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兵营-学校到体制教学法(上)
Jacques Pain 著  王剑 译 作者: Jacques Pain 著 王剑 译 / 2397次阅读 时间: 2015年7月14日
来源: 豆瓣弗朗索瓦兹·多尔多小组 标签: 学校 教学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e l’école-caserneàla pédagogie institutionnelle心理学空间#D)D.Pf?$pq lI v

从兵营-学校到体制教学法[1]

CR'x6lr4n8m MB[0

 Jacques Pain[2]

6M T1i4]%{+V UH y0

心理学空间hhQ ]s w p EUoy

         费迪南德·伍黑(Fernand Oury[3]离开我们快一年了。几年前,为了给Michel Amram电影补拍一些镜头,和费迪南德一起去讷维尔学校,在路上聊天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我很早到他位于Crétail的家门口,就像以往一样,他提前一个半小时就起来了,提着手提箱,在门口等我。费迪南德·伍黑总是有个箱子提在手上。在这个箱子里,总是有些孩子们的文章,有些会议的资料、专著和文件。当他还住在Nanterre的时候,他甚至有一个地窖堆满了这些东西。我给大家说这些,是因为在今天召开的这个围绕着F.多尔多的大会上,她(多尔多)是经常出现在体制教学法的思想中的。因而,我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讲讲。 心理学空间vR _O"][

在一两年内,我们打算组织一个“费迪南德·伍黑日”。我想要建立一个体制教学法的研究基金。让·伍黑刚刚告诉我们说,我们可以把这个基金放到拉博德诊所。此外,在Matrice出版社的参与下,我们还打算重新出版那些曾被Maspero出版过的关于体制教学法的书籍。几个月前,我们刚刚出版了《什么是(学校)理事会?》(Qui c’est l’conseil)和《兵营-学校编年史》(Chronique de l’école-caserne)。明年,我们将要重新出版在那个时代我们称为“砖块”的书:《从合作班级到体制教学法》(De la classe cooperativeàla pédagogie  institutionnelle)。包括这本书在内,我们将出版十来本关键、那些在六七十年代具有影响的让人崇拜的书。 心理学空间;y2vf"f8_

这些书不仅仅是F.多尔多的床头书,她读过,并做了评论,而且她也完全同意——在1971年关于兵营-学校的一些访谈中,她这样告诉过我。要知道,在那个时代,精神分析的一部分是倾向于学校问题的。此外,这也一直在继续。应该说,对于社会科学和精神分析来说,学校是绕不过去的。大家还记得,在位于ULM大街的国立教学法研究院最终的讲座中,就有F.多尔多、莫德·马诺尼(Maud Mannoni[4]和其他那些伴随着体制心理治疗、后来从事体制教学法的人的身影。所有这些精神分析家们都确信——我记得马诺尼的一次发言——唯一将分析的问题带到学校的方式之一,就是通过组织构造、通过法律、规则和话语。 

3}Q4g(P*y F(D7g+t0

那么,我将更多地以一种编年的方式,来列举一些要点:在F.多尔多那里让人印象深刻的,同样也能在体制教学法这一思潮中找到的是,我想要用一个更书面的方式,将它称为“主体的本能”,即:始终站在主体这一边,不管他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是孩子还是成人,是老师还是教育工作者。站在主体这一边,明白让自己闭嘴不说话,不是给予话语,而是做些什么,让我们能拾起话语。就像费迪南德·伍黑反复讲的,话语,是不能给予的,是要拾起的。 心理学空间2O5F@ N}

F.多尔多的探寻中可观的东西是——我要带着全部的好感来讲——就是带着其天真朴实,她围绕这个主体的问题,提出了一些非常根本的问题,这一主体是每次都在班级和学校中毋庸置疑地被重新构造的:怎样做才能让(机构)体制(l’institution)不异化主体,不异化孩子,或者老师?怎么做才能从我们后来称为的体制化(institutionnaire)的学校里,也就是说从封闭于自身的、在过去三十年、三十五年里都毫无改变的学校里,从这一持续反对非主流的实行主动教学法方法(les pedagogies actives)的学校里脱身出来。(这些实行主动教学法的学校在今天的教育系统中占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并不比70年代更多)。 心理学空间1c6hwk$y.m

在此,费迪南德·伍黑曾经说过一句话:“体制教学法变成是必须的吗?除了这个,其它什么都好!”这一点,我认为F.多尔多完全理解了。事实上,在这个全球化、超级资本主义的时代,体制教学法重新获得了力量。我认为,我们在1850年的时候经历了一个转折点,一个对于人类和教育的可怕的转折点。正是围绕人类,围绕这一对于他人秩序的适应的拒绝,问题被提出来了。就像F.多尔多说的,适应是神经症的一个重大标志。伍黑补充道:“除了患神经正常症(normose[5],什么都好”。他把这叫做“神经正常症”,他的强迫之一,就是经常讲这个“神经正常症”。 心理学空间0O*K7qHf},n/R

