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十)
Jean Van den Brouck 作者: Jean Van den Brouck / 2452次阅读 时间: 2014年8月27日
来源: 豆瓣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

*    *

长期流动的父母

存在着所谓的“长期流动”或“不时失踪”的父母。我们有时能在家里见到他们,在呆了很短一段时侯以后,他们就又重新消失了。所有迹象都表明,甚至在失踪期间,他们仍然活着。家里人有时会讲到他们:我们提起他们,就好像他们还在一样。同样有某些物证:他们有时会来信。后来当他们重新出现的时侯,有时他们会讲起失踪期间发生的事情。他们常常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些理由——在他们自己看来是正当的理由——比如工作的需要,或者是因为某些政治-历史的因素。但是我们倾向于认为,这更多地受到一个遗传因素的影响。我们注意到,当一些情况迫使他们留下的时侯,他们就慢慢变得虚弱不堪。他们其中一些人的身体甚至变得憔悴、干瘪,而另一些人则被不健康的脂肪所充满。一些人试图只为了他们的家庭而活着,并将通过自我毁灭式的奉献将自己慢慢地摧毁掉;另一些人对于其周围的人而言,则变得让人不能忍受,以至于所有人最终都和他们自己一样,希望看到他们离开。

长期流动的父母常常完全意识不到其运作方式给孩子带来的问题。首先必须要澄清他们失踪所带来的神秘感。一个到了一定年龄年段的孩子拥有一些必要的探索手段,但是一个婴儿或者一个年纪很小的孩子则可能会被这种现象弄得晕头转向。

越是有神秘感,他们的重新出现也可能越深不可测。不可能总是知道为什么他们重新出现,又为什么在这个时侯,而不是在那个时侯出现。诚然,孩子常常会收到一些相关的信息,但是他/她不总是具备分析这些信息的手段。此外,这对婴儿来说总是特别不利的:口头的交流不能完全照亮神秘的灯笼,而他解释周围人情感动作的能力又是很有限的。

孩子同样试图要确立的是,他/她对(父母)这一重新出现是否要做出反应,做出肯定反应的话,又通过何种方式呢?在某些情况下,所有的神奇方法都毫无疑问地成功了,在另外一些情况下,这些方法又毫无疑问地失败了。

比起我们能给它们提供的一个更戏剧性的方法来说,孩子们同样拥有一系列更具体的方法,它们同样有效果(甚至更好)。例如:做一件大蠢事——一件实在是非常大的蠢事;出一个、或者引起一场严重的事故;生一场病。但是,这些类别非常广泛的行动,对于那些比如说是航海员、军人或者罪犯的父母,都可能是没有效果的。

这里有一个例子,一个小女孩试图通过严重的百日咳这种方法,让母亲从不时失踪的状态中稳定下来。她的母亲事实上也重新出现了,但是只待了一段时间,在确定了她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就很快消失了。小女孩就重新用一种慢性疾病来做尝试,这次同样也是一次完全的失败。她获得的所有东西就是让母亲生活在一个永恒的不安中——在远方!——并让她支付可观的费用来打长途电话,并在每次母亲失踪后能搬到(外)祖母家去住,而不是平静地完全嬉戏于对父亲的完全占有,这一切成就的桂冠是,为了最终能够超越这些手段:她要直到二十岁的时侯才能——在不是没有后遗症的情况下——摆脱这些疾病。我们之所以要坚持向大家展示这一案例,是为了要警告将来那些试图想要使用这一技术的人。

我们因此被迫做出这样的结论,即就我们目前掌握的知识看来,还不存在一种可以让不时失踪的父母的意志重新出现的可靠方法。因此,必须要适应这种情形,这并不是不会导致一些严重问题的。

例如,一个长期流动的父母的令人尴尬的性格特点是,它不停地在孩子的内部和外部世界中制造出一些持续不断的重复的动荡。在他们在家的时侯,一般来说,他们会成为孩子世界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坚持讨好孩子。孩子则慢慢地确信,并开始把他们当作建构自身世界的材料。因此,当父母消失的时侯,孩子就只能赶紧跑去自己用手撑着这段他轻率地建构在父母之上的墙面。但是如果这种情形持续下去的话,最终孩子就不再能消耗其全部精力,来完成这个始终有风险的工作:他/她最终接受听天由命。然后,当他正在全力完成这项(自身世界的)翻修重建工程的时侯,父母又突然重新出现,急着给孩子搭一把手,并且丝毫没有考虑到,孩子正在进行的(重建)工作是由于他们的不在家所导致的。由于父母突然的侵入,就一下子影响了孩子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艰苦(重建)工作。

事实上,似乎长期流动的父母是完全意识不到他们给孩子所导致的紊乱。但是这只是让这一情况更复杂了一点而已。那些一般来说意识到父母是这样的那些孩子们,最终开始安慰父母,而不是管他们(父母)自己那些非常危险的事情,一个小男孩的母亲是演员,在孩子6个月大的时侯消失了。其所在(内心)世界还有点混沌的这个孩子,决定不要等待太长时间。他抓住手头有的、家族里遇到的第一个热情的人,并把她放到这个空缺的位置上。这样顺利地度过了七个或者八个月。直到有一天,母亲重新现身,并且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想试图重新占据她以前的那个位置。这个男孩子试图保持其心理平衡,或者至少赢得一些时间,来重整其内所在(内心)世界:他开始把母亲的那个替补者叫做“妈妈”,而之前他对她一直都是直接叫名字的,并满怀一切恰当的礼貌,邀请他母亲耐心的等待这,直到他给她腾出一个新的位置为止。这导致了一个完全的误会:没有耐心、满怀期盼的母亲,一点也不明白,就开始抑郁发作了。孩子不再有任何选择,他不得不放弃他重建的工作,急忙前去帮助这个处在困境中的母亲。

有些特别有天赋的孩子能在不自身崩溃的情况下,给这类父母保留出一个可以保持很长时间的空的位置,并且把父母当作为就象家里的衣服一样。但是这样一种解决方式并不是任何人可以利用的;只有对于那些内心构造既灵活又坚固的孩子,在一个有利的情况下,才可以做到这一点。无论如何,这始终都要求着一个长期、细致的对焦过程。 

*

*    *

 (未完待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九) 王剑
《王剑》
《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