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简单的无意识形式:汉语口误的系统研究
pollus 作者: pollus / 4209次阅读 时间: 2015年6月27日
标签: 汉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2_7_8vT,e8_Z4Y

 

oIm4Z2_~9H^;C)A0

3o#EJ7C D;t3~!s0一、理论简介

PT#Ye1dT-h;^6J'eO0心理学空间?H)T'o:{0kR

 心理学空间bo8s M*X"m8Y;^

心理学空间p?(m*q/`*x V V

拉康的欲望图: 

}s,^y'HL7l2o0

心理学空间M` M/k7Wq-@

&F!bz7@L._&B7_;zu0 

/w3QPT:@0

9R1L3T1c.sU0一般交流情况中的精神过程的箭头指向:

"EmFe*W,Vdv0

T G_(kUU6`0

图1
&s,Y]^G{9tQ t0

1h,s2dH5tw0心理学空间:D4wYf2O/}4jg

这个过程是一般的话语和意识的过程,威廉詹姆斯的意识流的过程。然而,詹姆斯提出意识为何在梦境等情况中断的问题,并且因此认为精神分析对意识中断的解释,是心理学的未来。弗洛伊德并没有透过语言学而建构起足够好的模型解释具体无意识的过程,只是给出了很多的例子;而拉康把弗洛伊德口误形成过程的精神过程,以下面的箭头指向来解释:心理学空间5c.h5r:d/m

 

xB9w5J)O8eoz+X5eG0

图2心理学空间3h'r}nw

心理学空间d i5gN8\g tC

这是拉康分析的弗洛伊德的一个例子:一个卖彩票的吹嘘自己和百万富翁罗特希尔德是非常亲近的,结果说成:“我和罗特希尔德是百万亲近”。口误者的自我因为在组件话语的过程(原本是图1的1-2-3的意识的语义过程同时构成对应的词项III-II-I的过程。因为III是第一个单词,I是最后的单词,图中的III-II-I上的箭头是听话者听到的能指的先后顺序的方向。因为根据听话者最终听到的单词才能组建意义,所以拉康以III开头。),但是现在却因为无意识过程而打乱了箭头,构成上图。自我意识的过程被无意识的部分参与进来。至于这个部分如何参与进来,除了这里读出的无意识欲望,知道其参与意识部分的构成之外,还涉及这样的无意识欲望如何具体构成的另外的维度:无意识幻想或者弗洛伊德的力比多的维度,这是拉康欲望图高阶的模型处理的,这里我们只运用最简欲望图,讨论意识-无意识的关系部分;深入高阶的问题,是在涉及梦境等更复杂的无意识现象、或者精神分析进程深入后才会遇到的。

%n#vm;q~_XoF.l,I0心理学空间6vq:sC#O7YU

 

o`-\GM J0

b$JN&uI.jP^5m0二、具体汉语口误例证

j9aD;Wl0心理学空间:TAu6z4S%u7z-d j%TB&J

 心理学空间 J n"N A&['m

心理学空间TS2OW"^T

自我当前话语或者背景被无意识的部分直接参与进来,但这种参与总与当前话语参与的内容、人物或者其背景有关。虽然也涉及不同的内容,需要口误者的联想,但是由于其最简性,对口误者有一定了解的人,则经常容易猜出背后内容。

s V0c ATK X0心理学空间,vg0AHyR_,k

 心理学空间.M&f2|Hi!F

心理学空间iL}KR H

A下面的例子,是上述口误类型中最简单的,即无意识欲望就与当前话语参与的内容和人物有关,而非因为口误者或者对话者的背景,而和之前的相关事务有关。这种关联最为简介,最容易猜出来。

Vt$||(R;@6vi0

7W8PV6g^]01 一个朋友提到领导dao干gan部,说成领gaodan部。就是说搞蛋的干部。但为什么会这样诅咒呢?其实透过研究,发现他无意识中认为领导都喜欢搞女人,表达对领导权力大拥有性福的羡慕以及进而诅咒的愿望。

)uk*i+?:m&~ V$T c0

h+^O}.vTU ].o6h02一个母亲跟朋友说:”儿子买东西,比较喜欢随心所欲”,说成比孝喜欢随心所欲。实际这个母亲是希望孩子如果比较孝顺的话,就不会这样随心所欲了。

JZ"Xw@}G iGqo%T0

7abX W\,Z03 有个物管工人,对同事说:“好多东西拿不动,就可以分开运yun输”后面这句说成,就可以分余yu-运yun输。他希望余下部分的东西分入自己手里。

I!@'[,S F0心理学空间)FGBX?

