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in 1945 由早期焦虑看伊底帕斯情结
作者: Klein / 6248次阅读 时间: 2014年12月31日
标签: Klein klein KLEIN 俄狄浦斯 俄狄浦斯情结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Rb2^9W]O?0由早期焦虑看伊底帕斯情结(1945 )心理学空间X#S:P~a

3Q,dX;O4Uf3G0梅兰妮•克莱恩心理学空间8h0b@P$T6wK;c*W S-D

心理学空间,BQ5s3bMKX7a

简 介

.b^dG-?9Qvh.qP f0

0T TP'p\c lg)_4z(w0这篇报告有两个主要目的:第一,我企图抽离出一些特定的早期焦虑情境来说明它与伊底帕斯情结的关系,因为我认为这些焦虑和防卫机制,都是婴儿期“忧郁心理位置”的一部分,我希望能指出“忧郁心理位置”与“原欲发展”的关系;第二,比较我和弗洛伊德对于伊底帕斯情结的看法。心理学空间1qmV kY dXx

qBKY2V%j%RN0我将以两个案例中的简短片段来呈现我的观点,有关这两个分析,本来还可以用更多细节来谈病人的家庭关系,以及我所使用的分析技巧,但我将焦点集中在与本文主题最相关的一些素材细节。心理学空间.fT#H,aDY9UG

心理学空间W0\7K?!wL u

用我的观点来描绘的这两位小孩,皆有情绪困扰,我将以这些素材为基础,来说明正常的伊底帕斯发展,而我所使用的方式已经通过精神分析的严格考验。佛洛伊德也在他的许多著作中,证实这种思路的正当性,例如他曾在一个地方说过:“病态籍由‘孤立’及‘夸大’,帮助我们辨视一些在正常状态下,会被隐藏起来的情境。”

ZmZfV0

cm4t HSR0男孩伊底帕斯发展案例片段心理学空间q V8Xfw&}G

5R` r5T$^,C1F0w S!X0下面我将描绘的“男孩伊底帕斯发展”系来自于我对一位十岁男孩的分析素材,因其症状已严重到使他无法上学,所以他的父母被迫为他寻求帮助。他非常害怕其他小孩,这害怕使他愈来愈害怕单独外出。尤其甚者,在这几年内,他的能力和兴趣也愈来愈拘谨,这些都使他父母亲极度担心。除了这些阻止他上学的症状之外,他也会过度担忧自己的健康,且常会掉人忧郁的情绪,这些困难显示在他脸上。他看起来相当忧郁且不高兴,但有时在分析过程中,他的忧郁现象会被移除,然后生命的火花突然闪烁在眼里,他脸上的表情也完全被转化。

AktJG j)tKX%[6a0

&A B uo*\1U `EX4O0瑞秋•李察在许多方面是一位早熟而有天分的小孩,他从小就拥有音乐天分,非常喜欢大自然,但只喜欢大自然中美丽的部分,例如他所使用的词汇、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多愁善感、充满朝气的对话,过些都显示出他在艺术上的天分。他无法和小孩相处,但却和成人处得非常好,特别是和女人。他尝试籍由他在沟通上的天赋讨好她们,并以一种相当早熟的方式迎合她们。

1g&b``ON^0心理学空间ZW"U*W|'sX

李察喝母奶的时间非常短,也感到不满足。他是一位娇弱的婴儿,从婴儿期开始就常感冒生病,在三岁到六岁之间,他开了两次刀(扁桃腺切除)。他的家人过着朴实的生活,生活情境上还算舒适,纵使没有明显地问题,但因父母之间缺乏对彼此的关怀,且没有共通的兴趣,导致家里的气氛并不太快乐。李察排行老二,哥哥大他几岁,母亲虽然没有临床上的症状,却让人感到有一点忧郁。她非常担心李察生病,母亲这态度显然与李察的“癔病害怕”有关。她和李察的关系并不好,而哥哥在学校的表现则很好,且遗传了母亲的慈爱特质。相对地母亲对李察很失望,纵然她尽心尽力照顾李察,但李察却是一个非常难照料的小孩,他没有任何兴趣或嗜好,过分地焦虑,且对他母亲过度依赖,他会持续黏着母亲,使她感到疲惫不堪。心理学空间9}:Il"Y@aH

心理学空间2Y'Q{ |A.@

虽然如此,李察的母亲还是非常呵护他,甚至有点过度纵容,但她却看不到李察一些比较细微的特质,例如遗传自她的仁慈与爱人的能力,她也看不到李察其实非常爱她。母亲对于李察的未来非常没信心,但却同时又对他非常有耐心,例如她不会企图劝他多交朋友或强迫他去上学。

] v `dr0z0

#J&j.m1` Te-a0李察的父亲非常喜欢他,也对他很好,但他似乎将小孩的教养责任全交给母亲。分析显示,李察觉得父亲对他太过容忍,在家庭中也太没有权威,李察的哥哥对他非常友善,也很有耐心,两兄弟非常不一样。

md+{wR/C%_2C y0

H!wom~j0战争爆发更增加李察的适应困难,他和妈妈一起逃难,且为了分析的原因搬到我当时住的一个小城,他哥哥则被送到住宿学校。离家让李察这非常难过,而战争也激起了他所有的焦虑,他特别害怕空袭及炸弹,他很注意新闻,且对战况的改变非常有兴趣,这种现象在分析中,非常清楚地呈现出来。

!R${n,CZ Ci!YrL0Z|0

;e#whi/Y9|Z:XQ4l0纵然当时李察的家境及早年生活非常拮据、困难,但根据我的看法,这些情境并非造成李察生病的唯一因素,就像其他案例一样,我们必须考虑孩子个人的天生特质,及其与环境互动的结果所造成的内在历程(intcmal process)。只是我无法在此详细解释这些因素的互动,我仅将重点放在某些早期焦虑对于性器发展的影响。

s(~i'wsi`$CE&T0I0心理学空间 m%`z c!mht {p

分析地点是在离伦敦市区有一段距离的小城,我们使用屋子的这一段期间,屋主暂时不在此居住,而此屋内的摆设与我所习惯的游戏室摆设方式有点距离,当时我无法将一些书籍及照片、地图等移除。李察与这房间及屋子有了一种特殊的个人关系,他将这间屋子、房间等同于我,例如他常常会以非常感性的口气和它说话。在分析结束离开房子前,也会和它道别,有时会花很多心血,重新安排房子的家具,因为他认为如此可以让这房间“高兴”。心理学空间H*cJ0r7Y]n

心理学空间K4hKE6d/X

在分析过程中,李察画了许多画,他的第一张画是一支海星,在水里的海草旁徘徊,他解释说它是一个想吃海草的饥饿的婴儿。在一两天之后,他画的是一双比海星还大、有人脸的章鱼,这支章鱼代表的是他父亲以及他父亲危险的阴茎,后来在其潜意识中,他将这危险的阴茎看成了“怪兽”,我们会在后来的素材中看到这些。这海星的样子很快就变成也许多不同色块所组成的图画,在这图画中,有四个主要的颜色:黑色、蓝色、紫色及红色,分别象征他父亲、母亲、哥哥和他自己。在早期的一幅画中,当使用这四个颜色时,有一次他介绍黑色及红色出场,伴随着一些声音,他让这两支色笔齐步走向画纸,并解释说,黑色是他父亲,他模仿行军进行曲的样子让色笔走动;其次出场的是红色,李察说,那是他自己,并哼着快乐的小调;接着,他让另一支色笔出场,当在涂蓝色部分时,他说,那是他母亲,在填紫色部分时,他说那是他哥哥,对他很好,且常常帮助他。心理学空间`9^o f9|5^ Zc8q

(n*X*h*X8kJC5pW0圆形代表的是一个帝国,不同部分代表不同的国家,很清楚地,他对于战事的兴趣,是他联想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他常会参阅地图,看已经被希特勒征服的国家,地图上的一些国家和他所画的帝国,关系是很明显的。帝国代表的是他母亲,是被侵犯及攻击的对象,他父亲则常常以敌人的姿态出现,李察和他哥哥在他画中则以不同的角色出现,他有时和哥哥同盟,有时则和父亲同盟。心理学空间2qeN&TD^(E

)\n Y(W!Z R5{'P,W0这些图形表面上看来很类似,其实,在细节上却非常不一样。事实上,他从未画过两个完全一样的图形,他画这些圆形的方式是非常有意义的。他开始时从未刻意要画什么样的图形,而且总是很惊讶的看到他所完成的作品。

Ayl,x:f N)I"U0

zFW F5qy0s]0他会使用各式各类的游戏素材,例如他用来画画的色笔及画图笔,有时会在游戏中被当成人,他也会从家里带来自己的玩具船,其中的两艘总是代表着他父母亲,其他的船则分别代表不同的角色。

J4ws~9^F2H.H\0

7}n#h([#G.tA s0为了解说之目的,我将优选取一些素材来作说明。而主要素材来自于六个分析的时段,在这些分析时段中,由于外在情境的关系(我后来会详加说明),有些焦虑被短暂地强化了,然后它们再籍由诠释被减弱,这结果也帮助我们了解早期焦虑对于性器期发展的影响,这些改变仅仅是迈向并稳定性器期之一小步,但在李察的早期分析中,已经先被预示了。心理学空间zU&ji5~?2ey7W oI

'k5gm#~@0我仅撷取一些与我欲探讨之主题有关的素材,作为诠释案例。我会清楚呈现,哪些诠释来自于病人自己。除了我为病人做的诠释之外,本报告还包括一些经由分析素材而来的结论,在此我并未尝试清楚区分这两类,因为坚持这类区分,会造成许多的重复,并模糊掉我想探讨的主要问题。心理学空间)B#w/o;Yh/B

心理学空间$xEP(y-pc

心理学空间nHyj ~4B

KO{`*lP0早期焦虑妨碍伊底帕斯的发展心理学空间X%L(~]4p(Y5BH M

uCh!Gb;Zx$g0我择取一个在放假十天之后的分析摘要作为开始。分析共持续了六周,在放假期间我人待在伦敦,李察则去他处渡假。他未曾遇过空袭,但他视空袭的中心一一伦敦为最危险的地方,因此对他而言,我去伦敦表示走向摧毁和死亡。分析中断强他了这幻想所引起的焦虑。

*E5ls!^ q/t0心理学空间s~+guqX/w ];C

当我自伦敦回来时,我发现李察变得非常担心及忧郁。在我回来的第一次唔谈中,他几乎不正眼看我。他或是头也不抬,僵硬地坐在椅子上,或是紧张地进出隔壁的厨房及花图,虽然他出现了明显的抗拒,但还是问了一些问题:“我是否看到了一些‘被炮击’的伦敦?当我在那儿时是否有空袭?伦敦是否有暴风雨?”

$q'_6z[4ri(_0心理学空间Lf$x`N z y

他告诉我的第一件事是他讨厌回到我们分析的那座小城。他称那小城为“猪栏”和“恶梦”然后他很快地跑到花园里,在那儿他似乎比较能自由地到处游走,他看到了一些毒草,指给我看,耸耸肩,并在说它们是有毒的。回到房间时,他指着书架上的一本书,并特别指给我看书上的一张图画,画中是一个小人和一双“可怕的怪兽”在打架。心理学空间Rdp ["PU$X2p I

)u9K2I%\]&F |4}0放假回来后的第二天,李察很抗拒地告诉我,当我离开时,他和母亲之间的一段对话,他告诉母亲他非常担心有一天他会生小孩,并问母亲那样会不会很痛?母亲则向他解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生小孩的过程中男人所扮演的角色。在这解释之后,李察说,他不喜欢将自己的性器官放进别人的性器官里面,因为那会吓到他,他对于这整件事,显得非常焦虑、担心。

6O+A%@]D;}#i;p0

P"ky1d9gWsd0在我的诠释中,我将这件事与他害怕“猪栏”小镇的事做连结,我说,“猪栏”小镇在他的心目中,代表的是我的“内在(inside)”及他母亲的“内在”这些“内在”由于希特勒的炸弹及暴风雨而变坏了,意指他那“坏”父亲的阴茎进入母亲身体里面,并且把里面变成一个被侵袭及充满危险的地方。毒草所象征的是他母亲身体里面的“坏”阴茎,这些坏毒草在我不在时在花园里长大了,小人(代表他自己)所对抗的怪兽,也是象征母亲里面的坏阴茎,他幻想母亲里面涵容着父亲具有杀伤力的阴茎,这幻想是导致他害怕性交之部分原因,这项焦虑籍由我去伦敦而被激发出来并且被强化了,他自己对于父母亲之间性关系的攻击幻想,也增强了他的焦虑及罪疚感。心理学空间P?J#cR'P

.l W!E%j5p0李察对于母亲身体里面涵容着的坏父亲的阴茎,与他对于小孩的惧怕有很密切的关联,这两种惧怕都和他幻想母亲的“内在(inside)”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有关,因为他觉得他已经攻击且伤害了他想象中母亲身体里面的小孩、婴儿,这些婴儿成了他的敌人,所以许多这类焦虑、被转移到外在世界的其他小孩。心理学空间Sp:_~%O]z

