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弃和虐待儿童的图式治疗
作者: Arnoud Arntz / 4989次阅读 时间: 2014年7月10日
来源: 陈明 译 标签: BPD 边缘型人格障碍 图式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Wa.B!U3f-w9I8pq4m0遗弃和虐待儿童图式治疗心理学空间.?m9Bq3TW3r

q[SD;]0来源:《边缘型人格障碍的图式治疗》心理学空间~*z&LE Y~a1j7a7p
作者:Arnoud Arntz and Hannie van Genderen心理学空间G rErq
翻译:陈明心理学空间h A"|9[$f"Q3f6R

心理学空间_'P8\1\;vhxG

被遗弃/被虐待儿童简介

"j f{ C)M%G9u0

p6V;Bp+\#Ke e0

;g}@s{z0T#a0心理学空间t6CYC1T

被遗弃和/或被虐待儿童通常被称为“小...”(也就是患者的名字)。在我们的案例中,我们以诺拉指称患者。因此,她在此模式下变成了“小诺拉”。心理学空间O _ ]k(c#p'k8N8t,g

_/M/ymTF0CS0心理学空间p| F9{@G#q*cM

Q"iY'OHn2V;~:lC0小诺拉是悲伤、绝望、伤心欲绝的,常常处于彻底的恐慌中。在此模式下患者自己的声音通常变成了一个孩子。她的思想和行为成了4~6岁的样子。在这个世界中她感到孤单,并深信没有人关心她。她在此模式下的基本的信念是,她不能信任任何人。每一个人都会虐待她,并最终抛弃她。世界是一个险恶、危险的地方,没有她的未来。小诺拉以非黑即白的模式思考。她需要持续和即时的安慰来解决她的问题。她没有能力帮助自己。在治疗的第一阶段,治疗师将主要面对小诺拉的危机情形。在治疗过程的早期阶段,患者在其他时刻是不可能表现出她的被遗弃儿童一面的。(案例对话,参见第九章“遗弃和虐待儿童的治疗方法”)

EC X2W$G&B0

c!umbeLV0

;I2ge&^8K*cB0心理学空间`+C0E.]*j,@ kL"Y4E g

当患者处在这种模式时,她纠缠着治疗师,希望他拥有解决她所有问题的方案。她期待他给予她完全和持续的安慰与同情。在这种模式下,治疗师经常感觉到病人的期望让他不堪重负。在试图应对她的哭救时,他会倾向于太过匆忙的寻找实际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他会试图指导她去危机中心,使自己得到摆脱。当诺拉处在恐慌中时,所有实用的解决方案似乎都不可行。小诺拉无法理解危机迟早会结束。心理学空间sr ]t0YN+f

~$[e"g!bE*NRo'C0心理学空间:kIb/T[$q!Pq}W

'X!^0y3[&v kI]6Jh0如果治疗师持续的建议切实可行的方案,诺拉的绝望情绪和治疗师不胜任的感受只会变得更严重。太快的涉及到她,小诺拉会觉得被误解和拒绝而变得更加绝望,心理学空间,K,ndn+z)P(v@

0m2B2L'B-b*l:r\i0

Ey`)G^R0心理学空间l!U5`%H_ X PI

治疗师必须允许小诺拉在这些会谈中存在。他必须支持她,验证她的感受,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鼓励她和作为治疗师的他链接,并应对她过去的侵害。总之,他必须提供她在童年时最有可能被拒绝的部分。

"Jd*V!ov2v&I/V0心理学空间pu@r.n)u]xi

心理学空间nPMBaS

}-Vc ?h8c0遗弃的和虐待的儿童的治疗方法心理学空间M0Cq]ID+ZM4I

` S%BZY$J0治疗关系心理学空间1G.Ol@ _G

心理学空间%^{3bO } {n:kigS

正如在第四章讨论的,与患者建立信任的治疗关系是启动治疗前行的连续利益点。当患者处于遗弃儿童模式时,治疗师可以给予她支持和安抚。此外,他可以帮助她找到满足她需求的不同的健康观点,同时尊重其他的需求。在这一点上,治疗师没有必要为患者的问题想出实际的解决方案,而是与患者的情感和权力共情。治疗师以热情和理解的方式支持尤其重要,他的患者应该清楚地听到他声音和基调中的这些语气。在患者生活中不同的阶段,治疗师可以亲自打电话给她或允许她致电自己,以此作为额外的支持。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让曾经是小女孩的病人学会感受共情。随着治疗的进展,健康成人模式将为被遗弃的孩子提供更多这样的支持。正因如此,额外的关注(比如,在治疗期间的电话问候)将变的不那么重要。

