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A·米勒92岁仙逝:帮助引领认知科学革命的心理学家
作者: 乔治米勒 / 6613次阅读 时间: 2012年7月23日
标签: 布鲁纳 认知科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乔治·A·米勒92岁仙逝:帮助引领认知科学革命的心理学家

作者:艾米丽·朗格

乔治·A·米勒,打破旧习的学者,帮助颠覆了行为主义心理学派并用认知科学取而代之,而这种变化不亚于一场人类思维研究的革命,就是这位学者于7月22日在其位于新泽西平原镇的家中去世,享年92岁。

讣告由普林斯顿大学宣布,他生前是那里的退休教授。他的妻子玛格丽特·米勒说她先生患有肺炎和痴呆症。

米勒博士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哈佛大学开始展现其卓越成就,他和同事杰罗姆·布鲁纳建立了一个被称为认知研究中心的智力温室。在那里米勒博士树立起了他作为20世纪后期主要心理学家的名誉。1991年,乔治·H·W·布什总统授予了他国家科学奖章。

在米勒博士之前,布鲁纳和诺姆·乔姆斯基走上了舞台,心理学的领域被B·F·斯金纳这样的行为主义学家主宰着。长期以来被视作是教条的行为主义理论主要是假设:人们的行为会与奖励与惩罚一致。诸如思想和记忆这样的认知过程是不能被直接观察到的,斯金纳辩驳说道,因此不值得科学调查。

回顾自己带来的心理学变革,米勒博士对《纽约时代》说:这个领域就像是“狗狗在卧倒之前总是要转上三圈的。”

布鲁纳说:米勒博士帮着“把重点重新带回到人——会思考的生物”这一概念上来,正是人们观察着这个世界、加工着信息、转化成记忆并作出决定。

语言心理学家乔姆斯基在一次访谈中说道:“如果说有人因其开创了认知心理学并在过去的60年中促其发展而值得赞颂的话,米勒博士就是那个人。”

米勒博士的很多著作在当今都被视作是经典,而他于1956年在《心理学评论》上发表的论文《神奇的数字:7+-2》更是如此。在那篇文章中,米勒博士观察到:多数人的短期记忆局限于7个信息“组块”。

50多年后,依然是心理学界被广为引用的文章。它对人类记忆电话号码的能力提供了解释。1981年,华盛顿邮报社论版引用米勒博士的理论对美国邮政服务升9位的邮政编码系统提议做出了驳斥。

《神奇的数字7》不是大众科学。为了写明白,米勒博士一开始的前提是人类大脑不是类似于早期电脑的简单机器。

布鲁纳在描述能力时使用的“聪明的智能”,人类能用头脑将信息量组织成被米勒博士称之为“组块”的形式。9个字母,比如说——C,I,A,F,B,I,I,B和M,能被转换成3个容易记忆的信息组块:CIA,FBI和IBM。

霍华德·E·加德纳在其作品《头脑的新科学——认知革命历史》中写道:“为什么这些看起来简单点会有如此明显重要的影响?”,“心理学家用了几乎一个世纪来探索人类思维系统的基本法律,米勒博士在情况不利的情况下,仍对心理学家数年来搜集的数据数量与工程类科学家研发的严格新方法之间的联姻抱有希望。结果可能会产生具有其自主不变法则的心理新科学。”

和其他同时代的心理学家、科学家不同的是,米勒博士信奉其领域之外的学科,包括数学和新兴的信息技术科学。乔姆斯基赞颂米勒博士,因其帮助推动心理语言学领域的发展,乔本人就参与到了大脑和语言的研究中。他是以其对期待与理解关系的研究而闻名的。

乔治·阿米蒂奇·米勒于1920年2月3日出生于西弗吉尼亚州的查尔斯顿,在阿拉巴马大学于1940年获得了历史与演讲学士学位,1941年获得演讲硕士学位。

二战之后,他在军方声音通讯实验室工作,于1946年获得了哈佛大学颁发的心理学博士学位。认知研究中心建立于1960年,早期获得了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哈佛院长麦克·乔治·邦迪的支持,而后者与日后成为了约翰·F·肯尼迪总统与林登·B·约翰逊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

布鲁纳说: “对于被接受的迅速性感到吃惊吗?我认为我们是没有意识到任何地方的人都和曾经的我们一样对狭隘的行为主义方式感到厌烦。”

米勒博士是美国心理学会前任主席,多年持教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洛克菲勒大学,并于1979年加入普林斯顿大学。

米勒博士合著或撰写的书籍包括《计划与行为的结构》(1960年)、《心理学:头脑生活的科学》(1962年),《数学与心理学》(1964年)以及《语言与感觉》(1976年)。

他后期的一项工程是创造了“词汇网路”这个英语语言数据库,普林斯顿的同事菲利普·N·约翰逊·莱尔德,将其描述为“罗格同义词典”的电脑版本。

米勒博士的第一任妻子——凯瑟琳·詹姆斯在1996年即他们结婚57年后去世。家里现在还有结婚4年的妻子——普林斯顿的玛格丽特·弗格森·斯卡奇·佩琪·米勒,第一任妻子留下的两个孩子——阿肯萨斯达拉谟的南希·桑德斯和新泽西莫里斯平原的唐娜丽·米勒;两个继子,新泽西州蒙特克莱尔的大卫·斯凯奇和克里斯多夫·斯凯奇,以及三个孙子。

米勒博士在基督教科学信念中长大,在那种信念中,康复只能依赖于祈祷而不是医疗科学。在《应用社会心理学》中他引用说:“我从小就接受这样一个观念——如果你想的是对的,如果你有正确的思想,你就能快乐、健康和成功。——V·K`库尔与瑞塔·阿格拉瓦尔”

“同时,我也学到,心理学是种罪········因此审视心理学用了我很长的时间,但是当我开始后,我开始意识到:可能思维真的具有影响事物的力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布鲁纳 认知科学
«The Magical Number Seven, Plus or Minus Two 20 米勒 | George A. Miller
《20 米勒 | George A. Miller》
神奇的数字7±2:人类信息加工能力的某些局限»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