NE ySpT@\l0在这六个小时的分析中,李察首先让舰队中的一艘船扮演摧毁者的角色,他称之为“吸血鬼”。这只吸血鬼会撞上一艘战斗船,他称之为“罗尼( Rodney)”。这艘罗尼常常代表着他母亲。当这两艘舰船相撞时,李察会立刻变得很阻抗,而且会立刻重新组合舰船,但当我问他“吸血鬼”代表的是谁时,虽然他有点不想回答,但还是勉强地回答是他自己。这些突如其来的阻抗,也是中断其游戏之因素,帮助我们看到他对于母亲性器渴望的压抑。在分析中两艘船相撞,交叠所显示的是性交的象征。他对于在性交过程中之杀伤性的害怕,是造成压抑性器欲望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像“吸血鬼”所意涵的,李察认为性交有口腔施虐的特质。

3y[_^a0心理学空间ym"w G3F d5G+|s

我将以第一张图说明李察在此分析阶段的焦虑情形,我们已经知晓在他所画的图画中,红色代表李察本人,黑色代表他父亲,紫色是他哥哥,浅蓝色则是他母亲。有次在涂红色部分时,李察说:“这些是苏俄人。”虽然苏俄人已经是英国人的同盟,但他还是对他们感到很质疑,因此将红色(他自己)当成可疑的苏俄人时,他藉此告诉我,他害怕自己的攻击。这种惧怕,驱使他在发现自己在对于母亲的性欲望中扮演“吸血鬼”角色的一瞬间,立刻停止舰队的游戏。图一所表现的是他对于母亲身体被坏希特勒父亲( 炸弹、暴风雨及毒草)所攻击时的焦虑。在我们讨论他图二的联想时,我们得以知道整个帝国代表的是他母亲的身体,已经被他自己“坏”的性器官给刺穿了。而图一中被三个性器官给戳穿,所代表的是他家里的三位男性:父亲、哥哥和他自己。我们知道,在这一次的唔谈中,李察表示他对于性交的害怕,他除了幻想母亲接受坏父亲的杀伤威胁之外,同时还有来自李察本人的攻击所导致的危险,因为李察认同了自己的“坏”父亲,他哥哥也以攻击者的角色出现,在这图画中他母亲(浅蓝色)涵容了坏男人,或更好说是他们所代表的坏性器官,因此她的身体正面临着危险,同时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b+h^8v3n0

)fe(LP gj y0一些早期的防卫机制心理学空间X/kB u$Q2b

n!s$Wl6C B@4]P0李察对于自己的攻击焦虑,特别是有关他的口腔施虐倾向,是如此地强烈,因而导致他为了对抗自己的攻击而有了许多挣扎。这些挣扎有些可被清楚观察到,例如在生气时,他会咬住自己的牙齿,并移动他的下巴,好似在咬东西一般。由于口腔施虐的强度,使他认为他会伤害自己的母亲,在他对母亲或对我自己讲一些丝毫不具伤害性的话时,他常常会问:“我有没有伤害到你的感觉?”这种与其摧毁幻想有关的害怕及罪疚感,塑造了李察的整个情绪生活。为了保有他对他母亲的爱,他一再企图压抑自己的妒忌及埋怨,并否认一些造成这些感觉的确切原因。心理学空间 P1D-sL q*L[

;v3Z,AYZ%YJmu0心理学空间"~"y ~!`S ]!d!a

心理学空间E"B8t1~ mbb

但李察并无法成功压制自己的恨和攻击,及否认自己的埋怨。因为过去与现在的挫折,使得被压抑下去的愤怒,很清楚地呈现在移情情境中,譬如他对于分析中断的挫折反应就是其中一项。因为去伦敦,我在他心智中,变成为一位受伤的客体,不只因我有被炸弹炸伤的危险,同时也因为他的挫折,而激起了他对我的恨,所以在潜意识中,他觉得他已经伤害了我。籍由重被早期挫折的情境,他认同了炸弹及危险的希特勒父亲(在幻想中攻击我),同时也害怕被报复,我则变成一位具有敌意且会报复的人。

7g.h+wE7\ b5y,M0

t;E9yFP8H i ]8YF0人们将母亲分裂成好的及坏的“乳房母亲(breast mother)”,以此处理爱恨交织的情感,这种现象在李察身上是非常显著的。这种分裂如果更进一步发展,则会分裂成好的“乳房

9?5v:_*ZF0

mT)Wa7~.g#S0母亲”及坏的“阴茎母亲(genital mother)”。在此阶段的分析,他真实的母亲代表的是那“好乳房母亲”,而我则是那位“坏阴茎母亲”,因此,我激起了他内在与这坏阴茎母亲有关的攻击与害怕,我变成那位和父亲在性交中被伤害的母亲,或是和“坏”希特勒父亲联合起来的母亲。心理学空间}yR.}-Qu

e"?szx.Q0那时李察对于性器已经拥有高度的兴趣,例如他会和母亲谈性交,虽然那时他认为性交是件很恐怖的事情,也因为这种害怕,他把我视为“阴茎母亲”而远离我,并视他真正的母亲为好的客体。他籍由退化到口腔阶段完成这转移。当我在伦敦时,李察比以前更无法和母亲分开,他告诉我,他是“母亲的小鸡”,而且“小鸡只跟随在他们的母亲后面”。他以逃离到“乳房母亲”的方式作为防卫来对抗面对“阴茎母亲”的焦虑,但却不是很成功,因为李察啊续说“但是小鸡必须尝试活着没有母鸡,因为公鸡不想照顾他们,也不关心他们”。心理学空间4K'Trv%o+i*qOa

!K L-jin2pS0移情情境中所经验到的挫折,由于分析的暂时中断,重新活化了早期的挫折及抱怨,其中最基本的是早期与母亲乳房有关的“缺乏(deprivation)”感受,因此对于好母亲的信任感无法被维持。

@puNh$UtR0

*I,y-tQ]tL0之前我曾提过,李察让吸血鬼(他自己)及罗尼(他母亲)相撞,之后他又立刻让战船和尼尔逊( Nelson) (意指他母亲及他父亲)紧靠在一起,然后再让他们排列在一条线上。有些船只代表他哥哥、他自己及他的狗,他说它们是按年龄排列。这样的舰队游戏发现了他渴望籍由让位给父亲、哥哥的方式,使父母亲在一起,以此重组家里的融洽与和平。这意味着他必须克制自己的妒忌与怀恨,因为只有如此,他才能避免为了争夺母亲而与父亲战斗,也藉此才得以消除掉他的阉割焦虑,并进一步保留了好父亲及好哥哥,更重要的是他得以拯救母亲。母亲不会因为自己与父亲的争斗而受伤害。心理学空间#~.Je7`XOU3iP

-^!N&`~:{2qr,v|0因此李察必须将自己防卫起来,不只因为害怕被自己的竞争对手及父亲、哥哥攻击,同时也因为想关心他的好客体。他对爱的能力与感觉,及渴望重新修复他在幻想中所伤害的客体,很清楚地在此呈现出来。在幻想中,李察认为如果他曾继续怀恨及妒忌的话,则客体就会重复地被伤害。心理学空间\h!b9H%UP)R;B!s

心理学空间2y'b3w9P)r

李察因此认为,只有当他的伊底帕斯渴望被压抑时,家里才有可能平安与和谐,妒忌与怀恨才能被抑制,爱的客体才有可能被保存。压抑伊底帕斯渴望,隐含着某些退化到婴儿期,但这退化又与母婴关系的理想化有关,因为他期望能再次让自己变为婴儿,使自己不再退化,特别是不会再有口腔施虐冲动。而将婴儿理想化是将母亲理想化的前提。早期的母亲指的是乳房,亦即一个从来不会使他挫折的乳房,所以母亲和婴儿也纯然在彼此相爱的关系中,然而坏乳房和坏母亲则在他的心智中与理想他的母亲远远隔离。心理学空间 O%ND,E ])I

心理学空间*LlqK8T

心理学空间 g@s/d i8x

0DC1fa,q\0图二描绘了一些李察处理爱恨交织的焦虑及罪疚感的方法,他指着红色部分说:“他穿过了母亲的整个帝国”,但他很快纠正自己说: “它不是妈妈的帝国,它只是一个帝国,我们都有一些国家在它里面。”我诠释说,他害怕知觉到他指的是妈妈的帝国,因为那表示红色部分穿刺了妈妈的内在或里面,这时李察再次看了图画一眼,说,这个红色部分看起来“像一个阴茎”,然后他又指着将帝国分成两部分的地方说,西边的国家属于每一个人,但东边却没有他妈妈的部分,只有他自己、他父亲和他哥哥。心理学空间A6~g&^Jx8S {A

xu lR!a[s+xj:H i0左边的图画代表的是一位和李察很亲近的好妈妈,因为那一个部分只有一点点他父亲,及一点点他哥哥,相对的右边(在之前的分析中,常指的是危险的东边),则只有打架的男人,或更好说他们的坏性器官,他的母亲在东边消失了,因为他觉得母亲被这些坏男人给吓坏了,这幅画分裂了面临危险的坏母亲(阴茎母亲)及被爱和安全的母亲(乳房母亲)。

'HO']P9II_%Y0

1eyRiVC S9P0在我用来描绘某些焦虑情境的第一幅图画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防卫机制,这些机制在图二中更明显地呈现出来,在图一中,浅蓝色的母亲遍布整张图画,而分裂的“阴茎母亲”及“乳房母亲”则未像图二那么清楚,若我们将最右边的部分独立出来,则可清楚看到这种分裂的企图。

g V8o"bY;p~0心理学空间*L5lF5C eXPzg8r}

极其启发性的是,在图二中,分割线是由一条尖尖长长的部分完成的,李察将这部分解释为性器官,他藉此表达他的信念以及表示男性性器宫会穿刺而且是危险的。这部分看起来像一颗尖尖长长的牙齿或像一把短剑,我认为他表达了以下的意义:前者象征的是由于口腔施虐冲动而对于爱的客体所造成的伤害,后者象征的是穿刺的危险感,因为在李察的感觉里面,性器官的作用是穿刺。心理学空间 E4cj'?}j'v&L(U

心理学空间e5U l'}D

这些害怕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逃离到“乳房母亲”,他的进展最多只能在“前性器期”。由于太强烈的焦虑及罪疚戚,并且自我无法发展出适当的防卫,使原欲的进展被阻碍了,因此,性器期的结构无法被足够稳定下来,这也意味着退化的强烈倾向,我们可在他发展的每个阶段看见固着和退化现象的交替出现。心理学空间/Vk&kio|x

4fCl@b2Th\2N0减弱对伊底帕斯渴望的压抑

o8\q?f9MC0心理学空间0jLb2E,k5G;zC

我之前描述过分析各种焦虑的情境,让李察的伊底帕斯渴望和焦虑更完整地呈现出来,但“自我(ego)”无法籍由使用各种防卫机制,而强化维持这些欲望(我将在本段对此加以说明)。只有当某些焦虑籍由分析被减弱时,才会相对显现出这些防卫机制,这也意味着“固着”的减弱。

%]wn`4D8a"xK0

+_`-f{*~3y0en\ H0当李察对于性器欲望的压抑,相当程度地被释放时,其“阉割害怕”才会在分析中以不同的表达方式更完整地呈现出来,同时伴随着的是防卫方法的修饰。在我从伦敦回来的第三心理学空间a%vL(mxb%Xv

BTgg8SP5j-nf0次唔谈中,李察走向花园,并说他想爬山,特别是Snowdon山,他在之前的分析,情境中提过这件事。当在谈这事时,他注视着天空的雪,并说一个危险的暴风雨就要来临了。这时表示,他为这些山感到很难过,因为暴风雨将把它们给毁坏了。他想表达的是对于坏父亲的害怕。在早期的素材中,炸弹及暴风雨表征他的坏父亲,想登上Snowdon这座山,则象征他渴望和母亲性交,但立即激起的是被坏父亲阉割的恐惧。而即将来临的暴风雨,挡的则是他和他母亲同时处在危机之中。

Dt1e,w7c{'j0

%p `2MSk:}0在这次唔谈中,李察说他想要画五个图,他说他看过一双天鹅,带着四只“可爱的(sweet)”小天鹅。在玩舰船时,李察给我一艘船,给他自己另一艘,他说我要乘着我的船去享受一趟快乐的旅行,他也要乘是他的船去旅游。首先他将他的船移开,但很快又将他的船环绕在我的船边,并且非常靠近我。之前的素材显示,这种船只相碰所象征的是性交,特别是他父母亲之间的性交,因此李察籍由此游戏,表达他对于性器及性能力之渴望。他说他想要画给我的五张图,意指他自己(天鹅)想要给我,或更好说,给他母亲四个小孩(小天鹅)。

