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冥想的副作用
作者: 陈明 / 6592次阅读 时间: 2015年9月17日
标签: asif ASIF DRM范式 SMF 错误记忆 信号检测论 虚假记忆 源监控理论 再生的记忆 正念 重构的记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加州大学的Brent M. Wilson和伦敦大学Laura Mickes 9月4日表于《心理科学》的文章指出,他们采用Deese-Roediger-McDermott (DRM)范式,对100多名大学生进行了三个实验,他们发现,接受正念冥想的参与者,更容易产生错误记忆,他们无法鉴别词条是真实看到的(外在来源)还是自己认为看到的(内在来源)。论文的标题为《Increased False-Memory Susceptibility After Mindfulness Meditation正念冥想增加了虚假记忆的易感性》。

一、错误记忆研究的DRM范式

两位作者采用的DRM研究范式,源于Deese于1959年关于错误记忆的实验,Rodiger和McDermott于1995年扩展了Deese的成果,并形成了DRM范式。DRM范式先让被试者学习一系列的词汇(如, 医院、护士、病人、药品、手术),之后,再让被试再认或回忆词表中学习过的词,其结果是,被试会错误的再认/回忆出没有学过但与词表高度相关的关键的诱饵:医生。

错误记忆的神经过程研究表明,正确再认和错误再认的事件相关电位(ERP event-related potential)没有差别(Miller 2001, Johnson1997),这两者均与在左颞叶区增加的血流量相关(Schacte 1996,1997)。

二、记忆的重构

F.C.Bartlett(1932)在“幽灵战争”实验中给被试者阅读印第安民间故事《幽灵战争》,然后在不同的时间间隔下让被试重复该故事。结果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试在回忆时出现了大量的记忆遗漏,重要的是,被试会在回忆的故事中增加一些内容,这样,故事听起来就更合理和连贯,被试的记忆发生了失真和扭曲。Bartlet将这种称在回忆过程中会主动填充些缺失片段的记忆方法称为重构的记忆(reconstructive memory),以区别于机械的生成正确记忆的再生记忆(reproductive memory)。

Bartlett认为记忆内容的歪曲源自被试自己已有的图式,当内在的图式与记忆内容相冲突时,被试会歪曲内容以适合头脑中的原有的图式。也就是说,人们在回忆时会用既往的经验和认知图式重构和解释记忆材料。这解释了正念者无法鉴别外在来源和内在来源的现象。

信号检测模型描绘了正念冥想如何影响内部生成和外部呈现(相对于控制条件)的源信息分布。根据这个模型,正念冥想通过将内部产生的项目的分布向右移动而不影响外部呈现的项目的分布,降低了区分内部产生的和外部呈现的记忆的能力。

三、源检测框架与as-if再平衡图式

Johnmn的源监控理论(Source-Monitoring Framework.简称SMF)对错误记忆的解释与As-if的发展结构很相似:SMF理论认为知觉细节在经历了一个事件时后被储存在记忆之中,对于源知觉的判读依据就是这些细节特征在数量上的平均差别。as-if发展结构认为,由于时间的不可逆性,随时间的展开,人类心理机能的二元性会将当前状态(as-is)和期望的状态(as-if)之间建构一个持续的比较,并以行动来克服这两者之间的差异。这也符合Peirce,Bergson和Piaget的去平衡的发展原则——这种动态的重构是发展中自动调节的平衡。也就是说,由于先前事件在时间不可逆性中的缺失,在词表中缺失了关键的诱饵后,正念冥想者为了回复到初始的协调,会主动以通过填补关键诱饵的方式,持续的去除平衡——以形成新的条件来创造新的适应形式。

Wilson, B. M., Mickes, L., Stolarzfantino, S., Evrard, M., & Fantino, E. (2015). Increased False-Memory Susceptibility After Mindfulness Medit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6(10), 1567-1573.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asif ASIF DRM范式 SMF 错误记忆 信号检测论 虚假记忆 源监控理论 再生的记忆 正念 重构的记忆
«知之悖论 科普
《科普》
埃米·沃纳 Emmy E. Werner访谈高危儿童»
延伸阅读· · · · · ·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