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的“冰桶挑战”
作者: 薛莉 / 3191次阅读 时间: 2014年8月29日
来源: FT 标签: 冰桶挑战 名利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一场源自美国的“ALS冰桶挑战”接力本来充满了“开放、平等、协作、分享”的互联网精神,成为一场大众娱乐公益项目。自进入中国那天起,一夜之间蜕变为名利场的特权小游戏:你没被挑战,你都不好意思称自己是名人;你不是名人,你都不好意思浇自己一桶冰水。捐款行为也被异化,本来活动的规则是,浇了冰水就可以不必捐款,但富有的中国商人名人们或因舆论压力或因难抑的善心或因张扬的个性,有捐了一万的,还有捐了一百万的,这客观上给准备捐一百元的普通人巨大的心理压力。你以为奥巴马拒绝了挑战并捐款一百美元是因为他捐不起两百美元吗?这不是善心大小的问题,而是尊重规则的问题。这种有形无形的道德绑架已经使这场“中国版名人冰桶挑战”的标准说辞本地化为这样的版本:“我接受冰桶挑战,同时捐款多少元。”

已经有网友在网上发问:“普通人可以参加冰桶挑战吗?”这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到了中国就真的成了一个问题。

西方的名权贵们因为拥有的资源多,容易享有特权,因而很怕触怒大众,给人以口实,一言一行小心谨慎,处处呵护大众的尊严与体面。这背后当然也是因为有利益的制衡:政客怕丢了选票,明星怕失了票房,商人怕坏了口碑,断了产品的销路。

最近“憨豆先生”饰演者英国著名演员艾金森来上海,没有助理,不走机场贵宾通道,自己拖行李,与普通人无异。这也许是他的习惯使然。当然,也可能被人指为作秀,就像骆家辉乘坐经济舱在中国引发的舆论反应一样。但反观一些中国名权贵们,则正好相反。一则娱乐新闻上报道:影星刘亦菲从机场贵宾通道走出机场。而同是明星的香港Beyond乐队却被机场方面评说:还不够资格走贵宾通道,贵宾通道是给领导专用的。那么,机场贵宾通道到底是领导专用的,还是明星也可以走?或者什么样的明星可以走,什么样的不可以?

财富与地位无法平等,但规则面前可以。

乔布斯在接受肝脏移植手术前,同时在美国加州和田纳西州两个州排队等待肝脏的捐赠。美国大多数的州不允许患者同时在另一个州排队,但田纳西州除外。因为加州等待肝移植的病人太多,而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肝脏供需比例比加州好。最终,乔布斯在田纳西州完成了手术。这在美国是有争议的。因为美国州与州之间相距甚远,而为了保持肝器官的鲜活,从获知有肝源到实施手术之间的时间甚短,患者若有私人飞机,才更有可能及时赶到手术台。这其实是变相向富人网开了一面,因而乔布斯的手术地点一度成为敏感话题。以至于当时加州州长施瓦辛格在谈到这个话题时也相当谨慎,他说:“我们都知道,乔布斯在田纳西州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但是他实质上并不想这样做。他希望无论贫富与否,每个人都有权获得立即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的权利。”这话可以翻译成:乔布斯并不想破坏平等规则,他只是希望大家和他一样有私人飞机。

尽管有争议,但乔布斯并没有违反规则,并且他和施瓦辛格有同样的共识:富人与穷人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

而在中国,不要说生命了,就是公费医疗制度的报销比例上,等级制特色也一览无遗。有个朋友的妈妈是云南省的高官,有次跟她开玩笑说:我们将来万一得了大病,只能靠卖房治病。还是你妈妈好,国家全包。结果朋友回答:我妈是副局级,到了正局级,医疗费才能全部报销。后来我了解到,即使是公务员体系内,地方不同,级别不同,福利待遇也是千差万别。据《南方周末》报道:北京正部级所有医疗费用都可以报销,副部级干部个别进口药的报销则有限制。二者报销程序也不一样,正部级的费用直接由卫生部门与医院结算,副部级的费用则要到原单位报销。副部级每年体检一次,正部级每个季度体检一次。

如果说乔布斯在两个州同时排队破坏了平等规则,那么这些与级别挂钩的福利待遇等级则直接宣告了人与人的不平等规则。

至于互联网所推崇的平等精神,具体到“ALS冰桶挑战”这种项目上,在这个几千年来等级制度长盛不衰的土地上,究竟要多少时间才能消化完全,绝对不是中国参加挑战的人数或者捐款总额的数字能解决得了的。

(作者邮箱:shirleyft@188.com )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冰桶挑战 名利场
«湘潭产妇事件背后的认知融合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一组社会心理学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