+Q@NR(D3z [zg0

`0V1ue8jQW,Y!Pa'\0我们回想几天前他也玩了一个类似的舰船游戏: 吸血鬼(李察)碰触罗尼(他母亲),那时他突然改变他的游戏,因为李察害怕他自己的性器渴望,会被他的口腔施虐冲动所主导。无论如何,在未来的几天,焦虑已经被释放许多,攻击减少了,有些防卫方式也被强化了,因此他可以再次玩类似的游戏,而不会引起太大的焦虑,或压抑他的性恋渴望(在一次快乐的旅行中,他的船碰触我的船)。心理学空间2})X"z&d:lr5t

心理学空间Ox5~ X!n1nE#kl c&^

李察愈来愈相信他可以愈来愈有性能力,基于他认为母亲是可以被保存的。他现在得以允许自己幻想母亲会将他视为一个男人般的爱他,且答应他代替父亲的地位。这让他觉得母亲会变成他的同盟,可以保护他并且对抗他所有对手,例如李察拿起蓝色及红色蜡笔(指的是他母亲和他自己),让他们在小的桌上站在一起,然后黑色蜡笔(他父亲)向着他们前进而来,但却被红色蜡笔给赶走了,而蓝色蜡笔则赶走了紫色蜡笔(他哥哥)。这游戏显示李察希望他母亲和他联合在一起,赶走危险的父亲和哥哥。他妈妈是一位强壮的人,勇敢地与坏男人及他们危险的性器官战斗。这样的象征也呈现在他图二的自由联想中,因为他说在西边的蓝色母亲准备攻打东边的国家,并重新夺回他在东边的国家。我们可以看出,在图二的右边,他必须对抗三个男人的性器攻击,指的是他父亲、他哥哥和他自己。在我将描述的图四中,李察让蓝色伸展到大部分的圆形里面,所表达的是他希望母亲可以重新夺回她所失去的领土。这位被重新建构及重新活化的母亲,将会帮助他并保护他。由于李察相信自己可以重建及重新活化他的好客体(意味着他相信自己可以比较成功地面对他的攻击),使他可以更直接经验他的性器渴望。又由于他的焦虑降低了,使他得以将其攻击外射,而在幻想中可以为了想占有母亲而和父亲及哥哥格斗。在玩舰船时,他将所有船只排成一长列,最小的排在最前头。这游戏的意义显示他已经吞并了他父亲及他哥哥的性器官,使它们变成他自己的。在幻想中,他觉得自已打败了他的对手而有了性能力。

0|Cd"bp} q]0心理学空间P/?N z,H4`

图三是一系列的图之一,在这一系列的图画中有草、海星、船及各式各类的鱼。这些画在分析中常出现,就像代表帝国的画一样,这一系列画在细节上有许多变化,但是某些素材总是代表着同样的客体和情境。在水里面的草,代表的是他母亲的性器官;水里面总是有两棵草,总隔着一个空间,水草也代表着他母亲的乳房,当一只海星跑进两棵水草之间时,常常代表的是小孩占有母亲的乳房或是和她进行性交,海星上巨齿的点,所象征的是牙齿及婴儿的口腔施虐冲动。

'eQ:o/o9xTq d0心理学空间].y.PKe$D!r'l

:gNj9n([0

{$B,YV Z["i0在开始画图三时,李察首先画两只船,然后画一只很大的鱼及许多小鱼环绕着他。当他在画这些小鱼时,他变得愈来愈急切,并且充满活力,然后他将所有的空间都画满了婴儿鱼,然后他要我注意看一条婴儿鱼,被一条“妈妈鱼”的鱼鳍所盖住,并说:“这是最小的婴儿。”这个画面指的是鱼儿被妈妈喂食。我问李察,他是不是也是这些小鱼中的一支,但他表示他不是,并说那只介在两棵水草中间的海星是一个大人,小一点的海星则是半大人,并解释说,那是他哥哥。他又叫我看那条叫做“Sunfish”的船,它的潜望镜“插入了罗尼”那支船。我诠释说“sunfish”代表的是他自己(sun,英文是sun 和son(儿子),音类似),而潜望镜插入了罗尼(母亲),指的是他和母亲正在进行性交。

;W2K/YSH0R@^0

U"P1}E%?+k0李察说,在两棵水草之间的海星代表一个成人,这成人指的是他父亲,而“sunfish”则代表李察,而李察的sunfish 比他母亲的罗尼还要大。他藉此逆向了父亲与儿子的关系,但同时也指出他对父亲的爱。他将父亲海星,放在两棵水草之间,藉此修复他与父亲的关系,并使他变成一个满足的小孩。心理学空间T'}1g0[*e

/O!^9J(ir7n b'x0这些素材显示李察的“正向伊底帕斯情结”及性器阶段已经愈来愈明显,我们可以看见李察用许多不同的方式来达成这阶段,其中之一是让他父亲成为一个婴儿,这个婴儿是满足的,因此也是“好的”,而他则霸占了父亲的阴茎。

bQp#Jt FA y0心理学空间u&R"|.Q^b5Y7@Ku-vNn

直到画这图之前,李察在这类的画中虽然扮演不同的角色,但总是以小孩的角色出现。因为在焦虑的压力下,他会躲到一个被理想化地、具满足感及充满爱的婴儿角色,这是他第一次在图画中不再以婴儿的角色出现,我认为这是他的性器特质被强化的第一个指标。他现在觉得自己可以长大,而且可以在性方面有能力。在幻想中,他认为自己可以和母亲生小孩,而不再需要把自己放在婴儿的角色上。心理学空间` Y#L6t.S+[H[

x8@p SFrt0然而这性器渴望的幻想,则为他带来了各种焦虑。他企图籍由占有父亲的角色,以及避免和父亲争斗,来解决他的伊底帕斯冲突,显然只能部分地成功。我们在画里看到了这看似和平的解决方式,而伴随着是李察害怕父亲会怀疑他对他母亲的性恋渴望,而紧紧的窥视着李察,并准备阉割他。当我诠释李察想和他父亲对调角色时,他告诉我,上面那只是英国的飞机,它正在巡逻。我们还记得潜水艇的潜望镜插入了罗尼,代表的是李察渴望和母亲性交。这意涵着李察尝试多种父亲的角色,因此预期父亲将会怀疑他,我因此诠释说,他指的是不仅是他父亲变成了一个小孩,而且父亲也扮演了他的超我的角色,这父亲在监视他,并尝试阻止他和母亲性交,且威胁着要处罚他(在巡逻的飞机)。心理学空间3pv.[E+I$[5~B i R#I

心理学空间 T7V:g;C#fso!U

我继续诠释道,李察自己也一直在“巡逻”他的父母亲,因为他不只对他们的性生活感到很好奇,且在潜意识中强烈地渴望干扰他们,并分散他的父母亲。

$i#?um4W(|{0心理学空间S1V)I5`?@HL

图四是以不同的方式,描绘同样的素材。当在涂蓝色部分时,李察一直边喝着国歌,边解释说,他母亲是皇后,他则是国王。李察这时取代了他的父亲,且获得了具有能力(权力)的父亲的性器官。当他完成画时,他看着画并告诉我,这画中有“足够的妈妈”和他自己,而且他们“真的可以打败父亲”。他指给我看图中只有一点点的坏父亲(黑色),因为父亲早已经被视为没有杀伤性的婴儿,因此似乎没有必要打倒他。但李察对于这全能的解决办法并没有太大信心,因为他说他和母亲一起,如果情况需要的话可以一起再打败父亲。因为焦虑的降低,使他得以面对与父亲的竞争关系,甚至可以和他格斗。心理学空间7P8y}h SZ

心理学空间2D~%X4tM"n

当在涂紫色部分时,李察则吟唱着挪威及比利时的国歌,并且说“他还好”。紫色部分很小(与蓝色及红色比较),显示他哥哥也变成婴儿。他唱着两个小同盟国的国歌,并且说“他还好”,所指的是父亲和哥哥,已经变成了没有杀伤性的小孩。这时的分析,李察对他父亲的爱,已经变得更加开放了。尽管如此,李察仍觉得他无法消除掉父亲对他产生的威胁。尤其甚者,他觉得自己的粪便(在潜意识中对等于黑色的父亲)对他而言是危险的根源,也是无法被消灭的,李察对于这层“心理现实”的认识,籍由黑色无法由图画移除而显示出来。虽然李察尝试安慰自己说,只剩下一点点的希特勒父亲在里面而已。

*f^{ X6e1\*g0心理学空间*J}:X#O8kk Q

在那些帮助强化李察的性器特质的许多方式中,我们看到“自我”尝试协调超我与本我的要求。当李察的“本我冲动”籍由幻想与他母亲性交而被满足时,他那谋害父亲的冲动则被忽略了,因此超我的责难也相对减弱了。但超我的要求却只有一部分被满足,因为虽然父亲被饶恕了,但是他和母亲的位置却被夺走了。

?X^8_YO0

;T@+m!}+Sf0这种协调过程在孩子正常发展中的每个阶段中是很重要的,当不同的原欲状态有了大幅度的变动时,“防卫”被干扰,“自我”则必须找到新的协调。例如之前我所提到的,当李察的口腔焦虑减少时,他企图在幻想中将自己放在一个“理想婴儿”的角色,这“理想婴儿”不会干扰家里的和谐,他以此处理害怕及渴望之间的冲突。但当性器特质被强化,且李察更能面对其阉割害怕时,则又出现了不同的妥协。李察维持了他的性器渴望,但籍由将父亲及哥哥变成婴儿(这些婴儿是他和母亲一起生的)来逃避他的罪疚感。在发展的任何阶段,类似的协调只能带来一些稳定性,而且先决条件是,焦虑和罪疚感不能强于自我的强度。心理学空间_+~Y7HC/qYK*i,im}

+L![4h3s0`d4^0我如此详细解说焦虑及防卫在性器发展阶段中的影响,是因为我认为要完全了解性的发展阶段,而不考虑原欲组织的不同发展阶段,及这些阶段的特殊焦虑及防卫机制,是不可能的。

xC5P B"P5LE un0

?3nk v p~J0与内化父母亲有关的焦虑

U{kV&BY!S0心理学空间w&rE+w,M1R

图五和图六需要一些简介。李察再次来唔谈的前一个晚上,因为是一个温暖的夏天,而有些轻微发烧及喉咙痛,然而他还是来接受分析。我之前提过,李察常会有喉咙痛及感冒,即使非常轻微,也会使他很忧虑。在他画图五和图六时,显得极度焦虑与担忧,他说他感到喉咙很热,觉得他鼻子里面有毒。他的另一个联想(非常抗拒的呈现出来)是,他担心他的食物可能被下毒了。这种担心已经存在他意识中好几年,但是只有在这次以及之前几次,他才勉强地将它带到分析的情境中来(虽然有一些困难)。

ty g2BsO6F m0

VGKH.V-lf M-v~/tXk0

T.\n.}@Ra0

"P x`$j[~6iq0在这段治疗期间,李察会疑神疑鬼地看着窗户,当他看到窗户外两个正在谈话的男人时,他说他们正在偷窥他,这是与其被害焦虑有关而且一再重复出现的指标之一。它与他幻想中窥视他及迫害他的父亲及哥哥有关,其中最主要的焦虑是,他认为父母亲秘密中以敌意的方式联合起来对抗他。在我的诠释中,我将他的疑心与其害怕被内在迫害者窥视,并且策划反对他的焦虑做连结,这样的焦虑在早期分析中曾经出现。在我做这项诠释不久之后,李察突然将他的手指头探入喉咙的最深处,而且显得非常担心。他解释说,他在找寻细菌。我诠释说,细菌(germs) 也代表德国人(Germans) (指与我产生连结的黑色希特勒父亲),这些德国人在他心智中和那两位偷窥他的男人连结起来了。其实这两位男人指涉的是他的父母亲,因此,害怕细菌,和他害怕被下毒,有很亲密的关系,这下毒者在潜意识中指的是他的父母亲,虽然在表面意识中他并没有怀疑他们,可是这场感冒让这些被害焦虑又被激发出来了。

@3sE1h9o5}Op[ A0

\0f%y&F5L#^0在这一时段中,李察画了图五和图六,但唯一能收集到的自由联想是:图六和图五代表的是同一个帝国,实际上这两张国是画在同一张画纸上的。心理学空间/xK,@k2X}`X

#~7} l-QA0隔天,李察的病完全好了,这天他的情绪非常不一样,他绘声绘影地描述他如何喜欢今天早上的早餐,特别是碎麦。他表演出他如何一口把它们都给吞进去了(前两天他吃得非常少)。他说他的胃变得非常的小,很瘦,而且陷下去,还说直到他吃了今天的早餐“他里面的大骨头”才都“凸出来了”。这些“大骨头”,反映的是他的“内化父亲”或他父亲的阴茎。这在早期的素材中,有时会以怪兽和章鱼呈现出来,它们代表的是他父亲阴茎中坏的一面。而怪兽所包含的“美味的肉”指的是他所渴望的父亲阴茎的另一面。我诠释说,碎麦指的是好母亲(好乳房和牛奶),因为在早期的唔谈中,他拿碎麦和鸟巢比较,是显示现在他对于好的“内他母亲”的信念增强了,因此也比较不害怕内在的迫害者(骨头和怪兽)。

w-{DR d q |G0

S,\CFq0对于喉咙痛的潜意识意义之分析,使得焦虑降低,而伴随着的是防卫方式的改变。李察在这时段的情绪及自由联想,清楚呈现了这种改变,整个世界对他而言突然变得美丽起来:他赞美这乡下地方、我的衣服、我的鞋子,并且说我看起来漂亮极了! 他也以充满爱及欣赏的口气谈论他母亲。因此当他对于内在迫害者的焦虑减少时,外在世界也跟着改善了,变得比较值得信任,他也比较能享受它们。但同时我们注意到他的忧郁被躁动的情绪给代替了,在躁动的情绪中,他否认了被害焦虑。事实上,焦虑的减轻是躁动的防卫机制,李察以此方式对抗忧郁。当然李察的躁动情绪并未维持很久,在往后的分析中,忧郁及焦虑再次出现。

