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彼得森(Anne C. Peterson) 访谈:变迁中的青少年
作者: 安妮·彼得森 / 2588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0月11日
标签: 安妮彼得森 荷尔蒙 青少年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空间w*f'DJbo]

心理学空间 ]{/^Ak"R4{

安妮·彼得森(Anne C. Peterson) 是在密歇根:Battle Creck 市W.K. Kellogg 基金会的副会长。她的研究兴趣集中于青少年,她与约翰(John Janeway Conger) 是《青少年与青年:变迁世界中的心理发展》一文的共同作者。

,z|!x(|2MW(F0
心理学空间!O$O9NV~

家有青少年的父母需要知道什么?心理学空间1GJ,?R-|

%T w&wdEt$Q0对青少年的社会印象是消极的。我收集的漫画显示,它们以极端的观点来描述青少年,如由荷尔蒙引起的攻击性、有困难的、不可能的。心理学空间LhP.f:ga-\&A ^

心理学空间(d V1Nx{SP

我们这个国家认为青少年是有困难并且想要独立的,对父母而言他们是最大的无法预料的危险。我们知道,虽然青少年想要自主,但他们需要父母。我们知道早期青少年是好辩的,有时候甚至是令人讨厌的。父母会投降,那是他们所能做的最差的事情。青少年需要知道获得双亲支持也是可能的。家庭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对孩子们而言依靠汽车有许多时间远离家庭,这种可能性正在增加。所有这些变化已经加重了依靠与分离的趋势。太多的自由不利于青少年的发展。

XCD.dQbKK)w0心理学空间k,Ad*\ _;K.gp

父母需要知道,当你询问青少年,尤其是早期青少年,对他们来说谁最重要,他们会说父母,即使父母报告说正在与孩子们发生冲突。然后,我们发现青少年父母对于孩子的积极反应比起他们的孩子要少得多。青少年令人不愉快的行为一一告诉父母不要管他们因为他们成熟了一一这不是他们想要传递的真实的信息。他们需要更多一点的空间,他们在实现自主时需要得到帮助,需要互相依赖而不是独立。心理学空间5g"H-N^5]HR8a

XB*v%?Lh+[&AK(J0研究显示,冲突都是源于小事情,而不是什么大事。冲突并不是关于价值观,而大多数是关于洗盘子、扔垃圾。那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父母应该是一个安全的宣泄紧张的渠道。如果父母停止成为一种安全的渠道,那早期青少年真的会迷茫,他们就没有宣泄的渠道了。

`Q+z ?P5Jk["U9_0心理学空间 Ng9`z AV

父母有时相信他们有必要成为孩子的最好朋友,但是那并不正确。他们需要成为父母。他们需要提供元条件的爱,严格的指导以及强烈的期望。

UwG k8RR2B~0心理学空间)r2k9[HD'J%q-F#`/P

青春期以及所有伴随着的变化对男孩和女孩来说是一个困难的时候,尤其当他们不得不更换学校时。但看上去男孩比起女孩有轻微的不同。通常,男孩对于发生在父母身上的事情影响更小,但基本的支持非常重要。如果没有父母的支持,那对女孩来说就非常糟糕。这些有大量家庭冲突或者缺乏支持的女孩,会变得非常压抑。

#e~ylg k,~0心理学空间mA$y+kDfj$x

你自己的研究在什么程度上影响你养育孩子的方式?

1q]5g+x4qgtK7k4{0

HFW Y:|0我认为它已经改变了许多事情。我女儿的叛逆令人很震惊。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她拒绝做事情。没有任何预兆,但她说她不愿做那些我以为她愿意做的事情。我立刻有了一个固定形式的反应"哦,我的上帝,这是怎么回事呢?"突然,我注意到这曾是我长时间研究的问题。既然我了解所有的道理,在我孩子也经过这一关时为什么我会吃惊呢?心理学空间({ mR7bmu*s7B*\5f

心理学空间[b@D}b6S(i

这有很大的帮助,知道怎样有效地处理这些事情。我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她所表达的是,"何时能考虑一下我的需要",她很难过我们认为她应该参与某些活动。这让我们认识到,我们不是在对待一个成人、一个同事或者像这样的一个朋友。这对于改变你对于早期青少年的行为非常有意义。好啦,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了。这里仍然有偶然思想交流上的失误,这就是问题真正的所在。某人认为他人也将要做某事,这要么是计划中,要么是希望的冲突。但至少会说"好的,你是对的,你应该在家庭中做决定,你有这个权力飞并且举办一个座谈会讨论什么使得她有这么多不同。她没必要动怒,她会发表她自己的意见。心理学空间*|c;]6^zO(} E

8]\L+m)ir"\0当有好的理由时,我们变更我们的计划以满足她的需要。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是,我们不需要去控制某些事情,我们尊重她的观点,她有发言权。我确信如果你问自己和我的孩子,他们将会说他们有许多话没有讲。那是因为我们仍然相信我们是父母,有些事情需要我们去决定。

bl1JoG.^5x;M#n\r0心理学空间:Sc3~|k\)c1A-?

我们相信,让他们明白我们是如何考虑事情的,并且理解做出决定的程序,那一点很重要。因此,我们在家庭里讨论钱和假期计划时,我们真的应努力听取他们的意见不仅仅是出于对他们日益成为家庭一分子的尊重,而是让他们明白我们是如何考虑事情的,以便有益于他们理解成人是如何做出决定的。那将会运作得非常好。

e'r}.wE|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安妮彼得森 荷尔蒙 青少年
«巴巴拉·科夫(Barbara K. Keogh)访谈:儿童气质与学校适应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苏珊·马克西尔(Susan McHale)访谈:育儿与工作»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