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个分裂性再婚家庭的结构治疗
作者: Goldenberg / 3374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1月28日
来源: 《家庭治疗概论》 标签: 家庭治疗 再婚家庭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对一个分裂性再婚家庭的结构治疗

"a7D _4u.n5[ D0
这是一个有关三角化的详细个案,当一个来自第一次婚姻的孩子与一对新婚夫妇住在一起时,三角化出现了。请特别注意治疗师是怎样在帮助家庭改变它以前的破坏性路径时,使用各种结构家庭治疗技术的(绘制家庭地图、重新框架、重建界限、加强配偶子系统。)

(FlMc | K0
:T9@5N~?M(D t*@E0乔伊斯(Joyce)和大卫·奥利佛(David Oliver)联系家庭治疗师,以此作为最后的解救手段时,他们结婚才A个月。夫妻双方都年近30岁:乔伊斯从没结过婚,在生意场上已建立起自已的事业;大卫•奥利佛以前结过婚,当他在滑雪圣地遇到乔伊斯时,已离婚大约一年。他们在一起玩得很开心,并且回城之后天天见面,几个月后便决定结婚。大卫曾简要地谈起与前妻住在另一个州的4岁的女儿凯利(Kiri);但是乔伊斯认为这个孩子与她没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凯利与她的母亲住在一起。在结婚仪式举行前,乔伊斯只见了她未来的继女一面。

(b6~Y GhfC2{0

3h%bq"KnD0@3T0家庭问题始于婚礼举行之后不久,当时罗达(Rhonda,大卫的前妻)声称她有一些私人问题(包括与凯利有关的问题),并送女儿与大卫和乔伊斯同住。对认真履行父母责任的大卫来说,这是一个每天能够见到凯利,并且在她的成长过程中起到积极作用的好机会。最终他将有一个他一直梦想而在他以前的婚姻中未能实现的完美和谐的家庭。乔伊斯没有和孩子相处的经验,吃不准将来会怎样;但是她渴望分担父母的责任,如果这能使她的新婚丈夫快乐的话。心理学空间+i(l2g2y&m

心理学空间8M%Ba0Xe S G\

不幸的是,大卫的梦想没有实现,这大部分是由于他自己的行为以及凯利的行为所致。在突然离开过于亲密的母亲之后,凯利成了一个不容易相处的孩子。由于感到困惑和害怕,凯利依恋她的父亲,很快变得过分依恋他,并且把她的继母排除在外。而大卫对孩子明显的不安感到内疚,变得非常依恋凯利,以至于乔伊斯有时感到与她的陪伴相比,他更喜欢孩子的陪伴。乔伊斯没有学会和她的新婚丈夫相处,而是很快感到她负担着一个速成的家庭,她感到在家里自己像个外人。在结束工作回家之前,大卫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凯利,问她是否需要什么东西让他带回家。

]"l&b;~.y[([l0

xZg6Eme5u0当他的妻子抗议和抱怨感到被“逼走”时,大卫说他所做只不过是与任何关心孩子的父母一样,来为自己辩护,并补充说乔伊斯的嫉妒迫使他为凯利做的更多,如果乔伊斯已做多一些的话,他就不必做那么多。

] P'TKg-C2^Z9x9c3E0心理学空间#W/HaKL+\"{*z

晚上大卫送凯利上床睡觉,如果他停留的时间超过他已许诺乔伊斯的十分钟,她就变得沮丧、退缩,并且在当晚的剩余时间不再与他说话。在大卫看来,乔伊斯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与一个4岁的孩子竞争,他正失去对她的尊重。在与他们的咨询师共同会谈的过程中,他谈及他作为唯一的孩子被寡居的母亲抚养长大,因而家庭的亲密感在他的生活中居于中心的位置。另一方面,乔伊斯坚持认为大卫没有允许她发展与凯利的关系,大卫期望她立刻爱某人因为他这样做到了,但是在向凯利灌输他们必频重新组织家庭后包括他们三人这件事上却什么都没做。她自己在一个相对疏离的家庭中由离婚的母亲抚养长大,在那个家庭中的三个孩子都过着相对独立的生活。心理学空间$td UM!y9D

心理学空间 F q d2A,^u)rq qh

到这对夫妇与咨询师联系时,他们之间的冲突已达到了极点。大卫给他的妻子贴标签为“恶毒的继母”,他威胁要离开她除非她“改正她的行为”。而她,反过来控告丈夫与他的女儿有“浪漫的爱情”,强烈暗示他们的关系已不单单是表现出来的父女关系。两者都不愿意听咨询师讲什么,每个人显然都希望赢得咨询师的支持和获得有利于自己的关于谁对谁错的判断。除了把凯利送回到她母亲哪儿去,乔伊斯什么都听不进;大卫坚持他不会接受关于怎样处理他自己孩子的最后通牒。当咨询正处于早期阶段时,罗达声称她已嫁给了一个叫栋尔(Mel)的男人并且她已怀孕。心理学空间-vYY Rx/w8{@ f

.Y7`T6I!\3JZ(?0心理学空间L3tZfqKA qw

咨询前后奥列佛再婚家庭的结构地图
心理学空间j(Q7OyL-kJ2g8nl

,f$L3[F0R6UxZ\0

S$F7Bd$O0咨询师指出,他在现场不要判断谁对谁错,而是要帮助大卫和乔伊斯获得一些工具来理解正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很明显,两人都很痛苦,并且毫无疑问,凯利也是如此。如果这对夫妇以这种方式继续相处下去,毫无疑问,他们将要离婚——对他们双方来说这都是一种不幸的情况,因为他们的婚姻已没有机会。心理学空间-i~ EnZ:Qdj4ZcyC