V$A5~ S6A/{0心理学空间 _HDd^e

感受心理学空间!O(JJ@'x

3w{-@A$X#v0实际上,这个阶段治疗中几乎所有的经验技巧都是有帮助于允许被遗弃的孩子有机会来表达她的感情。这些技术,尤其是意象重构和历史角色扮演,也体现了她在应对困难情景时完全正常的寻求和接受帮助与支持。在以后的治疗中,她将学习将这种态度融入到她的健康成人模式,不再经常要求治疗师的支持。为了鼓励这一点,刺激病人扮演照顾属于被遗弃儿童的健康成人角色形象是有益的。这对于大多数的BPD患者而言,直到治疗的最后阶段才可能。当患者因环境所迫,接管他们的童年期的父母(们)角色时,治疗师必须小心,不要指望病人在治疗中太早扮演健康的成年人的角色。首先,患者必须在她长大成为健康成人之前,有一个可以作为孩子并体验到治疗师关心的阶段。在历史角色扮演的第三阶段,她必须尝试不同的行为,这是最困难的,因为她的个人经验非常有限。治疗师可以在患者自己尝试这些之前通过模拟选择帮助她。心理学空间 F(TpgzJ\

)`7^ LVm1})y0想法心理学空间2x"Y:G;q {

8G$hyrZT|0利用认知技术,患者可以学习正常的童年期涉及什么。她可以将自己童年时错过的细节具体化,并学习如何在未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患者可以阅读一些普通儿童发育(的知识),来增加她对正常发展的理解。此外,治疗师可以建议她学习儿童的普遍权利,以了解实际上什么是正常标准的概念。治疗师可以使用卡片或录音来谈论一些关于病人的积极事情,并要求她在家里读或听这些。其中,患者在被遗弃的孩子模式中所犯的最重要的错误是简单的认为,事情以一个特定的方式发生,他们总是这样进行的。她的时间观有些不足,(非常坏)的事情变得不那么痛苦了时间的概念可以帮助她变得不那么焦虑和悲伤。(非常坏的)事随着时间会变得不那么痛苦的概念可以帮助她减少焦虑和悲伤。心理学空间l6h:z/qu%W(uSH

^j W9h*A2L'E0心理学空间,QCa9h,uc6uv

心理学空间T:p5I xEU7d1t

治疗师以友好和尊重的态度和患者交谈,以展现他对患者的赞赏。 他也经常称赞她、认可她作为一个人,以不同的方式努力学习边缘型人格障碍图式治疗的基础知识。 患者还必须学会给自己的赞美。有的时候,患者需要暂时断绝与她的父母或其他人接触。他们会对她的生活产生破坏性影响。这一点特别必要,如果父母持续的以她还是孩子时的相同的方式回应患者。在这种情况下,最好是限制接触至最低,直到病人已经发展出充分强大的健康成人模式时。一旦她做到了这一点,她可以决定自己是否想要保留与父母的接触,以及以何种方式接触。哪怕是暂时的限制接触,对病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她经常感到惊恐,她被罪恶感(惩罚性)所困扰,甚至感觉孑然一身(放弃)。她将父母所谓的不良影响大事化小,同时,甚至有可能对她的治疗师愤怒(保护)。当”只“存在情绪虐待或忽视,而不是身体或性虐待的时候,病人非常不情愿降低与家长联系。因此治疗师在处理这一话题时必须谨慎的讨论两者的利弊。这就需要一个强大的,安全的治疗关系,以及治疗师为患者提供能够额外时间的可能性。暂时停止与父母的接触的触发因素往往是,尽管一周有两次会面,由于父母的日常负面影响,而治疗没有进展。

}C{4K/Y8w^4n0

$vFIK~Uo$G+CIP0正如在保护者模式中描述的,患者可以练习分享她的感受并要求收到新的联系者的支持。 放松和冥想练习,也是一种接受被遗弃的孩子的不愉快心情的学习方式。

'pY6~Bix3M|0心理学空间 n ph Z0B:d{8o

障碍

oje'YIO0

5D-X Ry&b_%?I0治疗师可以成为过好的父母。对病人太多额外的关心会导致治疗师超越治疗关系边界。杨和其他人(2003)将治疗的边界定义为:“治疗师在工作关系之外不与患者接触,不能使病人太依赖于他,或者通过患者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这就是“有限”的重新养育,而不是真的为人父母。“

[/z s#W@n'E2W0心理学空间n{,Jz3M4c^$r

治疗师会把自己设定得太过远离父母的角色,并发现病人的行为很幼稚。他必须发愿并能够至少接受病人困扰的一部分,因为这些困扰来自于一个没有能力独自应对之的年少孩子。在治疗期间,治疗师必须愿意投入额外的精力和时间。他必须清楚病人不是贪婪,而是对一些事情有需要的人。在这样做时,他必须在“太多”和“太少”之间取得平衡,以填满她的需求。治疗师告诉患者,她的需求是正常的,他理解这些需求,但是不能一直立刻或用适当的方式百分百的准备好去满足她们。如此这般,他不会忽视这些需求,或坚持要求患者压抑自己的情绪(那些惩罚性父母会这样做)。另一方面,当她希望他们去如何做的时候,教育她:她的需求不能一直被外界满足,以便要求她等待挫折忍受力的增长。心理学空间(Xs?a9z4j_

/gEaL@j0

.\2z s0r8U ^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BPD 边缘型人格障碍 图式治疗
«超然分离保护者的图式治疗 图式治疗
《图式治疗》
惩罚性父母的图式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