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位神经学家为何研究记忆?
作者: Wendy Suzuki / 2534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0月02日
来源: 搬那度 翻译/译言 标签: 神经科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空间[{ m2TCU?n

心理学空间QLS P&X D

F-~m*g!Ti Q Ki ^0

|+zaF3`~'r0早在我想当神经学家之前,我的志愿是成为一位百老汇明星。但是,尽管我早期有着进入演艺圈的梦想,我又快又容易地完全坠入了科学“极客”生活中,而这些科学志愿将我带到了我的家庭的母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空间!T1G1[%aO4Hw

心理学空间5W]s#VEo _G6u}i

我的父母爱我,这是不可置疑的,但事实上,我们从没说过“我爱你”。

a2r m3R2Tqzi1V0

&_\%K U:o-Ef0你必须明白,我来自一个很严肃的日裔美国人家庭。我们总是和蔼可亲,也非常有礼貌,但不会太过热情。你可以把我们想象成《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的日裔美国人版本,只是缺少了口音、佣人和房地产的部分。那就是我们。因此,到了要上大学的时候,妈妈和爸爸把我的行李装进车子里,载了我到大学去,然后,《唐顿庄园》又上演了。我们没有拥抱,只是挥手道别。

9u6pf'Co ia f'{0心理学空间 f.E1VTph-AA;]

我来到大学不久,就找到了满足我的科学“极客”的完美管道:玛丽安·戴梦德(Marian Diamond)教授教的一个叫做“大脑与它的潜力”的班。开班的第一天,她缓慢地打开了她带来的帽盒的盖,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个真实的人脑。这是我看过的第一个人脑。

ec#|Ovr'HJ0心理学空间5x o h a&@dQ0[

她告诉我们,她手上拿着的东西,是人类已知最复杂的结构;它定义了我们的性格与创意,也让我们在一秒之内从笑变成哭。她说,大脑最惊人的一个特性,就是它能够应对环境而变化——这个特征称为大脑可塑性。心理学空间v&l5t%V[Z

心理学空间CU/`!p5IU)yF(a

就在那一刹那,我就意识到,我要成为一位神经学家。

s__I\B0

*U0r$g3Xk.ZtT_`0我在神经学家的事业中研究了一种日常的大脑可塑性:长期记忆。我对于一个经历如何能在大脑中保存60、70、甚至80年所吸引,并成为了那些对长期记忆重要的大脑区域的解剖学、生理学与功能的专家。

"n]SU"J4P x W9d dd0心理学空间&dF(e6B _f,N

但是,我在纽约大学创立了自己的研究实验室之后,有一天看到了一则特别令人辛酸的报章报导,文章说的是一对父子之间的关系。这篇文章让我意识到,尽管我是一位记忆专家,我却花了很少的时间去考虑记忆的私人层面——也就是说,我们的记忆有多宝贵,而我们的记忆又如何定义我们。

u3zX*H}k;JE0心理学空间jt"Axk

我读了那篇文章的一段时间过后,我的妈妈拨电告诉我,爸爸有些不舒服。除此之外,她说,他忘记了如何开车到达他这30年来会前往购买早上的咖啡的 7-Eleven 便利店。心理学空间#o8?3U:eMU

心理学空间W%s{1?2s\

这太可怕了。我开始行动了。我拨电给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同事,希望为爸爸找到最好的神经学家。爸爸的情况好转了,但他的记忆就是没有复原。

5v:k,V0?T6e0

n*rW_,_:a1AM0至于我,我只是觉得惭愧。如果我连做一点小事来帮助爸爸恢复记忆也做不到的话,我当一位记忆的专家有什么用?心理学空间e/XBL Yw r

mSX4|(^*e\ V0随着我长得越大,我和父母的关系也更亲密了,而我也会在每个星期日拨电给他们聊天。但是,爸爸的记忆问题开始之后,我知道我要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转移到另一个新的方向去。

