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树人
作者: 李维榕 / 2231次阅读 时间: 2007年4月10日
标签: 李维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十年树人

这个十岁的小男孩,长得十分精灵,操著地道的北京话,表达自如。

与他谈话十分痛快,一点都不用转弯抹角。

我问:听说你爬墙的本领很大,你能够爬出这房间吗?

他打量四周环境一下,说:太容易了,你只要从门柄踏脚上去,攀上门顶的天窗,不用费劲就可以溜走。

百般本领的孙悟空

这男孩没有夸张,他真的像孙悟空一样有百般本领,学校关他不住,老师见到他就头痛。据他的校长说,他自幼儿班开始,就把校舍弄得天翻地覆,现在念小学,更是人憎鬼厌;事态严重时,学校甚至要求父亲陪儿子一齐上学。

那是一项奇怪的安排,试想父子二人平排坐在课室内,名义上是帮儿子念书,实际上是罚爸爸上课,对父子二人都是一项耻辱,怪不得父亲一直愁容满面。

我问孩子:这安排有没有助你上学?

他苦笑说:没有,只有回家让爸爸打得更厉害。

孩子出示他的手脚,伤痕累累。

他说,打也没有用,反正也习以为常。

他继续:功课实在难做,数学更是摸不著头脑,连爸爸也学不会。我只喜欢体育及舞蹈,一心想练好武功,做个天下无敌手。

这是我去年在北京作示范讲学所遇上的一个个案,最近因为要在纽约讲授一项有关中国家庭治疗的专题,重温当时与小男孩谈话的录影纪录,一只充满精力的小顽猴,又再活生生地重现眼前。

失败的孩子愈更失败

孩子的导师与父母,都以为问题出在孩子本身,我却觉得,孩子的问题,有大部分来自四周环境的体制。

学校与家庭,往往只能接受一个听话的孩子,对於出位人物,却总是重复又重复地使用一些明知没有效的老方法。

北美的学校制度,也是经常以停学作为惩罚,明知道只是无形中鼓励孩子逃学,也不肯下些苦心创造新意。北京学校找父亲陪学这方式,其实很有创意,因为要处理一个问题学生,学校是应该与家庭联手,但是这种联手需要很多心思和策划,才有收效,不然就会变成推卸责任。

一个十岁孩子竟会变成完全不受管教,必然事出有因,齐天大圣不过是天庭制度的副产品。

认真行为治疗派的宗师DonaldMichenbaum作过一项很有趣的研究,他发觉孩子的成就,在初小阶段就很快定下高低:聪明的孩子愈来愈聪明,呆笨的孩子却愈来愈呆笨。他相信这现象归根於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影响。

根据他的分析,聪明的孩子易教,给老师很大的满足感,而老师对孩子的认可,对孩子是一种鼓舞,启发孩子更佳表现,这种互相牵引的推动,是一种无言的舞蹈。同样地,难教的孩子令老师泄气、气馁的老师对提不起劲的孩子当然更是没有推动力,因此,成功的孩子愈是成功,失败的孩子愈更失败,这是一种循环互动的道理。

被全人类拒绝的小男孩

我与这男孩只面谈了一小时,我觉得他的谈话很有意思,他感觉到我对他的欣赏,於是表现为出色。开始时他只是勉强,渐渐地,却真情流露。他说,老师讨厌他,同学讪笑他,爸妈打他。他自小开始,每天的生活都是浑浑沌沌,尤其在学校里,从来没有一宗事是做得对的。

当时孩子的校长和父母都在场,目睹一个一致被公认为无可药救的小魔头,原来只是一个求助无门、被全人类拒绝的小男孩。

孩子的母亲说,儿子老是缠著她,一天要不停给她电话,有时老远的走路到她上班的地方找她。学校及家人把他关锁,他却总是逃掉。奇怪的是孩子对外面的世界逆来顺受,却哭著问母亲说:你为甚么无缘无故打我?

原来他视母亲为避难所,可惜母亲并不明白孩子的旁惶。

我问孩子:有人知道你的委屈吗?

神通广大的猴精,只有无言地摇头,幸好他有一位尽忠职守的校长,不但陪这一家人一起前来接受辅导,并且愿意为这孩子作桥梁,让他在学校找到一个依靠。

十年树人的理想

在我长大的年代,老师在我们的成长中往往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帮助我们度过很多生活上的难关。但是,在现代社会那过於清晰的分工制度,老师变成只是教学的工具,再也难得十年树人的理想。

最近看《六十分钟》("60Minutes")的时事报道,访问了一位在纽约贫民区办学的校长。众所周知,纽约贫民区的学生多来自问题家庭,酗酒、暴行及乱伦是惯常事,那些孩子长大後绝少有翻身机会。但是这学校的学生,很多都成为成功的专业人士,并且专为贫民服务。

问起这校长的办学秘诀,她说:道理其实很简单,我对学生说,不管你家中有多不如意,那是成人的问题,并不是你的责任,但是上课是你的责任,每天在学校的时间,我要求你付出最大的努力,而我的工作,就是提供一个适当的环境,助你成功地达到这个任务!

道理是简单,但是甚么才是「适当」的学校环境,其中实在大有学问。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李维榕
«搬家 李维榕
《李维榕》
求之不得的自由:精神病的境界»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