 4 马赛曲,说成出塞曲:法国节庆放的节目里的马赛曲,这位朋友跟我介绍这段节目的时候,说成播放的是出塞曲,而出塞曲的主题是想家,流放到塞外,而他现在很想回国。马赛曲唤起他内心对国家的思念,然而自己却远在法国。心理学空间5HL?#@ KJ&fw;FI

心理学空间^le)\Pu

5 十月茉莉:一友跟我介绍蔡琴的歌曲六月茉莉说成八月茉莉,其实对方想不起这首歌是几月,然后反而想到齐豫的9月的高跟鞋。后一首歌提到巴黎,伦敦等城市,而自己原本打算去,却未成形;而6月被压抑,9月出现(数字的相似性),然而为何想到是十月,他说是9月加了1月。然而,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理由:6月有个重要事情,即自己失恋,而9月决定远行。而他推测出10月,是因为十月不是茉莉花,而是芙蓉花开的时候,而那位让自己失恋的女人的名字中就有芙字。因此,这是压抑的返回。

zP Ox{0心理学空间v#g!iWD

 心理学空间 e.b@!s@Uzs

m4d)X }M&_0 

UPB4XO Sw2Y7C0

3w {U N,e+FB#I0B涉及背景内容,因为当前同事的话题及其背景被引入的较为复杂,例如:

%{QunfU%U0心理学空间G:_o[-h],A:m

1 一个大学生跟宿舍室友说:“有梳子你拿手弄一下头”,结果说成有梳子,你拿头弄。这里话语内容中并没有对话双方涉及的客体,“头”对于双方并没有好处。然而,是延伸的相关人物和背景才可能解释这个口误,原来,梳头是为了去和男友约会,这个男友是学生会的头。然而,这种时候的口误虽然不涉及当前内容,然而却涉及能指:即头。然而,并不是说之前的那些例子不涉及能指,在改动的口误形成处都涉及能指,问题是之前的内容因为局限在当前情境的双方对话涉及的客体,而由此立刻产生的欲念围绕这个客体,口误构成能指的意义均围绕这个客体,而能识别;但是,在背景的参与下,并非即时,此时构成的口误,更多涉及能指的纯粹关联,对话者无法立马知道。心理学空间o"^2o/p:{:PW

心理学空间P6k c[8{&hI1o;_

2 一位播报员提到一个工伤的新闻,说道:“而且他还得不到最低程度的补偿”,但是说成“他还不得到--”此时没有对话者,就如同分析中一样,是纯粹的无意识参与,涉及口误者个人的背景,这时候,需要对方的联想,例如这个播报员其实最近加班,一直没有得到补偿(薪水或者放假),于是说成:“他还不得到--”不得到是主动的,而得不到是被动的,这样就诅咒了和自己一样吃亏但是得到关注的人,这种情况需要对方的联想,否则,完全可以是另外的意义,例如:有可能是某个仇人在类似的地方工作,实际他的口误应该写作是“他还不得道”,就是说,诅咒他的仇人如这个人一样受伤,甚至由此得道成仙。

ez i/^1nj*xcjp0

\ W E:l U;B5O{3d03 一个男分析者最近看一出剧集《新三国》,很喜欢吕布,这段时间的某天,去酒吧聚会,遇到另一个老同学带了自己的女友,然后同学想和他比划拳。他于是吹嘘说:“这点雕虫小技,难不倒我”。结果说成了,这点貂蝉小技。其实他看上了对方的女友,无意识暴露了他希望如吕布那样抢走董卓的女人这个心思。

6j(C!JMQ`S%wuB0

}kl8ZZ1X,m+Y*W0
!tk-\Ysk z"a-uS+Z0心理学空间D5tg|#Nbyo

\kD9M~]T0 心理学空间i,f&va6oR/ev

心理学空间w\NVB%`

 心理学空间 |b&M_UL%Kl*i

心理学空间m%P#L Sl

C否定性口误,或者直接修改时间、数字:这种情况,虽然这也需要联想,但可以确定这时候的口误中的否定、时间和数字,一定具有某种欲望的功能,这是形式上最简的无意识防御构成的口误形式。心理学空间!{Tmd6E

