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哈欠的秘密
作者: Rockoff / 8823次阅读 时间: 2014年9月20日
来源: 华尔街日报 标签: 哈欠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办公室打哈欠是一件让林赛·艾尔曼(Lindsay Eierman)感到尴尬的事情。

艾尔曼说,我已经解释过了,我说了对不起,我昨晚睡眠不足。26岁的艾尔曼是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的一名社会工作者。

1、有理论认为,打哈欠的原因是血液、大脑中的氧气浓度过低或二氧化碳浓度过高,是一个吸入氧气、排出二氧化碳的过程。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Royev Ruchey动物园一只名为Masha的雌性浣熊正在打哈欠。大多数脊椎动物都会打哈欠,也包括鱼类、鳄鱼、鸟类和浣熊。

2、赞比亚南卢安瓜国家公园(South Luangwa National Park)内,一只泡在卢安瓜河中的河马正张开大嘴打哈欠。研究显示,打哈欠能够在大脑过热时起到降温效果,大脑过热可导致记忆力减退、反应时间延长。

3、赞比亚南卢安瓜国家公园(South Luangwa National Park)内,一只泡在卢安瓜河中的河马正张开大嘴打哈欠。研究显示,打哈欠能够在大脑过热时起到降温效果,大脑过热可导致记忆力减退、反应时间延长。

4、韩国首尔以南的龙仁市,摄影师拍到一只白老虎正在结冰的瀑布前打哈欠。打哈欠是由大脑中的神经传导物质(包括多巴胺)所控制的。

5、照片拍摄于今年7月,地点是新德里贾玛清真寺(Jama Masjid mosque),一个印度小女孩在祷告时打哈欠。哈欠是可以传染的,人们在困意来袭时最容易打哈欠,此外,疲倦也常常会引起哈欠连天。

6、英国德文郡利夫顿的一只雌性红狐在晨光中打了个哈欠。通常,打一个哈欠耗时约六秒。生物打哈欠的本能在胎儿发育期的早期妊娠(即孕期头三个月)阶段结束之前就已形成,从新生儿身上也可看到这一现象。

7、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画像前,一名站岗士兵被拍到打哈欠。阅读或思考打哈欠问题时也会不由自主地打起哈欠。

8、一只山魈正在打哈欠。打哈欠实际上并不能改善血液、大脑缺氧或二氧化碳浓度高的状况。

9、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在北京举行的第六次中美安全与经济对话(China-U.S. Security & Economic Dialogue)开幕式上被拍到打哈欠。若哈欠来袭,人是不可能强行忍住的。

其实打哈欠未必是由睡眠不足所致。

研究人员目前正逐渐揭开打哈欠的秘密。打哈欠是最常见、同时也常常令人尴尬的行为之一。研究人员发现,打哈欠这一机制比我们之前所想的要复杂得多。尽管所有的哈欠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却有很多不同的成因,所以打哈欠的作用也不尽相同。

打哈欠可以让我们在感受到压力的时候使大脑处于警觉状态。传染性的哈欠似乎在许多动物种群中进化为一种保护家庭和朋友的方式,它可以使群体中的每个动物都保持警惕状态。大脑化学物质的变化引发哈欠,通常会持续六秒左右的时间,并成群出现。

德克萨斯大学圣安东尼奥医疗科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in San Antonio)研究员格雷戈里·柯林斯(Gregory Collins)称:这告诉我们哈欠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哈欠可能有许多种作用。柯林斯已经识别出了大脑内发生的一些化学反应。

人们对哈欠存在许多误解,长期以来,哈欠都被视为身体对缺氧状态进行调整的一个过程。长期以来,受到别人传染自己也打哈欠的行为被错误地解释为同感能力的一种表达。

为了揭示打哈欠的奥秘,科学家将研究建立在早期已经观察到的现象上。人们在夏天打呵欠的频率往往更高。在看到别人打哈欠时,大多数人也会不自觉这样做,但这种传染效应对婴儿自闭症或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影响却没有那么大。此外,还有一些人在非常令人意外的时刻打哈欠,举例来说,准备从飞机上跳下的伞兵或者比赛开始前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会打哈欠。

为了探究打哈欠背后的原因,科学家对多组人群和动物做了数十项实验,动物中包括狒狒和长尾鹦鹉。打哈欠是动物王国最普遍的行为之一,几乎所有脊椎类动物都会打哈欠。

一个主流的假设是,打哈欠对于维持大脑运转的最佳温度起着重要的作用。纽约州立大学奥尼昂塔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Oneonta)心理学助理教授盖洛普(Andrew Gallup)称,大脑对温度过高尤为敏感。大脑的理想温度是华氏98.6度,即使温度变化不足1度,大脑也会出现反应速度减慢和记忆力下降的情况。


研究人员已经识别了大脑中一些引起哈欠的化学变化。在《药理学与实验疗法杂志》(Journal of Pharmacology and Experimental Therapeutics) 2005年刊登的一篇论文中,德克萨斯大学的柯林斯和其他研究人员发现了两种引起和阻止哈欠的脑受体。这两种在脑部信息传送过程中发挥作用的脑受体与一种名为多巴胺的化学物质共同作用。柯林斯称,多巴胺在早晨的水平最高,这也给为什么人们在睡醒时会打哈欠提供了一个可信的解释。

柯林斯专门从事上瘾行为的研究。他表示,几项研究显示,另一些大脑受体也与打哈欠相关,包括对鸦片类受体。柯林斯称,这也许就能解释为何海洛因成瘾者在试图戒毒期间会一直打哈欠。

虽然研究显示,当人们疲劳时,打哈欠次数会增加,但原因仍不明。盖洛普将此归因于大脑温度,大脑温度在晚上是最高的。普罗文表示,打哈欠可能会引起状态改变,例如由睡眠状态变为清醒状态,不过这其中具体的生理原理仍有待研究。

对打哈欠的研究可以带来一些实际应用。盖洛普称,企业管理人士在召开冗长乏味的会议时,应当注意打哈欠对大脑的降温作用。他表示,降低办公室职员打哈欠频率的一个方法是让办公室的空调开着。如果房间很冷,打哈欠频率就会变得很低。

Jonathan D. Rockoff

视频:哈欠的作用──大脑空调?关于打哈欠的原因,科学界一直众说纷纭。一项最新研究认为,人的大脑温度会因紧张焦虑而轻微上升,而打哈欠则可降低人脑温度,使其正常运转。对此,演化心理学家Andrew Gallup做客《华尔街日报》带来了详细解释。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哈欠
«心理治疗究竟靠谱吗?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生物钟为何失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