E)V5V4OG8M q9vt0

~8Z7qLw3_\0直到目前为止,我主要谈的是李察和他母亲(作为外在客体)的关系,但他早期的分析愈来愈清楚呈现出,这位作为外在客体的母亲与那作为内在客体的母亲持续互动着。我将在分析图五、图六时清楚描绘我的看法,这两幅图画生动活泼地呈现李察心智生活中内在父母的角色。心理学空间R2Ejb7|T3_DJ

}"l(~5PRa d0在本次分析中,李察拿出前一天所画的图五和图六,而且很自然地做联想。现在他的忧郁及虑病焦虑被减弱了,他得以面对本来隐藏在忧郁下的焦虑。他指着图五说,图五看起来像一只鸟,一只“非常恐怖”的鸟,顶头浅蓝色的部分是鸟冠,紫色部分是眼睛,而鸟嘴“张得很大”。这鸟嘴我们可以看见是由右边的红色和紫色部分所组成,因此就颜色而言,所指的是他自己和他哥哥。

"j/_qUb0心理学空间 ZAn\L4zLm

Q?/C$m;YOpr0

(^#w;@#oD!fZ0我诠释说,浅蓝色的鸟冠表示“鸟”指的是他母亲,意指皇后。而早期素材中的理想母亲,现在却变成贪婪的、具破坏性的。事实上鸟嘴皆是由红色及紫色部分所形成,指的是李察将他自己(和他哥哥)的口腔施虐冲动投射到他的母亲身上了。这些素材显示李察在面对其心理现实上有了重大进步,因为他己能将其口腔施虐及食人冲动投射到他母亲身上。更甚者,在图五中,他让母亲的好面向与其坏面向更接近彼此了。这常兵分两路的两个面向的原型,是指好的、被爱的乳房,以及坏的、被恨的乳房。事实上分裂与隔离的防卫机制也呈现在这图画中,因为图五的左边全部是蓝色,而图五的右边,母亲则是以“恐怖”的鸟(张开的鸟嘴)及皇后(浅蓝色的鸟冠)被呈现出来。当李察比较不否认自己的心理现实时,他也比较能面对外在现实。这使李察得以面对并接受母亲的确令他感到挫折之事实,也因此引起他对她的怀恨。心理学空间0|PKeE@_

3k+r/^XS+k0在我诠释图五之后,李察重复强调那支鸟看起来真是“恐怖极了”,并对图六做了自由联想,他说它看起来也像一只鸟,但却没有头,它底下黑黑的部分是从她身上摔下来的“大便(big job)”,他说一切都“好恐怖”。心理学空间_~@j[%I

心理学空间j QC+f8^,C(V

在诠释图六时,我提醒他说,昨天他才告诉我,这两个帝国是一样的。我说图六代表的是他自己,籍由内化进去“恐怖的鸟”(图五),他认为他和图五相似。而张开的鸟嘴代表的是他母亲贪婪的嘴巴,同时也显示他想将母亲吞下去的欲望,因为他所画鸟嘴的颜色意指他自己和他哥哥(贪婪的婴儿)。在他心智中,他已经将那具杀伤力及会吞噬的客体妈妈给吞下去了。今天吃早餐时,他把好妈妈给内化进去,他认为妈妈保护了他,并且和他一起对抗内化进去的坏父亲,指的是“在他胃里面的骨头”。当他内化进去“恐怖的”鸟妈妈时,他觉得母亲和那妖怪父亲会联合起来。在他心智中,那联合起来令他害怕的父母亲从他里面攻击他、吃掉他,同时也从外面攻击他且阉割他。心理学空间i?zC:P9Hd+Nw;g

FW |"A/Q0

'TS-rB ~(i/]0Un8Rl0心理学空间(| m'TR];j

Ib5oe Sbm;pD0心理学空间 S:\-in x a5l^ N"i8Q

李察因此觉得这对内在及外在的坏父母,为了报复他对他们的攻击,而将他作废、阉割掉了。他在图六中表达了这种焦虑,因此图六的鸟没有头。在内化父母的过程中,引发了针对父母而来的口腔施虐冲动,使父亲在李察心智中成了贪婪及具杀伤力的敌人。又由于李察觉得在吞噬父母时,将他们变成了怪兽及鸟,因此他不只害怕这些内化进去的迫害者,而且也感到罪疚感,因为他害怕好的内在母亲会被内在的怪兽所攻击。他的罪疚感也与他对于外在及内在父母的“肛门攻击(anal attacks)”有关,他藉由从鸟身上落下来的“可怕的大便”来表达这种惧怕。

vn}|yZ,k0心理学空间1[Xv-V l

李察在上次治疗中画这两幅画时,非常焦虑以致无法对它们做任何自自联想,现在他的焦虑已经被释放了许多,因此才能提供一些自由联想。心理学空间D(W+}k?

心理学空间Q K%q7e4MX D(jMz0]9U

U T'B |@ o{0心理学空间c,| Ztht x3mk

他更早期的画(图七)比图五、图六更清楚地显现他对于客体的内化,这是很有趣的连结,在李察完成图七时,他用线把这张图圈起来,并用红色填满背景,我认为它代表的是他的“内在”,这内在包含了他父亲、母亲,他自己与彼此的关系。在为这张画作作自由联想时,他说他很满意浅蓝色的部分变得愈来愈多——指的是他母亲。又说他希望哥哥能成为他的同盟国。可是,他对于哥哥的妒忌常会使他怀疑哥哥,并且害怕哥哥会成为他的对手,但这时他强制他哥哥是他的同盟。后来他又指出一块黑色的部分,完全被他妈妈、哥哥和他自己给围住了,这意指着他和所爱的“内在母亲”已经联合起来反对危险的“内在父亲”。

&n:[$GH4MAfx0心理学空间'J,w{FL`vB M

这些治疗时段所呈现出来的素材,能帮助我们看到在李察的情绪生活中,常被他理想化的“好母亲”所指的其实是内在及外在母亲,例如当他说他希望西边的蓝色母亲可以扩大其领域、领土时(参考图二),这样的希望不只是代表他的内在世界,同时也代表他的外在世界。而对于“内在好母亲”的确信,是对他最大的支持,当这项信念被强化时,他会变得更有希望、自信及具有安全感。当这种自信因为生病或其他原因被动摇时,则其忧郁与患病焦虑就增加了。再者,当李察对于迫害者的害怕(包括坏母亲及坏父亲)增加时,会使他觉得无法保护他所爱的内在客体,使他们免于被摧毁的危险或死亡。而这些所爱的内在客体的死亡,不可避免地表示他自己生命的结束,在此我们碰触到了忧郁者的基本焦虑。根据我的经验,它们乃根源于婴儿期的“忧郁心理位置”。

bP%ED:J)T0

Pm mI x\;_A+Y0在本次分析中,李察拿出前一天所画的图五和图六,而且很自然地做联想。现在他的忧郁及虑病焦虑被减弱了,他得以面对本来隐藏在忧郁下的焦虑。他指着图五说,图五看起来像一只鸟,一只“非常恐怖”的鸟,顶头浅蓝色的部分是鸟冠,紫色部分是眼睛,而鸟嘴“张得很大”。这鸟嘴我们可以看见是由右边的红色和紫色部分所组成,因此就颜色而言,所指的是他自己和他哥哥。心理学空间-b;|Qy yr8C:W

心理学空间AAIiuCPg

I.IC8OM X(vf0

+LvB9U g4g0

a9E&{w6Q Z |&`l j0

n9?,zm\%Z.lH0我诠释说,浅蓝色的鸟冠表示“鸟”指的是他母亲,意指皇后。而早期素材中的理想母亲,现在却变成贪婪的、具破坏性的。事实上鸟嘴皆是由红色及紫色部分所形成,指的是李察将他自己(和他哥哥)的口腔施虐冲动投射到他的母亲身上了。这些素材显示李察在面对其心理现实上有了重大进步,因为他己能将其口腔施虐及食人冲动投射到他母亲身上。更甚者,在图五中,他让母亲的好面向与其坏面向更接近彼此了。这常兵分两路的两个面向的原型,是指好的、被爱的乳房,以及坏的、被恨的乳房。事实上分裂与隔离的防卫机制也呈现在这图画中,因为图五的左边全部是蓝色,而图五的右边,母亲则是以“恐怖”的鸟(张开的鸟嘴)及皇后(浅蓝色的鸟冠)被呈现出来。当李察比较不否认自己的心理现实时,他也比较能面对外在现实。这使李察得以面对并接受母亲的确令他感到挫折之事实,也因此引起他对她的怀恨。心理学空间0z+t,b,f O v0Hy

^)E\@&|0在我诠释图五之后,李察重复强调那支鸟看起来真是“恐怖极了”,并对图六做了自由联想,他说它看起来也像一只鸟,但却没有头,它底下黑黑的部分是从她身上摔下来的“大便(big job)”,他说一切都“好恐怖”。

&p$a;J.|tb0心理学空间b:V?bPry

在诠释图六时,我提醒他说,昨天他才告诉我,这两个帝国是一样的。我说图六代表的是他自己,籍由内化进去“恐怖的鸟”(图五),他认为他和图五相似。而张开的鸟嘴代表的是他母亲贪婪的嘴巴,同时也显示他想将母亲吞下去的欲望,因为他所画鸟嘴的颜色意指他自己和他哥哥(贪婪的婴儿)。在他心智中,他已经将那具杀伤力及会吞噬的客体妈妈给吞下去了。今天吃早餐时,他把好妈妈给内化进去,他认为妈妈保护了他,并且和他一起对抗内化进去的坏父亲,指的是“在他胃里面的骨头”。当他内化进去“恐怖的”鸟妈妈时,他觉得母亲和那妖怪父亲会联合起来。在他心智中,那联合起来令他害怕的父母亲从他里面攻击他、吃掉他,同时也从外面攻击他且阉割他。

iXX?SM0心理学空间[0`.l#FX%v7l

李察因此觉得这对内在及外在的坏父母,为了报复他对他们的攻击,而将他作废、阉割掉了。他在图六中表达了这种焦虑,因此图六的鸟没有头。在内化父母的过程中,引发了针对父母而来的口腔施虐冲动,使父亲在李察心智中成了贪婪及具杀伤力的敌人。又由于李察觉得在吞噬父母时,将他们变成了怪兽及鸟,因此他不只害怕这些内化进去的迫害者,而且也感到罪疚感,因为他害怕好的内在母亲会被内在的怪兽所攻击。他的罪疚感也与他对于外在及内在父母的“肛门攻击(anal attacks)”有关,他藉由从鸟身上落下来的“可怕的大便”来表达这种惧怕。心理学空间pz NXKP'g

x(m q'~z/g/fR0李察在上次治疗中画这两幅画时,非常焦虑以致无法对它们做任何自自联想,现在他的焦虑已经被释放了许多,因此才能提供一些自由联想。心理学空间9Ng0|q/Fu9Y

心理学空间p.g] r9ji,F}

他更早期的画(图七)比图五、图六更清楚地显现他对于客体的内化,这是很有趣的连结,在李察完成图七时,他用线把这张图圈起来,并用红色填满背景,我认为它代表的是他的“内在”,这内在包含了他父亲、母亲,他自己与彼此的关系。在为这张画作作自由联想时,他说他很满意浅蓝色的部分变得愈来愈多——指的是他母亲。又说他希望哥哥能成为他的同盟国。可是,他对于哥哥的妒忌常会使他怀疑哥哥,并且害怕哥哥会成为他的对手,但这时他强制他哥哥是他的同盟。后来他又指出一块黑色的部分,完全被他妈妈、哥哥和他自己给围住了,这意指着他和所爱的“内在母亲”已经联合起来反对危险的“内在父亲”。心理学空间+Mb t6C!h b

