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客体关系中的皮肤体验
作者: Esther Bick / 4255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2月09日
来源: 王蕾译 标签: 客体关系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早期客体关系中的皮肤体验

作者:Esther Bick

文献:The Experience of the Skin in Early Object-Relation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49:484-486(1968)

翻译:刘彦君

审校:巴   彤

这篇交流短文的中心主题是关于婴儿皮肤及其原始客体的最初功能,这些功能与最初把婴儿人格的各个部分黏合在一起的功能密切相关,那时这些部分还没有从身体的组成部分中分化出来。在精神分析中,从移情中那些与依赖和分离相关的问题上,这一点最容易得以研究。

本文认为,人格在其最原始的形态中,各个部分之间无法感觉到可以黏合在一起的力量,因而它们必须以一种被动体验的方式,被发挥边界功能的皮肤抱持在一起。但是,这种容纳自我各个部分的内在功能,最初要取决于对外部客体的内摄( introjection),先要体验到外部客体有能力实现这个功能。之后,对客体这种功能的认同取代了未整合状态,并产生了对内在和外在空间的幻想。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进入梅兰妮·克莱因(Melanie Klein)所描述的原始的分裂(splitting)以及对自我和客体理想化(idealization)的阶段。在容纳功能(containing functions)被内摄之前,还不可能出现自我的里面有一个内在空间这个想法。内摄,也就是在内在空间里建构出一个客体,会因此而受损。在这方面缺失的情况下,投射性认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的功能必然持续存在,有增无减,而伴随其中将会呈现出各种在自我和客体之间认同上的混乱。

现在,我们可以这样来看,原始的分裂以及对自我和客体的理想化阶段,取决于自我和客体被他们各自的“皮肤”所容纳的这个早期过程。

为了呈现出未整合(unintegration)与失整合(disintegration)二者之间的差异,我们将以案例材料、婴儿观察材料来说明这种原始状态中的起伏波动,未整合是被动性地体验彻底的无助感,失整合是为了有利于发展而主动把分裂过程作为一种防御手段。因此,对于未整合状态,我们要处理的是会引发灾难性焦虑(catastrophic anxieties)的情境,而相比之下,从内在组织的经济性视角来看,那些具体的被迫害和抑郁性的状态其能量投注更为有限。

在婴儿性的未整合状态中,对容纳性客体(containing object)的需求会表现为疯狂地寻找客体——哪怕一束光线、一些声响、一种气味,或者其他感官层面的客体——它可以保持住注意力,从而至少在这一刻,可以体验到是它把人格的各个部分抱持在一起。最佳的客体是含在嘴里的乳头,同时还有那个抱着自己的、说着话的、气味熟悉的母亲。

以下素材将会呈现出对这个容纳性客体的体验,如何被具体地体验为跟皮肤一样。原生皮肤功能的发展不良,既可以被视为实际客体胜任能力上存在缺陷的结果,也可以视为在幻想层面对客体攻击的结果,而这些结果导致内摄受损。原生皮肤功能的紊乱会导致发展出“次生皮肤”形态("second-skin" formation),在这个形态中,通过不适当地使用于某些心智的功能,或许通过与生俱来的才华,以假性独立(pseudo-independence)取代了对客体的依赖,其目的是要创造出这种皮肤容器(skin container)功能的替代品。下面的材料将给出一些“次生皮肤”形态的例子。

在此,我只能用帮助我们获得以上临床发现的这类临床素材进行说明。我提出这个议题的目的在于抛砖引玉,随后的文章将对此详细讨论。

婴儿观察:爱丽丝宝宝

这是一个为期一年的观察,观察的是一位年轻的不成熟的母亲和她的第一个宝宝,观察显示出婴儿到十二周时“皮肤容器”的功能逐渐改善。随着母亲对婴儿亲密的耐受力增加,她要让婴儿兴奋起来以表现出活力的需求也随之减弱。随之发生的,在婴儿身上观察到未整合状态在减少。这些未整合状态曾以身体颤抖、打喷嚏以及紊乱的活动为特征。随后,他们搬到一个还没有完工的新房子里。这严重地扰乱了母亲的抱持能力,并导致她对婴儿疏离。她开始在喂奶的时候看电视,或者夜晚在黑暗中也不抱婴儿。这导致了婴儿出现大量的躯体障碍,而且未整合的状态不断增加。那个时候父亲生病了,使整个状况雪上加霜,母亲不得不打算重返工作。母亲开始迫使婴儿进入假性独立状态,强迫婴儿使用学饮杯,白天把婴儿放在宝宝摇椅里,而夜间婴儿啼哭时又残忍地不予回应。现在母亲又回到以前她鼓励婴儿表现攻击性的倾向中,婴儿攻击性的表现是被母亲激发出来的并得到母亲的赞扬。结果,到了婴儿六个半月的时候,她变成一个过度活跃和好斗的小女孩,母亲称她为“拳击手”,因为婴儿习惯用拳头去打其他人的脸。这里,我们看到了一种肌肉型的自我容纳的形态——“次生皮肤”代替了正常的皮肤容器。

