際上所說出來的話,與其原意相差千里。心理学空间 K2c$x${,M6G-i u6n
要求接近,卻說出拒人千里的反話,也是近代人的一個大毛病。心理学空间)J2s-X Y;yy;q;d
為什麼這位男士不能直接地說:老婆,我需要妳!我不能沒有妳!心理学空间dPLU!qc$P|
道理也很簡單,因為他最害怕的,就是如果說出自己心底的需要,萬一對方不接受,那該如何是好?人的最大恐懼,就是被人拒絕,為了避免別人的拒絕,我們往往會言不由心,說盡反話,裝得一幅不在乎的模樣,其實心底裡,卻是帶著無限的渴望。心理学空间.e2NI*qNS
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們就會明白這位男士的苦心。表面上那不停挑剔的惡人,骨子裡卻是那麼地期待著妻女的接受。
I k(v3x8tnS0他說,自己就目睹著父母不和,心中一直對父親懷恨,沒想到自己長大了,發覺早期父子間的不和,竟然再次出現在自己一代的父女身上;這種一代又一代的惡性循環,像一幕無可逃避的希臘悲劇,只是重演時讓劇中人更是怵目驚心。心理学空间DT~z3x5}'l3{
可喜的是,妻子明白了丈夫內心的掙扎,終於願意暫時放下恨意,嘗試重整夫妻關係。
I'o(TuSXfq$Mf0她說,這麼多年來,對婚姻生活的不調和,實在令人心痛!心理学空间*M3k+^S:?GFH!~
她把手按在胸口上,以示心痛。我趁機讓丈夫把手按在她痛處,讓他們親近。心理学空间*X-@7Q#mW9I
誰知他說,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她指的那個地方,並不是心臟的位置。心理学空间8\$\i{/j |2W5k j
我忍不住說,她說是,就當是吧!
1o+{x&h?"x OY0好在他不再爭辯,真的把手按在妻子的胸口上,為她輕輕地按摩。還說:我的壓力都走到頸背上,妳上次給我按摩,真的很舒服。
G ^F8aR(O$i#Q(n&Fv0我離開時,隱約聽到他對妻子說:老婆,不要再生我的氣吧!心理学空间'LF)R4O&?
在我的家庭工作中,碰過很多凶爸爸,有的是真的大男人主義,認為女性比男性必然低一等級,但是更多的是小男人,在妻子與兒女前抬不起頭,被拒於家庭的門外,只有整日惡言相向,落得大男人的虛名,心底下卻是那般的脆弱與無助。心理学空间 i ~#jB&AUoA
也許任何親密關係,都需要雙方放下盾牌,還要有一顆挨得下利劍的心臟。否則的話,全部精力放在保護自己那脆弱心靈,又哪顧得了對方!
(|(c:CYK&h9K(k/^(lt0
o"`&FSv@g0
+L+S@nQ(}|x~0(文轉載自《張老師月刊》第378期,2009年6月號)心理学空间lR ZO;X @
 心理学空间8YKG5cbZQ(G,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伴侶與家族 李维榕
《李维榕》
尋找理想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