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情中一个症状的改善
作者: Gérard Pommier / 4396次阅读 时间: 2014年7月17日
来源: 许丹 翻译 标签: 带状疱疹 恐惧症 偏头痛 神经症 移情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Ofn2jF4Rpq0移情中一个症状的改善心理学空间O&Qz Yx$qj

D'D,^ M y`0我将举一个临床的个案,进行逐步的评价。这个例子显示了一个持续十年的偏头痛的治愈。这个偏头痛的解决是在几个月的分析治疗中实现,治疗频率一周一次。它的好处在于指出,与通常所说的相反,精神分析会见效很快,有时甚至立竿见影,就如这个患者的个案。事实上,她的偏头痛在几次治疗后就中止了,但是两个月之后由于一个和对我本人的移情相连的事件使她又重新开始头痛。

cTD:t4}1E0心理学空间N)fI2gxVw+n

这个临床的例子同时处理若干个问题。首先,处理一个现实神经症,即这个三十五岁的年轻女人当前的性的困难。同时也处理一个心身症状,即她的偏头痛。但是这个偏头痛本身又和一个既往病史中的眼带状疱疹及生殖器疱疹,唇疱疹的时不时发作相连。最后,症状整体都同样和一个所谓的神经症相连,即蜘蛛恐惧症,它反复出现在一些关于蜘蛛的梦里,并和童年的事件关联。

.~8BqQSu0

F8bm8s"}w0因此,你们可以从中看到治疗的若干个层面,它们和移情神经症相连,后者几乎是瞬间形成的,我想说的是,即从第一次治疗接待开始,这个患者就感到一个冲击,移情相遇下的冲击,这个冲击很快在几个星期之后完全转变了她的生活,甚至还没来得及她自己过多地去说它。

C!|}?2ZBP {0

yH? Xb#j9NY"W0有时,我们说精神分析的治疗是一个话语治疗,这是真的,但是首先最重要的是话语被说本身所处的条件,即进入到精神分析辞说本身并面对分析家。这个病人前来,首先是因为一个现实神经症,也就是说十年来她持续地偏头痛,并且完全没有性生活。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她不是已经结婚很多年了吗?她曾遇到一个男人,她疯狂地爱上了他,这个仅有一周的艳遇很突然地终止。这个男人突然抛弃了她,我之后再叙述具体状况。从此以后,她继续和她很爱的丈夫生活在一起,他们很相爱。从外人来看,他们是一对很快乐的夫妇,但是她和他没有任何性关系,并且她持续地头痛。十年以来,她每天不断地想着抛弃她的男人。

`;EP*^s&? q0

n Mo@{1R/~0这个背景下的另一个因素是,她对住在外省的父母抱有一种持久的罪恶感,她一直生活在这种负罪状态中。她父母二人都病得很重,而她是家中唯一经常去探望他们的女儿,有时一周一次。偏头痛的发作尤其是在去看望他们的途中最剧烈。她很快就发觉她的偏头痛和父母死亡的焦虑连在一起,因为她的罪恶感存在是相对于死亡的逼近,她将会是这个死亡的负责人,因为她不够经常在场。这个患者表述很困难,她来的时候总是很激动,她只是说治疗如何让她好起来。但是她说得很少,她只是讲两到三个梦,梦涉及到对她父母尤其是对她父亲的负罪感。这种罪恶感使她明白了,她如此频繁地去看他们是因为她梦到他们的死亡。她因为她自己的欲望而焦虑,但是这个解释并不改变什么:她继续每周前去看他们。除了她的梦,在她的自由联想中至此再没有什么特别的。有效的是移情神经症本身的作用,因为她说她感到被治疗,从内部改变了,更确切地说,她感到重新成为一个女人,也就是说,她长期被一个巨大的欲望所寄居,一个并没有被明确的欲望,此外对我本人来说也并不更多了解的欲望。

N2})b/cA xqa0心理学空间!y7_rTb-D

我看得出来她很想说话,很想对我说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这使她非常焦虑,并且需要她作出特别的努力。总之,对我来说当前很明显的是,她的焦虑被隐藏在治疗中,而她在分析之外好很多是因为偏头痛消失了。我甚至觉得她被她想说的东西所焦虑,以至于当焦虑特别强并且她刚好要说的时候,我自己打断她的话而不是让她这样焦虑下去:总之,我不得不进行一些时间很短的治疗为了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如此迅速呈现积极效果的治疗。这样作有些奇怪,但是我阻止她说话是因为我认为继续的话她将会更焦虑。心理学空间vc/Y L5T/F?] ob/\

UTHpp/jq0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到现实神经症,性的神经症,如何变成移情神经症,但这是一种自己引发自己困难的神经症。这些困难以以下的方式表现:我将详细讲述一个已发的双重移情事故。首先,她终于可以讲出直到那时她一直无法说出的内容。涉及到的是一个很难讲述的事件,牵扯到她和那个十年前仅相处了几天,但她从此以后朝思暮想的男人决裂的特殊背景。这个男人曾告诉她,她做爱时发出太多的噪声,并且她的快感让他害怕。简言之,这个男人本来想让她安静些,他想让她不出声,甚至他如此想让她不出声到,从那时起他完全拒绝再见她。讲完这个事件后她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她突然对我说:您也一样,您也使我不出声,几个星期以来我都差点说出,但是每次您都打断治疗!这样不让我对您说出这个痛苦的经历可能是使我放松,但是您作了和那个男人一样的事情。不同的是,您接下来继续接待我,而他从此拒绝和我再见面。您不仅再见我,而且我的偏头痛停止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松弛。