*GD!?7KN rX:Rx0

&QT)@*N1n9|]0j)r N0心理学空间w9|!x]6Y6}

这些治疗时段所呈现出来的素材,能帮助我们看到在李察的情绪生活中,常被他理想化的“好母亲”所指的其实是内在及外在母亲,例如当他说他希望西边的蓝色母亲可以扩大其领域、领土时(参考图二),这样的希望不只是代表他的内在世界,同时也代表他的外在世界。而对于“内在好母亲”的确信,是对他最大的支持,当这项信念被强化时,他会变得更有希望、自信及具有安全感。当这种自信因为生病或其他原因被动摇时,则其忧郁与患病焦虑就增加了。再者,当李察对于迫害者的害怕(包括坏母亲及坏父亲)增加时,会使他觉得无法保护他所爱的内在客体,使他们免于被摧毁的危险或死亡。而这些所爱的内在客体的死亡,不可避免地表示他自己生命的结束,在此我们碰触到了忧郁者的基本焦虑。根据我的经验,它们乃根源于婴儿期的“忧郁心理位置”。

8_ c2Y5l+A3\3N0

D&r#QF2i o$fqVu0分析中有许多有重要组节,都在描绘李察非常害怕外在及内在客体的死亡。我之前曾经提过他与游戏室的关系,是移情情境中非常主要的特征。而在我去伦敦之后,李察对于空袭和死亡的害怕则强烈地被激发出来。在好几个分析治疗时段中,他无法容忍电炉被关掉,必须等待我们离开房子的剎那才能关掉电炉。有一次,当我将图三和图四做连结时,这种强迫式的焦虑才消失不见。这些时期,籍由性器欲望的强化与焦虑和忧郁的减弱,使得关于他要给我及他妈妈一个“好”婴儿的自由联想愈来愈多。而他也愈来愈爱婴儿。他坚持房间的炉火必须持续绕着,与他的忧郁有关。

8VtR:Cw8I\+Ylm0

pz7j,N?-Zm0小男孩案例的综合心理学空间9[ k@!~8V ^ A;[

心理学空间 A3U$}:q"Z"F.T3Ee8Sg

李察无法平稳地建立起性器期的特质,主要原因与早期发展阶段时,无法处理焦虑有关。坏乳房在李察的情绪生活中扮演极重要的角色,它与未曾被满足的喂食经验有关,也与强烈地口腔、尿道及肛门施虐冲动以及被它所激起的幻想有关。李察对于坏乳房的害怕,在某些程度上,已经被理想化的好乳房冲淡了,这使得他对于母亲的爱能够被保存下来。乳房之中坏的部分与他对于这坏乳房的“口腔施虐冲动”,已被转移至父亲的阴茎,此外他对于父亲的阴茎有强烈的“口腔施虐冲动”,他们都是来自于早期伊底帕斯情境中的妒忌与恨。父亲的阴茎在其幻想中成为一个危险的、会咬人的、有毒的客体。李察将阴茎视为外在及内在的迫害者,他对于自己的害怕是如此强烈,以致无法信任好的、及有生产力的阴茎。由于害怕被迫害,李察早期的女性特质从根本处就被干扰了。这些困难籍由“逆向伊底帕斯情境”被体验到,且因为对于母亲性器之渴望,又与阉割害怕挂勾。伴随着这些渴望而来的是对父亲的恨,表现在想咬断父亲阴茎的冲动里,这导致他害怕会以同样的方式被阉割,因而增强了他对于性器渴望的压抑。心理学空间JJ }2?]l D?A Z

^BI"QG N0李察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对于所有活动及兴趣愈来愈抑制,这与他企图压抑其攻击倾向有关。这种压抑在他和母亲的关系中特别显著,而在与父亲及其他男人的关系中,则比较不如此,纵使还会因害怕而衍生也许多控制。李察面对男人的主要态度是,安抚可能的攻击者和迫害者。

8~dUMu0

;d%BdT0A"Ka0李察比较不会抑制与其他小孩之间的攻击冲动,虽然他依旧非常害怕直接表达其攻击冲动,他对小孩的恨与畏惧,部分来自于他对于父亲阴茎的态度。在李察心智中,具有杀伤力的阴茎和具有杀伤力及贪婪的小孩,是很相似的。他认为这些具有迫害性及贪婪的小孩会消耗掉他母亲的能量,且终究会摧毁他。在他的潜意识中,他将“阴茎”对等于“小孩”,因此也觉得坏阴茎只能生出坏小孩。心理学空间"Yh |3}nt%lp

心理学空间4qw%c+t+|B0W OK$Q

另一个导致李察害怕小孩的决定性因素是,他对于哥哥的妒忌以及对于母亲未来可能会再生的小孩的妒忌。在潜意识中李察对于母亲身体里所怀的小孩的“施虐攻击”,和他对涵容于母亲身体里的“父亲阴茎”的恨连结起来了,他认为只有当他对婴儿呈现出友善态度时,才能表现出对其他小孩的爱。

rb3|"|-uy!EN"g F0心理学空间W&fmXL!s0R#`g

我们知道惟有将母婴关系理想化,才能维持住爱的能力,由于李察对于自己“口腔施虐冲动”的潜意识焦虑与罪疚感如此强烈,以致婴儿对他而言代表的是口腔施虐者,这是他为何无法在幻想中满足他想要给母亲小孩之渴望的原因之一。然而更根本的是在其早期发展中,口腔焦虑增强了他的害怕,这样的害怕与他对于性器官的攻击面向及自己阴茎的看法有关。李察害怕他自己的“口腔施虐冲动”会主导他的性器渴望,且害怕他的阴茎是一具有杀伤力的器官,这是导致他压抑其性器渴望的主要原因。李察因此认为让母亲高兴以及修复已经被自己摧毁的婴儿主要方法是将自己捆绑起来。他的“口腔施虐”、冲动、幻想及害怕,不断干扰着他的性器发展。心理学空间c|UX]duqwd4h

心理学空间_|+bBx R

之前我已经一再提及,退化到口腔期是一种防卫机制,用来对抗性器阶段时期所引起的额外焦虑。但在此过程中“固着”所扮演的角色不容忽视。由于其口腔、尿道及“肛门施虐”焦虑是如此过度,乃致这阶段的固着也会显得非常强烈。这会导致性器结构的衰弱,且会有显著的压抑倾向。虽然李察在某方面非常抑制,但他的某些任务趋势也被升华了。由于他所渴望的主要对象是母亲,而其妒忌与恨的对象则是父亲,使他得以拥有一些“正向伊底帕斯情境”的主要面向以及与性恋的发展,但是这种发展趋势有些虚伪,因为他对母亲的爱仅能籍由理想化“乳房母亲”,及增强与他有关的口腔层面才得以被维持。由他的画中我们得知,蓝色部分总是代表母亲,选择这颜色所象征的是他对于那片无云蓝天的喜爱,以及他渴望拥有一副理想的、丰满的、永远不会总他感到挫败的乳房。心理学空间Q#^|4qi

6k%|VZy0李察还能够以某种方式持续维持他对母亲的爱,这使得他具有某些稳定感,也让他得以发展出一些异性恋倾向。很明显地,李察的焦虑及罪疚感是导致他固着在母亲身上的主要原因。李察一心一意爱着母亲,但却以一种非常婴儿的方式爱着她。他无法容忍母亲由他眼中消失,他很难以一位独立男人的方式和母亲保持关系。他对于其他女人的态度,虽然也缺乏真正的男性及独立特质,但相较于他对母亲的爱及盲目的崇拜是极不同的。他和女人的关系非常早熟,有点像一位游手好闲的大人,他有时会以各种方式,甚至是花俏谄媚的方式迎合他自己,可是同时又经常会批判及轻视女人,倘若她们被他所玩弄,他会感到相当开心。

E6wN JC:~3X0g;t0

6F?4aPD/R^0在此我们已经看到李察对于女人的两种对立态度,它提醒我们佛洛伊德曾经说过的:说到“心理无能(psychicalimpotence)”的男人“他们在感性及生理器官上的性欲感觉是分裂的。”例如他们只有在特定情境下才有性能力,佛洛伊德说:“这些人的爱的氛围处在两个分裂的方向上,在艺术中,他们以神圣与亵渎的拟人化之爱呈现出来,当他们爱时他们没有欲望,而当他们有所欲望时,却无法爱。”心理学空间1M U*^:|)~O(oq'U

wL:e R'xow`0佛洛伊德之言和李察对于母亲的态度,可说是一个类比。李察对于“阴茎母亲”感到害怕和怀恨,而却将他的爱及温柔转向“乳房母亲”。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趋势,就像他对母亲及对其他女人的冲突态度一样。他对于母亲的性器渴望被强烈压抑下来,因此母亲成了爱与被欣赏的客体,这些渴望本来可以就某种程度被用来面对其他女人而不只单独针对其母亲。但这些女人又会很快成为被批判与被嘲笑的对象,他们所代表的是“性器(genital) ”母亲。李察对于性器的害怕与尝试压抑它的冲动,反映在他对于这些客体的藐视态度上,因为这些客体激起了他的性器欲望。

b'z*\ Q3N_X\0c0

+AZ%IV8A"e]6y0导致李察“固着”并退化到“乳房母亲”的主要焦虑之一,是李察害怕他母亲的“内在”是一个充满迫害者的地方。因为“性器母亲”对他而言是一位和父亲发生性交关系的母亲,而且它涵容了坏父亲的性器,或更好说是父亲众多的性器,它们和父亲形成一组危险的联盟来对抗儿子;母亲也涵容了具有敌意的婴儿,此外他也焦虑自己的阴茎会是一具危险的器官,因为它们可能伤害他所钟爱的母亲。心理学空间O,A^FSw~V

心理学空间%X`L4h*r'kCRS

干扰李察性器发展的焦虑与他所内化进去的父母影像有关。他将母亲的内在视为一个危险的地方,这与他对于自己的内在感觉相呼应。在之前的治疗时段中,我们看见那位好母亲(例如好的早餐) 在他里面保护他,并对抗那位“在他肚子里面‘凸出来的长长的骨头’父亲,与这种保护母亲并对抗“内化父亲(internalized father)”的形象相互呼应的是,一个必须被李察保护的母亲。在李察心智中,母亲处在一种被内在怪兽施予口腔及性器攻击的危险之中,这支内在怪兽代表的是他那坏父亲。其实最终的害怕是李察觉得父亲处在被他自己的“口腔施虐”攻击的危险中,图二显示一些坏男人(他父亲、哥哥和他自己),施压并吞噬其母亲,这害怕来自于李察的一些基本罪疚感。他认为在内化她(母亲) 的过程中,母亲和她的乳房已经被他的口腔施虐攻击给摧毁了。此外在图六中他表示出对于自己的“肛门施虐攻击”的罪疚感,因为他曾经指出那些从鸟身上掉下来的“可怕的大便”。他将自己的大便与黑色希特勒作连结,这在早期分析中,当李察开始画帝国时,即已出现。在他最早的画作中,黑色指的是他自己,但瞬间却又改变定义,而说红色是他自己,黑色是父亲。在未来的绘画中,他持续使用同样的安排。这种“对等”在他对于图五及图六的一些联想中,再次呈现出来。图五的黑色部分指的是坏父亲,图六则指的是从被摧残的鸟掉出来的“可怕的大便”。

Ak ].Q2ZRT5E4P0

"L*~.W1f?2BL)\ B0李察对于自己具杀伤力的畏惧,与他害怕母亲是一位危险的、报复的客体互相呼应。张开鸟嘴的“可怕的鸟”是李察对自己的“口腔施虐冲动”之投射。李察在其心智中所建立起的“内在吞噬母亲”的骇人形象,不能全归因于他在母亲身上所感受到的挫折经验。图六非常清楚呈现出,他觉得那支“恐怖的”鸟妈妈是如何危险,因为一支没有头的鸟代表的是他自己,这也与害怕被阉割相互呼应。而阉割他的是那位与怪兽父亲(作为外在敌人)联合起来的危险母亲,更甚者,他觉得在内在情境中,被那联盟起来的鸟母亲及怪兽父亲所威胁,这些内在的危险情境才是他那抑郁及被害焦虑的主要原因。

SbK w*AX0

_TtcnK|7b X0当李察在分析中愈来愈能面对一个心理现实,亦即他所爱的客体,同时也是他所恨的客体;且那个浅蓝色的母亲,亦即带着皇冠的母后,也是心智中那位有鸟嘴的恐怖鸟时,他才得以更稳定地建立起对他母亲的爱。他的爱与恨的成觉才能彼此连结,他与母亲的快乐经验和挫折的经验也才不再需要被远远隔离,他因此不再需要一方面将好母亲过度理想化,但另一方面又制造一个如此恐怖的坏母亲形象。当他允许自己将母亲的两个面向放在一起时,则坏的面向得以被好的面向所中和,这位更安全的好母亲才得以保护他对抗那位“怪兽”父亲。这也意味着母亲在他心智中,不再被他的“口腔贪婪”以及坏父亲所致命地伤害。反过来他也会觉得自己及父亲不再那么危险,好母亲能再次活起来,而李察的抑郁也因此得以被释放。心理学空间3u'LeK,U9X

