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绍疆博士:治疗的长度
作者: 缪绍疆 / 10581次阅读 时间: 2015年4月15日
来源: 武汉市心理医院 标签: 缪绍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8_w-m!^q?1A

FNRg o/e.?-G:Y0心理学空间D"M!K(N-FPW#T#z6n!v

缪绍疆博士:治疗的长度心理学空间W3dW1Ov1J8B!c Fcz+W

心理学空间 [2Diz9e#y&O;H'E&V4i

时间:2015年4月12日 19:00

Q.w3vo.lS/xU0

b C'G'~'l%?$fY&^0地点:武汉市心理医院十层大楼 学术报告厅

[-N^ l8hJ0心理学空间:x`:U`H\iU

本次报告由缪绍疆博士担任主讲,武汉市心理医院心理创伤病房王牮主治医师任会场主持。心理学空间n}vg;~h

o[? o.Ng/q Z{yg0

.J5r:w*XX}o0

}"B7X9Be2iO3KG0现场报告(部分逐字稿):心理学空间6kF/_ {v un d

心理学空间#kx ]l"rv5Cn

缪绍疆博士(以下简称 缪):为什么题目不是长程治疗而是治疗长度呢,治疗长度只是长程治疗的一个部分,但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一个关于时间感的部分,这种时间感也涉及我们对治疗的态度、理念。心理学空间U2b La)I

心理学空间 \}*x(S k\)aN+DX

缪:治疗长度为什么是个问题,经常会有来访者问我,要治疗多长时间,我回答的大概是两种,间接和直接,前者是比较标准的回答,先走着看,甚至用那个经典的比喻,

g`-]6t,Y ` h ~9o1V0心理学空间%z4} v$X~rP$nY

X `nr {V _0心理学空间,Rd]1\J4GO

古时候,希腊有个哲学家叫伊索。他在郊外行走,遇到一位问路的人。“先生,请问从这里到某个寺院需要多长时间?”那个人问伊索。伊索并没有回答。路人又说:“尊敬的先生,请问从这里到某个寺院到底需要多长时间,我有急事,请您告诉我。”伊索仍然没有回答。问路人非常不满意,气愤地走了。可是他刚走几步,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他转过头一看,是伊索。伊索告诉他说:“两小时以后,你就可以到你要去的地方。”那人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先前不说,而现在才告诉我呢?你是否在同我开玩笑?”伊索笑了,说:“刚才我不知道你行走的速度,怎么可以随便答复呢?现在知道了,所以能够答复你了。”

&s ep.?l9I0心理学空间w;S&VJ }'m

缪:我会说我们会先进行评估,大概四次的样子,然后再告诉你需要多长时间,四次评估也是动力学治疗的常见思路,评估人格结构、防御机制自我强度、现实检验等等,当前比较流行的一些精神分析概念化思路也在其中。心理学空间"}DVT5z8tD

心理学空间5?$l^ ~g!Mv6`6U0f

心理学空间qw g!t9I'U.z Qt.w'Y

心理学空间2@(as)I8d9sY-~

心理学空间K8STx5vM X*U8k

心理学空间v K!x9bzs z,r2`

缪:治疗师和治疗的关系是什么。我想到了这四种关系:分离、界限、侵入、覆盖。当然理论上说,有界限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到了侵入或者覆盖的话,治疗师必然会耗竭。但这里的问题是,如果我们不被耗竭,我们能够理解对面那个已经耗竭的人么。很多来访者问我,你这是技术性的表达么。界限到了后来是不是会变成分离,治疗变成了治疗师的一份工作,而已。嗯,就像很多认知行为治疗一样。这里可以有两种反驳,第一种是我们不是同性恋,但我们可以理解同性恋的某些感受,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所以我们不需要先自己耗竭再去理解耗竭。在多数情况下的确如此,但在某些时候,这种理解是不够的,理解一个人是需要能量的,理解越深的位置需要的能量可能越多。比如边缘,比如创伤。当然,如果你说用EMDR治疗创伤或者用DBT治疗边缘,那就不是这个理解的思路,那是分离的位置。第二种反驳也很常见,我们不是上帝,我们不是无所不能,我们多做只是因为内疚,多做可能是自虐。我们只有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来访者,没有治疗师来访者也能够生活下去。这些话有很多,但这些是自我防御,自我安慰,自尊维系么,怎么判断自己尽力了。有些时候不仅是要努力,是要非常努力才够,我们怎么来判断自己的努力程度。心理学空间s8[9c6RMl

心理学空间$W1R;p4G7oOJ

心理学空间+j;isj0d.s$l9~

lJ#Ss$?_M0缪:那么反过来,来访者和治疗的关系是什么呢,治疗师又希望来访者和治疗的关系是什么呢?治疗师是希望能够影响到来访者的,希望病人能够内化、认同、整合,那是否治疗师希望来访者将自己吃进去,消化吸收?如果不能吸收,就作为一个外在可得到的支持?这种希望和期待和父母对待孩子的期待有多少异同?来访者实际上又是什么样子呢。这当然也复杂。一个说法是来访者成为自己的治疗师,自己能帮助自己。

%J] w1Is]8F{g N0

,n7h aT!RnW0

:o)n]N%f9ZCy0

7Tx d.| ~pC0缪:总结一下,虽然题目是治疗长度,但想说的更多是在长程治疗时候我们能够做什么,在做什么,我们怎么来看待治疗时间长度。长程治疗就像迷雾森林,理论是某种地图,但并不保证合适,虽然有地图心里会不慌一些。各种研究也算是可供参考的某种路标。这里面经验会更重要,长程治疗提供了最好的自我体验机会。很重要的,或者最重要的是不伤害来访者,继续用弗洛伊德的三原则思路,大概是中立是对本我、自我、超我和现实一视同仁,或者对旧客体、新客体的中立,或者说多边结盟,不同时候和不同部分结盟。匿名最重要的是不增加来访者负担,不剥削来访者,自我暴露是方法不是目的。节制则比较复杂,性接触或者明显的金钱剥削现在还是禁忌,其它方面,如何满足,满足多少都是问题。心理学空间@,{T yD T1H9OFF

5l#xnJ*a'J0我们比想象中对来访者影响更大,也比想象中对来访者影响更小。深入要么是治疗有足够强度,要么是病人足够弱,允许治疗师长驱直入,这两者都很危险。治疗师在来访者那里越重要就越在幻想位置,但总是要从幻想到现实的。一切都会过去,治疗终会过去,哪怕曾经是非常非常重要。心理学空间2w-f m SfK"^8k

r7QOs,x&V0弗洛伊德在自我和本我结尾处引用了一位德语诗人的句子:不能飞行达之,则应跛行至之,圣书早已言明:跛行并非罪孽。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说法的,就用这个来结尾吧。谢谢大家!心理学空间/@"Db(@.[

心理学空间|3R*dd(R

本文供稿:武汉市心理医院;缪绍疆博士授权。

f^7L ya-q0心理学空间*ZED(]Ek

谢绝转载,如有所需请联系小编2093824728@qq.com

T1t'RO'F4`0A%f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缪绍疆
«客体关系理论:精神分析思想的历史性和理论性的整合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人格组织织与动力性心理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