N#l{ex)g)sb0心理学空间/R"p dtA@O'G*{-QPm

但不幸的是,两天之后发生了第二个意外移情:我那天晚上在巴黎市中心一个花园吃晚餐。我是和一个女同事吃晚餐,突然我看到这个患者正向我们的桌子走来,她还没有看到我。当她看见我时,就好像是她被这个视觉击中了。显然,如果在这个移情中她是把我放在那个理想情人的位置上,那个她做梦了十年不可能的男人的位置上,她的理想化在那一刹那的目光下被摧毁了。

-AH Q` ? G:R+uDO0心理学空间]0{H/Z,nb4k

也是在那之后几天,她回去看她生病的双亲,她的偏头痛在此情景下再次非常剧烈发作了。但是这个症状的反复是孤立的,因为她在日常生活中都感觉很好,这幸于她重新找到了她女人的欲望,尽管在她生活中始终没有其它男人,她继续和她很爱的但没有任何性关系的丈夫生活在一起。因此她非常满意这一点,但是她的偏头痛重新发作让她绝望。于是,她给我讲一个复发的梦,一个以前她经常做但是最近又重新不断地做的梦:被蜘蛛在大腿上叮的梦,蜘蛛产了一些卵,并且在洞的地方出现一个赘生物。同时是一个巢,蜘蛛的繁衍,又是这个大腿上重要的赘生物的出现,也就是说洞和隆起物某种程度上同时存在。她就这样对我讲起了当她是孩子时,她对蜘蛛的极度恐惧。因此,短短几个月之后的现在,我们和所谓的焦虑恐惧症衔接上了,即这个蜘蛛恐惧症,另外,她始终都有这个恐惧症,只是她直到现在才说出来。于是她想起了一个她一年前得的眼带状疱疹,也就是在和她的理想情人的灾难性关系建立前一年。这个眼带状疱疹刚好发作在她母亲自杀倾向后不久。她一直认为这个可怕的眼带状疱疹发作在被蜘蛛叮了之后,蜘蛛可能叮在她的前额中间。当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一只蜘蛛可能叮她,但她因此在童年的恐惧症和神经症的器官转换症状之间作了一个联想。

-h?+[6`[z(IJ|0心理学空间7pqewol'@I

你们因此可以发现一个在恐惧神经症和转换神经症之间的新连接。仅仅是在这个疱疹发作之后她开始经常性地偏头痛,并时不时的患有生殖器疱疹或唇疱疹。在这一点上,你们可以看到现实神经症消失了,因为她不再去想十年前遇到的那个诱惑者,她在她女人的生命里感觉好多了。相反,由于我上面说到的移情事件,所谓的神经症又重新来临。接下来突然而来的一个梦允许一个新的进展。她梦到她在一个节日,在这个节日里她非常逍遥。有一阵子,她和一个年轻的棕发男人跳舞,她把这个男人按在墙上,她以一种非常主动非常男性的方式和他做爱。同时,似乎她朋友中的一个女同性恋也加入了这个色情场景。当她和这个年轻男人做爱时,她发觉他很瘦,她甚至可以摸到他肌肉下面的骨头,尤其是他没有性器官。在这里她由非常瘦的男人联想到她很瘦的父亲当前的生理状况。同时她认为如果她可以和一个没有性器官的男人做爱,是因为她自己有一个像男人一样的性器官。总之,这是她正常的女性石祖主义,因为就如你们所知女人是非常石祖性的,至少是在她们的幻想里,也是出于这个同样的原因,她们特别爱男人,因为男人给予她们石祖,一个她们看作是她们自己所有的石祖。总而言之:她突然在这个梦中重新掩盖了她自己的幻想的石祖主义。一个同性恋女友的在场也肯定了这一点。心理学空间'ZNI*O)q

6r g)_%q6rf8M1X,PK%QQO0由于几天之后她又要去看望一直病着的父母,于是她发觉她不再有习惯性的偏头痛,因此我们可以设想在梦中有一方面是谋杀父亲的幻想,父亲以这个被阉割的同时同样骨瘦如柴的年轻男人形象再现在梦中。再者,在这个和其父亲有色情关系的罪恶感背后,这个完全俄狄浦斯情结的罪恶感背后,她也了结了不是母亲的石祖的罪恶感,因为她自己有石祖。

J0[dfiB6a0

'A(^kS#Gr.HKg0因此我们可以说这个梦标志了一个转折,在这之后还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唇疱疹的小发作,但再没有生殖器疱疹,并且即使偏头痛的发作没有完全消失,至少它们也非常非常稀少了。

&DW7^FFH0

x!eRq)m-^k0作者:Gérard Pommier 杰拉德•鹏缅,法国精神分析家,精神科医生,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和巴黎第七大学荣誉教授,《拉康派临床》杂志主编,分析空间协会主干成员,精神分析欧洲联合会创办人之一,《地中海区临床》编委成员之一。出版《专名:无意识的逻辑功能》,《如何神经科学证明精神分析》,《反向之爱》,《书写的诞生和复兴》,《论精神病的逻辑》等二十多部著作。

| l%R:vDFF0心理学空间2`1I9W? SW X2dp }

翻译:许丹

#z~7[*w.e \2v0

,kJ T*g h Z0此文是作者2011年北京中法精神分析会议 “精神分析如何治疗?”演讲稿,随后中文版发表于《中国心理治疗对话》第3辑,心身疾病,杭州出版社,2013

k;f"`r.Z&Sa2J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带状疱疹 恐惧症 偏头痛 神经症 移情
«没有了 許丹
《許丹》
如何从法语到中文翻译精神分析著作»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