心理学空间!T$U{2QO5g qED1]s

为了降低这对夫妇之间冲突的白热化程度,以便咨询能继续进行,咨询师尝试了两种早期的干预。其一是通过让他们描述他们自己抚养孩子的历史来减少紧张。这里得到的信急在以后将是有用的,并且此刻将帮助每位配偶开始理解他们在扮演父母角色时持有不同的经历和期望。另一种最初的干预策略就是,咨询师问他们是否愿意心平气和地听对方说什么,但不要指责,不要防御,或者侮辱对方。咨询师以此呼换他们理性的自我;因为每位配偶急于摆脫被贴上困难的或不通情理的标签,他们便同意了。

j1p6F7i;e)l-|m0

&B9[s^z0两个人继续谈论自己的育儿观。他们在这点上有明显的分歧,这是因为他们自已有不同的经历,而咨询师帮助每一位倾听和尽力理解。咨询师将乔伊斯对凯利的抵制行为重新框架为没有经验而不是恶毒;大卫的过度卷入被重构为渴望成为一个好父亲。乔伊斯承认她能向大卫学习,因为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很少了解父母的关注和爱,但是她坚持认为如果他真的想让她努力的话,他就应该不那么苛刻。大卫承认他可能过分卷入养育,因为从小在家里他没有自已的父亲做榜样。咨询师帮助他理解获得监护权的父亲通常对一位继母应该怎样行为有不现实的期望。在这个案例中,大卫愿意放弃一些养育女儿的琐事,因力他确信乔伊斯愿意尝试。咨询师鼓励他避免与凯利形成针对乔伊斯的结盟。心理学空间d? ku,U/sK]:N

心理学空间R]HE2d"m5^

咨询的下一阶段是重建界限。咨询师解释说再婚家庭的融合不是自动形成或者立即形成的,而只有通过新家庭结构的逐步重组才能达到。大卫将允许乔伊斯用她认为合适自己的、最好的方式多做一些养育孩子的事(即使与他的方武不同)。他将向凯利解释,虽然罗达仍然是她的母亲,但当凯利与他们同住时,乔伊斯将在他的同意下接管日常工作。也就是说,大卫告诉凯利,乔伊斯不是在取代她的生母,仅仅是在补充她的角色。只要可以安排,凯利就能见她的母亲,有时凯利表现出做某事的兴趣,尤其是在她的同毋异父的妹妹出生之后。大卫和乔伊斯一起告诉凯利,她是两个家庭中的一名成员,她能够在两个家庭之间自由活动而没有忠诚冲突。心理学空间 g!{#g%lCt2i A"qA

心理学空间@V2Q9TBZ.?

大卫和乔伊斯有他们自己的忠试问题要解决。当他开始认识到他给予女儿第一忠诚(主要是对他失败的婚姻对凯利的影响产生负罪感)时,大卫认识到他正在使当前的婚姻关系恶化。乔伊斯认识到因为她感到处于次要位置,所以她过分地与孩子竞争,迫使大卫保护凯利;因此,她也导致了婚姻的恶化。咨询师帮助这对夫妇解开这些困难,使他们集中精力加强他们作为一对夫妻的独立身份以及他们对于彼此的首要忠诚。咨询师鼓助他们作为一对夫妻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分享不包括凯利的活动。随着上述行为的出现,夫妻之间的纽带得到发展;他们之间的差异尽管仍然存在,但是开始学会更为公开的协商而不是以父女对继毋的冲突来解决。当大卫·乔伊斯和凯利开始形成他们自己的习惯并把化们定义为一个家庭时,新的规则和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法就随之而来。

6OHC#yS;A4mq?0

c#K*StKO g0请注意本个案中咨询师的目标:心理学空间 ni&z|,b4h

  1. 降低固着于成人之间的指责和责备。
  2. 将那些彼此认为有异议的行为重新框架或者重贴标签为意愿良好的行为,籍此化解一些自认为正当的愤怒和愤慨。
  3. 唤起每个成人要显得自已合情合理的希望,并在倾听配偶的观点时显得公平。
  4. 将问题定义为一个系统的问题,每个成员包括孩子都对问题的形成起了作用。
  5. 加强配偶子系统,鼓励他们对彼此的忠诚和他们共同的意愿以及家庭认同感。
  6. 在孩子没有感到失去她生母的前提下,巩固父母的权威和统一性。
  7. 帮助孩子和成人减少忠诚感的冲突。
  8. 保持这个再婚系统作为一个具有可渗透界限的开放系统,以便孩子不仅从她居住的家中得到安全感而且保持她在男一家庭中的成员身份。
  9. 帮助家庭成员容忍他们之间的差异,或者与一些理想的、完整的家庭模型的差异。
  10. 鼓励发展新的规则,新的行为模式和家庭传统。
心理学空间0DkKb)J }B&a$D

资料来源:Goldenberg & Goldenberg, 2002,第 195—198页心理学空间n*w(W YsO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家庭治疗 再婚家庭
«掌握家庭治疗:家庭的成长与转变之路 米纽钦结构模型
《米纽钦结构模型》
结构家庭治疗的治疗目标»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