为了不患上正常症,非常简单——这就是我喜欢的F.多尔多“天真朴实”的地方——就是必须要首先治疗(机构的)体制,治疗班级,当然也要治疗老师;正是应该从这里开始。但是是在这个术语的预防的意义上进行治疗,将自己放在让学校(以及围绕学校)能够有话语的位置上。 

[#@@nZ9tT(a7r0

像法国学校这样一个机构(instituition),是无法回避的,它带给我们生活,三分之二的法国人都和它以这样和那样的方式连在一起,这样一个极具重要性的机构怎么还能忽视话语、小组、分析、共同商议、对质呢?在1990年的今天,我们怎么还能遇到数以千计这样的班级,其中,只有一个人说话,而其他的人都只是在等待(我们并不确定他们在不在听)? 心理学空间9Ct*NX)vc T

那么一所“人性的”学校,是什么呢?它是一个开放的机构。在1970年到1972年间,和费迪南德·伍黑及Aïda Vasquez[6]一道,我们曾有一个关于“治疗性教育组群”(Groups d’éducation thérapeutiques)(就叫做这个)的大计划,这个计划叫做“教育集团”。它几乎会进行,F.多尔多和我们一起,还有其他的人也给我们支持。我们想要创办一所包含幼儿园、小学、中学和一个实习教师培训系统的学校;我们甚至也找到了资金;后来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没有做。最困难的是找老师,这是因为工会保护和退休的问题——甚至在1968年,就有退休的问题——有些老师有顾虑。这个教育集团的想法接近一个人性的维度,在一所这样的学校里,我们完全生活在知识的中心。 

[Z+ms/AT]*u_0

(未完待续)心理学空间.\+Xu*Ia?.@


[1]这是Jacques Pain1999114日到17日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弗朗索瓦兹•多尔多的研讨会上的发言稿,收录在会议出版的文集Françoise Dolto, aujourd'hui présente. Dix ans après. Actes du colloque de l'Unesco, 14-17 janvier 1999中。——译者注

}8xY.d kg0

[2]Jacques Pain巴黎十大教育学教授,“学校-危机-敏感的地域”研究项目组负责人。——这是原文仅有的一条注释,下文所有的注释,都是译者为了方便中文读者所加的,后面就不一一说明了。

%r{ Y2?!v'l(}INi0

[3]费尔南德•乌里(Fernand Oury)是体制教学法的教学运动创始人之一。体制心理治疗和体制教学法相互影响,因为在课堂中,费尔南德•乌里考虑了无意识的作用。将让•乌黑的工作和他弟弟的工作联系在一起的是这样一种观念:仔细思考所处的生活环境。创建一个小组,在其中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制定或者取消与他们生活环境组织相关的内在规则。这就意味着对每一个参与者来说都需要去定义责任,身份和功能。费尔南德(Fernand)受到这个观点和费雷内(Freinet)技术的启发来实现他的工作。而让(Jean)展现了他的对于病人的有教育意义的医疗所产生的治疗效果,参见维基百科Jean Oury词条。心理学空间h+~ ? be?/{!G

[4]Maud Mannoni19231998)法国精神分析学家,Octave Mannoni的妻子。拉康的大弟子之一。她于1969年创办了著名的Bonneuil-sur-Marne实验学校,和精神病自闭症以及智力低下的孩子一起生活、工作,在这个领域里享有声誉。

%n t]ePE0

[5]“神经正常症”normose),是将法语中normal(正常)névrose(神经症)这两个词连在一起创造起来的新词。讲的是有些人不停地与其他人比较,不计代价地要把自己放到所谓正常的框框中,害怕自己被别人排斥,在极端的情况下,这些超级因循守旧的人就被叫做“正常神经症”(参见http://blog.teltabiz.com/devper/normalite-la-veritable-definition-norme-et-habitude-ne-font-qu’un),同样也可参见洛朗·科纳日在成都精神分析中心的讲座(http://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342)。心理学空间d~A]6P&c,F-x

[6]Aïda Vasquez(生于1941年三月)是一位委内瑞拉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学家。她和费迪南德·伍黑一道,是体制教学法法的精神分析思潮的创始人。——参见维基百科Aïda Vasquez词条(https://fr.wikipedia.org/wiki/Aïda_Vasquez)。心理学空间/R1`9Q/FG'E-x"bP*p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学校 教学法
«精神分析家是临床心理学家吗? 王剑
《王剑》
《夏山学校的孩子们》(原创中文字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