3n+Q`)i Z v{]:A3O0分析师及母亲,作为其内在和外在客体,能够活着的希望,与他日渐强化的性器阶段有关,也与他愈来愈有能力经验伊底帕斯渴望有关。在其幻想中,他得以开始思考“生产”以及“创造好婴儿”。在之前的潜意识中,这一直是造成死亡决斗以及畏惧死亡的主要因素。他愈来愈不害怕被自己的施虐冲动所摆布,李察相信他可以制造好婴儿,男性性器的创造及生产面向(包括他父亲和他自己的)也愈来愈强烈地呈现出来。他对于自己及内、外在客体的正向和修复倾向,以及对于好父母的信任感也被强化了。他父亲不再被视为是一位危险的敌人,因此也不再是李察那无法对抗及所怀恨的对手。如此在强化其性器阶段上,李察迈出了很重要的一步,同时也更能面对与性器渴望有关的冲突及害怕。心理学空间/n'y#~u6X{-o v1j

心理学空间}tc([4t1q

一位女孩的伊底帕斯发展一一个案历史片段

:s'G6B,~6g:Y0

%U ?4~\R/]'pX3{0之前发已经讨论过,干扰小男孩在性器发展上的焦虑,现在我想描述从一位小女孩丽塔的案例而来的某些素材,在我早期的著作中,已经由各种角度说明过这个案例。以这案例的素材来解说小女生的性器发展很具说服力,因为其素材简单、清晰、一目了然,虽然这案例的大部分素材已经出版过,但是我想籍此补充一些尚未出版的细节以及一些新的诠释,显然在当时我无法做出这些诠释,但是现在经过一番反省之后,我发现这些意义早已很清楚地呈现在原始素材之中。心理学空间2l;J7`;v3SX#Z

心理学空间:? J@7q&| y1ep

我的小病人丽塔开始接受分析时,年仅两岁九个月,很难管教,她有各式各样的焦虑,其中包括无法忍受挫折,并且总是愁眉不展,她具有许多显著的强迫式特质,而且情况念来愈严重。她会固着于一些细微的强迫仪式,经常摆荡在夸大的“好”与“坏”之间。当她扮演好女孩时,她会显得过分自我封闭;在扮演坏女孩时,则又企图想掌控身旁的每一个人,她有饮食方面的困难,看起来面黄肌瘦,并且常食欲不振,纵然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小孩,但是其人格发展与整合,则因为其严重地精神官能症而停止其发展。

\)K6Qx|C ub0心理学空间$fc}pTXWm#b

她常无缘无故地哭泣,当妈妈问起她为何哭泣时,她回答说:“因为我很难过。”又问到:“为何而难过?”她则会回答:“因为我在哭啊! ”她常会问妈妈以下问题:“我是不是个好女孩?你爱我吗? ”等等,来表现她的罪疚感和不快乐。她无法忍受责难,当被责骂时,她会以大哭或暴怒来回应。她和父母之间不安全的亲子关系,可由第二年所发生的一件事中显现出来。曾有人告诉我,有一次当她的父亲假装以图画书里的一支熊来威胁她时,她大哭了起来,显然地因为她已经认同了这支图画熊。

Zx z~tZ/Oq^-w0心理学空间Ui$E_;d-Xp)}

丽塔的游戏内容非常精致,例如她玩洋娃娃的唯一方式是强迫式地替它们洗澡、更换衣服。每次当她开始进行任何一种幻想游戏时,则会开始显出焦虑,而终止游戏。心理学空间1\{9D| hXSry.T_

心理学空间6}/M@ H-h/y)g+KF)]

以下是其成长史中的一些相关事件。丽塔在喝母奶几个月之后就换成了奶瓶。刚开始时她拒绝接受奶瓶,然而当她开始断掉奶瓶,并且开始吃硬食物时也经历一些困难。在我开始分析她时,她仍然有饮食方面的困难,当时她的母亲还会在晚上给她奶瓶喝。她母亲说她已经放弃尝试断掉丽塔晚上的最后那一瓶奶,因为每次企图不给她奶瓶时就会很麻烦。丽塔两岁大时,就完成了如厕训练,依据丽塔如厕训练的状况,我认为母亲在这件事上太过焦虑了,因此丽塔的强迫式精神官能症显然与她太早开始的如厕训练有关。心理学空间&DqUp&UK[t(\$m

-u&d!P L3C6y(}7V0丽塔睡在她父母亲的房间里一直到她快两岁大,并且重复目睹父母亲的性爱场面。在她两岁时,弟弟出生了,也在这个时候她的精神官能症状完全呈现出来。另一个相关的状况是母亲自己也非常神经质,而且显然对丽塔感到爱恨交织。心理学空间h lQ&yyqK

心理学空间Wj;ML5W.U'l0K@E

父母亲告诉我,丽塔直到周岁时喜欢母亲更甚于父亲。在进入第二年时,她开始愈来愈清楚地显出对于父亲的喜爱,并且非常妒忌母亲。十五个月大,当丽塔坐在她父亲膝盖上时,她很清楚且重复地表达她渴望能单独和父亲待在房间里。这时她已可以用口语表达。十八个月大时,有一项显著的改变,这时她和父母的爱恨关系又对调了,同时也产生许多不同的症状,例如梦魇、害怕动物,特别是狗等等,母亲再次成为她的钟爱,但却又隐含着强烈地爱恨交织关系,她非常黏母亲,甚至无法让她离开她的视线。伴随着这现象的是丽塔企图控制她母亲,而且常在潜意识中恨她,这时丽塔也发展出对父亲的不悦。

!g`5w~9in0心理学空间8tX"qo$mV

这些状况在当时很清楚地被父母观察到,并且告知我。就比较年长的孩子而言,父母对于孩子早期的观察所做的陈述,通常是不可靠的,因为父母记忆中的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模糊,但是由于丽塔还小,因此生活中的细节在父母心智中仍然非常清晰,分析历程中所呈现的内容也证实了父母亲的陈述中的所有观察重点。

JS!QHW4TN9X{0

o DY,OT `Z0与父母的早期关系

|5P!dCqi0

(P N"w U*P7J0在丽塔步入两岁时,一些与伊底帕斯情境有关的重要因素,很清楚地被观察到,例如比较喜欢父亲,而对母亲感到妒忌,甚至企图取代母亲,和父亲结合的渴望,衡鉴丽塔两岁伊底帕斯发展,必须考虑某些主要的环境因素: 小孩和父母共用一个卧室,因此有许多机会得以目睹父母之间的性交,因此孩子持续不断被暴露在原欲的欲望、妒忌、恨与焦虑的刺激中。在她十五个月大时,母亲怀孕了,孩子在潜意识中知道母亲的状况,因此丽塔想和父亲结合生小孩的渴望以及与母亲之间的竞争关系被强化了,这使她的攻击以及继之而起的焦虑及罪疚感增强到一定的程度,以致她的伊底帕斯渴望无法持续发展。心理学空间0c6f%iz^;SHJ ^Q

La;I3g0Yd-m#H0但丽塔在发展上的困难不能仅以这些外在刺激来解释,因为许多其他的小孩也许同样被暴露在类似或更糟糕的情境中,却未导致严重的病态,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其内在因素,因为这些内在因素与外在因素彼此挂勾,导致丽塔在疾病与在性发展上的阻碍。

[6IZ e f0心理学空间B5UBaLlb3lrqS#c

分析显示,丽塔的“口腔施虐冲动”太过强烈,其容忍任何压力的能力也格外薄弱,这些天生特质决定了她早期对于挫折之反应模式,也强烈影响了她和母亲之关系。当丽塔的“正向伊底帕斯渴望”在满周岁完全呈现出来时,这种与父母之间的新关系加强了丽塔的挫折感、恨与攻击,其中并伴随着她的焦虑以及罪疚虑。由于无法面对这多么的冲突,使她无法持续其性器渴望。心理学空间AX'o,M(p,`5@OJ&B

心理学空间J P [,Kc?2V,oL

丽塔和母亲的关系被两项重大的焦虑来源所主导:“被害焦虑”与“忧郁焦虑”。一方面母亲被视为可怕以及具报复性的人物,另一方面既是不可或缺又是被丽塔钟爱的“好客体”。丽塔觉得自己的“原欲攻击”会伤害这位她所爱的母亲,因此强烈恐惧会失去母亲。由于这些早期焦虑以及罪疚感太过强烈,使得丽塔无法容忍因伊底帕斯感觉而产生的额外之焦虑与罪疚感,亦即与母亲的竞争以及对她的恨。她因此籍由压抑自己的恨作为防卫,并且以过多的讨好作为补偿,这意味若不可避免地会退他到原欲的更早阶段。丽塔和父亲的关系基本上也被这些因素所影响。因此一些对母亲的恨被转移到父亲身上,并且因为伊底帕斯渴望的挫折,而更加强化了她对父亲的恨。在丽塔进入两岁时,很明显地,她将对母亲的爱转移到父亲身上,而无法和母亲建立一段满意的关系,此现象重复出现在她与父亲的口腔及性器关系中。在分析中愈来愈清楚呈现出来的是,她想阉割掉父亲的强烈欲望(部分原因系来自于“女性位置”的挫折,另外一部分则来自于“男性位置”的阴茎钦羡)。心理学空间'T~*T5EvcWl

6r0R/Pr6b2n"n0丽塔的施虐幻想与因为挫折感而产生的抱怨有关,这些挫折皆来自于不同的原欲状态,它们呈现在正向及逆向的伊底帕斯情境中。而父母亲之间的性交关系,在其施虐幻想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小孩的心智中,父母的性交是一件既危险又令人害怕的事,母亲被想象成父亲摧残蹂躏下的牺牲品。因此父亲在其心智之中,不只(父亲)对母亲而言,是一位危险的人物,并且经由认同母亲所延续下来的伊底帕斯渴望,丽塔觉得父亲对于自己同样也是一位危险人物。丽塔对于狗的害怕可以追溯到她对于父亲那具危险阴茎的害怕,因为她认为父亲会为了要报复她想阉割他的冲动而袭击她。她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严重地被干扰了,因为父亲变成一位“坏男人”。因此丽塔更加恨他,因为父亲变成了她对母亲的“施虐欲望”之化身。心理学空间s~u#z!JM;wL

心理学空间+}Pl _"x lg6R&I

以下是母亲告诉我的片段,它可以用来说明以上我曾叙述之概念。在丽塔刚进入三岁时,有一次和妈妈去逛街,她看见一位出租车司机凶残地鞭打着他的马,她母亲非常生气,小女生也表达了她强烈的怒气。当晚更令她母亲惊讶的是,丽塔说:“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出去见那位可恶的男人鞭打他的马?”由这件事可以看出她如何从这次经验中感受到施虐快乐,并且渴望重复这种经验。在其潜意识中,出租车司机所象征的是她父亲,马匹则是她母亲的化身,父亲在性交的过程中,完成了小孩对抗母亲的“施虐幻想”。而对于父亲坏性器官的害怕,和其幻想中被自己(丽塔)的恨,与被坏父亲(指出租车司机)所摧毁及伤害的母亲,这些因素都干扰了丽塔正向及逆向的伊底帕斯渴望。丽塔既无法认同这位被摧毁的母亲,也无法允许自己在同性恋的位置上扮演父亲的角色,因此在早期阶段,无论是正向或逆向伊底帕斯特质皆无法被满意地建立起来。

P |&[r6j+a0

sK'fMe0分析素材举例

4{$h!oo-j%x-Bk0心理学空间|3c5z W0_LV#{$y

丽塔目睹父母性交“原初背景(primal scene)”所体验到的焦虑,显示在以下素材之中。

AND%u4}3zm*PI0

yYSNf `0在某一次分析中,她将一块三角形砖头放在一边,然后说:“那是一位小女人。”然后她拿起一把“小铁锤”,她称之为长方形的砖头,她用小铁锤敲打砖块盒子说:“当小铁锤很用力敲打的时候,小女人非常害怕。”三角形的砖块象征的是她自己,“小铁锤”所象征的是她父亲的阴茎,盒子则象征她的母亲,这整个情景显示她目睹了父母亲的性交原初现场。很有意思的是她敲打盒子的地方刚好是用纸黏起来的地方,因此盒子就被她敲出了一个洞。这是丽塔象征式地显示在她潜意识中对于阴道的认识,以及这部分在她对于性的理解认知中所扮演的角色例子。

@oA;~m0心理学空间L#UV!e:BS ~

以下两个例子,和其“阉割情结”与“阴茎嫉羡”有关。丽塔在游戏中和她的泰迪熊刚好旅行到一个“好”女人的房子,在那里她们会获得“一次令人惊叹的招待”。但是这一趟旅程并不顺利,丽塔丢弃了火车司机,让自己变成那位司机,可是这位司机一再回来威胁她,使她相当焦虑。她和司机所争夺的客体,是她的泰迪熊,她认为泰迪熊是使这旅程顺利之关键。在此,“熊”所代表的是艾亲的阴茎,她和父亲之间的竞争,显现在抢阴茎这事上。她从父亲身上盗走了阴茎,部分是来自于她的嫉羡、愤恨与报复,另一部分则想和母亲一起取代他的位置一一因为藉由父亲那有力的阴茎,得以修复她在幻想中对母亲所造成的伤害。