心理学空间#I8S$}+wg K.z

例如:明年才高考,不要担心。说成明天高考;我什么都不知道,说成我什么都知道。我明年2012年就能完成了。(但明年是2016年,所以2012年一定意味着什么,而且他希望那个当时未能完成或者当时引发的某个事情可以完成。)心理学空间1A1a8e{]3B+V

C%B(`[,L(l'E3_:Z'b5S0 

i"S/Y R3Pq,L'b[M]$p0心理学空间Vg7I"[%t-d#Bo

 

W-nxN6RV"s0心理学空间g2DrWE)i7UoB

 心理学空间+as4IP Hx

心理学空间u"} zxq6}^;Nt%T

D专有名词与外文名词以及成语、固定用语:心理学空间-H7G lS}p`sx

心理学空间*@8?qm)g/\5@

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专有名词和外文名词,还有成语或者固定用语、名言等,由于这些涉及字面意思和原有语言所含有的意义的差异,导致这里透过这种差异诱发新的意义:心理学空间j$t/SQ*hF

心理学空间 U1Xx+D { g WA-R

1如专有名词:一个孩子跟妈妈说:我想玩呼啦圈,结果说成易拉圈,把易拉罐这个专名插入,其实他刚刚看到另一个妈妈在给孩子渴汽水。心理学空间:]7Wm'E'Xka-t

X5p|1@7IB!m02外文名词:一友在酒吧跟旁边的美女说,我喝了一mol的这种威士忌了。结果说成我喝了一木耳的这种威士忌了。木耳是网络用语,指代黑色的女性生殖器,衍生意义是女淫娃。因此,一方面他吹牛想要泡这个姑娘,另一方面,无意识中希望对方淫荡,能很快上钩。

td5dX6c)`2N-?%tv03成语中,一个人因为算计对方,而在争执的时候透过合同来减少争辩,于是说道:“白纸黑字这不写明的吗?”结果说成黑纸白字,白纸黑字是固定短语,意思是铁定的,然而字面意思却和纸张,字,两种对立的颜色这些词义联系,这样,修改字面词项,实际是狡辩中焦虑地罪恶感表达了自己的无意识:“自己内心太黑”。心理学空间%L%voxF

4或者另一种固定用语:某友跟领导有关系的同事争执薪水分配不均的事情,他说道:“你们都分的是西瓜,我却只捡到芝麻”,对方说: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们就谈谈什么是西瓜,结果后半句说成:什么是芝麻。说明对方想说的是:“我就是仰仗关系,给你“芝麻”,怎么了?”。心理学空间-{d,f_!KZG a

心理学空间fZ'uO7f I-c

一个女同学跟另一个有争风吃醋关系的女同学说:“风这么大你晒什么被子啊”,说成“风这么大你刮什么被子啊。这里掺杂了”刮什么风,下什么雨“固定用语的前半部分,这个短语表示因果关系,其实她很早就想诅咒和奚落对方,就是说:看吧,就是你想晒东西,它才就开始刮风了。嘿嘿。心理学空间L3me3`']

uQ#kM$a d&m!m05黑话、方言的固定用法:一分析者,提到自己最近因为工作不顺而跟女友吵架提到:我可是个正儿八经的人。说成:“我是个正二流经的人。”他把正儿八经,掺杂了四川话:二流子(不务正业,不入流的人)。这是他父亲小时候经常骂他的话,当前工作上被女友奚落,虽然自己表面给自己打气,狡辩,但是这里的挫败也确是事实,这导致无意识中唤起小时候父亲的咒骂。心理学空间g3a ^&oO

N8CPH?'_:r0 心理学空间3H e)|9z0L

4s j"v,OK3Y?0 心理学空间)Sp!ih.N}zz

心理学空间9Js#{p [-rN@#OP.S

 心理学空间 d:e5LSP"G0H)^hP

*vi$cu Z)G+Lf0 

z}-wd)d8avD!Ey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汉语
«红书 张涛
《张涛》
无意识重复与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