%vlcJ l9m@E0心理学空间5sz N oSMQh4Y

我的父母爱我和哥哥,这是不可置疑的。但是,事实是,身为成人的我们,从没对彼此说:“我爱你”。我决定,我要开始向我的父母说这三个字。但是,正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我不能突然对他们这么说。我得先去征得他们的同意。心理学空间Ic K.B7mv4\U

,FUIa8ES4c0我对于拨这通电话感到很不安,但是我意识到,这不是因为这个要求很尴尬,而是因为我害怕他们会说“不”。

wwV7H5J0

s7^&`Q-Z7A0但是,要知道他们的答案,只有一个方法。因此,在某一个星期天,我鼓起了所有的勇气拨电了。我那天晚上的主题是“保持轻松”。我说:“你好吗?我这一星期是这么过的。你这一星期过得怎样?”谈到一半,我就说:“妈妈,你知道吗,我们从来没有说‘我爱你’。我们以后聊天的时候就说‘我爱你’,你认为怎样?”

b5q \7^zd1X0心理学空间 gn? `t(q

电话上沉默了好久,而我的心快要跳到喉咙那儿了。然后,她说道:“我认为这个主意太棒了。”谢天谢地,她答应了!我心想。但我为了要跟我的主题一致而说道:“那太好了!”我们就继续聊天了。

F+l(\] xJU0心理学空间eA)yC*^l6H k

压力接着又上升了。同意说“我爱你”是一回事,但真的说出“我爱你”又是另一回事。

(^bFmz T)|ER0心理学空间&h.\;Hf i g9t6|h1|EO#m

这是我的要求,所以我直接面对了这个挑战。我说道:“好的”——意思是说,妈妈,准备好。“我爱你!”她也说道:“我也爱你!”我们俩都成功了。

(YZT%Q8]0心理学空间nK^v%uI:`

下来就是轮到爸爸了。我知道,既然妈妈那一边已经成功了,爸爸就会更容易了。所以我就问了爸爸。爸爸同意了。我们尴尬地说了“我爱你”。大要求之夜就这么结束了。

gTR/k@`| {0心理学空间4t n `X0p

我胜利了,但是我一放下电话,我就不禁哭泣了。我不但第一次以成人的身份对父母说“我爱你”,而且我那天晚上意识到,我已经永远改变了我们的家中的文化。心理学空间 A$aN&wA s e0m

Fl5{+z/T8E`0我在第二个星期一如往常地拨电。你会很开心知道,我这次对妈妈说“我爱你”自然得多了。接着,是时候和爸爸说话了。

rtj,Wda0YS)y0

I'so~2l fG0我意识到,他可能不会记得我们上周立下的这个约定,所以我已经准备好提醒他。但是那天晚上,他让我非常地惊喜。那天晚上,以及随后的每个星期天,他都会先说“我爱你”。

-Lb:j.\b0心理学空间%h8S K a:]4TZ

你要记得,我的爸爸有时候不太记得我会在感恩节或是圣诞节才来探访。但是,他不知何故能够保留这个记忆。

0}1Qj"sZ5]Oe0心理学空间S])_R$B\W7y

我知道原因何在。身为神经学家的我知道,情感共鸣会帮助我们的记忆。心理学空间1K1wb/VG?Q L w

心理学空间P`8b'Ek-P6y

因此,他的女儿问他,她是否可以对他说“我爱你”,让他感受到了爱,甚至是骄傲——这让他击败了失智症,让他能够形成一个新的长期记忆。你也可以肯定,我下半辈子一定会保留这个记忆。

|UK{+WO&y^ v0心理学空间o.Z TFy7K3`7[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研究记忆。

a!m'W#addi7b!G ~0

]6pEuVE8o#T0Making it MemorablefromWendy SuzukionVimeo.

$N!}za"Z-s6N F4m0

u#Fo:X^0o0@0铃木温蒂(Wendy Suzuki)是纽约大学的神经科学和心理学教授,也是《健康的大脑,快乐的生活》(Healthy Brain, Happy Life)的作者。

\T{ s:Ox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神经科学
«科学研究表明:“逢大事必有静气者”更能成大事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基因抑制可帮助记忆形成»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