,^!MEv^Y9C;J.sC0

7^;o*]%ivT0另一个例子与她就寝时的仪式有关,这仪式变得愈来愈琐细,且具有强迫特质。她也会和她的洋娃娃进行这些仪式,仪式的重点是她和洋娃娃必须被睡衣紧紧地裹起来,否则如她所说,老鼠或“butzen (她自己创造的字)”则会从窗户闯进来,并且咬断她的butzen 。这butzen 表征的是父亲及她自己的性器官,换句话说,她认为父亲的阴茎会咬断她自己想象中的阴茎,就像她也渴望阉割掉她父亲的阴茎一样,她害怕母亲会从她里面攻击她的身体,这和她害怕有人会从窗户闯进来有关,房间代表的是她的身体,攻击者则是母亲,来报复那位攻击她的小孩,所以强迫将自己仔细地裹起来,是针对这些害怕所产生的防卫。

B)Z?z I.Y0心理学空间X6Q*R2xu[-H-X

超我的发展

6B(WB6h!P,H0

]-z*ty.}J7k#Z0前两段所描绘的焦虑和罪疚感与丽塔的超我发展有关,我发觉她里面有一个残暴、不仁的超我,因而导致类似成人严重强迫式精神官能症的现象。根据我的分析,我认为这种发展可被追溯到她正要进入两岁时。根据我晚期分析经验的洞察,我认为丽塔超我的形成可以追溯到生命最初的几个月。心理学空间)d/G&RJ*A'B^ ~ T

:e.d5K)m:KW0在我之前所描述的旅行游戏中,火车司机代表的是她的超我,也是她真正的父亲。我们也可以在丽塔和其玩偶的强迫式游戏中,看到超我的运作。例如她玩玩偶的方式和她睡觉前的仪式相当类似,亦即让玩偶睡觉,她将它非常仔细地包裹起来。在某次的分析中,丽塔将一支大象放在玩偶旁边,她解释说大象是为了不让“小孩(玩偶)”醒过来,否则,小孩就会偷偷跑进父母的卧室,“伤害他们”或(者) “从他们身上偷走一些东西”,大象代表的是她的超我(父亲及母亲),她想逃避对于父母亲的攻击欲望,其实丽塔想逃避的是对于父母亲性交情境,及针对妈妈怀孕所产生的“施虐冲动(sadistic impulses)”,超我的任务是阻止小孩无法从她妈妈身体里面盗走(夺走)她的小孩、使其不能伤害或摧毁她妈妈的身体,并无力阉割她的父亲。心理学空间hvoJJL F9E%^

心理学空间 u F/Sj?.d;\|

分析中一项很有意义的细节,是在她刚三岁时,当她在玩洋娃娃时会一直强调,她绝对不是洋娃娃的妈妈,根据分析脉络,这游戏所呈现的是丽塔不允许自己成为洋娃娃的母亲,因为洋娃娃代表的是她的婴儿弟弟,也是既期盼又害怕从她母亲身边夺走的弟弟,她的罪疚感就某方面而言,与她对怀孕母亲所产生的攻击幻想有关,丽塔无法扮演做洋娃娃的母亲,这种抑制除了来自她的罪疚感之外,也来自于她对于母亲的残酷影像之害怕,这个影像比她真实的母亲还要严厉得多。丽塔不只以扭曲的眼光看她真实世界的母亲,同时也常处在惧怕“内在母亲”的危险中,在此我指的是丽塔在幻想中攻击母亲的身体,接踵而来的是认为母亲会攻击她,并且夺走她想象中的婴儿,所造成的焦虑,同时也害怕被父亲攻击与阉割,我想更进一步诠释,在她的幻想中父母亲(作为外在客体)对她身体的攻击,与那对被内化进去其迫害性的父母客体,对她所做的内在攻击而产生的害怕相互呼应),而这对内在父母则形成她超我中的残酷部分。

+kO pC N#}4O0

;q s nm ];R&lo0丽塔严厉的超我经常在分析中藉由游戏显示出来,例如她常会很残酷地处罚洋娃娃,接踵而来的则是暴怒与惧怕,她同时也认同了那位施加严重处罚的严厉父母与被残酷对待的小孩,而进入暴怒状态。这现象不仅在她的游戏中很明显,而且在其他行为中也观察得到。有时她似乎是那位严厉的、不仁慈的母亲代言人,有时则是一位失控的、贪婪又有摧毁特质的婴儿。她似乎没有足够的“自我”得以衔接这两个极端,并调和这些强烈的冲突。如此使得超我整合的过程严重被干扰,而无法发展出自己的独特性。心理学空间lT*G_(w:\U'LE

5n Ug3` ?0干扰伊底帕斯发展的被害焦虑与忧郁焦虑心理学空间;pqy)ZfP1qy'A

E(AE,i"~$t1E3xN0忧郁是丽塔精神官能症的核心症状,她会无缘无故地哭泣并感到难过,且会持续探问她母亲是否爱她。这些皆是忧郁焦虑之指标,这些焦虑、来自于她和母亲乳房的关系。籍由沉溺在施虐幻想之中,她认为自己已经攻击了母亲以及母亲的乳房,而使丽塔一直处在惧怕中,这严重地影响她和母亲的关系。一方面她爱母亲并认为母亲是一位好的和不可或缺的客体,但同是又感到罪疚感,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攻击幻想已经让母亲陷入险境。可是另一方面又视她为一位可恶的、具迫害性的母亲(本来是坏乳房),因而对她又恨又怕。这些对于母亲(作为外在及内在客体)的害怕及复杂的感觉,构成其婴儿期的“忧郁心理位置(depressive posirion)”。丽塔无法处理这些激荡的焦虑,因此也无法克服她的“忧郁心理位置”。

4^PiyX VtAxB6C v0

@ i4_"X9BM_0就这点而言,一些早期分析的素材是有意义的。她在一张纸上涂鸦,然后使劲地把它们全部涂黑,并将它们撕成碎片,然后将这些碎纸片丢进一杯水中,接着再将茶杯放在嘴旁,仿佛要将她喝掉,这时她会突然停下来,并且喃喃自语地说:“死女人! ”。过些素材以及相同的字眼也在其他时候一再出现。心理学空间 W2{u8tXG{~/xY

8z`s~;~"B@'@0那些被涂黑、撕碎、丢进水里的碎纸片,代表的是被她的口腔、肛门及尿道所摧毁的母亲,这幅已经被毁灭的母亲影像,所指的不只是从丽塔眼中消失的“外在母亲”,同时代表“内在母亲”,然而实际上丽塔必须放弃在伊底帕斯情境中与她母亲的竞争,因为她潜意识中一直害怕失去这位内在及外在的客体。可是这客体又是她所有渴望的障碍,她害怕对母亲的恨会增强乃至于导致母亲的死亡。这些皆来自于口腔阶段的焦虑,是丽塔忧郁的基础,它在母亲企图戒掉她最后一瓶奶时发展出来,丽塔拒绝从杯子中喝奶,她会掉进一个绝望的状态,且失去食欲,拒绝任何食物,并且比之前更加依赖母亲,一再重复地问母亲,当她捣蛋时,母亲是否还爱她等等。从她的分析中看出,丽塔认为断奶是针对她那攻击欲望的残酷处罚,同时处罚了她想摧毁母亲的欲望。因为失去奶瓶,代表的是乳房的永远失落,当奶瓶被拿走时,丽塔觉得她其正摧毁了母亲,即使母亲亲临眼前,也只能暂时缓和这些害怕,所以我们可如此推论,若失去的奶瓶代表的是好乳房失去,则因断奶而处在忧郁状态中的丽塔所面绝的杯中之奶,所象征的则是被摧毁及死去的母亲,就像茶杯里面的碎纸片代表的是“死女人(dead woman)”心理学空间u0k ?;Z-_A'E'yK

f0N3b+{I#_0我之前提过的,丽塔对于母亲死亡的忧郁焦虑与她的被害焦虑有关,亦即害怕那位会报复的母亲会攻击她的身体,事实上这些攻击在一个小女孩的心智中,所危及的不只是她的身体,且危及她所有宝贝的东西。这些宝贝的东西在小女孩的心智中是指她的“内在”所涵容的客体: 亦即她那潜在的小孩、好母亲及好父亲。

:la2~M&@-|0

%o/sO#B },|8J0无法保护这些所爱的客体,使他们免于外在及内在的迫害,是造成小女孩基本焦虑的最主要元素之一。

fp^&uyM3N0心理学空间-J3t-R1A0B!R)R

丽塔和她父亲的关系主要取决于和母亲有关的焦虑情境。她的恨及对于坏乳房的害怕,被转嫁到父亲的阴茎上。因母亲而来的高度罪疚感与会怕失落也同时被转嫁到父亲身上。以上这些以及她在父亲身上所经验到的直接挫败,皆阻碍了其“正向伊底帕斯情结”的发展。

(n uK!A7c;X){0

,S m^ {a1YME%{0她对于父亲的恨,被“阴茎嫉羡”和在逆向伊底帕斯情境中,被父亲的手足竞争给增强了。企图处理阴茎嫉羡,并强化她在想象中对阴茎的信仰,但却又觉得这想象中的阴茎岌岌可危,因为这位坏父亲会为了报复她对他的阉割欲望,而把她给阉割了,所以丽塔害怕父亲的“butzen”会闯进她的房间,并旦咬断她自己的“butzen”,这是丽塔阉割焦虑的例子。心理学空间4]K%UZI:Ok)l]0i

心理学空间}"w9q~ n

她想要占领父亲的阴茎,并和母亲大玩性爱游戏,就是“阴茎钦羡”的指标。这样的现象在我所呈现的游戏素材中有非常清楚的描绘:她和泰迪熊一起旅行,泰迪熊所有表征的是阴茎,他们将要去一个“好女人”那里,这位好女人会赐给他们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礼物”。然而她的分析显示,将阴茎据为己有的渴望,强烈地被其焦虑及罪疚感所增强。而这些焦虑

6b/o5WdfQAU+t0心理学空间 W+u\ TLL]:A

及罪疚感则与她所爱的母亲之死有关。这些焦虑在早期发展阶段中已经损害了她和母亲的关系,这主要归因于“正向伊底帕斯”发展的失败。它们同时也强化了丽塔对于占有阴茎的渴望,因为丽塔觉得只有藉此才能修复她对母亲的伤害,并且归还她在幻想中被她盗走的婴儿。丽塔认为如果她自己拥有阴茎,则可以满足她母亲并且给予她小孩。

^PPzL0

LS?1xC_&B0丽塔在面对逆向和正向伊底帕斯情结所面临的困难,系源于其忧郁心理位置。伴随着焦虑及罪疚感的降低,她愈来愈能容忍其伊底帕斯渴望,并且强化了其女性及母性特质。在分析接近尾声时(由于外在情境使分析提前结束),丽塔和其双亲及哥哥的关系皆有了改善。她对于父亲的反感,渐渐被亲情所替代。对于母亲的爱恨交织也减弱了,进而发展出一种比较友善和稳定的关系。

jQ Z9TalCy0心理学空间_&\k.a1D

丽塔对于她的泰迪熊及其洋娃娃在态度上之转变,反应出她的原欲发展已有了进展。且她的精神官能问题以及严厉的超我,也已经式微。有次在分析接近尾声,当她在亲吻泰迪熊、抱它并呼叫它们的名字时,她说:“我从此再也不会不高兴了! 因为我现在拥有了一个如此可爱的小baby。”她现在可以允许自己扮演想象中的小孩的母亲。这转变并非新的发展,其实只是回到更早期的原欲心理位置罢了。在两岁时,丽塔想获得她父亲的阴茎,并想和他生小孩的渴望,因为那些与母亲有关的焦虑而被干扰了。她的正向伊底帕斯发展因此瓦解,其神经症状也跟着恶化。当丽塔强调她不是洋娃娃的母亲时,很清楚地指出她抗拒拥有婴儿的渴望与挣扎。在焦虑与罪疚感的压力下,她无法维持女性角色或女性特质,且被迫强化其男性特质。因此泰迪熊主要的表征是她那渴望的阴茎。直到丽塔那与双亲有关的焦虑及罪疚感减弱之后,才得以允许自己渴望自父亲那里获得一个小孩,也得以在伊底帕斯情境中再次建立起对于母亲的认同。心理学空间T!U\/XEV3p6yro

8l OD5U7E(opx9G@0一些理论摘要

|~[2{}0心理学空间(\C/M&zv~{m

男女生伊底帕斯情结的早期阶段

E.g1J(i9uB0心理学空间0[Rp N:aj

我在本文中所呈现的两则案例的临床素材,虽然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但这两则案例也有许多重要的相同面向,例如强烈的口腔施虐冲动、过分的焦虑与罪疚感。他们也都缺乏一个可以容忍压力的强壮自我。根据我的经验,当以上这些因素阻挡“自我”与外界环境互动时,便会建立起适当的防卫机制,以对抗焦虑,因此使得对早期焦虑情境的修通受损,儿童的情绪发展、原欲发展与自我发展也受到了阻挠。由于焦虑与罪疚感太过激烈,小孩会过分固着在原欲组织的早期阶段,这种互动的结果,也会使小孩退化到这些早期阶段,其结果则干扰了伊底帕斯的发展,性器期的组织也无法稳键的发展,在本文所提到的两个案例及其他案制中,伊底帕斯情结只有在这些早期焦虑被削弱之后,才能开始正常的发展。