一个精神分裂的女孩的分析:玛丽

对玛丽的分析从三岁半开始,持续数年,这使我们能够反思她婴儿期紊乱的成长史,重构她的心理状态。她的实际情况如下:难产;喂奶时咬住乳头不放却不怎么吃奶;从第三周就开始补充奶粉,但乳房亲喂的方式一直持续到十一个月;在四个月时患婴儿湿疹,会抓挠皮肤直到出血;极度粘母亲;对于喂食前的等候非常难以忍受;在所有方面的发育都是迟滞和非典型的。

在玛丽的分析一开始的时候,她对于分离就非常难以忍受,这反映在我第一次休假回来之后,她牙关紧咬,要把所有游戏的材料彻底撕开和弄断。她对即刻联系(immediate contact)的完全依赖,一方面可以从她未整合状态下的姿势和动作中看到,并加以研究,另一方面也可以从她的想法和交流中看到并加以研究,这也存在于每一个分析时段开始的时候,并且在分析的过程中得到改善,在这个时段结束她要离开时又会重新出现。玛丽进来时弯腰驼背,关节僵硬,身体奇形怪状,像“一麻袋土豆”(a "sack of potatoes"),这是一个她之后用来称呼自己的名字,而且,她会发出爆破性的“SSBICK”的声音,来表达“早上好,Bick夫人”。这“一麻袋土豆”看起来是一直处于里面的东西会随时洒出来的危险中,一定程度上可以归结为她总是不断地把自己的皮肤抓挠出破洞,象征着客体的“麻袋”皮肤,而她自己的不同部分就像那些“土豆”,被容纳在“麻袋皮肤”中(投射性认同)。伴随着总体上她完全性依赖的减少,她驼背的姿势改善为挺立的姿势,这更多是通过她肌肉发达而形成的次生皮肤实现的,而非通过对容纳性客体的认同。

 

04

一名成年神经症患者的分析

对自我的体验在两种类型中的交替——“一麻袋苹果”和“一只河马”——可以用来研究移情中联系(contact)的品质以及分离的体验,这两方面都与早期喂养阶段的紊乱相关。在体验“一麻袋苹果”的状态中,患者是敏感的、空虚的,需要持续不断的关注和赞扬,同时容易受伤,总是预期有灾难要发生,例如当患者从躺椅上起身时的眩晕。在体验“一只河马”的状态中,患者是富有攻击性的、专横的、严厉的,必须依照自己的方式行事。这两个状态都与“次生皮肤”的组织类型有关,被投射性认同所控制。这种“河马”皮肤,就像“麻袋”一样,是客体皮肤的映射(a reflection of the object's skin),他被包裹在里面,而在麻袋里、被薄皮肤包裹着的容易碰伤的苹果,则代表被放在这个感觉迟钝的客体里面的自我各个部分的状态。

一名儿童的分析:吉尔

这是一个五岁女孩的分析,她的早期喂养阶段有厌食的特点,在分析早期,皮肤容器的问题就自然出现了。在分析期间的第一个假期,这个问题表现为她不断地要求妈妈必须把她的衣服牢牢地系紧,把她的鞋带死死地绑紧。后来的一些素材也显示出她强烈的焦虑,她需要把自己跟玩具和娃娃区别开,在这方面她的说法是:“玩具跟我不一样,他们会破掉,破了就修不回去了。它们没有皮肤。而我们有皮肤!”

概述

那些原生皮肤的形成过程中受到干扰的所有患者,其早期喂养阶段的严重困扰都是精神分析性重建的适应症,然而这些困扰并非总能被父母观察到。这种有缺陷的皮肤形态,导致患者之后在整合和组织上普遍的脆弱性。它通常在未整合阶段表现出来,与退行截然不同,它涉及的是部分或整体的一些最基本类型,未整合的身体、姿势、运动性以及相应的心智功能,尤其是沟通。“次生皮肤”的现象取代了原生皮肤的整合,表现为部分或整体类型的肌肉发达的外壳(muscular shell),或者相对应的言语上的强悍(verbal muscularity)。

对次生皮肤现象进行分析性的探究,往往会导致短暂的未整合状态。只有当一个分析能够持续不断地彻底修通患者和其母性客体之间的原始的依赖,才能使这种根本上的脆弱性变得坚强起来。但必须强调的是,精神分析情境中要加以容纳的方面尤其体现在设置上,因此,在这个方面,分析技术的稳固性是至关重要的。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客体关系
«《谈话疗法》第六章 爱 客体关系治疗理论
《客体关系治疗理论》
克莱因与客体关系学派的创立与发展»
延伸阅读· · · · · ·