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满人生:寻找生命的意义
作者: 心理月刊 / 3976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1月11日
标签: 世界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吕克·费雷访谈录

法国哲学家、杂文作家吕克·费雷认为,对“什么是成功的人生”的思考始于近代,不过,古代的哲学思想对我们仍然有启迪作用。每个人都可以应用哲学理论,以更好地生活。

心理月刊》:“成功的人生”和“好的人生”,您能解释一下二者的含义吗?

吕克·费雷:哲学意义上成功的“好的人生”,不仅仅是指人在社会上的成功。好的人生不完全是以世俗眼光的“成功”与否来衡量的,好的人生应该是圆满的,有意义的。这也是宗教以及一些重要哲学流派的基本观念。

您关于成功人生的哲学观点会给同时代人带来什么益处?

我个人的观点是:如果古人认为人生应该追求与自然、宇宙的和谐,今天的我们则应该学会与自身的精神世界和谐相处,这就引发了许多深层次的、要靠现代人的智慧解决的问题。

当然我不是说:“我给你们讲五到六个有关好的人生的主要观点,然后我再设法说服你们,只有我的看法才是最好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可能也不应该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所以,我不批判我不赞同的世界观。相反,一种世界观,无论它风行的年代离我们多么遥远,它都有最美好和最有力的方面,今天还有让我们借鉴的地方。我的这个观点也许会对某些人有帮助。更何况,能够注意到并接受人类价值观的多元性, 就已经需要某种“智慧”了,或者说“开阔的思维”。而能否用开阔的思维看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面对的最主要的挑战之一。

您认为,“好的人生”必须与死亡和解。不信神的人怎么与死亡和解?

古希腊哲学家为不信神的人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答案:在他们看来,阻止人生圆满的两大罪魁,一个是留恋过去,一个是希望未来更美好。因为这两种想法都必然使我们错过现在。如果能做到热爱此时此地的现实,真正地去品尝它,与它达成和解,人们就得到了某种永恒,某种不受时间限制的瞬间的永恒。

再补充一点:为了更加具有人性,就要设身处地去理解别人,而不要因为观点不同而与别人对立。这与善良或宽容无关,而是分享他人的观点,使自己的人生更圆满。“开阔的思维”就是这个意思,这个观点来自18世纪,我觉得它很美好。

谈到与死亡和解的问题,我们最好首先与生者进行深入的、和平的对话。对话如果没有在生前完成,对死者的哀痛之情就会更加难以承受。说到底这是一种智慧的训练,目的是让我们更容易承受亲人的离去。同时,从无神论或不可知论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没有绝对的答案。

我们曾做过一个调查问卷,目的是考察当代人对于“成功人生”的说法有何反应,您对调查结果怎么看?

这个调查的结果证实了我十多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即爱和私生活,特别是家庭生活在人生中的重要位置。调查很有意思,它反映了近二、三十年以来,人们的生活观念怎样从六、七十年代的“政治无所不在”,变成现在的以个人生活为主,公共生活为次。今天,可能没有人再会去为了真理、正义或美丽而赴死,唯一有可能让一个人为之付出生命的,就是所爱的人。通过为之献身这个概念,我们看到爱带有的神圣或宗教的色彩。

您想对正在受教育的孩子们说点什么?

关于“年轻人”有很多高谈阔论,似乎他们是一个特殊的阶层甚至种族。我们的社会非常恐惧衰老,于是就把“年 ”神圣化了,甚至把年轻人步入成人世界看得没有价值。我们都是“彼得·潘综合症”的受害者,一个不愿意长大的男孩(或女孩)。这种崇尚年轻的观念对教育是毁灭性的,因为说到底,教育不就是让年轻人做好进入成人世界的准备吗?那么,如果成人世界被看成是堕落的,还有什么必要为之做准备呢?

我们应该让孩子们明白—当然我们必须自己先明白,成年人的人生,如果是成功的,比孩童的世界更加丰富,更加生机勃勃,更有趣味。一个十岁的孩子不可能是成功的音乐家、科学家或运动员!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世界观
«我们的情绪:情绪保障我们的生存 自我
《自我》
日记不是治愈分手创伤的万灵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