,VA'l ScQ3D(q0

kTs&w,F/`,v5^0我在这两则简短的案例中,多少已经描绘了焦虑与罪疚感对伊底帕斯发展的影响。我根据伊底帕斯发展的某些面向,所综合出来的以下理论,系来自于我对儿童与成人的诸多分析案例,这些案例包括一般正常的个案及非常严重的病患。

1z1c]c&l C0

'D _+N%~AQ0要完整描述伊底帕斯发展,必须包含对于外在情境影响的讨论、在每个发展阶段的经验,以及它们对于整个儿童时期的影响。我故意省略了对于许多冗长的外在因素的讨论,是为了可以更加突显一些最重要的因素。

t,r` e\*yD0O0心理学空间a-U?3t9te

我的经验让我相信,自生命的肇始,“原欲”和“攻击”即结合在一起,且在原欲的每一发展阶段,皆强烈地受到来自于攻击驱力所引发的焦虑影响。焦虑、罪疚感以及忧郁的感觉,有时会驱使原欲去追寻新的满足,有时则会催化原欲,让它固着在更早期的客体或目标上。心理学空间 };D"z7JyR6T*n

4?(i M'f)Qn0和晚期的伊底帕斯情结相较起来,早期阶段所呈现的型态是比较模糊的,这乃因婴儿的自我尚未成熟,且会因潜意识幻想而摆动,婴儿处在其本能生活最多样的时期。这些早期阶段的特征是,它们会在诸多不同的客体和目标之间很快地摆荡,其防卫的本质也会跟着摆荡。我认为伊底帕斯情结在生命的第一年就己开始。男生和女生的发展是相当类似的,婴儿和母亲乳房的关系,是最主要的因素之一,这项因素决定了婴儿的整个情绪发展以及性发展,因此我将以婴儿与乳房的关系作为出发点,说明男孩和女孩伊底帕斯情结的开端。心理学空间8I$f0VzM

心理学空间 t8b vj+U0uf

寻求新的满足目标,似乎是原欲的正向举动,经由母亲乳房所获得的满足经验,使婴儿得以将欲望转向新的客体,而第一个新的客体则是他父亲的阴茎。但某些冲动所引发的新的欲求,却来自于乳房关系的挫折。我们必须谨记,挫折同时来自于内在因素与真实的经验。从乳房而来的挫折是无法避免的,甚至在十分良好的情况之下,婴儿也难免会挫折,因为婴儿所希冀的是一种对满足永无止境的奢求。在母亲乳房上所经验到的挫折,使男孩和女孩远离它,且进一步刺激婴儿,使他们想从父亲的阴茎获得口腔的满足,因此乳房和阴茎是婴儿口腔欲期的原始客体。心理学空间#g K'\4tDj }kj/w

$llNp|w)EX1l0从一开始,挫折与满足欲望就塑造了婴儿“与所钟爱的、好的”乳房的互动,同时也塑造了他与“恨及怨恨的、可恶的”乳房的关系。面对挫折以及接踵而来的攻击,是导致婴儿将好乳房及好母亲理想化的因素之一,其结果则相对地强化了对于坏乳房以及坏母亲的恨与害怕,而这些坏乳房及坏母亲就是“迫害客体”和令人害怕的客体的原型。心理学空间2_J_8il5su)s

心理学空间IsvB:_vn9[6Ok'N

对于母亲乳房的两种冲突态度,影响了婴儿的新关系,亦即与父亲阴茎的关系。因为早期关系的挫折,增强了婴儿对于新关系的企求与期望,也刺激了婴儿对于新客体的爱。对于新关系无法避免的失落感,让小孩又将欲求转回第一个客体,这些原因影响婴儿在情绪上的变化与不稳定性,也影响了原欲结构的发展阶段。心理学空间 `bR*n%`8QCx

%c0um$atK9]!Xn0此外,攻击冲动因受挫折刺激而强化,在小孩的心智中,攻击幻想的牺牲者,剎那间变成受伤以及会报复的人物,他们会以同样的“施虐攻击”威胁他,因为在幻想中,孩子对抗了父母亲。这种幻想的结果,使婴儿觉得他们需要一位爱的客体及被爱的客体,亦即一位完美的理想化客体,过些客体可以同时满足他对于协助与安全感的渴求,因此每一个客体在某些时候是可爱的,在某些时候则是可恶的。对于这些早期客体影像不同面向的转换,皆隐含着他与早期发展阶段中“正向”及“逆向”伊底帕斯情结的亲密互动。心理学空间*ZX/e3{,vG(q3cA

*m1p8YXpXX0在口腔原欲的主导之下,婴儿从生命之初就内摄了其客体,这样的“原始客体影像”在孩子的内在世界中,有其独特的一面。对于母亲乳房及父亲阴茎的影像,在自我中(ego)被建立起来,并形成超我的核心。好乳房、坏乳房及母亲的内摄,与好阴茎、坏阴茎及父亲的内摄相呼应。它们成为婴儿心智中的第一个表征(representatives),一方面这表征是具有保护作用以及有助益的内在人物,但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位会报复以及迫害他人的内在人物,这是在“自我”发展中的最初认同。心理学空间wI lr&T!?

心理学空间:U,U5V2X,qg

小孩将父母当成“内在客体”,他与他们之间的爱恨交织,使小孩与“内在客体”的互动关系有了丰富的变化。在每一发展阶段,内摄“外在客体”的过程,皆与将“内在客体”投射到外在世界的过程相呼应,这些互动是与实际父母保持关系的基础,也是超我发展的基础。这种互动的结果,亦即向内与向外的互动结果,促使婴儿在内外在客体和内外在情境中不停波动。由于这些波动与原欲不断更换的目标与对象有关,因此伊底帕斯情结和超我的发展息息相关。心理学空间j@.i4J"tF b;p_

l2`e"f6l0纵然口腔、尿道及肛门原欲的阴影仍在,性器欲望将很快会与小孩的口腔冲动混合。早期的性器渴望与口腔渴望相同,其对象皆为父母亲,这种说法恰与我的假设不谋而合。亦即我认为男孩与女孩皆对于阴茎及阴道的存在有着先天的潜意识知识,对男婴而言,性器感官是期待父亲拥有一具男孩所渴求的阴茎的认知基础。对男婴而言,乳房等于阴茎,同时他的性器感官和冲动也隐含着寻求一个可以被阴茎插入的开口,亦即在他母亲身上找到一处可以被阴茎插入的地方。女婴的性器感官则是渴望准备接纳父亲的阴茎进入其阴道里面,因此看起来似乎是将对于父亲阴茎的性器渴望与口腔欲望混淆了,这些皆是早期阶段中,女孩“正向伊底帕斯情绪”及男孩“逆向伊底帕斯情结”的基础。

5G,Q \2AH^;r dK0

7h,zRjD O8| S0在原欲发展过程中的每个阶段都被焦虑、罪疚感及忧郁所影响。在前面的两篇文章中我一再强调婴儿期的忧郁心理位置是早期发展的重点,我现在想提出以下这则公式: 婴儿期忧郁感觉的核心,是指小孩担心由于自己的恨与攻击而害怕失去所爱之客体,过核心一开始便影响了客体关系与伊底帕斯情结。

a&v9N O2a |^a6f0心理学空间zNhRl5Uye

焦虑、罪疚感及忧郁感觉之下的必然产物是渴望“修复”,由于罪疚感的驱使,婴儿被迫企图以原欲的方法或工具,抵销其“施虐冲动”所造成的结果,因此那些与攻击冲动同时并存的爱之感觉,也被修复的趋力所强化了。“修复幻想”常以非常细腻的方式表现出施虐幻想的反面,所以“施虐”自大全能的感觉常与“修复”自大全能的感觉相互呼应,例如尿和粪便等排激物在小孩生气的时候常被当作为攻击毁灭的武器,而当他高兴喜欢的时候则变成一种礼物。但当小孩感到罪疚而促使他想修复时,则“好的”排泄物在其心智中,变成了可用来拯救被他那“危险的”粪便所伤害的弥补工具,男孩和女孩虽然方式不同,但是都在他们的施虐幻想中,觉得阴茎已经伤害并成功地摧毁了母亲,这阴茎在“修复幻想”中,则成了重建与拯救母亲的材料,如此,“修复”之欲望强化了对于给予以及接受“原欲满足”之渴望,因为婴儿认为藉此,那已经被伤害的客体得以被重建,且他的攻击冲动减弱了,其爱之冲动因而得以自由发挥,罪疚感也随之减缓了。

p:Y^E&`3L0{v0心理学空间I'si1y)~f

因此原欲在发展过程的每一阶段皆被修复的趋力所刺激与强化,最终则被罪疚感觉所强化,但是在另一方面罪疚感也会危及修复趋力,且禁止“原欲渴望”,当小孩感到他的“攻击”主导时,在他的心智幻想中,“原欲渴望”会危害其所爱的客体,因此必须被压抑。心理学空间1[-M,J%]g Tl7\:Of

c1i5TO(U0男孩的伊底帕斯发展心理学空间n-V"`s"xl#@

+U:[?e^D0我已经约略地描述男孩及女孩伊底帕斯情结的早期发展阶段,现在我将仔细说明男孩的发展。男孩身上的女性特质,在口腔、尿道、肛门冲动及幻想的主导下呈现,它与男孩和其母亲乳房的关系有关,这种女性特质影响他对于两性的态度极其深远。若男孩可以将他对于母亲乳房的爱与原欲渴望的一部分,移转到父亲的阴茎,同时也保留乳房是好客体的印象,那么父亲的阴茎在他心智中,就会是好的以及有创意的器官,它可以给予男孩“原欲满足”并且创生小孩,如同他母亲可以赐给他小孩一样,这种对女性特质的渴望,是男孩先天的发展过程,它们是男孩“逆向伊底帕斯情结”的核心,也是构成同性恋倾向的要素,能一再肯定父亲阴茎是好的、富有创造力的器官,是使男孩发展出正向伊底帕斯情结的先决条件,只有当男孩能相当程度地信任其男性性器的“好”,包括他自己的及他父亲的,他才能允许自己去经验对母亲的性渴望。当他将由信任“好父亲”,而减缓对于“阉割者父亲”之恐惧后,他才能真正面对他在伊底帕斯情结中对于父亲的敌恨与竞争,如此逆向和正向伊底帕斯倾向才能同时发展,且两者之间,才能亲密地互动。

@s Z __QmI,j0

Tg2pK AC!Se0一项十分肯定的假设是,当体验到性器感觉时,阉割害怕会本能地被激起,根据佛洛伊德的论点,男孩的阉割恐惧起于害怕性器官被攻击、伤害及割除。我认为这种害怕主要来自于口腔原欲主导下之体验,因为男孩对于母亲乳房的“口腔施虐冲动”,已经被移转到他父亲的阴茎,另外,早期伊底帕斯情境中的竞争与愤恨,籍由男孩想咬断父亲阴茎的渴望中得到满足。这种渴望使他恐惧父亲会为了报复他而将自己的阴茎给咬断。心理学空间b_b&b8^_;O

心理学空间(DkE7c mQl

许多早期焦虑(虽然来自不同根源)都与阉割焦虑有关。男孩对于母亲的性器渴望,从一开始就因为他对于母亲身体的口腔、尿道与肛门攻击幻想,而充满(幻想中的)危险。男孩觉得他的内在被伤害、被毒害、或是有毒的。在幻想中,他认为自己里面涵容了父亲的阴茎,由于自己对于父亲阴茎的施虐攻击欲望,使他认为内在的阴茎既是敌意的、亦是会被阉割的客体,因此时时感到自己的阴茎处在被摧毁的威胁中。

/|j }6f2a1~9xL5~0心理学空间!t(WR.u#g;x p5B

对于母亲“内在”的恐怖看法(这种看法与他将母亲视为全善与欲望满足之源有关),与他对于自己“内在”的害怕一致。其中最主要的是婴儿害怕危险的母亲、父亲,与父母亲会为了报复自己的攻击冲动,而联盟起来攻击自己的内在。这些被害焦虑,关键性地影响男孩对于自己阴茎的焦虑。因为被内在迫害者所伤害的每一个内在,都被视为对于他阴茎的攻击,因此惧怕他的阴茎会从里面被切割、被毒杀、或被吞噬。然而他想捍卫的不只是他的阴茎,还有他身体内的好东西,包括好的粪便、尿、他在女性特质下所渴望怀有的婴儿,以及籍由认同好的和有创意的父亲,而在男性特质下想创生的婴儿。同时他也觉得被逼迫保护以及保留那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Klein klein KLEIN 俄狄浦斯 俄狄浦斯情结
«Klein 1950 关于精神-分析结案的标准 梅兰妮·克萊茵
《梅兰妮·克萊茵》
梅兰尼·克莱茵:创新与过渡的理论家»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